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屬魂的人

賓路易師母

  「然而屬『魂(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惟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原文直譯)

  基督徒若到達認識十字架的階段時﹐就不再「隨從肉體」行事。這時他們自認是「屬靈的」信徒﹐被神的聖靈完全更新及引領。但是﹐正如慕安得烈所說的﹐他們是來到最重要功課的關口--就是「魂借著它心思和意志的能力﹐過度不正常活動--這是個『最大的危險』﹐也是『教會和個人』所該畏懼的。」(慕安得烈--「基督的靈」)

  那已在靈裡活過來的信徒是被聖靈所生﹐並且神的聖靈住在他的靈裡。他已從十字架的啟示明白勝過隨從肉體生活的方法。現在他是行走在生命的新樣中﹐且勝過了「肉體行為」的罪。但在此階段﹐有一個必須探討的問題就是關於「魂」--在他人格裡面﹐人自己的心思和情緒的活動該如何處置呢?哪一種能力能給予人活力﹐使他脫離「肉體的行為」﹖他是被(一)從上頭而來的靈的生命--從復活的主﹐即末後的亞當賜生命的聖靈所供應及管理呢﹖或是被(二)從較低層面而來的生命--從首先的亞當﹐墮落的生命所供應及管理呢﹖

  我們早已指出一般錯誤的觀念﹐就是當聖徒知道了他已與基督向罪死了﹐不再習慣地「隨從肉體」﹐他就成了「屬靈人」﹐而且是全然成聖了﹗但是從血氣、肉體或肉體的生命得釋放﹐並不意味他不再是「屬魂的」--或不再隨從天然生命行事。因為「向罪死」及「肉體」的同釘﹐只是神聖靈在蒙救贖人身上工作的一個階段。他可能不再是屬肉體的(sarkikos)﹐但仍是在屬魂的(soul-ish)光景中﹐就是他活在魂的範圍中﹐而不是靈或神覺的境界中。

  要清楚地明白這一點﹐我們先來看看什麼是不再屬「肉體」或「隨肉體」生活 ﹐而是「屬魂的」基督徒之標誌。

  屬魂生命的樣式

  我們已經知道﹐魂包括心思、情感﹐它是人格的中心﹐是自覺的所在。信徒可能全然地從加拉太書五章十九至廿一節所記載「肉體的行為」中得釋放﹐但是他的心思及情緒仍然受到「魂」(psuche)或「動物性魂」(animal-soul)生命的驅使﹐即是﹐他們尚未更新及完全接受聖靈供應得生命﹔這聖靈是借重生之人的靈作工。屬魂的基督徒就是那些心思及情感仍然受到首先的亞當所掌管的人﹐而非接受基督所賜聖靈的治理(參林前十五45)。但那些接受聖靈治理的聖徒是隨從靈﹐他的心思、感覺和情緒完全受靈的約束﹔同時﹐聖靈能住在他的靈裡﹐並使 他能「治死身體的(惡)行」﹐儘管他的心思和感覺仍舊是「屬魂的」。

  舉例來說﹐如果要論屬心思生活的問題﹐從雅各書我們就可以清楚地分辨屬天和屬魂智慧的不同。使徒寫道﹐那不是「從上頭」來的智慧﹐而是(一)屬地的﹔(二)屬魂的(修訂本譯為「屬肉體」或「屬動物性」的--就是關於魂的)﹔(三)屬鬼魔的﹐並且產生嫉妒及結黨﹐紛爭及派別。惟獨從上頭來的智慧﹐就是從住在人靈裡神的聖靈而來的﹐其特徵是清潔、和平、溫良、柔順、憐憫及多結善果﹐並且有分于聖靈的性情﹐就是「沒有偏見」(雅三17)。純粹屬天的智慧是不含屬魂生命的成份--就是自覺、自己的意見、自己的眼光--所以帶來的是和平而非紛爭和嫉妒。屬魂智慧的第三方面是「屬鬼魔的」﹐這點將在其他部份談論。

