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心靈療養院

  我曾在瑞士的曼利多(Mannedorf)住過些日子,此為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一個時期。這是一座小村莊,位於伊利赫湖邊肥美山坡上。在我敘述在那堛爾g歷之前,我必須講一個早幾年前所遇見的事。

  在神堶悸熙葝眲O她的力量

  在1852年一位健康很壞的駝背婦人,來到曼利多。在這媔}了一個小商店售她自己所做的假花。她名叫「多若提亞•都得力」(Dorothea Trudel),一提起「都得力」這名字是人人都曉得的。在曼利多很少有人注意這謙卑的婦人,因為她的相貌很平常。但有一面她是與曼利多的人不同的,就是她充滿了愛主的心。

  因此她在村中頌聲載道,可是與她所接近的人,不是有錢有勢力的紳士、有權有地位的闊老,乃是與那些貧窮的、患病的、懦弱的不幸的人。他們知道她博大的愛,和甘願捨己的心,於是從各村各莊到她那堨h。她不單安慰傷心的人,也照顧患病的,叫貧窮人與她一同吃飯,只要她家媮晹釵Y的。

  她盡她所能的解決了他們身體的痛苦之後,便坐下來與他們談論救主。她所說的好像都是前所未聞的。她靠著她那不搖動的信心,和對救主熱切的愛,把一切大小的事都託付了主,因此她能抓住到她那堣@切可憐的患病人。

  她們感覺被遷到了一完全不同的世界,而與活的在面前的救主親近。她不僅與他們分享她的食物和進款,也同他們分擔她的喜樂與憂愁。她若缺乏什麼,便告訴她的朋友們。他們一同便就近神面前為這事祈求。當她得著所求的,他們便一同再就近神面前感謝祂。

  她從來不以為她自己能幫助什麼人。她惟一所願望的,就是把他們帶到主面前,因為祂能在凡事上幫助他們,無論是在靈堜峖b身體上。

  她與他們一同禱告,並為他們禱告。為一個人的禱告一蒙了垂聽,就再為別人禱告。他們個個都在神堶控o著了生命,並且聯合成為都得力女士「在家堛漱p教會」。許多病人和精神錯亂的人因她個人的祈禱得以痊癒了。

  從被感化者的當中,她選擇了幾位婦女與她同住,為那些從各處而來的不幸的人禱告,並且服事他們。因此她能收留許多病人,在她家塈@長久的居住。從那時起,她的工作很迅速的擴大了。主給她許多的朋友,他們雖然不富足,但卻很慷慨。以後便建築了許多房屋。但仍無空房,都住滿了病人和受苦難的人。如今這個療養院發達得已是舉世聞名的靈媕蠷i院了。

  但這個軟弱的婦人從何處得著日夜辛勞完成這些工作的力量呢?我的回答是:在神堶悸熙葝眲O她的力量。她應許主為別人的靈魂奉獻她的一生,她至死保守她的應許。這堛磼聖靈將神的愛自由運行在人心堮氶A一個軟弱的人能夠成就什麼。她雖自己一生受病魔的纏繞,卻是神醫治身心患病的人的工具;但她知道藉著她自己的軟弱,她可以榮耀基督的名,這疾病是她肉體中的刺,是教她在軟弱中剛強的。(林後十二10)

  多若提亞•都得力現在舉世聞名,人從多國去拜訪她,求幫助他們靈堜M身體的痛苦。1857年有位德國學院教師來看她,他年僅三十三歲已經頹廢,又患精神病,以致不能工作。都得力女士收留他入療養院,應許他的身體一定可以恢復健康,假如他肯與神和好。

  這是他所難服的苦藥。原來他生長於基督教家庭,並且以為自己是個基督徒。但她對他所說的話如此慈愛,又帶著這樣的能力,以致叫他不得平安。因他看見都得力女士每日的生活,叫他實在覺得自己的罪惡,也因她的幫助,基督完成了救他靈魂的工作,至終得著了平安。

