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 祂

施寧

壹、我要責備你

  「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當你讀到啟示錄第二章四節時,你是否再也看不下去,心中感到一陣莫名的不安?

  約在二十五年前,我也曾有這樣的經歷。那時我正為神國的事忙個不停,每一刻似乎都是在為神工作:領青年聚會、佈道訓練、查經班、個人輔導等。這些工作都需要我作週詳的準備,因此時常弄至筋疲力竭。那時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心靈和肉體上的創傷使很多德國人渴慕神的話。他們把教堂擠得水洩不通,為要聽我講道。他們存感謝的心領受神的話,這些可從他們的來信和談話中知道。可惜我的時間有限,不能一一答允德國各地教會團體的邀請,主領講道,研經聚會。

  一個人有這樣的成就,不是值得高興嗎?我實在感謝耶穌賜給我事奉祂的恩典,更感謝祂使我的生命充滿喜樂。祂是我的良友,願意聽我傾訴心事,也願意為我代求,分擔我的重擔。

  這樣完美的事奉生活,還有什麼缺欠呢?一切不都是以耶穌為中心嗎?

  然而,有一次神的話使我不安。我忘記了那時我正在讀經還是禱告。這句話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這句話使我對主的信心和事奉突然蒙上了一層陰影。我繼續往下看,讀到耶穌對以弗所教會領袖嚴厲的審判。耶穌會同樣的審判我嗎?祂是否也對我說:「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那媦Z落的,並要悔改。」(第五節)我「起初的愛」的景況如何?我並不完全明白聖經所說的「起初的愛」是什麼意思,但我知道一件事:我沒有真心愛主。

  回想昔日神進入我生命的時候。在我心堛漱腄A換了另一個愛事奉的心,讓我對事奉的愛,佔據了我的時間,滿足我的喜好,而不是讓我對主的愛,單單充滿我的心。

  這實在不容易說得明白。在啟示錄第二章,神對以弗所教會的領袖說:「我知道你的行為、勞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你也曾試驗那自稱為使徒卻不是使徒的,看出他們是假的來。你也能忍耐,曾為我的名勞苦,並不乏倦。」真是值得稱許!他遠離惡人,雖有試驗困苦,仍然堅忍到底,毫不灰心。他確是一個真正愛主的屬靈靈袖。

  然而,就在下一節,耶穌嚴厲的斥責他:「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當我細心研讀這話的時候,我的心越來越感到不安。我的事奉還比不上以弗所教會的領袖,而耶穌所稱許的事,並沒有包括「起初的愛」,那麼什麼才是「起初的愛」呢?為什麼耶穌如此看重它?

  耶穌的警告:「把你的燈檯從原處挪去」使我不安。以弗所教會看來健全而生氣蓬勃,那耶穌卻要除滅她,只因她失落了「起初的愛」。

  我的整個事奉烏雲密佈。因為我清楚知道:倘若神要的是「起初的愛」,那麼無論的工作多麼值得稱讚,至終也要受神的審判。「起初的愛」十分重要,是神所極看重的。若沒有「起初的愛」,我們便不能結出真實的果子,也不能被神邀請,參加羔羊的婚筵。我最深切的盼望,就是不惜任何代價,也要得到這「起初的愛」。

  神說的「起初的愛」,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失落了「起初的愛」會令祂如此痛心?最後,在禱告中我得到答案,就是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

  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討論的是一個人對鄰舍的愛。這奡y繪的愛有一特點,就是時時顧及別人。這種愛並不是基於英雄主義或理想主義,二者均能使我們「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第三節),但在本質上,這是自我中心的表現,雖然別人可能看不出。這正是問題的關鍵。我明白了什麼是「起初的愛」,也領會到主耶穌在啟示錄第二章對信徒所要求的,是一種無己的愛,但這種愛的對象不是人,而是那位獨一的真神,因為只有祂才配受我們「起初的愛」。「起初的愛」就是我們個人與耶穌的親密關係。

  現在,神的靈光照我。我已經相信耶穌是我的救主,也憑信接受祂,又因愛祂的緣故,我奉獻自己為祂工作。我的一生任憑祂使用,作祂的見證人。然而,我對主的愛,亦即那惟一能滿足主的「起初的愛」,無聲無息的隨著時光消逝了。

