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與基督同死的聯合

賓路易師母

   如果我們若不在真實的經歷上深知十字架的底蘊與意義,我們就不能在現今的世代 中抵擋世界、肉體、和魔鬼的壓力。

   基督的死有主要的三方面,是我們必須清楚認明的:

   (一)客觀的事實----我們在基督的死上與祂聯合,就在祂堶接晶麊漲V亞當的天 然生命死。這乃是羅馬書第六章一至六節所說的。

   (二)主觀的把那第一的事實做出來。羅馬書第八章十三節所說的「治死身體的行 為」,意思就是把基督的死,實施在「肉體」生命上面。

   (三)因著我們在基督的死上與基督聯合,我們就有分於基督的生命,這生命在我 們堶悸禷i到完全成熟。這就是腓立比書第三章十節所說的,我們藉著「祂復活的 大能」來為著教會「和祂一同受苦」,並且「效法祂的死」。這乃是基督的「羔羊 性」。這「羔羊性」乃是藉著我們和基督一同受苦而成就於我們堶悸滿C在此當注 意:這堜珨〞漫M祂一同「受苦」,不是祂在十字架上作神贖罪的羔羊所受的苦。

   一、同死的事實

   讓我們讀羅馬書第六章堜珨“畯抳P基督同死的事實。請注意:「祂的死」的字樣。 「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2節)、「已死的人」(7節)、「我們若是與祂同死」 (8節)。在希臘文中這堛滿u死」字含有「這死已經成全了」的意思。這字在哥林 多後書第五章十四節堣]用過:「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又在歌羅西 書第二章二十節:「你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又在第三章三節:「你們已經死了… …」。

   讓我們再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有一件事是明白的,也是顯然的,就是:信徒在基 督的死上與基督的聯合是絕對完全的,因此基督在什麼時候死了,信徒也在什麼時 候死了;基督死的怎樣真確,信徒死的也照樣真確;只是不像基督那樣在這物質的 身體上罷了。這「死」在希臘原文的語氣中是確實的,明白的,並且「我們已經死 了」,「你們已經死了」,這樣的話,至少說過六次:羅馬書第六章二節、七節、 八節、哥林多後書第五章十四節、歌羅西書第三章三節、提摩太後書第二章十一節。

   這叫我們與基督同死在客觀方面的事實很明顯了。在這幾段的經節堙A沒有論到 「死的程度」,也沒說到「主觀的死」。(註:客觀的死,就是主耶穌代替我們所 成功的死。主觀的死,就是我們自己經歷上的死。)這些事後文要說。現在我們所 要說到的,就是:要明明白白的把客觀的事實,解釋得如同十字架贖罪的道理那樣 清楚,好像我們知道基督替我們成為罪,而且親身在木頭上擔當了我們的罪一樣。

   或者你要說:「這個我已經知道好幾年了,但是在我的生命上,還不見得有什麼改 變」。在這塈畯抳搨n認識聖靈,祂是啟示的靈。近年來有許多神的兒女已經接受 與基督同死的「真理」,但是他們並不是從聖靈的啟示而得來的。他們說:他們 「已經與基督同釘」了,但是他們知道有了某種不可思議的原因,使他們雖然接受 了這個真理,卻不改變他們實際上的生活,使他們得著他們所希望的。有一個緣故, 就是因為他們只用腦子----用一種理智的作用,或意志的選擇,來接受這個真理。 如果這真是從啟示來的,信徒就要看見它的真意義;聖靈要將那客觀的事實啟示給 心眼看得頂清楚,如同保羅在加拉太書第三章一節對加拉太人所說的。 還有一個緣故。何以許多信徒不能知道這個真理的能力呢?就是因為他們不能分別 與基督同死的客觀事實,和從同死後所作出來的主觀工夫。聖經說,要:「作出你 們自己得救的工夫」。凡是明白這話的人,就知道:我們只能藉著接受基督的血之 後,「作出」自己得救的工夫來。照樣,我們應當先知道(因藉著聖靈的啟示): 當基督掛在十字架時,我們已經與祂同死了,並且根據這個事實,向前去「作出得 救的工夫」。因為不明白這主觀的「作出」,許多人就忽略所已經實在知道的客觀 事實,以為:「這真理不生效力」。

