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施恩座前

孫 凱

  主耶穌復活升天後,有一百二十位聖徒遵主囑咐,在耶路撒冷一座樓上,同心合意地琱謄咩i,等候主的應許:「不多幾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徒一5)。十天後,即五旬節那日,聖靈按主預言中的應許,從天降臨,於是福音藉著聖靈的大能,爆炸般地傳開了──兩次聚會就有三千、五千人先後蒙恩。教會就在此聖靈的權能中誕生。

  哈利路亞!按照神的旨意同心合意、琱謄咩i的能力極大,無可限量。隨後二千年的教會歷史中,每次大復興的背後,都有清心愛主的聖徒在同心合意地琱謄咩i。如今已到末世的最後階段,讓我們盡心竭力地一同仰望主,將「那叫人懇求的靈」(亞十二10)大大充滿我們,也使我們成為禱告的器皿,使福音早日傳遍地極,添滿外邦人蒙恩的人數(參羅十一25),加速主的再來。

  孫凱弟兄是二十世紀末主在中國大陸重用的僕人之一。他是一位在禱告上狠下功夫的弟兄。每當他靈媕ㄓO重時,常常連續幾天禁食禱告;禱告時總是先安靜等候在神的腳前──讓神的靈來引導他禱告。(路十一1)

  感謝主!神藉著孫凱弟兄和他的同工們琱萺竣薊疑咩i,在蘇北某廣大地區帶進了持續幾年的大復興。這一大復興直到孫弟兄1997年去世時仍未消退。

  在復興的巨流中,他把自己在神面前的感受記錄、發表出來,其中有一篇「禱告和神的話」甚為珍貴。這種信息是神的僕人在屬靈爭戰前線、生死博鬥中,血和淚的結晶,是出重大代價向主「買」來的(啟三18)。

  孫凱弟兄1994年4月來信時,曾扼要地介紹當地的復興情況。他說:

  「復興,簡直像巨流沖擊,無堅不摧。
  新興起來的器皿多,都有恩賜,能講道;
  信的人非常多,無法數算。
  24小時輪班禱告的地方不少。」

  現將孫凱弟兄本人和孫師母袁春玲姊妹的多次來函、知情肢體的介紹和補充,以及孫弟兄的信息「禱告和神的話」,分享於後。

  代禱者──孫凱弟兄見證

  孫凱從上海到大屯煤礦有主的話指引

  1972年,上海掀起了醫院「支內」(支援內地)的熱潮。我是上海盧灣區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和初中畢業的女兒以及比她大一歲的兒子,於1972、1973、1974年先後來到江蘇徐州大屯煤礦。

  1978年初,我先生孫凱弟兄為全家是否團聚大屯煤礦,禱告了半年。主的話清楚地告訴他說:「起來,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就這樣,環境上有了安排,堶惜S有主的話,孫凱就放棄了上海大城市的舒適,毅然遷到江蘇省沛縣大屯煤礦,住醫院職工家屬宿舍。

  孫凱摘下大屯第一個福音果子

  到後不久就搬家,從醫院外的職工家屬宿舍搬進醫院內的宿舍。有四位年青人由領導派來幫忙,午餐時,孫弟兄就向他們傳了福音。其中一位青年,當時約28歲,特別用心聽。此後,他又常來談信耶穌的事,終於真心相信,清楚重生得救了。後來得知,他的外祖父是一位十分虔誠、琱葃咩i的基督徒。Z弟兄很小時,就聽到外祖父傳福音給全家,而全家都聽不進。外祖父就為家人得救之事,跪在泥地上,忠心、琱薯a禱告了幾十年,竟在泥地上跪出了兩個凹陷,膝蓋骨凸出,肌肉壓到膝骨周圍。小Z弟兄的老外祖父106歲時,知道自己離世歸主的時候到了。他雖然還未見家人信主,但深信他的禱告已到達神的寶座,寶座的神是聖潔信實的,必定垂聽。他叫家人在他去世後,要用白布包裹他的全身,然後安葬,表示他對神完全的信心。這是小Z弟兄信主的家庭根子(禱告)的所在。Z弟兄信主之後,也熱心禱告讀經,常來找孫弟兄交通禱告,並忠心帶領Z的全家信主。

  你們親近神,神就必親近你們。(雅二8)