  她所預言的果然應驗了。他一與神和好,他的精神病便立刻完全消失了,他仍回到他教師的職務,猶如一個新人、一個新教師。他的名字就是:「撒母耳•策勒爾」。

  撒母耳•策勒爾

  在1860年都得力女士決意要立一個幫手,以便她去世後可以繼續她的工作。經過很久的祈禱和考慮之後,她選了撒母耳•策勒爾。他們共同工作僅兩年,於1862年傷寒病的流行中,她因照顧病人而受傳染罹疾而死。

  她的同工,以及許多病人都覺得好像羊失去牧人。沒有都得力女士,他們不曉得工作怎能維持下去。

  在她出殯埋葬的那一天,他們的新領袖撒母耳•策勒爾也病倒在床上了。他也為傷寒所襲,他們都以為神似乎現在從全療養院收回了祂大能的幫助手。並且除了一人以外,一切病人不得不離開那個院子時,撒母耳覺得他也為神所丟棄了。

  但神並不丟棄他,祂已經選擇了他作偉大的工作,但他首先必須使自己堅強並且準備自己。策勒爾被迫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枝子必須修剪,才可以結果子。

  火煉的試煉完畢了,策勒爾復了原,病人都陸續的回來。服事的姊妹們和他自己變得謙卑了,並且學會了信靠神。現在神所賜的福真能使他們富足了。藉著祈禱和工作,現在這個工作一年進步一年,因朋友們的捐助比從前更加擴大了。都得力女士實在有正確的眼光,策勒爾恰是適當的接班人。他不僅有他靈性母親同樣為人靈魂火熱的愛,也不僅有同樣不愛惜自己甘心情願捨己的靈,他也有同樣在神堶惜p孩子的信心,並且他也得都得力女士所有的恩賜,就是用按手醫病。最堪注目的,就是他在幫助那些精神錯亂的病人身上也得都得力的恩賜。

  許多人從這塈馴得著了痊癒回家去。他們實在有神堶悸漸糽R,而成為在靈塈騝s的男女。他們甚至也能幫助那些未得醫治的人,他們和策勒爾同住時,在靈堭o著了平安寧靜。我們不難明白這些人心埵騕戊葝痋A因為精神病者所受最大的痛苦就是在靈堛漱ㄕw。

  嚴厲的試煉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種工作漸漸發生攔阻了。甚至這種攔阻都得力女士在世,已經顯露出來。她的敵人硬主張她的團體要置於國家醫藥事業管理之下,不准她照顧精神病者。都得力女士當然不能同意,因她對於身體受苦的觀念絕對與那些醫生不同。若有一個醫生管束她,她覺得在服事病人的靈性上特別要感受困難。

  這是艱難時期,實在充滿了痛苦的試煉。最高法院判決之前夕,她召集一切幫助她的人在一處同心合意的禱告,直等到判詞宣佈出來。至終她完全得勝了!結果,曼利多的人充滿了歡呼!不是因她得著勝利,而是因主允許她繼續照顧精神病者,也因主榮耀了祂自己的名。

  1901年又通過一新法案,凡精神病院機關均應隸屬於國家醫藥事業。這件事使策勒爾兩條路之中必得擇一條走,或是解散這些病人,或是受國立醫藥事業的管束。

  他的朋友勸他走後一條路。有一位醫生甚至給他說可以向國家負責,容許策勒爾還是照前辦理。但策勒爾不是那種人,就令人負責他還是不做干犯國法的人。然而,他服從國家法律解散精神病院,不過這是生命中最難過的時期。

  一天我聽他講起這件事,他講的時候,他實在哭出聲來了。我敢實在的說:我從來未遇過像策勒爾一般在自持上完滿表現出自己是一個屬基督的人。但在這事上,他卻放聲大哭,凡聽見他的都覺得他經過了一次嚴厲的試煉。但我們也曉得這一次的試煉主有更美的目的。策勒爾的團體現在改變了性質;為另外一種「精神病人」所充滿了。