   與基督同死的時候----祂十字架之死

   在這埵酗@個要點,毛羅腓力(Philip Mauro)已經在他一本書中說得很清楚。有 一個問題發生,就是說:信徒與基督同死,實在是在何時開始?毛羅先生說:「正 當基督死的時候開始,並不會比這個時候更早」。基督作神贖罪的羔羊,擔當世人 的罪,信徒與祂這樣的受苦是毫無關係的。基督大聲喊叫說「成了」之後,那神而 人者才「氣斷」而死。(路二十三46、太二十七50)信徒正是當基督死的時候,才 能與祂的死聯合,並且與基督同死。毛羅先生指出羅馬書第六章十節所說「祂死」 這個動詞的意義,是表明祂的身體逝世。凡說到與基督同死所用的言詞,都是明顯 的。

   我們「受浸歸入祂的死」----並非歸入祂在十字架上所受的痛苦,是歸入祂的死。 在這樣的同死,我們並沒有有分於祂十字架上的一切疼痛、恐懼、黑暗,和祂未死 以前所經過的一切慘狀。祂是單獨的成功救贖的工作。當祂沒有達到死的地步以前, 祂可以說:「成了」。當祂死的時候,祂為我們死,我們與祂同死,並在祂堶情A 在祂身體的死堶情A與祂同死,進入另一個境界----在「基督耶穌堙v向神活著。

   聖靈賜同死的生命能力

   「你們向罪也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堙A卻當算自己是活的」(羅六11原文)。 在基督的死堙A與祂一同聯合,雖則是一個「態度」,卻不只是一個「態度」;雖 則也是一個「地位」,卻又不只是一個「地位」。信徒脫離罪惡刑罰的經歷是如何真 切的,他與基督同死的經驗也應當是一樣真切的。就是因為看不出這個來,因此就 是保持著與「基督同死」的「態度」和「地位」,也不能使人有真實生命的能力。 我們必須知道聖靈若真使人聯合在基督的死堙A就在這種的聯合堣ㄞS有「死」, 並且也有「生命」。

   我們是用人的看法來想到這個「死」字,但麥拜博士(Dr. Mabie)說:「基督的死 不是一種普通的死」,卻是「一種完全新的且首創的死」。「它並非一種朽壞的死, 實在是不能朽壞的死」。他說:「這個死的堶情A包含一種新的能力,能以與復活 的基督有生命上的聯合。因為這死是這個樣子的死,所以當其彰顯其事實和能力時, 就發生一種頂替的動力,進入信徒堶情A使他有能力來活出新的生命。這新的生命 是基督的死所給他的」。

   在另外一處,麥拜博士說:「基督的死好像銧那樣有力」。有一天我請一個通醫理 的人,告訴我一點銧(化學原質名)的事情,他就對我說:「銧是全世界最強,最 大有集中的能力的,無論什麼在它的附近,它都有能力分散給它們」。有一個教士 就說:「是的,你如果被它直線一照,你就要死,因為它要焚燒你」。

   基督的「死」----殺死舊人的能力

   親愛的阿,如果我們想基督的「死」與人所說的死是相同的,豈不是錯誤麼!若是 這樣,在基督的死堶探N沒有「生命」;所以我們不能從祂那像「銧」的能力堶 得著什麼利益。我們常談到復活的「生命」,但老實說來,我們尚未豐豐富富的得 著我們心所求的;因為我們沒有看出這個生命是存在那神而人者的死堶情F並且若 非我們實在的並繼續的來到這像銧的死的勢力之下,這生命就不能有極大的能力貫 通到我們堶情C

