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奔走榮耀的天路(一)

楊多加

   一、神拯救了我

   「耶穌基督降世,為要拯救罪人。」(提前一15)

   感謝救主,我覺得神的恩在我身上這樣大。在母腹中時外婆就為我禱告了,三、四 歲就跟著外婆去聚會。她常教我唱詩、禱告,當我聽到傳道人講十字架和救主捨命 救人時,會感動流淚感到主的愛奇妙偉大。

   六歲時母親去世,母親生五個孩子,我最大,下面兩個弟弟、兩個小妹,都相繼去 世。最後一個小弟在別人那媥i,四歲那年也去世了。只剩下我一人。

   當我母親生病時,爺爺、父親都還沒有信主。因拜慣了偶像,我六、七歲時,也被 帶去拜偶像。我家在母親去世後屋媞ㄥ繙ㄥ癒A人家都不願來,說我家有鬼出沒。 我無人作伴感到很苦,九歲時,父親娶了後妻,後母長久地虐待我。十五歲時,有 一次她想吃魚,叫我到河堨h撈魚給她吃,我從來沒有撈過魚,那麼大的網拿也拿 不動,我就一路走一路哭,撈魚時身上毛骨聳立,回到家就病了。舅母到我家看到 我也罵我:「這麼冷,你怎麼去撈魚呢?」我爺看我病就為我搞迷信,可是,無論 怎麼搞都沒用,醫生來看也沒用。

   就在我身處這樣的苦境中,外婆到我家看見我的病況,對父親說:「你這個女兒要 信耶穌,她這是魔鬼的毛病。」我父親說:「信」「那你這個女兒若死了,也信嗎?」 「若死了也信」,我父親就這樣去叫教會堛漱u人來為我禱告。從那天起,神就拯 救了我。

   後來神引領我到禮拜堂去聚會(屬內地會),以後我經常參加聚會,都有人陪著我 讀經、禱告,我感受到基督教堛熒R,因長久被後母苦待,教會堛熒R令我格外溫 暖。以前在家吃不飽、穿不暖,後母折磨我,乾飯自己吃,剩飯給我吃,好魚自己 吃,把差的小魚和菜給我吃。教會人來為我禱告時,後母拿著刀在院子埵V我咒罵 說,你要把我兒子保住,他的女兒死了問題不大,我的兒子才最重要。以前我十分 想讀書,老師也說我讀得好,可是後母就是不給我讀,因我太想讀了,做事時把麻 卷卷不好,卷結了,後母就罵我。如今我在教會堳o得到神的愛,在那埵矰F三天, 他們把好被子拿來給我蓋,享受到主愛的甘甜。我住在外婆家一段時間又經歷到主 的愛。當我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我父親請教會的工人為我禱告,我就得到了平安, 我真想不到主的恩典這麼奇妙。我不是富足家庭,也沒有人給我福氣,也沒有人恩 待我,神特特地尋找我這個罪人悔改,看顧我這個孤兒,把生命的種子種在我的心 堙C想到生活的苦楚,便對神說:「主,你若救我就救我到底!」

   二、神用苦難訓練我

   信主後第二年,外婆與母舅商量說,要把我嫁出去,因為在家後母苦待我,住在外 婆家,我舅母也苦待我。在父親和家庭的壓力下,我在農曆初七嫁到姓胡的人家。

   到胡家三、四天,我就發現我的丈夫神經有毛病,我真是痛苦極了。但是神也是用 苦難訓練我,神既已揀選了我,就要造就我。以賽亞書第四十九章五節說到:「耶 和華從我出胎造就我作他的僕人,要使雅各歸向他,使以色列到他那婸E集。(原 來耶和華看我為尊貴。我的神也成為我的力量。)」

   胡家弟兄姊妹七個,父母、爺爺,連我共有十一口人吃飯,結婚一個禮拜以後,婆 婆就把煮飯的事交給我。我在家中操練,半夜三點就起床煮飯,煮的是紅薯絲,燒 的是稻草,鍋有時是漏的。婆婆對我很厲害,我在這堥S有溫暖,人生對我真是太 苦了。但感謝主,就在這苦境中,我開始尋找主真正的愛。主知道我心靈痛苦,祂 使我心歸向祂。祂的愛抓住我的心,神的恩就約束我的心。我住在祂的心堙A碰到 世界的難處,我就回到主的堶情A常常回到詩歌堙A遇見聖經難題,就跪在主前禱 告,邊禱告邊流淚邊讀經,深感主恩奇妙。主的聖靈在我堶情A愛火在我堶捲r烈 燃燒。那時正是文革剛開始,還有聚會,我有帶詩歌聚會,等到禮拜堂關門沒有聚 會。