  心靈的療養院

  這個機關原來是應付諸般的需要,為幫助人所設立的。在他們中間原來有許多身體健全的人,這些人住在這個院堙A只是願意與策勒爾談論,聽他講道。他們自備他們自己的費用,所以他們住在那堥癡瓣ㄤo生什麼問題。

  精神病人必須遣散時,策勒爾就立定主意把療養身體的病院,變成一所心靈的療養院。現在他這個療養院為有加無已的客人開放,他們的身體都是很健康的,並且踴躍的參加院媔啀颽餖咿M靜思真道的生活。原來,照顧病人和年老的,仍舊是這個團體的主要目的。這療養院為患病者的救星,但為維持那些健康人的靈堸_見,乃是規定後者應負食宿的用費。

  策勒爾原來是公立學校的教師,他向教們時常存著一種熱烈的愛。他深知教師們的苦,經歷告訴他教師們需要的是休息,但他也知道通常教師們的進款很有限,所以他要叫他的愛仍施於教師的身上,乃是特許可教師們得休養在他的院堙A不僅可得靈堛漲n處,價錢也格外從廉。我們住在他的院堥C月伙食,並且還有一間單房,只費十一元之譜。若一間房子住二人以上,那麼每月八元就夠了。我住在那堿O1908年,那是在歐戰之前,生活程度很高,所以我住在那奡N是再貴一些也要住。

  試想住在一個院堥C月只須八元,多亦不過十一元之譜,又是在瑞士美麗的伊利赫湖傍邊,看是何等的蒙福阿!

  策勒爾自然知道在這種光景之中,他的院子堣ㄖK為那些只會貪圖便宜而來休息的人所佔據。所以他用諸般方法為要他自己確實知道那些人是為靈性的益處而來,若他們不是為此而來,他要和氣的但是堅決的告訴他們叫他們離開此院。

  我到曼利多是在1908年8月的一天,黃昏大雷雨當中。我在辦事處註過冊,有人極友愛的把我引到:

  飯 廳

  別人都早已用過飯,但還是給我吃的,所給的是陳舊麵包,一些冷蕃薯和一杯咖啡。這怎麼行呢?我是從繁重的工作而來,並且我離開曼利多後還要為更重的工作忙碌。這樣的粗食物,豈不叫我兩三星期就會餓死麼?同時我安慰自己,也許後來食物好一些,或者是因為我來得太晚,晚餐沒有剩餘的。

  但次日早餐都是一樣簡單,只有咖啡和不用牛奶的麵包罷了,中餐有幾件頗使我驚奇的事。第一,我希奇排列的那樣整齊,我在那堛漁伬唌A一次吃飯的共有三百八十人。這麼多吃飯的人,應當有很多的工人服事,可是不僅工人只有幾個,而各事也都做得很平順很迅速。

  我們坐在長桌子上,八人一席,每邊四位。一個盛湯的大碗放在每一桌子上。於是由桌子上一人為全體八人盛著湯。然後出肉或魚,每席一大盤,而分為八份。我坐著等候他們更換碟子。但不,我們安靜的把匙子放在一邊,在那曾盛湯的同一盆堥肉和蕃薯,然而食物的味道卻一樣美好。清潔、簡單和知足是這飯廳的三個主要特色。每當我進去的時候,差不多常常叫我記起使徒所說:「知足的信心」。

  在這飯廳婼T實也須有信心!以前我從來未曾聽見有人像他們的樣子在飯前感恩的。我聽見過許多人「讀」他們謝飯的禱詞。我也聽見過許多人飯前飯後為這種那種好食物感恩,但他們在這堥C天祈求神賜福食物,並且增加食物,庶幾足夠供給大家,並且叫大家樂享所用的食物。

  他們這樣作,不是因為他們吝嗇、節儉食物,乃是為要叫他們的客人在費用上盡量合理化、實在,在這飯廳媞’釩H心和敬畏神的心!

