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與黑暗權勢爭戰之禱告

賓路易師母

  信徒清楚了黑暗權勢的作為後,才能有效地祈禱以對抗之。如果無知識則牠們可能正活躍地在他周遭作工,而他因不曉得牠們的存在或牠們正在做甚麼,以致不會用祈禱制止牠們。雖然有些信徒們常常祈禱,但因不能辨認出邪靈,以致牠們一樣活動。完全不曉得運用知識針對邪靈的活動而祈禱對抗之。

  在對抗黑暗勢力之爭戰中,祈禱是最基本和最強大的武器,不論是向牠們和牠們的作為進攻,拯救人脫離牠們的權勢,認定牠們是敵擋基督和教會的權勢而對抗。信徒要祈禱來對抗牠們,是不單只為自己、為整個教會(弗六18),並且為在時候到了時,將要完全從牠們的權勢下釋放出來的整個世界。

  有一種系統性的祈禱爭戰來對抗黑暗國度,與神的靈合作來釋放教會,並促使那古蛇最後被捆綁,丟進無底坑(啟二十1-3)。物質的鎖鍊不能捆綁超然的東西,可能那位「大力的天使」豫表奧秘的基督,包括頭和眾肢體──即那被提到寶座上的男孩子──而當時眾肢體都從仇敵權勢中被釋放出來了,共同被委派去緝捕那欺騙者,丟牠進無底坑中,封閉一千年。

  天使受差為聖徒們爭戰

  我們並不完全知道究竟祈禱如何促使光明眾軍與邪惡眾軍爭戰。在經上很多處都顯示那些未墮落的天使們有一種爭戰的職事,是專為地上聖徒們的,但後者知道很少。在舊約中,天上軍馬顯現出來,環繞著以利亞排成陣勢。在新約啟示錄第十二章,米迦勒和他的眾使者們與地上教會一併向龍及其使者爭戰。天使眾軍和地上教會的聯合武力明顯地對抗撒但眾軍,用對羔羊寶血的信心和自己所見證的話語來爭戰,不只是單獨個人的,更是聯合的,因為大家有一共同的仇敵。

  在但以理書第十章,清楚地顯示出天使們為了地上聖徒們來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職事,天使長米迦勒與被差往但以理之神的使者,抵擋那撒但的「波斯的魔君」與「希臘的魔君」。在啟示錄第十二章也是同樣的與撒但爭戰。主耶穌曾提及祂能求父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救祂脫離黑暗勢力(太二十六53),但祂選擇單獨地爭戰,除了在客西馬尼園得天使加力外,不接受其它天上來的幫助。

  爭戰祈禱之訓練

  如果信徒對抗黑暗權勢之系統性的爭戰祈禱,能使神拯救基督的教會,來準備主的顯現,那麼這種祈禱是需要學習的,如同學習其它項目的知識一樣。

  如果我們對有系統地對抗黑暗勢力的祈禱用自然領域的戰爭來比擬;則那些想作帶領的,必須願意去受訓練,採取一新學生的學習態度,如同進修一般。並且不單只需要曉得靈巧地運用禱告的兵器,更要懂得有組織的黑暗眾軍的知識,及如何去操練他們的屬靈視覺,使能敏銳地辨認出仇敵在靈界之活動,明白牠們在對抗神子民的戰爭中之各種方法。

  神的教會現在需要一些曾受訓練的領袖,曉得仇敵的世界性之運動,能以預先看出牠的詭計,引導眾人向牠有效地爭戰,精通武裝的知識,熟練在神話語中所預備的兵器,以致能察出任何軟弱之處,特別是能智慧地、系統地來主動對撒但王國之各種敵對教會之戰略作有效之反攻。

  信徒如正在與撒但爭戰,須學習爭戰的防衛和進攻兩方面。因如要對抗這狡猾的仇敵,而不充分曉得如何維持防衛狀態,則仇敵就能以藉攻擊他生活環境中所沒有防衛好之點,來使之不得不放棄進攻,退回防衛自己本身。例如信徒與仇敵爭戰,勇敢地用禱告的兵器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勝利,但為時不久,這見證就被一些對他表面的攻擊所打敗,他才發現失敗於沒有用禱告好好保衛自己本身。