   神恩待我認識六位老婆婆,我們星期五下午聚會是禱告會。救主祝福我,使我尋求 渴慕祂,那些熱心愛主渴慕的弟兄姊妹與我交通,領我到禱告所堙A下午三點我都 去禱告,後來生了孩子也都帶去,我家人為此逼迫我,反對我說,別人信耶穌也不 像你這樣。

   後來我隔壁有個阿婆,領我到有個山上,我領著孩子到那婸E會。我不在家時,他 們就擺酒席吃,但我不計較,我覺得這些和主的宴席相比算什麼?神豐盛的宴席勝 過這些千萬倍。但以理吃粗茶淡飯,身體比他人還肥胖清秀,神在那堥洇盚褸L那 經歷。只要那埵頂E會我就往哪媔],覺得聚會有味道,有喜樂。以後我們本會就 組織聚會,三位老弟兄,一位我,我們四人聚會,每天晚上聚會唱詩禱告,有時晚 上抽時間讀經,讀後大家討論,有時研究,有時禱告,有時談教會的工作,有時出 去看望,每晚都服事主。

   聚會慢慢轉為正常,過了一年多,下午開始聚會,在家庭(禮拜堂已被沒收)。 後來人數慢慢地增多,轉到大一點的房子聚會,那時主恩在我身上很大,覺得主自 己才能滿足我心,與祂面對面的交談,住在我堶情C禮拜天上午有四次禱告。開始: 1.敬拜禱告2.紀念主禱告3.為會場與傳道人禱告4.散會時作總結祝福禱告。

   神特別恩待我,那時我身體好,聲音洪亮,帶領會場唱詩歌,都是神妝扮我,我本 身並無好處,不識字、無口才、無學問、窮苦家庭出身,有什麼讓人看上。但神渴 慕我,不但我對主渴慕,主也來尋找我。有時主親近我時,我會說:「主啊!我是 你的,你是我的。你是葡萄樹,我是枝子,我父是栽培的人,你把我修理乾淨,為 要結果子更多。」我感到常在主的堶情A深感主愛甘甜,享受主芬芳。有時想:主 啊!我是天生的野橄欖,我信,你就把我接上。乃是根托住我,不是我托住根,因 你揀選我,使我能來相信你,是主你開導了我。

   三、神召我作祂的工

   在本教會服事

   就這樣我越想越奇妙,人生越想越有意義,越想越喜樂,越來越想愛主。此時,神 就來召我作祂的工,看望、禱告。我村有一百多戶人家信主,每戶人家大人小孩我 都認識,因我常探訪、勸勉每家每戶,老年姊妹、我叔叔待我很好,每天來我家一 趟。當我在煮飯時,就坐在廚房與我交談教會事工,如何看望、建造教會等。他守 晨更,每天五次禱告,我一一請教。

   當我叔不在家時,信徒都來找我,我獨自去他家禱告,本來應需同工同去,但是無 人。叔叔是我兒子爺爺的堂兄弟,我覺得神的恩待我很大。後來本地教會作工相當 忙。有一次,當我在太陽底下曬穀時,有人來喊,那人吐血不止,我就放下孩子, 放下曬穀,馬上就到那人家堙A看見他吐血吐出很多將要死,我就把他扶起靠在身 上。口唱:「有權能,有權能,耶穌有權能。」唱完詩歌,禱告完後,立刻得到平 安。那時神蹟奇事步步隨著我,無論結婚、喪禮,或死人穿衣,我都服事。很多病 人都靠在我身上去世,我都陪到他們離世。我覺得那時神恩在我身上很大。每家每 戶無論靈命、家庭狀況神都讓我知道,我會與他們作伴,會看到他們。因為我出身 窮人家庭,神的種子在我堶情A祂把我從黑暗婸漼鴠明,從苦難中、窮乏中、患 病中拯救出來(我患有膽囊炎)。

   我生下四個兒女,個個都是神的恩,他們在胎堛漁伬唌A我把他們奉獻給神,交托 與祂。因我的主動交托,祝福大權在主的手堙A因我是屬主的,經濟是屬主的,兒 女也是屬主的。另外神給我一個心志,禱告時只要求神的國與義,其餘的不要求什 麼,神都會加給我們了。四個孩子都交托於主,遇見福與禍都由主全權負責,救主 的恩妝飾他們,個個都信道,都是神工場上的工人,這一點使我很受安慰,流淚撒 必歡呼收割。所以詩篇第一二六篇說,「我們好像作夢的人,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 事。」神果然為我行了大事,我滿口嘻笑,滿舌歡呼,我返回時如南地的水流,所 以聖經說,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那帶種出去的,必帶禾捆回來,一捆一捆地回 來。