  我們可從一個妻子與丈夫的關係看到一個比較。作妻子的為了丈夫,曾毫無保留地愛他。可惜歲月無情,雖然她還是忠心服侍他,細心照顧他,甚至完全分擔他的責任和家務,但作丈夫的仍然覺得像失去了什麼似的。妻子對他並不如初戀時的親切,她不再表現出一種要單獨與他相處的慾望。就是有機會與他親近也故意避開。起初她的時間是屬於他的,現在卻不是了。她現在只喜歡工作。事實上,她將自己完全投入工作中,雖然她還是口口聲聲說:一切是為了他。

  我明白到過去我與耶穌的關係,就如一段褪色的婚姻失去了什麼似的。在週日或假日有點兒空閒時,我做什麼?我不願浪費時間去和別人交往,彼此分享經驗,交流意見。我也不願看書,或出外享受大自然。我仍然埋頭工作,做一些我平時無法完成的工作。至於親近主耶穌,讓主在我空閒時有優先權,我卻不去做,我並沒有全心全意愛主。我的愛既屬於主,也屬於其他人或事物。我保持一段固定的安靜時間,卻不是為了尋求禱告的平靜,以表達我對主的愛。我並沒有盼望多些親近主,也不想聽祂傾訴心事。我並沒有更深切地渴望使祂快樂。我的心思飄忽不定,沒有集中精神。我的雙腳也是這樣:只要有空,便四處走動,卻從來不到安靜之處禱告,而主耶穌卻在安靜的禱告中等候我。

  真誠的愛是不斷渴望與你所愛的人同在的。耶穌正是這樣。因為祂就是愛,如聖經所說:「神就是愛」(約壹四8)。祂尋找我們,也等候我們以愛去尋找祂。祂等候的是一個單單尋求祂的愛,因為除了我們的愛,任何事物也不能滿足祂。我們毫無保留地奉獻自己,堅忍地背負重擔,固然重要;我們恨惡罪惡,不與罪惡妥協,也很重要;這些都是一個基督徒應當有的,但是單有這幾樣還不夠。主要求的更多,祂要的是我們個人真切的降服,而且不是一次,乃是持續不斷的天天的降服。

  這是我從主在啟示錄第二章給以弗所教會的信息中所領受到的真理,它改變了我的生命。因為我們對主的愛,與一般所說的「愛神」並不相稱。我們對主的愛,時常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事實上,它不過是我們眾多愛慕中的一種,而不是全心全意的愛。!不!在耶穌對以弗所教會的評語中,祂的意思明顯不過。祂要的是全心全意的愛,真真正正的「起初的愛」!

  為此我禱告,陰霾便消散。我明白世上只有一種愛能清楚表達「起初的愛」,就是新娘的愛。我們在這堨庢s娘的愛來說明「起初的愛」,藉此更深入瞭解耶穌所說的「起初的愛」是什麼意思。

  我想到新娘「起初的愛」時,心中便不其然感到哀傷。這愛有一個特性,就是全心全意,死心塌地的愛著新郎。她每時每刻都想念他,渴慕他。然而當我察看自己對耶穌的愛時,發覺似乎完全失去了這種絕對性的渴慕。新娘的愛是完完全全,毫不吝嗇,不計後果的愛。她為了新郎,即使被人視為愚蠢的事也去做。這種愛是犧牲的愛,願為所愛的人而付上一切。但若要在我對主的愛中,找到這些標誌著新娘的愛的特徵,你一定會白費心機。

  神的話如利劍越刺越深。聖靈叫我知罪,使我看到我失去了最重要的「起初的愛」──我對主親密的愛。過去我可能曾因為自己循規蹈矩的基督徒的生活而自誇,認為一切都很妥當,以致漸漸弄淡了對主的愛。我想許多基督徒也和我一樣,慢慢失去了「起初的愛」。一段美滿的婚姻會漸漸褪色,我對主「起初的愛」也漸漸消失,但我卻一直以為我換來了一個理智,成熟的愛心,比以前更嚴肅,更實際。