  以弗所書第六章的保衛戰

  在以弗所書第六章顯示對抗黑暗權勢的保衛方面的戰事,及信徒站住的能力是不會變動的。有七句話用來指述裝備及保衛的姿態,其中只有一句包含用禱告來從事進攻性的爭戰。(弗六18)

  充份裝備的禱告戰士,必須留心防衛的方面,來抵擋魔鬼所有的詭計及凶惡諸靈眾軍,無論牠們的臨近如同「能力」,黑暗或洶湧而至。他必須知道如何在磨難的日子站立得住,並且得勝有餘。並且能以分辨出所有牠們在信徒得勝時改變策略的新攻勢,好讓自己保持得勝。

  信徒要維持他的防守姿態,需要知道邪靈們能夠向他作甚麼,並特別儆醒,免致自己向牠們的作為降服,還以為是順服神,他須知欺騙的靈能使別的基督徒替他擔憂,給予他們異像並歪曲關於他的事物,引致這些擔憂者向別人提供些損害他的話語。總括來講,就是用每一可能之詭計,來使他在個人生活上和環境中離開得勝的地位。他的勝利越大──「得勝了一切」(弗六13)──狡猾的仇敵就用更厲害的新策略來使他敗倒。如果牠們能藉些方法使他不能向牠們進攻,或因別人明顯的錯誤判斷而受影響,或被騙以為這些是他必須背負的「十字架」,則他就己經在分辨仇敵詭計方面失敗了。

  但當信徒知道邪靈會向他作些甚麼時,他就能辨認出牠們藉別人所做的作為,而穩定地站立在自己防衛好的地位上,用進取性的爭戰,來應付牠們在這些途徑的工作,不再停下來接受這些事物是「神的旨意」,轉而用琱[而有系統的反攻性的禱告來驅趕牠們。

  對抗魔鬼作為的禱告

  在對付黑暗權勢的戰爭中,當信徒在日常生活之間發現了魔鬼的行動時,就可以用禱告來特別堅持的直接抵擋魔鬼的作為。這禱告可以是簡單或突然說出,但極有效果,只需要說:「主啊!毀滅魔鬼那作為!」或「願神使那人的眼看見撒但在他周圍的欺騙!」

  此外也有為別人的禱告,特別直接地對抗在他們堶悸漕裟F,但這首先需要分辨牠們存在的徵候的知識,及分辨人自己和邪靈的能力。在這方面任何的不確定都會減弱祈禱的能力。如果這禱告戰士對別人某些特性發生懷疑,因那人行動起來似乎是兩個人格,彼此相反,其中一個明顯的並非他的真性格,那麼他就可以禱告,讓任何邪靈的存在被揭發出來,使那人自己能以辨認之,或者讓禱告戰士確定某些現象的來源,使能直接用禱告對付之。

  邪靈存在及正在活動的一特別記號,無論是任何程度的附著,無論是如何輕微,皆是對所有關乎黑暗權勢和邪靈的真理,採敵對的態度,並且是無理由不講理的敵對。因為如果一個人沒有受牠們騷擾,是能平靜地敞開心思去明白關於牠們的知識,如同接受關於神的事物一般容易。並且在這種信徒的心思或靈堙A對其它方面的真理也都抵擋,無論是對他個人的聖經真理,或關於他屬靈經歷的事實之真理,或關於他們自己及其行動的真理,所有這些皆邪靈所不願他知道的。正如聖靈的同在的特別記號是對真理的敞開,渴望真理,不顧後果或痛苦之感覺。無論任何屬靈程度的信徒,只要自己特別宣告「我向所有真理敞開」,則就能把自己放在真理的神那邊,使真理的聖靈能夠作工。

  邪靈使信徒抵擋他所需之真理

  信徒要去幫助別的被邪靈所附之人,須準備那些欺騙的靈歪曲使用那被擄者所急需以獲自由之真理,有時這能拯救受欺者之真理,被附著的邪靈利用來鞭打他。這可憐的被擄者感覺到如同用棍打他身體一般的痛苦,並且別人給予他所需之亮光的話語,及他所願望聽到的話語,皆如杖擊他一般。但如果受騙信徒拒絕受這打擊之痛苦的影響,抓緊所領受的真理,立刻將之化成禱告來與仇敵爭戰,他就獲得這得勝之武器。例如,一干人得知「仇敵正在欺騙你」,而他立刻回答「這違反了我的意志──願神把所有從撒但而來的欺騙都啟示給我及全教會!」那麼他就立刻把握了得勝之兵器。