   我還要引證麥拜博士的話。當他論到十字架的主觀和客觀的需要時,他說:「若把 代替的客觀除去,你就已經失去那主要的功能去得著主觀的經驗。若除去那主觀的 ----主觀就是那叫客觀代替的工作變成個人自我的經驗----你就已經破壞基督的死 和復活合一的能力」。這使我們明白----你若除去「代替的客觀」,你就不能得著 那「主觀的」;你若除去那主觀的,(多數的人這樣作)你就破壞那能拯救我們的 「基督的死和復活的能力」了。你應該要兩方面----基督為你信心所成功的客觀工 作,和你對這工作主觀的實用,使其成為你的經驗和實際。

   麥拜博士又說:「物體和影子彼此的關係是怎樣,客觀和主觀的關係也是怎樣。它 們兩個是彼此含蓄的」。

   合一的真切----有生機的聯合

   我們已經知道,我們只能藉著聖靈的啟示和工作,來明白我們和基督同死的意義。 現在讓我們看祂怎樣用能力和我們同工。羅馬書第六章五節給我們幾句簡單解釋: 「我們若一同被栽種在祂死的形狀上」(英譯)。這個意思比幾分鐘與祂「聯合」 在水堙A並從水堨X來的意思更深。「被栽種在祂死的形狀上」----含有一種實際 上的聯合,這個聯合是藉著聖靈而發生的。

   達秘先生註解說:這一節所用的「栽種」兩個字,不能把原文的意思清清楚楚的發 表出來。他說:「原文的意思是:『一同生長』,並且『完全合一』……信徒藉著 聖靈的工作,與基督的死變成『完全合一』,好像一同被『栽種』在祂的死的堶情A 因此當祂『生長起來』的時候,就帶有基督死的樣子和色彩。

   所以羅馬書第六章二節『我們死了』之聯合的事實,在第五節變成經驗中之聯合的 事實。信徒這樣被『栽種』在基督的死堶情A就要使基督的生命長成基督『羔羊性』 的模樣。

   這樣看來,信徒實在是「住在死堙v的。這不是他自己的死,因為他自己的死是無 能力的。他乃是在「那神而人者的死堶情v而死,這個死是滿有像銧那樣的炸裂能 力的。信徒「聯合在死的堶情v,如同一棵樹聯合在它的根堶情A深深的穿入地中, 而從這根得著生長結果的生命能力。

   康尼巴(Conbeare)先生對第五節的翻譯是更驚奇的,他說:「我們若已經被接 (接樹的接)在祂死的形狀上」。他又註解說:「我們是頂確實的已經有分於一種 有生機的聯合,如同一根樹枝接在一棵樹上的聯合一樣」。

   這一種的接樹法子,只能藉著聖靈作出來。在上面所舉的兩種情形:

   (一)因著「一同生長」變成完全合一,
   (二)被「接」入祂的死,都是有同樣目的的。

   這種在基督的死婸P基督的聯合,不只是神的話堛漱@個事實,給我們相信就了的, 乃是要在我們經驗中變成一個事實的。

   總而言之是這樣:我們在基督的死婸P祂聯合,必定是聖靈在我們堶惕@的工,才 會叫這種的同死在經驗上也成為一個事實。從你被栽種在基督的死堶戛氶A你就在 這死的形狀堨耵囍b基督堶情A此後你一輩子的生活,有「祂的死」藏在你基督徒 生活的根源堙C「我們若已經被接過……」一根嫩枝接在一棵樹上的時候,乃是要 它與樹成為一體,並且同有一樣的生命,流通於兩者之間。所以只看出我們的「地 位」,還是不夠,----還有一件事是聖靈所應當成功的。你是否被聖靈深深的聯合 在基督死的事實堶情A使你有分於一種有生機的聯合,正如一根樹枝在一棵樹上的 聯合一樣呢?