  然而,我現在看清楚了。正因為我過於現實,過去並沒有真的愛主。在神的光照下,我沒有謹守主命的罪,就赤裸地顯露出來。主要求我們愛祂過於一切,全心全意愛祂,願為祂獻上一切。誰才是真正嚴肅而實際的愛主?就是那些有毫不吝嗇的、頑固的「起初的愛」的人。

  我們會愛主愛得太多嗎?主的愛深不可測,我們可以測度我們對主的愛有多少嗎?我正可以,為什麼呢?因為我對主的愛極其有限,我不再浸沉在祂的愛堙A不再以祂的榮美為中心。因此,我的愛心冷淡下來,而神的話就像在審判我:「你把起初的愛心丟棄了。」

  我難過地盼望重新得到「起初的愛」。我不單心堿葑獢A而且懇切禱告求神賜給我。我知道不論代價如何,也要有「起初的愛」。因為沒有它,我便會被拒在門外,不能參加羔羊的婚筵。我必須持守這愛心,否則我的事奉至終要被耶穌審判,我的燈檯將被挪去。祂要丟棄我,如同把不結果子的枝子扔在火媬U燒,因為我沒有像枝子在葡萄樹上一般活在祂的愛堙C我清楚知道:沒有愛便沒有生命,有愛便有生命。倘若我們的生命不是與耶穌相連,我們便與祂的愛隔絕。

  當我更強烈的盼望,更迫切的禱告時,我開始明白為何以前會失去「起初的愛」,現在又急切尋回。首先,我沒有全心全意愛主,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障礙,就是我自以為義。因此,我祈求神使我謙卑,給我一個破碎的心。我想起了路加福音第七章所說的那個罪孽深重的婦人。她倒在耶穌腳前哭泣,為了感謝耶穌赦罪的恩典,她流露出她對主的愛。我祈求主也賜我這樣的悔改和愛。

  主垂聽了我的禱告。祂總是垂聽合乎祂旨意的禱告,而祈求悔罪的禱告,更合乎祂的旨意。在以後的日子堙A神使我謙卑,藉著許多嚴厲的審判和管教帶領我。我學會了為罪流淚,在靈堙A我有如無助的罪人,在主和人面前謙卑。我得罪了誰,便在他面前謙卑認罪。由於我願意接受神的審判,神便賜我一顆愛祂的心。

  自從我學習去愛耶穌,我的生命就改變了,說不出的豐盛和快樂湧溢我心,我在祂堶控o著完全的滿足。我們可以愛主,實在是何等的恩惠,正如聖經說:「我所愛的,你何其美好,何其可悅,使人歡暢喜樂。」(歌七6)苦難和十字架不再成為我的重擔,我學會了走十字架的道路。因為主愛我,我也愛祂,十字架不再是以前的十字架了。

  我愛主的心漸長,世間的人與事就變得越不重要,我的束縛也日漸減少。我明白了使徒約翰說的話:「不要愛世界和世上的事」(約壹二15)。我越來越不在乎世界能給我什麼,取去什麼。耶穌已成為我的一切。

  天門大開,榮光照耀。我們不是應該「求在上面的事,那埵陸繴……」(西三1)嗎?耶穌就在天上,你尋求祂,就必尋見,祂就坐在神的右邊。

  天國不單降臨在我身上,世界對我也成了新的賞賜。因為天上地下都是屬於神的。新娘必定愛新郎的一切。同樣,愛神的人也愛屬乎神的一切,包括祂所創造的天、地、萬物,特別是人類,因為祂曾為他們捨棄了生命,還有教會──主內的眾肢體。新娘的愛並不到此為止,她還要更進一步學主的樣式,去愛敵人,愛那些反對主或我們的人。

  有那一種禮物能與「起初的愛」相比?我們還有什麼更大的盼望?真的,透過起初的愛心,我們在地上得以先嘗天國的榮耀,並且可以參加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羔羊的婚筵。

  本書隨後所記載的,都是一些個人的經歷,從不同的角度,說明我所說過的:我們對主的愛,必須成為我們生命中最先和最首要的事情。能夠愛耶穌,真是何等有福!