  所有給予被騙信徒的真理皆應引起他對撒但謬妄的靈之敵意,而不是引致失望或對真理之抵擋,或嘗試努力去解釋來證實某些表顯之原因。信徒願望自由則應感恩地接受所有能以暴露仇敵的亮光,說「我如何能取得這種對抗仇敵之利器的益處呢?」

  但在脫離被附之緊張及紛亂之期間,這被騙和被附的人常無意中替邪靈掩飾而阻擋了自己的拯救。雖然意志已決定追求拯救,但當真理臨到時,因著邪靈在他的周遭攪擾,引起抵擋這真理或傳真理者之敵意,儘管他的意志已揀選要接受真理。總之,牠們是盡一切所能的來工作。牠們把紛亂的思想灌注人心思中,附帶著一些完全違反其本人願望的建議。有時更在身體中引起些感覺,似乎是受鞭打般痛苦,盆骨和神經都受刺激,頭部似乎被重壓,但所有這些皆非來自任何物理上的原因。這時那具有能拯救那被擄之信徒之真理的使者,表面上似乎只能對這撒但的俘虜帶來損害而非利益;但如果真理已經供應了,而祈禱的戰士堅持地站住,不為外面暴風雨所搖動,則那被擄者漸入自由,就算一時未完全得勝,也獲得一更大程度之拯救矣!

  趕出邪靈

  在對付在別人堶悸漕裟F而禱告時,也可伴隨以不發聲地命令牠們離開那人,或甚至直接發聲趕逐魔鬼。但有幾個條件應當注意,需要小心並祈禱考慮,才能採取這種行動。那被附者首先需要:

  (一)他的狀況所需之真理,及邪靈藉以佔住之地位。這需要工作者具有知識及辨別力,有時更要出盡全力。
  (二)已經被發現之地位必須由被害者確定而專一地完全拋棄,否則這「趕逐」會失敗。
  (三)認真地向神禱告,使祂對整個事件的旨意顯明出來,而神的靈如何處理之,乃是基本的需要知道。
  (四)被呼召去幫助別人的,需要特別掌握基督的權柄。
  (五)摔跤禱告以致禁食,在應付非常困難的事例時,是必須的。

  在這種事例中禁食的屬靈意義乃是:那人幫助被附者,已經達到直接面對地用靈與邪靈爭鬥,以致身體任何需要的感覺已經停止,直到勝利來臨。

  在爭戰中的真正禁食

  主在曠野的爭戰給予這事亮光。似乎直到撒但離開祂之後,爭戰的緊張過去了,然後祂的肉身上的需要才表現出來,祂才餓了(太四2)。故此,真正的禁食並非全是信徒自己的選擇和決定去禁食之結果,而是因為一些靈堛滬姥嵷峈屁唌A靈管治了他的肉身,沒有了肉身需要的感覺,驅使他去禁食。但當爭戰過去了,靈的重擔卸下了,肉身的需要又會再感覺到。

  此外亦有一種琱[性的對付肉身的態度,這可以形容之為「禁戒」,是繼續勝過邪靈所需要之條件。特別是為了趕逐邪靈,則信徒必須完全控制自己的身體,並能以辨別它的合法需求和邪靈想在它的合法需求後面找尋一立足點之不同,並偵察出所有想使他失敗之詭計。

  趕逐時之聲音

  在趕逐邪靈時,聲音可強可弱,皆決定於當時環境,如果聲音弱,可能因為害怕、無知、不成熟發展的靈,或由於敵擋之靈的力量。加力給信徒去趕逐的聖靈,受到他堶掖o幾種因素之妨礙。特別是一個未發達成熟的靈而引致之限制,表示在普通的爭戰缺少運用靈。當繼續保持對黑暗勢力的抵擋和爭戰,並完全取得控制魂和體,則靈就會長大強健,如同施浸約翰在曠野一樣(太三4),因為凡是攻克己身的人(林前九25),就使靈得到一定的度量,來讓聖靈加力,此外並無別法。