  文革中,孫凱弟兄受沖擊,隔離審查十個月。在他隔離前,神清楚地告訴他,要快把痔瘡治好,他就從神,到醫院看病。中醫用掛線法給予治療,效果甚好。結果拆線後的第二天,他就被隔離了。感謝神,有神親自看顧,不然就太痛苦了。

  這十個月的隔離時間,是他十個月的親近神、禱告神的時間。隔離結束的前一天,他在親近神、禱告神中,神又告訴他,他就要出去了。神是藉「酒政和膳長的夢」告訴他的(創40章)。他既然知道要出去,當下就收拾好東西。果然,第二天,幹部來對他說:「你是人民內部矛盾(指一般刑事犯罪,非反對革命),出去吧,可以回家了。」回家後,家人見他比以前還胖了些。後又得知,那位惡待他的幹部,自己反倒有問題,被判了刑。

  在上海時和孫弟兄同工的荊弟兄,因肅反運動、文革運動給他的打擊太大,此時他實在承受不住,信心軟弱、跌倒,放棄信仰有十多年之久。在這十多年中,孫弟兄(還有別的肢體)在主前流淚,不斷切切地為他禱告,並多次探望他、寫信勸慰他。終於有一天,主大有能力的話臨到他,使他重回到了主的懷抱,回到了弟兄姊妹中間。荊弟兄回來後,熱心傳福音、講道,還接待一位主的老使女莫師娘,直到她去世。數年後,荊弟兄也被主接去了。

  荊弟兄也是我們的鄰居,他和孫弟兄經常在一起禱告。有一次,他們為某一信徒的女兒的婚姻禱告。經過一段時間的同心禱告,他們覺得有位年輕弟兄很合適,就介紹給她,雙方家長也滿意,後來果然姻緣十分美滿。

  孫凱如羔羊跪乳

  孫凱弟兄總是凌晨就起來守晨更、禱告。他禱告有時出聲,有時無聲,有時流淚。有重大的事,不論是家堛滿A還是教會的,他總是禁食禱告,常是連續幾天禁食禱告,仰望神,一直到有了神的話、清楚神的旨意為止。

  他禱告總是跪著的,讀經也是跪著的,幾十年如一日。只是最後兩年體弱,夜間醒來是坐著禱告的。有時也常和我一起禱告。

  又如壇上活祭,不斷獻上馨香之氣

  文革中,孫凱弟兄把經文寫在手心上、紙條上,利用上下班坐公共汽車的時間(約兩小時)背誦主的話。他十分寶貴光陰,認真學習時刻與神同在,活在主面前。幾十年來,他從不蕩馬路,不逛商店,不參加婚喪筵席,不過生日,不過節。女婿曾說,他「不食人間煙火」。

  他不說閒話,不論斷人。他沒有貴價衣服,也不愛穿新衣服。他用舊信封內面寫稿。他認為他的錢和物都是主的,他只是錢的管家而已。他巴不得一分錢能作兩分用;他用洗過臉的水洗腳。他做飯時,從不一個菜一個菜地炒,都是一鍋炒。他兒子、女兒曾抱怨說:「爸爸,你做的這菜太沒有味道了,不好吃!」可是他怎樣回答兒女呢?他說:「孩子們,飯菜吃到肚子堙A還不都是在一起嗎?」直至他被主接走以前,他做飯一直是這樣。有很多肢體問他為什麼這樣炒菜,他說:「時間太緊了,餘下點時間趕緊交給主使用吧!浪費主的時間是犯罪,到見主面時無法交代。」

  我還沒見過比他更節約的人呢!有位青年弟兄作見證說:「我曾數次看到,孫弟兄吃完飯後,還用舌頭將碗堛熄熔伒Q淨,稀飯也是如此。後來也有其他肢體見到。我為此問過他,他卻回答了一句話:「太浪費了!」

  【哦!特別在所謂「自由」世界,有多少信徒真正珍惜主所量給我們「窄如手掌」的時間?又將多少時間和金錢浪費在宴樂中?(參提後三1-4,編者)

  但是,為教會,為弟兄,他通過禱告清楚神的旨意後,不論多少錢,只要有,他都肯拿出去,真是神的好管家。工資收入,除伙食費外,全部奉獻:買聖經、買屬靈書、關心牧人、接濟貧苦。從事文字工作,他勞心勞力,不遺餘力。他的身心、時間、金錢都是主的。他真是把自己當作活祭獻上給神了!