  並且在桌子上充滿了和諧和喜樂!常叫我想起原初的基督徒,他們「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徒二46)。

  我覺得神的祝福臨到飯食桌上。食的單比我通常所用的簡單得多,但我覺得在曼利多有更新的力量,正恰如我在任何休假中所有的一樣豐富。

  策勒爾是個有講道恩賜的人

  我一想到第一個清早的晨更,我看他和聽他所講道的光景,我就快樂起來。晨更老是由他自己在九點鐘主領。他絕對準確,鐘一鳴,這位可尊敬的老人便走進坐滿人的會所。他是一個矮小、精明剛強的人,一付雪白的鬍子拖到胸前,儀容就是一真正的總主教。他有一個很飽滿的前額和一雙敏銳的眼睛,表顯著他的智慧和火熱的靈。他的天性和他的舉止又傳達一種自然和堶悸漸郎w,能夠使人生出喜樂的心。

  他是一位有口才恩賜的講道人。他的思想切實,又有條理,他很會把抽象的思想用具體的事實述說出來。他是一個很幽默的人,他常使全場的人哄然大笑。他雖有這樣的恩賜,但從來不使用這個充滿危險的恩賜來作榮耀自己的工具。他常覺得應當為人的靈魂發熱心。這熱心在他所說的一切話中有如低音振動。

  原來比他講道的恩賜更要緊的,就是他超越的聖經知識。聖經總是好像全部在他面前展開一樣。可是他從來未曾用過死的方法引用聖經章節。他將聖經的思想與人物,常用人所未用過的方法來講出屬靈的教訓來。

  我所以把策勒爾交通給你們,是因為我一聽他的講道,我就直接到神面前。我看見自己和神,比所能記憶從前曾經有過的這種經歷更清楚。我自聽了他的講道才更清楚明白聖經的真理:「神的道……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策勒爾是個禱告的人

  雖然策勒爾是個偉大的講道人,他感動我最強烈的還是他的禱告。我說從未聽過人像他一樣的禱告,並非言過其實。我聽過許多人禱告似乎比他還要熱心、還要懇切。但策勒爾的禱告卻是信靠的、安靜的,他實在認識神;所以他是信靠神的人。

  策勒爾是個仰望神,少靠自己的祈禱。他只告訴神需要是什麼,並曉得神要看顧一切。他的禱告是敬虔的,也是自然的與神相交──就像神正坐在禮拜堂中座位的第一排,而策勒爾就站在祂面前。

  策勒爾一到清早,便有許多事要作順序的禱告,首先他為我們的聚會禱告,次就為全醫院和媕Y住的一切病人和老人禱告,最後為從各處寫信請求代禱的病人禱告。我在那堛漁伬唌A這類的信不單來自挪威和瑞典,也有從歐洲各國來的。

  這些信常常是很嚴重,甚至叫人戰慄。策勒爾高聲明讀,不題發信人的姓名。以後他就大聲為他們禱告,我們也與他一同禱告,他常說這醫院為「禱告的教會」,有代禱的權柄。

  策勒爾在禱告中最可注意的,就是他每次禱告只求成全一件事,就是主的名得榮耀。我們在禱告中常說:「若這是你的旨意」。但策勒爾則說:「若這能榮耀你的名」。

  他常祈求直接的神蹟,但從不忘掉說:「若這能榮耀你的名。」他又常說:「若那人仍舊患病更能榮耀你的名,那麼,便不要施行我們所求的神蹟。」

  他並不強迫神照祂的應許行事。行神蹟與禱告,在策勒爾看來,不是藉屬靈的偷走行為,以求躲避苦難的方法,乃是榮耀神聖名的方法。

  有一天我與他談話,他告訴我說:他自己被一個危險的堶悸滲e病所纏,這疾病可以隨時致他的死命。他藉著祈禱曾經叫許多人得醫治,但他自己卻保留他自己的疾病。這是他榮耀主的方法。