   有一天,我讀詩篇八十四篇時,正想這個流淚谷,成了泉源之地。我說主啊,我正 在錫安大道上走,行走時力上加力。錫安大道是永生神的城邑,一個人必經過四重 山,西乃山:知罪;各各它山:自我舊人,罪人與主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橄 欖山:看見主怎樣往天上去,怎樣來接我們;最後是錫安山。我正行走在錫安大道 上,多少有些不明白。聽戴弟兄說,泉源是經過你禱告流淚,使它成為泉源。你去 過的地方,都得了泉源,神賜下秋雨之福,以後行走力上加力,如鷹展翅上騰。哦, 行走時力上加力,神的恩在我身上何等大,何等奇妙。

   這四個孩子長大後,我常帶他們出去與我同工服事神。我想,提摩太有外祖母培養 他,雖然這些孩子沒有外祖母,但我對主說,我來代替,又作母親又作外祖母,培 養他們。我在懷胎的時候就求了,生下他們後,我就教他們唱詩,教他們禱告,晚 上領他們一起禱告再睡。每次從最小的開始禱告,輪流到最大的,教他們紀念主, 以後個個都會。

   有一天我出去了,三歲的小女兒跑去接兩位婆婆到家堥荂A跪下禱告說:「主啊, 讚美你,你祝福我,我敬畏你,我要聽我母親的話,也祝福這兩位婆婆,求你與這 兩位婆婆同在,阿們!」這些孩子從小敬畏神,都是神的恩在他們身上,他們長大 以後都會讀聖經。他們小時我經常外出,有時要帶三個孩子,有時帶一個,帶一個 是經常的事。因為我家堣ㄚH的人較多,都給我帶來壓力,有時很難受,感覺神的 恩在我身上直到如今,想想真是奇妙。主對我一次次的恩待,一次次的拯救,一次 次的祝福,從十六歲到三十歲,基本都在本地教會工作。

   開始講道

   使徒行傳說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主的見證,這是神的 恩,我到三十歲時,正式出外傳道。我這個人既不識字,文章又作不來,神怎麼揀 選了我?有一天我聚會回來,心中想,有一天能站在講台上講道給別人聽,那多麼 美好啊!晚上在異象中我看見了一個人這麼帶我飛起來,呼呼地……飛到很遠的地 方,停了下來,後來我就會講道。醒了以後,我對主說:「明天我會講道了。」開 始在本會堙A很有意思,有一天我叔叔對我說:「多加啊,今天給你講道。」我說: 「叔叔呀,道理我講不來,你教我講道。」就這樣,平時在附近幾個村子堙A跟著 兩位老弟兄出去。無論下雨下雪都出去跟著操練,那時還未有派單制度,他們就叫 我講道,講完了我回家會非常高興。有一天在路上,我問:「叔叔呀,老弟兄呀, 我今天這樣講,他們會有所得嗎?」他們說:「有得著。」就這一句話,我得著不 少的鼓舞與安慰,越發有信心,回家以後更加奮力讀聖經。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讀聖經的呢?那時孩子小,白天很忙,養豬,家務重,等到晚上, 我就一邊給孩子餵奶,一邊斜著身子讀聖經,一邊哄他們入睡。我不認識字,但是 我用六分錢買了一支鉛筆,用鉛筆把不認識的字劃起來。開始讀四福音,是受一位 阿公的指教(聚會所的),他住在我家的樓上,每天上午起床後在屋埵酗@兩個小 時不出來。我觀察他,知道他在房婸P主交通靈修,有一天他來到我的面前,他這 次有意要與我交談,其實我也很渴慕與他交通,他問我說:「你有讀聖經嗎?」我 說:「聖經讀得很少,讀也讀不懂。」他又問我:「你得救了嗎?」我說:「什麼 得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主救我的命,赦我的罪,這我知道。」他囑咐我從四福音 書開始,按順序讀下去。於是,我就開始認真地讀四福音書,一遍、二遍,三遍越 讀越有味,當讀到主為我受難之處,流淚不止。讀到主為我被賣、被捕、受審、背 十字架,被舉起來,我心彷彿撕裂似的說:「救主啊!我的罪如此深重,讓你為我 受千般苦啊。」我淚如泉湧,越讀越有味道。這句聖經這麼說,那句聖經那麼說, 雖然我字識不多,但一句一句印在心頭。