貳、主愛我──無量的愛

  「起初的愛」源自耶穌的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壹四19)。這位將祂的愛賜給人的究竟是誰?祂實在不是人心所能明白,人腦所能理解的。詩人論及祂說:「你比世人更美……」(詩四十五2)。祂就是神的兒子。祂顯示出神的榮耀。祂的光照耀新耶路撒冷,因為「祂(神子)是城的燈」(啟二十一23)。祂用自己滿有權能的話掌管萬有,祂是神本質的真像,滿有榮耀威嚴,所有天使都敬拜祂。祂大有權能,宇宙是藉著祂而造(來一1-6)。祂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但是看哪,我們的王,祂何等卑微!祂撇下了天上的榮耀,來到罪人中間,他們卻不愛祂,不接受祂。但祂還是來了,祂取了人的樣式,與人同住。」「……祂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來二11)。祂用愛心創造他們,他們竟以惡相待,後來更苦待祂,嘲弄祂,釘祂在十字架上,但祂仍然愛他們。

  祂一次又一次地用愛心和憐憫對他們說話。祂的愛是頑固的愛。祂毫不吝嗇地愛那些蹂躪祂的人,為他們付上一切。

  其實,祂只要說一句話,祂的敵人便要在祂面前跪倒,但這只是有勇無謀的愛。儘管人們憎惡祂,盡情侮辱祂,祂仍以愛相待。祂只有愛。祂的心並不因人的胡作非為而改變。

  今天,情形還是一樣。雖然我們拒絕祂,離棄祂,沒有以愛回報祂,祂仍然不斷的愛我們,直等到我們悔改歸正。

  祂的本性可歸結為一個字,就是「愛」。祂的一切話都可用愛來解釋,因為它們出自一個慈愛的心。祂面容發出愛的光輝,如正午太陽照耀。祂的手、腳和肋旁的傷痕說明祂的愛。祂的子民作了撒但的囚徒,在幽暗的權勢下掙扎。因著祂受的痛苦,他們得著拯救,得以再次活在祂的愛中,活在祂幸福的國度堙C

  耶穌坐在天上的寶座上,但祂沒有獨自享受這尊貴的榮耀,祂要與我們分享祂的榮美,祂的國度,祂的權能。雖然我們與祂作對,祂仍希望我們回轉,因為祂就是愛。祂為我們捨去生命,復活升天,坐在至高者的右邊,在那塈埻@等候所有敵人歸向祂。只有我們甘心情願的愛才能滿足祂,祂絕不願意強迫我們敬拜祂,尊敬祂。祂仍在等候,直到祂聽到那些祂用血買贖的人所發出愛的回應,就是「起初的愛、新娘的愛」。

  耶穌的愛超乎常人的愛,人的愛不能與祂相比。祂的愛熱情洋溢,滿有能力,是人的愛所沒有的。即使是最深摯的母愛,最溫柔的新郎的愛,也不過是祂愛的投影。事實上,這些愛的源頭就是耶穌。耶穌的愛更積極,更體貼入微,我們真的明白「耶穌愛我」是什麼意思嗎?祂是人子、我們的主、我們的王、以及我們心靈的朋友。祂的愛使祂所愛的人,得喝祂樂河的水(詩三十六8),使人一生得福。

  聖法蘭西斯的一生,表現出耶穌的愛所包含的賜恩的大能。

  法蘭西斯二十三歲時,獲選為一個會社的會長。一天晚上,他如往常一樣大排筵席宴客。宴後,他和朋友出外。他們邊行邊唱的在城中穿插。法蘭西斯高舉著會長的權杖,正在洋洋得意之間,卻漸漸落在同伴之後。他不再唱歌,整個人陷入沉思中,因為就在那時,神感動了他。他的心中充滿不可言喻的甜蜜,以至他不能移動。他只是感到甜蜜,其他事物對他似乎變得不真實了。他的同伴回頭看他,因為他已落後了一段相當的距離,於是他們回頭向他走去。他們走近時,眼睛也睜大了,因為法蘭西斯就像變了另一個人那麼截然不同。