  用溫柔的心挽回弟兄

  在上海原有一位弟兄,十分驕傲,因他自認對《希伯來書》有特別的看見,其他肢體根本不要在他面前讀此卷經文。對於他的驕傲,無論誰勸說,他都不接受。後來有一位弟兄寫信給孫弟兄,告訴他此事。他閱信後靈堸角W有負擔,覺得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將會給在那堛滷郱|帶來一些不好的後果。他便禱告主,然後就寫信給這位驕傲的弟兄。這位弟兄收信看後,真感覺自己在寫信給他的那位弟兄面前是如此渺小、可憐。他便跪在主面前,痛悔不已,認罪悔改,降卑自己。

  有許多肢體都不明白他何以有如此轉變,就寫信問他。他毫不隱瞞地告訴他們:「我收到一位弟兄用舊信封給我寫的信。感謝主!主就在這封信上留下了祂的話語,使我從內心改變。」直到如今,這位弟兄還保存著這封用舊信封寫的信。其實,孫凱弟兄當時並不是故意用此辦法,而是他禱告完,隨即提筆和紙寫信給那位弟兄。後來對方回信告訴孫弟兄,是他一封用信皮寫的信,使他改變了以前的錯誤。

  又如落在地埵漱F的種籽,結出籽粒來(禱告二十年,女婿臨終前半年重生得救)

  孫凱弟兄把家庭收入的一半作奉獻,因此家堥S有條件添置家用電器。1992年,一位素不相識的姊妹間接得知這一情況後,就給我們買了電冰箱、電風扇、收錄機、保健電療器等,看到這真是神的愛,神真是又真又活的神。1993年3月,女兒全家遷回上海,女婿就願同女兒一起去禮拜堂聽福音,並且也信主、清楚重生得救了。同年11月,女婿腦溢血去世。自從他倆結婚,孫凱弟兄和我就為女婿得救的事禱告,禱告了整整二十年,女婿終於在離世前半年得救。

  神是信實的──「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這是我家經歷的神蹟之一(又參路十八1)。

  神也常對孫凱說話(孫凱不斷禱告親近神,贏來神對孫凱的親近和說話)

  兒子與媳婦婚後鬧矛盾,看樣子,媳婦會過不去。孫凱就為此懇切禱告。在禱告中,主的話向孫弟兄顯明。主對他說:「不是拆毀,乃是成全!」

  後來,真的,媳婦變得很好,不但信主,而且有追求,又滿有愛心和耐心。小倆口和和睦睦,不再有爭鬧和矛盾了。感謝主!主的話從不落空。祂怎麼說,事情就怎麼成就了。

  大約是1973年,女兒在大屯,正在戀愛期。孫弟兄當時在上海。有一天,他在禱告中感到,女兒有難處,就切切地為她禱告。後來聖靈曉示他,已有主的使者搭救了他倆,才使孫弟兄得了平安。孫弟兄寫信來大屯問:「有什麼事發生?」我說:「沒有。」後來,孫弟兄來大屯得知,有一流氓青年在運動中自己這樣交代說:

  有一天傍晚,他見我們的女兒和戀人坐在河邊,他打算和幫伙把男的推進河堙A把女兒搶走。正想行兇作惡時,忽然汽車一輛接一輛地經過河邊公路,使他們無法作案,只好罷了。是聖靈藉孫弟兄的禱告,把女兒的難處帶過去;又是聖靈把解除女兒難處的經過,告訴孫弟兄。

  外地的弟兄姊妹有難處,寫信來。不論是教會的,還是家庭的,孫凱弟兄就禱告,他一定是經過禱告才給回信。因為神知道一切、掌管一切。弟兄姊妹的難處,就靠神迎刃而解。

  有一封來信說,當地家庭教會受衝擊,負責弟兄被抓,皮肉受了苦,還要罰款才放人。怎麼辦?孫凱弟兄通過神前禱告,回信說:「我們有一位全能的神,你們怎麼不禱告?」後來,那堛漣怚S姊妹就24小時輪流禱告。果然,沒有罰款,人也放了。那堛漣怚S姊妹就此信心倍增。

  孫凱弟兄真是個禱告的人。他與主有親密的交通。他是信認識神的人。大事、小事,凡事求問神,等候神的指示,不敢任意妄為。這是走堶(十架)道路的聖徒的基本特點。

【蒙「中國大陸聖徒見證事工部」應允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