   二、同死初步的應用----治死身體的惡行

   現在我們要論到基督死的第二方面,或稱作主觀方面;在這一方面就是論到如何在 實際上對付信徒的「肉體」,就是亞當天然的生命。請讀羅馬書第七章四、五節: 「你們藉著基督的身體……也死了……因為我們屬肉體的時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惡 慾,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

   這一段所用的「死」字,在希臘文中與羅馬書第六章二、七、八節、歌羅西書第三 章三節等處所用的不同。這一段所用的,在希臘文是「省拿徒」,不是「阿波省尼 斯哥」。希臘文辭典說:「省拿徒」的意思就是「除去生機」,「使它到死的地步」。 這個字就是羅馬書第八章十三節所用的「藉著聖靈『治死』身體的行為」。這就是 信徒已經明白了那聯合的事實,而藉著聖靈的能力在主觀方面所作的,就是將這事 實實施在肉體的生命上。信徒既「被栽種在祂死的形狀上」,既被「接」入基督, 使祂死的大能有力量的活動,他就可以將這事實實施在「他身體的行為」----他肢 體奡c慾的發動----上,(這身體的行為真是需要時刻敏捷儆醒的『治死』的), 因為惟有這樣,才可使那與基督的聯合進步到滿有基督樣式的生命。

   如果要領會,我們需要繼續的應用基督的死來「治死」身體的行為,我們就應當先 看清楚聖經如何論到「肉體」和「靈」以及怎樣對付肉體,好叫聖靈來管理,因為 如果我們不認識「肉體」,不知道怎樣對付它,就要失去聯合的能力。在這塈畯 要著重的注意:我們「被栽種」於基督的死無論深到什麼地步,我們總得常常儆醒 提防,以反對我肢體中惡慾的發動。

   讓我們先看保羅說「肉體」是什麼。他說,肉體就是整個亞當的天性----我們的出 產地(約三6、弗二2、西二13)。我們看羅馬書第八章七至八節,就知道「肉體」 向神是怎樣。肉體的本質就是「與神為仇」,並且「不能得神的喜歡」,加拉太書 第五章十九節,又給我們看見「肉體」向人是怎樣。「肉體的行為(原文)都是顯 而易見的……」這幾節已經把肉體的行為分作多種:

    (一)身體上極污穢的罪惡;
    (二)惡的癖性,如仇恨、爭競、忌恨、惱怒;
    (三)宗教上的分門別類,如結黨、紛爭、宗派(原文)嫉妒;
    (四)與撒但污穢超天然的交通,如拜偶像、邪術、通靈、交鬼等;
    (五)放縱的嗜好,如醉酒、荒宴。

   這些「行為」都是顯而易見的,於是大多數的信徒就以為自己沒有隨從「肉體」, 因為他們肉體的行為不過就是上面所舉的幾種特性而已。他們卻不知道:「肉體」 就是「肉體」。肉體無論作的怎樣文雅有禮貌,仍舊是「肉體」。他們也不知道: 他們隨時都有「隨從肉體」的可能,除非他們順從聖靈「治死身體的行為」,好叫 他們真被神的靈引導,為神的兒子。

   若要明白這一層,我們必須再回到羅馬書第七章五節。保羅說:「我們屬肉體的時 候,惡慾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但信徒何時不隨從聖靈而行,不將亞當的天性交 於基督死的銧力之下,肉體的惡慾,就立時都能常常在信徒生命的任何時期中作工。

   不隨從聖靈而行的經歷

   羅馬書第七章六節至末節,都是說出信徒一不隨從聖靈而行所有的實在情形。有的 人想:羅馬書第七章是夾在第六章和第八章之中,所以當信徒前進到羅馬書第八章 時,第七章就成過去的歷史了。但是慕安得烈先生說:羅馬書第七章和羅馬書第八 章是同時存在的。信徒若不按羅馬書第八章所說的順從聖靈而行,就早晚必要經歷 羅馬書第七章的事實。看保羅在二十五節所說的,就證明這話的不錯。他說:「這 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意思就是說:「肉體」 永遠是「肉體」,雖然我們可不必「隨從肉體」「行事」或「生活」,但是如果我 們要時常被聖靈引導,時常脫離罪和死之律的能力,我們就必須時常「治死身體的 行為」。