  與策勒爾談話

  策勒爾希望他的客人未離醫院之前,每人至少有一次與他談話,但院中既有三百八十人,又無人可得允許停留三星期以上,自然這不是容易解決的一個問題。

  但在這件事上,策勒爾也顯出他服事的靈來。我們每人分派一個時期,得以輪流與他談話。恰在指定的鐘點,他在門邊出現──帶著友愛的微笑。我們每人得有二十分鐘的談話。時刻一過,在他室內的鐘便鳴起來。這鐘配準每二十分鳴一次,就令我們正在入微的屬靈的談話當中,他也要用友誼的態度打斷話頭說:「請明天再來,別人正等著呢,我們不要亂了次序。」

  我得了數次與他談話的權利。一走進他工作的房間,就覺得奇妙。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一條長凳,他看見我注意那凳子,好像求諒解一樣說:「我老了,耐不住長時間跪在地板上。」在我,看見他這張禱告的長凳,便有比從前更亮的光線照在策勒爾的人格上。現在我比從前更曉得在他堶接o出而達於凡與他見面的人的能力和祝福了。

  在這內室堙A許多人今生和永遠的命運決定了。他把一個櫃子指給我看,媕Y有毒藥瓶、手槍、繩索等自殺的東西。這是有些人因受了他的感化,自動的把這些東西送來。他靠著信心把這些人從罪堭洏X來,使他們消滅自殺的意念。在這塈痡o以經歷一人脫罪的祝福。

  策勒爾有些使人向他容易開啟心門的能力。在我的生命中最叫我平安快樂的,就是他用神的真道叫我從罪中得赦免。睿那時候我就痡`想:憶!假使在我們中間的基督徒更多知道,並且更多使用一人脫罪的方法!那麼我們的靈性生活必要穩固多了,剛強多了。

  我在那埵陶怮嶁漍g之中,吃飯時碰巧得坐於策勒爾旁邊,這樣就有機會與他談論諸般的事。一天我問他肯給我「授聖職」否。我以為不僅牧師們,甚至連神學教授都當授聖職。他回答說:可以。於是,照使徒的樣子,他禱告,並且按手在我頭上。

  策勒爾過著交託的生活非泛泛的交託,所以基督的能力也在他堶惜j有權柄。他把他自己的身體、他的言語、他的本性都奉獻了,為服事主用。

  以下是一個小小例證:他的許多賓客當中,有一對剛結婚的青年夫婦。他們吃飯的座位鄰接策勒爾,但他們倆不在一桌子上。一次妻子為她那一桌子送湯,她也給了他丈夫一盆。策勒爾看見就立刻說:「不,你們倆不屬於一體。」

  這一下似乎刺著他們的致命處,他們本不屬於一體。午餐之後他們倆立刻走到策勒爾的書房,承認他們的罪。他們並未結婚,只是冒稱夫妻,被策勒爾的話彷彿當頭一棒提醒了,他們悔改了,與神和好了。

  策勒爾曾醫好許多奇怪的病,但他從不藉此以求聞達,或使人震驚,諸事都是很安靜的作出來。行按手禮是在他的少數老同工之前,自己的書房舉行,策勒爾最大的神蹟,就是醫治人的靈魂,身體得醫治還是其次呢!

  持守的能力

  最後我要交通策勒爾持守的能力。他清醒的心顯明他有奇特的組織才幹,他實在瞭解人情和環境,並具有講道人和靈魂牧人的資格。這樣,他在各種事業上自然有一重要的地位了。但他確實知道他不是那持守工作的能力,他屢次這樣說。他知道能被稱為持守能力的是一位年老患病的婦人。

  現在她不能再作什麼,只躺在床上,然而他是那院持守的能力,因為她已奉獻了作代禱的職事。聽年老的策勒爾講論她,真使人驚嘆。他在那位老婦人面前,他覺得是站在聖地,「當把他腳上的鞋脫下來」。

  回天家

  在1912年冬策勒爾被釋放脫離了曼利多的家鄉,回到了天家。從此以後我再沒有機會遇見他了。但藉撒母耳•策勒爾我在神堜珣筐的如此豐富,我就永不忘記我在曼利多的三個星期。感謝神!祂使我得以認識這位可尊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