  屬魂的智慧

  從雅各書的亮光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見教會的光景及其形成分裂和「宗派」的原因。嫉妒和紛爭的「肉體工作」往往是教會信徒「結黨、紛爭」(加五19、20)的因素﹐而造成教會分裂不能合一的另一個原因﹐乃是屬魂的知識。我們看見屬魂的「智慧」是如此地操縱了屬靈的真理﹐因此很容易助長了鬼魔在跟隨基督的人當中製造分裂的工作。

  潘伯指出﹐「智慧不只是容易墮落﹐而且是一切恩賜中最危險的一種﹐除非它是在神聖靈的引導下。」許多基督徒是如此依賴所抓住的屬天真理﹐但在明白屬靈的真理方面﹐聖經上指出﹐「屬魂的」人--包括「屬魂的」信徒也在內--是不能「領會」聖靈的事﹐因為只有屬靈的人才能參透。

  再者﹐出於屬魂的信仰和教訓常造成派別和分裂。他們可能真正愛那些「不同」意見的人﹐但是「不同的看法」無疑地將造成分裂因為屬魔鬼的能力能夠作工在信徒屬魂的本質上。他們將因強調或誇大「真理看法」的不同﹐而忽略了合而為一的見 證﹐甚至以「為神作見證」的名義﹐驅使信徒為他們所看見的「真理」來「爭戰」。這些熱心的信徒以為他們是為別人大發熱心﹐殊不知這種作法正如同法利賽人所做的「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一樣(太廿三15)。

  不但如此﹐基督徒屬魂的本質也強調了與別人在「真理看法」上的微小差異﹐即強調字句上「少許的薄荷、茴香及小茴香」﹐而卻丟棄了「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福音時代基督的律法﹐亦即信徒彼此相愛及靈裡合一﹐乃信徒增長而達到「真道上同歸于一」的條件(弗四3、13)。

  簡而言之﹐屬魂的生命是受到超自然邪惡勢力所影響﹐這是各種信仰分門別派之主要因素﹐甚至在真正屬神兒女之中也是如此。猶大寫道﹕「這就是那些引人結黨﹐被魂轄制的人?……。」(猶19)欽訂版本為「自我孤立」﹐美國標準本為「引人結黨的」。法斯特在他的註釋中寫道﹕「它包含比別人更聖潔﹐以智慧和特別的教義來與別人區別﹐並驕傲地標榜自己。」法斯特也把上述兩種版本中「屬血氣的」這個字翻譯為有「動物性魂」之意義。

  「自我孤立」和「比別人更聖潔」﹐一直是屬魂的標誌﹐因為主耶穌說﹕「人為人子恨惡你們﹐隔離(拒絕)你們﹐……你們就有福了。」(路六22另譯)使徒保羅對於分別為聖的事回答如下﹕「各人仍要守住蒙召時的身分」﹐並且在那裡「
與神同住 」。神要親自將那些行在光明中與他同在且成為世上之光的人﹐和那些住在黑暗裡的人「分別出來」。而那些選擇行在「黑暗」中的人﹐往往要將那些住在光明中的人趕出去﹐否則就是他自己也被帶進光明中。即使那些有聖靈的人﹐也可能「被魂所控制」。他們常常「自我孤立」及「引人結黨」﹐這證明他們是「屬魂的」﹐而不是「屬靈的」。

  屬魂的情感

  屬魂生命的另一部份是情緒﹐是從身體的感覺產生的。基督徒可能被屬魂的感覺支配而偏離正道﹐而以為它都是「屬靈的」。潘伯說﹕「聖經心理學的知識認為﹐沒有任何神聖屬靈的影響能借感覺進行。」但是許多教會的服事是借著感覺來推動靈﹐甚至那些福音聚會也是如此。對於這一點潘伯的話真是一針見血。他說﹕「壯觀的建築、華麗禮服、優雅的儀式乃是為了眼目的欣賞﹔美好的氣味是為了味覺的享受﹔而令人銷魂的音樂是為了耳朵的享受。雖然這些能在極其美好的氣氛中影響一個人的良心﹐只能達到魂﹐但我們的靈不能從中感覺到任何感動﹐除非它是從靈來的。」他指出﹐從神的觀點來看﹐人的次序是靈、魂、體﹐因為「神的感動是從靈開始﹐然後管制情感及心思﹐最後才勒住身體。」﹐撒但的立場卻正好相反。我們有(一)屬地的(二)屬魂(情慾)的(三)屬鬼魔的表現(雅三15)是因為撒但的影響是借屬土的身體進入的﹐然後控制魂﹐以致得著門路進入靈裡。