  其中一人問:「你怎麼了?」

  「有什麼事?為什麼不和我們同行?是不是看見了一個頂迷人的少女,想送她回家?」

  「是,你說得對,」他回答,但聲音卻微帶顫動。「她真漂亮啊!她正是夢寐以求的伴侶,她比你們所見過的女孩子更高貴,更可愛。」

  他們取笑他,但他卻沒有坦白告訴他們這是聖靈的感動。因為這位「少女」,其實就是他對神的崇拜。他願向這位「少女」降服。她貧乏時也比貴婦高貴、可愛。

  這就是「重價的珠子」。為了得到她,法蘭西斯願賣盡所有。因為要保護她,免受嘲弄的目光,也因為主甜蜜的吸引,他願時常(事實上是每天)安靜禱告。

  耶穌不單用祂的甜蜜和喜樂滋潤我們的乾涸,祂更在我們的苦難中,用祂的愛安慰我們,使絕望化為喜樂,使苦難化為天恩,叫我們重新得力。

  我想起我生命中一段艱苦的歲月。那時我的一個屬靈女兒經過數月的痛苦,終於不治。她是我的知交,她的病逝令我心碎不已,我曾非常迫切的禱告,並且相信神會醫治她!

  數月後,另一位年青的姊妹也瀕臨死亡的邊沿,她是在戰時服務期間染上惡疾。我們是親密的朋友,她替我分擔了姊妹會的重擔。我日夜站在她的病榻旁,眼看著她受苦卻無能為力。神對我們的禱告仍然沉默不答,最後終於使她經過死蔭的幽谷,呼召這位姊妹回天家去。神的管教還沒有過去,數週來的緊張和痛苦使我心力交瘁,結果病倒下來,幾乎要死;此外姊妹會的工作也面臨重重困難。

  在人來說,一切看來都很灰暗。我們預備下葬我們的第二個屬靈女兒。我們曾是親密的朋友,她的死對我們是一個重大的打擊。然而就在這時,我經歷到神對祂所愛的兒女奇妙的安慰。

  靈柩停在教堂內,而我卻軟弱無力的病臥在床,姊妹會的困難接踵而至,憂愁有如大石壓住我的心。

  那時,耶穌近前來,對我說:「我與你同在。」我並沒有親眼見到祂,但祂的同在卻是實實在在的。祂的愛充滿我的心,使我喜樂洋溢,滿有和平安寧。祂讓我知道當祂慈愛地親近我們時,我們的心何等快樂,我們會重新得力,不再憂傷絕望。在我們最痛苦時,天門大開,供給我們的需要──天上的喜樂勝過了我們的憂傷。

  這次葬禮不再是普通的葬禮。不論在墓旁或教堂,都飄盪著復活和天國的歌聲。後來很多人都說他們從未參加過這樣快樂的葬禮,它充滿天國的喜樂,憂愁哀傷一掃而空。

  是的,耶穌的愛有安慰的大能,能使憂愁哀傷消逝。很多人知道,並且證明這喜樂的真實,雖然他們在集中營和監獄媢褸L有如地獄般的滋味,但這是他們的經歷。只要我們樂意打開心門,接受耶穌的同在,天上的喜樂便變得實在,因為有耶穌同在,就是天堂。祂是愛的主宰,不論祂到那堨h,一切都變得光明,因為祂是世上的光。當耶穌的榮光照耀我們時,我們的哀傷和憂愁便得醫治。

  一個在痛苦中的人,倘若看到他的愛人向他微笑,即使只是一瞥,也能叫他大感安慰。真的,他眼中只看到愛人的美德,其他的事物都顯得黯然無光了。他會毫無保留地拋棄錢財、房屋、朋友……一切一切,只要能夠看見他的愛人。

  沒有人的容貌比耶穌更美,祂像明亮的太陽。當我們定睛仰望祂的時候,一股安寧溜進了我們心堙A使我們深深被祂吸引。它挑旺了我們的心,比任何人的愛心有力千百倍。因為這愛,我「將萬事當作有損的」(腓三8)。

  我們這些罪人能夠領會到神浩瀚的恩典嗎?耶穌的愛充滿我們,祂就是整個宇宙的中心,一切現存事物的基礎。祂的愛自心中湧流不息,支持著,鼓舞著整個世界的生命。

  試想有人向你敞開心中,更進一步假想他是個有名譽有地位,一個全然可喜可愛的人,你會怎樣?倘若這是你的盼望,那麼,主耶穌向你敞開心門時,你又如何?是的,我們要專心愛祂。這是接受祂的人的喜悅和福份。