  聖靈的特別澆灌,使信徒與祂合作來執掌基督對付邪靈的權柄(徒十三8、10)。在信徒靈堛爾t靈,是在這趕逐動作背後的力量,神的僕人應敏銳地注意不要離開祂而作任何進攻性的行動。保羅多日忍受邪靈藉被巫鬼所附之少女的攻擊,直到他心媟弘Q厭時,才對付之(徒十六18),直接對邪靈講話,命令牠離開她,而非對少女講。信徒能夠辨別靈的直覺,就知道那時候,而與在自己靈媢B行之聖靈合作,就會發覺耶穌的名字征服撒但魔鬼的能力,在今日的功效與在使徒和早期教會時代一般。
趕逐邪靈離開人身的主要因素,是對耶穌名字的能力的信心,這信心是基於認識邪靈必須服從基督藉著與祂聯合的人所運用的權柄。任何對這點的懷疑都會使這命令不生效。

  這趕逐通常是由信徒直接向附著的邪靈奉基督的名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出來!」(徒十六18)

  與黑暗權勢爭戰之實行

  當趕逐邪靈時,邪靈斷不能進入或轉移到趕鬼者身上,除非有地位給予了牠們,或因著邪靈的詭計而給予了牠們同意。信徒被呼召去對付別人堶悸漕裟F,應堅決地宣佈他站在(羅六6、11)加略山的根基上,這是唯一可靠之對付舊造的方法,而這舊造是給予仇敵地位的。

  當替別人趕逐邪靈時,信徒可能同時發現自己堶悸漱@個以前隱藏的邪靈,現在顯現出來,而他則會以為是從別人身上轉移過來的,或是那被趕出來之邪靈從外面攻擊他。

  因著這錯誤之認識,他現在就尋求從所謂「轉移」所引致之附著中得拯救,以致給予了邪靈新的地位,因他並無追尋過去生活中的原因。即是他當作是一種「攻擊」來對付之,而非認之為「徵象」,故此其原因、地位皆未被發現和對付。

  一位被附著之人的按手,也不會轉移邪靈。如果表面表現出是如此,則是那早已埋藏在那人堶悸漕裟F顯現了自己之後,然後提供一關乎顯現之錯誤原因,使他難以發現其真正地位。總之,如果已經有邪靈在堶悸著,就適合牠們顯現了,因為所有邪靈在人堶悸瘍蓂{,皆表示有地位給了牠們佔住,應該立刻對付之。如果那象徵性的顯現被認作來自外面的攻擊,則只有當真正的原因被認出來,才有希望得拯救。

  任何按手之意義皆在靈堙A而非在物理性之感覺中,或任何感官意識之感覺中。

  辨別諸靈的恩賜

  仔細研讀前面所說的,可以得到很多關於辨別諸靈的知識。但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所述及之「辨別諸靈」的恩賜,乃是聖靈在基督身體之肢體中的顯現,像所有聖靈的恩賜一般,需要信徒的完全合作來運用,並且漸漸明顯和強健。因此,在應用時所表現是十分平常,如同使用一個人所具有之靈的感官功能,而不為旁人所注意。即是說它並非以超然或神蹟性的方式出現。像所有其它的恩賜一樣,並非為了表演,而是為了實際的益處(林前十二7)。只有在運用時它才會被辨認出,並且需要屬靈的人才能分辨出它的存在和出現。

  辨別諸靈的能力是從信徒的靈中發出來的,聖靈在此顯現祂的同在和能力,當他對屬靈事物的知識和經歷加多時,並學習去注意和觀察神的道路,以及超然邪惡勢力的作為時,這恩賜就透過心思而成熟起來。分辨是聖靈的恩賜,但其顯現是屬於儆醒注意的果子,由於信徒的儆醒注意。這需要極大的忍耐、技巧和堅忍來成為辨別的專家。

  執行運用基督權柄來對付邪靈的信心是不能製造出來的,如在運用時有任何的勉強,則應知其中有錯漏之處,要加以察查,看究竟有甚麼攔阻了真正的信心的工作。當一位祈禱的戰士發覺「難以相信」時,他應找出其原因來,看是否為:

  (一)黑暗權勢的反抗。
  (二)聖靈在此事上並不工作(可十六20)。

  有一種「假」的信心,是一種強逼性的「相信」,是來自邪靈的。但魔鬼所反對的信心的運用,這「信心」必是真信心。不錯,魔鬼努力去消滅真信心,而信徒則去爭戰來保護這信心,但他必須察驗這在他堶悸澈H心的性質,看之是否在靈埵蚅搘G神的,或在心思和意志埵荌簼韝@種個人的欲望?即是否源於神或自己。

  禱告爭戰的其他方面

  藉禱告對抗黑暗權勢的爭戰是具有許多方面的,需要充份的應付,即如從摩西在山上舉手的功課一樣,是一種屬靈的行動之外面的表達,他的動作的結果可以在平原上看見,就是以色列的軍隊得勝。得勝的原因是可見的。在靈界的一些事物,因著這人在山上的外面可見的姿態而成就了。當他放下疲倦的手時,其影響結果皆向他自己及旁邊眾人所顯明。

  當日邪惡勢力藉亞瑪力人攻擊以色列人,亦即在今日敵擋基督的教會的同一勢力。在那冗長的爭戰中,摩西能保持認定耶和華是勝利者的信仰,而毫不間斷地發聲表達出來。當信心的動作有中斷時,則效力喪失,故此當他的手下沉時,仇敵就得勝,當舉起時,以色列就得勝。

  當與撒但眾軍爭戰之時期延長時,在屬靈的視覺中,可清楚見到:當「所見證的道」鬆弛時,仇敵就得到地位,但當屬主的祈禱者保持得勝的宣告,則神的勢力就得勝。在這種時期,以一些表示得勝的身體的姿勢,來釋放心思和身體脫離過份的緊張,是可以採用的。而舉起和伸出手來是會本能的做出來,為基督的教會而在「山上」爭戰。

  有時,當邪靈的軍兵後退,而黑暗之王自己對付信徒,像在撒迦利亞書第三章二節一般,那麼,「撒但,願主責備你!」是永不失敗的。

  當需要祈禱針對仇敵一些堅固據點時,用忍耐而琱[的禱告,或在一緊張的大鬥爭中對抗黑暗勢力,在靈媞L跤,拿住一些牠們曾經取得之位置。披上全副軍裝的在基督堛澈H徒,是有許多武器可使用來對付在高處的邪靈眾軍的。不單只摩西舉起的手、米迦勒責備的話,並且掌握住神對黑暗之君及其所有眾軍之咒詛──這咒詛在伊甸園之墮落之悲劇中,由主神向那以古蛇姿態出現之大魔鬼──這永不廢去的咒詛,撒但知道其最後結局是自己落在火湖中。提起這咒詛常是一有效之對敵武器。

  祈禱與行動

  已經耐心並琱[地在禱告中勞苦的信徒,並在此為別人而與仇敵爭戰,必須自己準備好去行動,因為神會使用禱告者去拯救那人。祈禱與行動皆是重要,很多人以為祈禱已很夠了,因為神是全能的,但神需要禱告者也準備好去行動。哥尼流禱告了,然後行動去找彼得(徒十7-8),亞拿尼亞為了保羅祈禱,然後被差去與之說話(徒九11),摩西為以色列的得救而祈求,他自己就被差去成為他所祈求之答案的重要因素。

  禱告的答應有它的時間(路二26),亦有已答應的禱告受到阻礙(但十13),那些為別人的拯救而祈求的,必須耐心去多日地為之祈禱。有時會有一種錯誤的思想,盼望有一種「湧流」式的禱告,以為是真正在靈堶情C信徒們不能得到這種湧流時,就停止琱謄咩i,而其實當在禱告中與仇敵對抗時,時常會有一砍伐式的話語,來與那攔阻者真的對搏。信徒們必須不要盼望那些深度被騙的會在數禮拜內被拯救出來,因這需要數月甚至數年的祈禱。與那些為之祈禱的人接觸可以加快他們的拯救,因為當神能夠使用別人去幫助未成熟的基督徒時,神就能更快地工作,使他們明白過來。當我們見他們時,間接地我們答應自己的禱告,並給予他們所需之亮光。