   當今之時,明白這嚴重的事實是很緊要的。因為在許多努力追求屬天生命之知識的 人中,存有大危險在:他們----尤其是那些追求知道耶穌的生命顯在他們必死的身 體上的人----以為沒有闖入「肉體」的可能。他們說:「在基督堶惇O新造的人」 ----不錯,他們是的,但是當知道他們現在還沒有得著「新造」的身體咧!我們現 在卑賤的身體乃是正在等候主從天降臨,那時才能改變和祂榮耀的身體相似。

   近來有一種可怕的危險,就是沒有成熟的取用真理----「過於聖經所記的」(林前 四6);因為魔鬼若不能使一個信徒墮落到他的「肉體」,牠就把人推入一種虛假屬 靈的境界堙A使他的眼睛不能專注於十字架中心的根基,並把他推入一種極端的屬 靈,其實就是屬靈化的「肉體」。曾有人說:「錯誤」,就是「真理」推得太遠一 點,把其他的真理丟開,因此使真理的全部,失去平均與系統。在這樣矇蔽中,肉 體就要在暗中發動,使人不能留意,不能覺悟。

   現在我們要論到如何實用基督的死。請我們再將羅書第八章十三節與第七章四節對 照,因為在這兩個地方的希臘文堙A是用同樣的「死」字。我們已經明明白白的看 見,當同死的事實在我們全人中心成為經驗時,就必時常對付「身體」與「肢體」。

   羅馬書第八章十三節對我們說:「要治死」身體的行為,但這是「靠著聖靈的」。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不過就是:信徒倚賴聖靈給他顯明他和基督同死的事實,去 「治死」他身體的行為。保羅說:「你們已經死了……」,信徒藉著聯合已經「死 了」;但他一覺得罪惡又發生出來時,他必須「治死」惡慾在他肢體中的發動。福 克斯(C. A. Fox)先生說:「基督的十字架是神的試驗室;肉體在這個地方,被炙 燒、被治死……,要治死你們地上的肢體。當每種試探的口味尚未發動時,你當立 刻藉著這炙藥性的十字架來滅絕。」

   這樣的解釋正和麥拜博士以「銧」來代表基督的死一樣奇妙。基督的「死」堶惘 炸裂的能力。肉體時常準備著要在我們肉體中惡慾的動力媯o出來,所以必須有 「炙藥性」及「銧」性的死來滅絕。基督的死是超過人類的死。感謝神,因這種 「炙藥性」是被聖靈所使用的。潛伏在那死堣妖囿漸糽R要產生活潑的能力,使信 徒能在得勝中行走;因為惟有神在基督堥澈D受造的生命能進入死堨h,並且能從 死塈漼漕УP祂同死的人帶出來,滿有新生的樣式,叫榮耀歸給神。

   神的兒女阿,「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因為你 們已經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堶情v(西三3、5)。

   三、繼續的同死----新生命成長及流露

   現在我們所要思想的,就是信徒與基督同死的第三方面,這是今日對於我們復活和 升天的主,和祂的身體----教會----所最主要,最深奧的。

   論到這方面,有一段聖經是我們最熟識的,但每次當我們讀過時,對於十字架的關 係,我們只能知道千萬分之一。讓我們看哥林多後書第四章十至十二節(康尼巴先 生譯本):「在我的身上我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命,也顯明在我的身上」。 「耶穌的死」,按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耶穌的殺死」----在原文堙C這「死」字 是「尼苦羅斯」,和羅馬書第六章、八章十三節所用的死大不相同。希臘文辭典說: 「這個死字是表明一種繼續的動作」。

   康尼巴先生註解說:「這個『死』字的正確翻譯是一個屍首的死,似乎保羅要說: 我的身體不過是個屍首;但是這個屍首有分於基督復活的能力」。「在身上常帶著 耶穌的死……因為我們在這活著的人,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常」字乃是這 堛瘋_字,因為這字告訴我們:同死的事實,必須時常顯明,被人語識。