  在此所陳明的事實是何等的嚴肅﹗為何教會裡會有許多有名無實的基督徒﹐這些人身上根本沒有基督徒真正生命的印記
﹐其理由十分明顯。更可悲的是﹐這些敬拜者的靈常不自覺地呼求神﹔他們的靈在許多事上從未飽足過﹐因為他們只是以魂的生命來參加聚會﹐而且是以魂生命心思的部份來領受屬魂心思所傳遞的真理字句。他們的感官滿足于那美妙的音樂﹐以及安靜的氣氛﹐而並非真正被帶到以心靈和誠實來敬拜神﹔但唯獨以心靈和誠實來敬拜的人方能為神所悅納。

  那麼這一切的感動都該貶損了嗎﹖當然不是。但是它們不能救人的「魂」﹗它們也許可以借著讀經或講道的信息來預備帶領內在的人進入真理﹐而這些外面的事物對於稱義的工作也有它的價值和地位。

  但是﹐這樣做仍有極嚴重的危險﹗因為這些感動只能達到魂﹐並不能觸摸到靈而帶出重生的能力。那是虛假的﹐會使人「徒有敬虔的外貌卻失了敬虔的能力」﹐並且是把屬靈的信仰貶低到異教的哲學和崇拜。因此「宗教」徒只不過是「屬魂的人」。他們把神的兒子與穆罕默德及孔子擺在同等的地位上﹐而以屬地的眼光來看基督教﹐且把它當做「一種宗教」來討論﹐而已非屬早期五旬節時的教會﹐使人看見神的大能﹐且見證神兒子之名是這失喪世界獨一的救主。

  再者﹐宣教工作求諸于感官及魂的激動﹐那是極大多數已悔改的人無法站立得穩、以及福音大能逐漸消失的原因。除此以外﹐有許多工人由於過度的虛耗﹐而導致他「破產」的結果。有一段信息這樣說道﹕「屬魂或天然血氣的工作--在公開或私下以熱誠、感覺情緒及活力來傳講不是會造成精神的枯竭嗎﹖聖靈難道不能在緊張、疲乏及身體的耗損外使真理流露出來嗎﹖其實並不需要以『激動』來傳講神的真理﹐因為神把氣息吹在你的見證的道上更甚于借著你的見證。當真理的道從你口中而出﹐進入人們的心思時﹐神要用祂的大能運行在其上﹐使它進入別人的心思中。按推論正確﹐那麼似乎我們可以再作更多的工作﹐而更少感覺疲乏才對。」

  一個人可能天生就是一個「熱心」的魂﹐借著火熱的魂來推動別人魂的感情﹐但是這些人的信心並不是建立在神的大能
上﹐而只是建立在他們所聽見的屬人的智慧和感動上。現在我們來看看慕安得烈所提到教會及個人最大的危機是「魂借著心思和意志的能力作不正常活動。」老一輩的貴格會信徒稱之為「受造的活動」﹐就是以受造者的能力來服事神﹐而不是在靈裡尋求與所賜之聖靈合作﹐這聖靈是從復活之神兒子賜下的。

  我們發覺屬心思的人﹐他的靈並未得復甦﹔當他來處置靈魂的永生問題時﹐意志堅強的人會運用他意志及性格的優勢來支配別人的良心和生活﹗例如有些借著允許抽煙的音樂會、音樂演奏、通俗性的演講等節目來吸引人﹐並帶領人歸向神。這些都是想以「魂」的工作來帶領人的人。這些人可能是重生過的﹐但是卻「被魂所控制「。他們不認識住在裡面神聖靈能賜他們聖靈內住的能力﹐並使他們成為神拯救人們的使者。