  忍耐和琱葶O需要的,因為正如我們所見的,當信徒們相信邪靈們的建議和解釋時,儘管他們誠懇地希望從牠們的權勢下得釋放,因著無知而阻礙了得救。

  禱告與傳道

  那禱告者會被差去傳達真理,故此他應知在他傳道中祈禱的地位。他需要別人的祈禱來有效地發言(弗六19),當他傳達那些影響到撒但國度的真理時,必須自己經歷這爭戰。如果在他傳道之先對付好黑暗權勢,則經過他的靈的湧流就不致受阻。但如果邪靈們正阻礙著他的訊息,他就需要困難地把話語掙扎出來,因他的靈這時正抵擋著靈界的阻礙。這會引致他的聲音變硬,皆因在周遭之敵擋,但當這敵擋離開時,聲音就回復清爽之音調。無論何時人的靈落在這種爭戰中,外面的人就受影響以致在行動言語上缺少鎮靜。當信徒傳道時,欺騙的靈就會努力去用一種「批評」的流來干擾之,即是用牠們自己的作為來控制之。牠們會向之細聲說些關於聚會情況之假話,當他說話時傾倒些控告入他心思中,對抗其話語。如果他正說及神兒女所需之聖潔生活,就聽到說他遠及不上所傳與別人之道理,這堅持之控告,使講者突然在他信息中,插進一些關於自己的自卑的話語,這些話語是邪靈所提供的,而他還以為是出於自己,以致把另一種流注入聚會之氣氛中,給大眾帶來一團黑雲。

  祈禱滿足了一些定律,使神可以作工,並使祂成就祂的目的。如果這定律不存在,則神不需要祂孩子們的祈禱,而祈禱是浪費時間。但事實上,祈禱是最利害的武器,能以摧毀那些攔阻神工作的障礙,除去來自魔鬼的作為和罪惡。

  祈禱是拆毀的武器

  祈禱既能拆毀亦能建造。如用在拆毀方面,必須刺入事物的源頭,摧毀其原因,粉碎所有攔阻神運行的東西。這種祈禱需要是專一性和幅射性的,首先在個人的範圍,然後擴展到宇宙性的。其程序應是:

  (一)個人的祈禱,包括個人的需要。
  (二)家庭的祈禱,包括家庭的需要。
  (三)地方性的祈禱,包括環境周遭的需要。
  (四)宇宙性的祈禱,包括整個基督教會及普世之需要(提前二1、弗六18)。

  宇宙性的祈禱

  如果禱告的戰士作宇宙性的禱告,而沒有首先對付好個人和本地的需要,則仇敵會侵入這些微小的範圍,而藉對個人和地方性的攻擊,使信徒從宇宙性的表面上墮落下來。故此,祈禱之次序應是首先盡量為所有個人和地方性範圍,然後擴展到宇宙性的範圍。祈禱不但要徹底,並且具有堅持性。為此,信徒應具有:禱告之能力、禱告之異象、曉得禱告甚麼。因為在祈禱中的有效應需要聰慧地領悟,祈禱的工作需要訓練和裝備,如同傳道一般。

  經過訓練之禱告戰士知道關於祈禱的各方面,例如:要求性的祈禱(約十四13)、代求性的禱告(羅八26)、講話(太二十一21;可十一23、25)、及負擔性的禱告,這負擔是在靈堜峖b心思(西二1∼四12)。他知道祈禱的負擔是可以意識得到,但他必須不要盼望每一祈禱皆有意識到的負擔,也不要等到自己「覺得受感動去祈禱」。他知道如果看見了祈禱的需要,則已經有足夠理由去祈禱。但如果他等候「感覺」才去祈禱,則是罪過了。他也明白在宇宙範圍中,整個基督身體的一元性,並且在那聯合之範圍中,他能對全教會的所有祈禱說「阿們」,只要其是屬於聖靈而在神旨之中。

  所有這些不過摸索到祈禱戰爭之邊緣,來對付黑暗勢力。而復興之真目的,乃是為了拯救神的子民。

摘自:「聖徒的爭戰」 War on the Sai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