   流露「復活的生命」

   若要流露復活的生命,就必須繼續的聯合於基督的死。這堻虧臛掑h的話又發出亮 光來:「你不能把死和復活分開。它們是一個事實的雙生部分。基督的死堶控a著 復活」。如果我們知道羅馬書第六章所說的:我們與基督同死是一個完全的事實, 或看見治死我們「地上的肢體」是一個必須繼續的舉動,就我們現在也必須留意: 當我們在復活的生命埵璅垣氶A不要以為被交於死地----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 光是一種維持的態度而已。因為如果這樣,就要失去復活的「能力」----以天然的 能力當作「屬靈」的,以致主耶穌基督現今在榮耀堛漸糽R,不能從我們身上流露 出來。

   所以在這一點上我們不怕太注意的說:除了繼續的聯於基督的死之外,復活就沒法 分給我們。復活的生命時刻是從復活的主那娷З袲◥漲瑤蝯鳩畯怐滿F所以我們一 不集中於祂的死,祂復活的生命也就停止不流露了。雖然我們的堶惜摒O與祂聯合 不搖動,但是向外流露的生命卻被阻隔,而停止流生命給別人。話語也許沒有更改, 心思也許仍舊保持真理的知識,意志和信心也許不動搖,但是復活的主那堥茠漸 命卻已經在我們身上停止了流露,----因為任何事物曾經被繼續聯合的死所阻止的, 現今又插進身來----以致那「不過是個屍首」的身體,沒有繼續的被基督復活的能 力所復甦。

   神有一種的定律----天然的定律----和這一方面的同死是相類似的。我們知道在身 體上有一種死的程序,和一種生的程序,是繼續的進行,照平常的身體,這一種不 能勝過那一種。這個定律就是麥拜博士所稱的「包含死生能力」之十字架的原則。 信徒若走得太過一過,想要得著靈魂體「新造」的全部,而忽略了維持並加深所必 須的同死----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那麼,這個信徒不但保持沒有能力的真理, 並且他還給空中許多引誘人的邪靈開了門;這個邪靈是常作準備假造「新造」方面 的一切真理,就是他曾熱切努力追求要明白的。

   所以我們已經明白十字架的同死方面是何等的緊要!它在每一點上都是必須的,並 且指明現今主要的一個信息,就是十字架的各方面。這是惟一的信息能反抗撒但今 日向神的兒女所施的一切詭計。

   與基督更深的聯合

   現在讓我們看,應當怎樣在我們「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和信徒本身對於這事的 幾個結果。上面所引的聖經節(林後四11、12),有登峰造極的意思。我們想到使 徒在那多難之環境中,能寫這樣的話,真是可以表明:一個知道與基督同死之聯合 的信徒,對於他外面所遇著的一切事,都應當用他與基督同死的亮光來解釋。「受 敵」、「作難」、「逼迫」、「打倒」,----一切都能與基督的死有更深的聯合。 信徒也許不會像基督一樣背負一個實在的「十字架」,但他必要受那些把「耶穌治 死」在各各他的一切,所以信徒應當在這同死的亮光中細察他的環境。這些環境, 都是直接由神允許的,其目的為要使他更深的效法基督的死。

   現在讓我們注意這客觀的細察。聖靈負責成功這更深的死。信徒如果完全定意要經 歷「耶穌的生命」,在他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聖靈就要再三的將他交於死地。他 若要得「新造」全部的意義,那麼除了照他所能的預備「為耶穌的緣故被交於死地」 之外,沒有別的法子了。