  有誰能完完全全的讚美耶穌的愛?可惜我們很少讚美祂,因為我們對祂的愛實在認識得太少。我們若要認識祂的愛,便要付上代價,全心向祂降服,正如祂自己說:「……愛我的……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約十四21)。

  耶穌的愛給我們什麼?祂的愛不是人的標準所能測度的。天下最珍貴的無價之寶,就是神的心和祂的愛。我們在今生和來世,應該單單渴慕、盼望去尋求祂的愛,讓祂的愛向我們顯明,而我們也以愛相報。

參、我愛主──起初的愛

  耶穌的愛明豔優美,高貴莊嚴,幽雅深邃,熾熱有力,這些我們都看過了,我們對祂的愛又如何?罪人可以愛祂嗎?撒但想努力使我們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但事實上是可以的。因為神照祂的形像創造我們,又揀選我們作祂的朋友。試想祂是何等親切地稱呼亞伯拉罕和摩西為「我的朋友」(賽四十一8、出三十三11),再想祂是怎樣對祂的選民以色列人說:「新郎怎樣喜悅新婦,你的神也要怎樣喜悅你」(賽六十二5)。耶穌來是要救贖我們,好叫我們成就祂的旨意,經歷到神話語的真實:「我必永遠聘你為妻……」(何二19)。祂來了,因此聖靈能將祂的愛澆灌在我們心中,激發起我們的回應,使我們為了報答祂的愛,視萬物如糞土。

  讓我們看看純粹人性的愛的「專一性」。一個女孩子的整個生命都以她的愛人為中心,她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她整個生命都給了他。我們對主耶穌的愛,豈不是更應如此嗎?

  抹大拉的馬利亞給我們作了一個榜樣。她非常愛耶穌,在耶穌的愛未進入她的生命前,她曾愛過不少男人。但她遇見耶穌後,她不再「愛」他們,只一心一意愛耶穌。

  她的舉動表現出她的愛何等完全,因為耶穌完全佔有了她的心。她一聽到耶穌在西門的家作客,便立刻趕到那堨h,並沒有因為顧慮法利賽人的批評而停下來。她以一個女流之輩,闖進一個男人的集會中。簡直難以想像,何況他們討論的是神學問題。難道她不知道她這樣作,絕不會見容於人嗎?這個惡名昭彰的罪人,在這些「護教者」、「衛道之士」面前直闖直過,難道她沒有想到她會受到法利賽人的咒罵和誹謗嗎?沒有她完全沒有理會這些。她只是一心想著耶穌。有了耶穌,過去看為重要的,現在她已全不放在眼內了。因此耶穌稱讚她說:「她的愛多」(路七47)。

  從馬利亞身上,我們可以見到濃烈的「起初的愛」──專心定睛在耶穌身上,愛祂過於一切,不放過任何親近祂的機會。馬利亞需要主自己;只要一見到耶穌,她便想親近祂。她渴望見祂,藉此領受祂赦罪的愛;也渴望聽到祂的聲音,因為祂的話埵雪R和憐憫。她不計較代價多少,只要認耶穌的愛,和祂在一起,便是她的無上光榮。她不理會這樣做所會引致的屈辱。即使她可能會失去僅有的尊嚴,也即使被她所愛的人離棄,她也不在乎。她的心只向耶穌。

  因此在復活節的清晨,第一個趕到墳墓尋找耶穌的便是她。天使面上的榮光和美麗也不能吸引她,叫她著迷。對她來說,天使並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主耶穌。因此她轉過頭來,向一個她以為是園丁的人問道:「請問你把他放在那堜O?」她在墳墓塈鉹ㄗ鴙C穌,但還要繼續查看。愛是不止息的,愛使人不斷的盼望和相信,縱然一切希望似乎都很渺茫,但愛使我們的盼望不致粉碎。

  愛是死心不息的,它有一個永不放棄的目標,就是親近你所愛的人,和她在一起。除了這樣,沒有什麼能滿足這愛。和所愛的人相比,一切都顯得毫無價值。馬利亞不斷尋找,直到她倒在主腳前。祂叫她的名字「馬利亞」,而她便以愛回答:「拉波尼!」