   四、作天國君王的翻譯員

   我深感時間不夠,孩子小,家務忙,睡眠不夠,再加上家庭壓力,我慢慢地操練著。 禱告也在慢慢地加增。本來我在帶領聚會唱詩、禱告,後來就講道。有一次聚會上, 我叔叔說:「會場這麼大,多加,你站起來講道。」感謝救主啊!那時我快樂的不 得了。口中讚美不止地說,「主啊,你的恩這麼浩大,你的話語怎麼會臨到我來講? 你是萬王之王,怎麼叫微小的我作天國的翻譯員?我何等有福,主啊!我讚美你!」 當我起來讀聖經時,思路相當清晰。題目如何定,分幾段,如何講,講什麼,相當 有味道,開始在本會媮縑A再到附近講。有時拿張凳子坐在講台旁邊等,一若工人 未到,我叔就會叫我講。經常聚會無工人來到,我叔就呼叫我,當被呼叫到的時候, 心中極其快樂,站起講道時,就被聖靈充滿,講的相當有感動,大家聽得很有造就, 感謝主,是主的話,是主的聲音藉著人傳遞出來的時代信息。

   到了一個時候一位伯伯帶我到江北聚會,時逢正月初一,他看我帶著孩子,就說, 你不要去了,那路很難走的,高山峻嶺,山上霧氣瀰漫,路都看不清,他說,那地 點不合適我去聚會。我說:「主啊!你把我興起作同工,我就是願意作同工。你恩 待我,我要報答你。」伯伯打發我回去,我不害怕,但我就是要去。怎麼辦呢?於 是我背著孩子,拿把雨傘,穿上草鞋,拿著拐杖,那時沒有交通車,便步行。離開 村子二百公里後,遇見兩公媳,二人同走一路,她們看見我這樣打扮,驚奇地問: 「你今天往哪堨h?」在那種環境堣ㄕn隨便開口說什麼,便回說,我父親家塈@ 喜事,忙得很,今天我趕去赴席。他看我背著孩子,淌著雨水,打著雨傘在山區 行走太困難,就幫我抱孩子。我心想,這人怎麼這麼好?聖靈感動我向她們傳福音, 我就邊走邊傳福音,有十幾里路,到了城婸P她們分手,當時還不知道她們會相信 耶穌,但如今已清楚知道她們已接受福音了,今天的信仰和我們一樣,在家庭敬拜 神,這都是神的恩,我將榮耀歸給神。所以我們基督徒要邊走邊傳,與外邦人交往, 要帶著鹽的性質,使人調和,我們所講、所行、存留氣息,一切都在乎神。

   有一次我叔領我到江北聚會,聚會是研究教材、講章。感謝主,那天與會負責弟兄 叫我起來試講,我的叔叔說,多加還太幼稚,不好在這媕H便試講。他們說不行, 就是要我講。我在會場上禱告,也感到神要我講。於是我午飯都吃不下去,下午要 準備講道。我讀聖經,讀到約翰福音第二十一章九節,題目是「他們上了岸,就看 見那埵閉握鶠A上面有魚,又有餅。」我一站起來,從頭到腳都發熱,似乎有火倒 在我身上,當時時限是十五分鐘,我講「他們上了岸,海預表世界,我們這一群是 神從世界中揀選出來的人,我們是已經上了岸,炭火預表我們來自各地的同工,每 位有聖靈的炭火在燃燒,團在一起像火焰,燒得如此旺盛,神顧念你們江北教會, 必繼續燃燒,燒遍本市、本省、本國,燒遍全世界;不但我自己,我的後裔也要燃 燒。亞伯拉罕與羅得分家時,神對他應許說,你向縱橫南北觀看,凡你所看見的, 都要屬於你與你的後裔。我的後裔要走遍中華大地,你給我的地界,踏定你給我的 路徑,數點我的腳步,真感謝主。」我極力控制還是講了二十分鐘。

   從那時開始教會就有派單制度,我在其中學習,江北這幫弟兄對我的培植也不少, 尤其余弟兄對我的培植,這些都是神的恩。那段時間我經常操練講道,神給我這成 功的果效,是和眾聖徒對我的栽培分不開的。