  還有少部份的教會及基督徒﹐他們認識住在自己裡面的聖靈﹐而其「屬魂「的程度也少很多。這些人的信仰是一種「魂與靈」摻雜﹐除非在他們的自覺裡一直有感覺到神的同在﹐否則是無法滿足的。所以﹐雖然聖靈住在他們的裡面﹐但是卻常常落到屬魂的生活範疇中﹐因為他們不了解靈的生活﹐及運用人的靈與神合作。

  魂是人格所在

  「魂」不只包括了智慧和情感。從聖經中可以看出﹐魂是人格的所在﹐其中包括了情感憂喜等能力。經上說﹕「我的魂極
其憂傷﹗」(太廿六38)「我的魂尊主為大﹗」(路一46)「我現在魂裡憂愁」(約十二27)「你們常存忍耐﹐就必保全魂。」(路廿一16)「他的義魂(心)就天天傷痛「(彼後二8)」引誘那不堅固的魂「(彼後二14)。由此可知﹐每個人的不同是在於魂的不同﹐正如形體的不同在於身體。魂的形態在其對喜、愛、憂傷、忍耐等的容量中。它可以充滿末後亞當聖靈生命而來的屬靈喜樂﹐也可能充滿的是從首先亞當劣等生命進入魂器皿中之屬魂(或屬感覺)的快樂。在後者情況中之信徒﹐雖然有聖靈的內住﹐他仍有某種程度是「屬魂的」﹐因屬動物性魂生命會在魂的各種功能上表現出來。他可能依賴屬魂的快樂﹐並且活在自己感覺的範疇裡。這些是自覺的所在﹐而不是在靈裡;靈是神覺的所在。所以這些信徒一直是在感覺(sen se-consciousness)中尋求屬靈的經歷﹐而不是在純潔的神覺範疇中﹐也就是在重生之人的靈裡。

  從這點我們看出來﹐邪靈如何能在屬魂生命的各方面中工作。

  魂及黑暗的權勢

  「你們心裡若懷苦毒的嫉妒和紛爭﹐就不可自誇﹐也不可說謊抵擋真道。這樣的智慧﹐不是從上頭來的﹐乃是屬地的﹐屬於不屬靈的天然(希臘文「身體的」)﹐屬邪靈的。」(雅三14、15﹔威末斯本Weymouth)從修訂本聖經中﹐我們讀到「這樣的智慧不是從上頭來的﹐乃是屬地的、屬感覺(情慾﹐即肉體的--希臘文字義為『屬魂的』)、屬鬼魔的(修訂本注『魔鬼的』)。」這經文是我們已提過的﹐再列舉出來﹐為的是要使我們看出邪惡勢力與動物性魂生命(animal-soul-life)之關係。在這兒我們沒有牽涉到「肉體的行為」﹐而是提到人心思的部份--就是魂﹐經文顯示邪靈作工在人屬魂的部份﹐正如他們作在肉體的天性一般真確。

  看見真理如此率直地陳述著實令人驚訝﹐這也使我們明瞭﹐一切與知識的擁有或得著有關的嫉妒、爭競等種種情緒都是邪靈所鼓動﹐作工在屬魂的生命上﹐正如法斯特所說的﹐它是出自于地獄。

  許多神真實的兒女對這一認識很有限。他們可能認識撒但對顯著之罪的運行﹐及一些明顯是「屬肉體的行為」﹐但對於撒但在今天高級文化中的工作卻一無所知。原因是他們不願對神話語中所提及﹐有關墮落和一切受造物完全陷入敗壞和死亡的光景中有所認識﹐甚至「人的心思」的想像(imagination)--即心智概念(mental conceptions)--在神看來「盡都是惡」﹐而這種徹底敗壞是因為受了古蛇的毒害﹐古蛇是借著人尋求智慧的慾望而得以進入。

  在蒙救贖者更新的過程中﹐邪惡勢力為了自己的好處會不斷掀起墮落生命中各成份﹐無論是肉體或屬魂的活動。當聖徒成了「屬靈的」與榮耀的主有更多真正靈的聯合時﹐就能脫離邪靈的權勢﹐並且得著認識邪靈及與邪靈爭戰的裝備。但是他必須先清楚地認識﹐「墮落」是從相信撒但--即墮落的天使長的謊言而來﹔並且當撒但得逞以後﹐其進入墮落人類中的遺毒﹐散佈在人的每個部份。這使得撒但對人本體的三重結構都有其影響力。由此可歸納出以下幾點結論﹕