   這樣對於神的教會和信徒的自身,有兩種最深最緊要同死的效果要發生。第一種是 在哥林多後書第四章十二節:「所以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命卻在你們身上發動」。 在這塈畯怍珙搢ㄙ滿A是何等深奧莫測!「死」在我們堶情A「生命」在你們堶情C 這豈不是基督自己死的最主要點麼?「死」給祂,「生命」給他們。傑克斯(Jukes) 先生在這埵野y很深奧的話說:「願我們這些作基督肢體的,也變成祂受苦的身體, 像祂受傷的兩手和肋旁,流出水和血來」。

   十一節豈不是給我們一個暗示麼----「為耶穌的緣故」?信徒與復活的主,至少有 深的聯合,才能這樣說:「為基督的身體……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 (西一24),並「多受基督的苦楚」(林後一5)這明顯的不是羅馬書第六章的向罪 「死」,也不是羅馬書第八章十三節的「治死」肉體的行為。這死的聯合現今變成 這樣的深,以致信徒像主自己一樣,生活在這個世界堙A只有被人看作「如將宰的 羊」,「終日被殺」(羅八36),像萄葡汁一樣被倒出當作可喝的祭而獻,叫人得 著生命(看腓二17)。

   模成「基督的模樣」

   與基督同死的第二種結果是關乎信徒自身的,就是在於他更深的被模成基督的模樣, 像麥拜博士所稱之基督的「羔羊性」。讓我們看羅馬書第八章二十九節。這婸﹛G 「祂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被模成(原文)祂兒子的模樣」。康尼巴先生的 解釋說:「在苦難中相似」。現在再看希伯來書第二章十節:「要領許多的兒子進 榮耀堨h,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康尼巴先生的註解說:按 字面上的翻譯,「帶領到所指定的成功,以發展那性質的完滿觀念」。基督模樣的 完滿觀念是需要「受苦難」,才能被帶到完滿的成功。信徒當「被模成神兒子的模 樣」。長子若必須「受苦難」,那麼一切聯於長子的人,也必須受。若長子「因所 受的苦難學了順從」,那麼要被模成祂模樣的人也必須如此。所以這奡N有腓立比 書第三章十節的妙鑰:「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 苦,效法祂的死。」「效法」祂的死,乃是我們變成像祂榮耀身體相似的一方面。

   天上寶座生命

   現在最後要說一點「天上寶座生命」(升天的生命),與基督同死的關係。我們不 要忘記,在天上的寶座中間,有一個羔羊,「像是被殺過的」(啟五6)。也許你想 「與基督同死」,不過是在各各他方面,但是那個死是在天上寶座中間永遠生存的 能力。因為這不是單單人的死,也是「神在基督堶悸漲滿v,這個死在天上的寶座 中間永遠有新鮮炸裂的能力。復活是在各各他的死堶情A而被殺的羔羊,是在天上 的寶座中間。

   在基督堶扈u實「寶座生命」的權威,就是屬乎一切與祂聯合之人的,是只能當信 徒深深聯於基督之死的時候運用的。哥林多前書第四章對於這個能給我們一點亮光。 你在這一段可以看見一個真假特性的對照。第八節描寫「屬靈化的肉體」,來表白 「升天寶座的生命」----「你們已經飽足了,已經豐富了,……你們自己就在寶座 上(作王)了」----九節至十三節描寫那真實和主一同分享那「死活能力」之人的 「升天寶座生命」。我們「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 使觀看。……被人咒罵,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被人毀謗,我們就 善勸……。」這就是那位在天上寶座中間之羔羊所有的羔羊性。

   註:

  1. 客觀的事實----指基督為我們作成的救贖工作,
           包括寶血----贖我們的罪行,肉
           身釘十架----除滅我們舊人。
    主觀的經歷----指聖靈把基督的救贖工作做在我
           們身上。即我們實際的經歷,罪
           行得赦,舊人同死。

  2. 與主同死有兩面:
    (1) 是藉聖靈啟示得看見,而在此信心中宣告「自己已經與主同釘十字架」。
    (2) 是靠聖靈,憑著信。作出「同死」的工夫----「作出你們自己得救的工夫」, 即「靠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羅八13)。使聖靈的啟示所知道的客觀事實發生效 力。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