   蒙主呼召

   我二十八歲時神揀選我,我蒙主呼召是很清楚的。我遇見余弟兄是二十六歲。我住 在名叫阿勇的家堙A與他母親在他後面房間媞峞A帶著小女兒,余弟兄與蘇弟兄在 前面小樓上睡。約到了五更天,我聽到有人呼叫我,「多加!多加!」連喊了三聲, 我立刻醒了過來,聽聽沒有其它動靜,不知是什麼緣故聽見有人叫我,轉而禱告後, 又躺下入睡。當入睡時,又有聲音喊叫說:「多加!多加!多加!」驚醒時,不知 何故,這人老是叫我,於是跑到樓上去問余弟兄說,余先生是你喊叫我嗎?他說, 沒有啊!你只管自己去睡吧。我就下樓去禱告然後又入睡。入睡時,又聽到那叫我 的聲音,我知是神像叫撒母耳那般叫我了。我便說:「耶和華啊請說,僕人敬聽。 你有什麼心意,請只管向我說吧。」在這時有異象顯現,我看見前面有宴席,有四 盤好菜,那時正是文革,顯得格外貴重,一盤墨魚干,一盤醬油鴨,一盤臘雞,一 盤蛋有十個。坐在我身邊的是余弟兄與蘇弟兄,當我伸出筷子去夾的時候那桌子就 轉動。異象消失後,我想,主一定召我工作了。明天上午余弟兄一定會叫我,我在 心媟Q,看明天印證對上否。清早,當我起來餵小孩吃飯,我自己禁食禱告,余弟 兄就叫我說,多加姊妹,今天你有否信息講幾句?我說我在本會堳雂祫蕨D。我這 樣推辭一下,我想起那異象,於是下午他又叫我時,我就不推辭了。從那時起慢慢 起來講道。

   外出講道

   我三十歲正式起來到各地去講道,很少有一星期在家過一夜的,常常晚上把衣服洗 了,早上一早出去,有時半個月回家過一夜。開始足足在瑞安兩年,一個點一個點 地工作,走的地界有平陽縣、蒼南縣、瑞安縣、歐海縣(那時是屬於永加縣)、青 田縣、永加縣、了清縣、洞頭縣、玉環縣共九個縣。

   那時覺得神的恩特別,神給我一種特別的帶領,我被差去開培靈會、青年聚會、看 望聚會、造就聚會,特別是造就同工會最多。此外還有婚禮、喪禮、為人祝福等。 我想這真是奇妙,作工時,神都與我同在。一次一次出去,都有神派來的同工,後 來有外地姊妹配搭,有一位與我同工有八年之久。

   神的恩在我身上非常奇妙,雖然我出去講道連講章都沒有,我不識字,無法作記錄, 走到那堙A先叫負責同工預備一間房間,讓我單獨地在堶捫邞韖D、禱告。如不這 樣,給人包圍談話,就沒有道理可講。工作的重擔壓在我身上,有時連吃飯都吃不 下去。主要的工作都是我自己處理,還要與同工交通,每到一處就像是到自己的聚 會點一樣,教會的事都與我說,那時文革,教師、牧師被鬥了,沒有牧師教導的那 些人說,神把我當弟兄用了。有一次聚會是在下莊,很希奇,那天晚上未講道以先, 心中就覺得喜樂得很,在山路上往禮拜堂走時,覺得我主良人與我像青年男女熱戀 一樣,一面走路一面交談,到了會場講道的時候,我覺得一生中這樣奇妙的經歷少 有,這是我人生最喜樂的時刻,主站在我身邊,祂講一句,我翻一句,講了一個多 鐘頭。自那次以後,有什麼痛苦臨到都不足為奇了,反正我的良人都知道。聖經上 說,丈夫會顧念妻子,祂是我屬靈的丈夫,祂的恩真是大。有一次在深度講道,整 個人像是被抬起來似的,我使力拉住檯子,榮耀歸於主,大家都聽到神的聲音,不 是人的聲音。

   那時我到平陽講道,走了多趟,有時半個月,有時一個禮拜,一趟又一趟,有次和 我搭配的同工不合生病。一個阿婆都六十多歲了,她上台講一堂就冷汗直淌,那時 風聲很緊,她講一堂就躺下身上發燒,我只好出來頂上,講完下來,可是弟兄攔住 我,叫我繼續講下堂,我真是為難,我只預備了一堂,第二堂一下子從那堥茤O? 我說,你們平陽是牧師之鄉,應該曉得我是嬰孩,你們要帶我才對,你們先講吧, 然後我湊些再講,可是大家不同意,結果我在那堳搕F半個月,體重就減輕十五斤, 每天六堂,講道時只能吃蛋清與麵,半個月後,人瘦得很,回家休息二十天都無法 恢復,我丈夫不能理解我,我在外已經筋疲力盡,回到家堳臚l的衣服換下來,都 快發霉了,我拼命把這些衣服洗掉,身體已經虛弱的不得了。(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