  (一)墮落的靈向神是死的﹐它是向黑暗君王所統轄的屬地獄的靈界開放。

  (二)魂﹐包括心思、思想、意念及情感﹐是被首先亞當的生命所轄制﹐是墮落及敗壞的。
  (三)身體及魂的每一部份也是向邪惡的權勢開放。所以﹐使徒約翰率直地說﹕「全世界都臥在那邪惡者手下。」(約壹五19)

  墮落的人不但需要被神兒子那賜的生命的血所救贖﹐他同時也需要真正地從黑暗的權勢被遷到神愛子的國度裡。並且全人的各部份﹐因著從罪的權勢及動物性魂生命得釋放﹐就得以從靈開始不斷地實際來更新。若起初的創造是何等「奇妙可畏」﹐那麼在再造的真理中﹐那完全陷入動物性魂及動物性肉體的本性﹐得以再次地回到靈的境界中﹐由靈治理魂及身體﹐這工作也是何等奇妙。這是唯有三位一體的神才能完成的﹐即父賜下子﹐子捨了祂的生命﹐並且由聖靈以耐心及愛心完成三位一體者的旨意。

  黑暗的君王對人們脫離被它奴役的每一個步驟都倍加抵擋﹐這是顯而易見的﹔而我們必須清楚地知道﹐墮落的受造向它的權勢開啟之各部份。以弗所書二章二節明白地指出﹐未重生的人是完全在它權下﹐使徒說「可怒之子」行「肉體和心思所喜好的」(即屬魂的生命)﹐他們是完全受它的統治。再者﹐當人的靈復甦而得生命時﹐他就脫離了罪的權勢和屬魂的生命﹐以及身體中向邪惡勢力開放的部份。舉例來說﹕

  在屬魂生命中﹐當邪靈用以執行其計劃時﹐屬魂的智慧就成了「屬鬼魔的」。比如仇敵可以興起心裡的偏見或事先蘊釀好的思想(是人所未察覺的)--在重要的時刻用來破壞神聖靈的工作。仇敵能借聖徒的心思工作﹐雖然他的心和靈是歸向神的﹐這是今天神的教會最嚴重的事實。因著好人許多不同的「觀念」﹐神的聖靈所受到的攔阻甚至遠超過那從不信者及敵對世界而來的反對。再者﹐在情緒魂生命的領域中﹐仇敵能大大地引發天然生命﹐往往使得神聖靈更深的工作被消滅或攔阻﹐且聽不見神的聲音。

  (一)在肉身中﹐仇敵除了肉體的行為和通常所稱的罪之外﹐還能作工在神經系統上﹐並且利用人體內與生俱來的動物磁力﹐以及許多其他向邪惡勢力開放的成份。而這些正是人類器皿的「組成」要素。信徒對自己複雜的本質﹐應該有一從神亮光而來的洞察﹐使他能認識自己﹐知道如何謙卑地依靠復活主的保守去行動﹐以脫離那惡者--這種保護只能在他仰望耶穌的寶血﹐及絕對遵從聖經上的話﹐並使自己持守在一切的真理上才有效。這些真理必賜給他亮光﹐使他不致留地步受邪靈攻擊﹐或使仇敵在心思及身體上得逞。

  因為黑暗的權勢順著或模仿肉體的情況作工﹐無論是在人的性情上或擾亂身體的官能、組織都做得極為巧妙(亦即可能在天然或身體範圍內攻擊﹐但它並非根源)﹐它們尋求身體及精神上的疾病做為遮掩﹐或使之成為它們工作的「借詞」(註一)。

  註一﹕關於這方面真理﹐賓路易師母所著「眾聖徒爭戰」有完整的教導。此書論欺騙的靈如何在神兒女中的工作。

譯自﹕「魂與靈」
得勝者文摘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