  我們對主耶穌的愛有一種絕對不變的質素,正因這樣,我們的愛含有「救贖」的能力,能夠除去世人世事對我們的一切束縛。馬利亞的愛單以耶穌為中心,她既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獻給主,也完完全全地接受耶穌。她發現了一個秘訣:愛主就要絕對的愛祂,不然就完全不愛。她依照了神的話去做:

  「女子啊!你要聽、要想、要側耳而聽,不要記念你的民和你的父家。王就羨慕你的美貌,因為他是你的王,你當敬拜他。」(詩四十五10-11)這就是「新娘的愛」:專心仰望耶穌,忘記一切,丟棄一切,不求別的,只求誠心敬拜祂,使祂為新娘的美麗而滿心快樂。

  這是一切都以主為中心的愛。她的腳跟隨祂,她的手勤於服事祂,心堣斷地被祂奇妙的作為所激動,口舌不停讚美。真正的愛會不斷替愛人冠以新的名字。這正是歷代偉大聖徒禱告的特色。他們藉著禱告來表達對神的愛。已故的般赫特弟兄在進法蘭西斯修道院前,偶然聽到聖法蘭西斯在禱告。他的禱告充滿了火熱的愛,但只是重覆又重覆的一句話:「我的神,我的一切!」

  我們姊妹會也有一個這樣愛主的珍貴見證。那是循道會監督,福音姊妹會的創辦人之一,也是我們的屬靈父親丁格牧師的見證。他的事務繁重,很多時要到各地講道和主領聚會,並且常常要做顧問。儘管這樣忙碌,他仍然非常看重一件事,並且經常持守,那就是禱告──為主而用心的時間。

  有一次他的工作特別繁重,在談話時他說:「但我每天早上最少把二小時給我的主!」這就是說,他要在早上四時便起床。他的健康已大不如前,戰後艱苦的日子和不斷的工作壓力使他心力交瘁,然而他的一切工作,亦即他整個生命的中心和開端,就是他每日與主的「愛的對話」,單單這點便使他得著事奉的能力。

  他對「新娘的愛」的研經心得使許多人蒙福,但他一生是一篇更好的見證。他敬虔的生活,以及他熱切地將一切榮耀歸給耶穌的盼望,使不少人更深入地經歷到主耶穌的大愛。我們和他一同敬拜神時,經常為他火熱的愛心所感動。他似乎還未能完全讚美他這位愛人的屬性,尊敬祂為主,為羔羊,為大祭司,為新郎。他不敢輕易浪費一天,讓主空等他對祂的尊敬。

  利丁格牧師凡事榮耀神的愛心,是燃起我們敬虔事奉的火花,為我們敬虔事奉的詩班鋪路。

  「新娘的愛」有一個重要的特性,就是心中單單有耶穌,隨時願意聽候祂的吩咐,並且因著祂而得到完全的滿足。這種愛使我們的生命有了截然不同的新方向,在生活中最瑣碎的事情上看到神的旨意。

  我想起一位聰明美麗而又能幹的姊妹,有一個青年很愛她,而她也發覺自己被他的愛吸引。但耶穌進入了她的生命中,要求她全心全意地專一愛祂。她明白到耶穌的呼召是要她將生命毫無保留地獻上。聖經也指出不少人聽從主的呼召,過「叫主喜悅」的生活,因而獨守終生。

  這位姊妹聽從了主的呼召,丟棄了一切曾經使她快樂和滿足的事物,單單尋求神。她加入姊妹會,奉獻自己,為主工作。她實在充滿喜樂,因此別人常說:「倘若你想看看一個真正快樂的人,那麼去見見那位姊妹罷!」

  在以後的歲月中,她的生命成為了一個有力的見證,激發起許多人對耶穌產生同樣的「起初的愛」。她整個人和她的行為,見證出主的愛有無比的價值。別人可從她身上見到全心全意愛主所得到的快樂。愛主能不斷結出美好的果實。

  我又想起一位執事,她的健康一向很差。然而數十年來她自願值夜,因為這樣她有更多機會禱告。即使是這樣瑣碎的機會,她也不願放過。她是整個母院的代禱勇士,別人不能想像母院若沒有她會怎樣。很多姊妹都從這位熱心禱告的執事得到屬靈的輔導。

  我想到另一位教師。學校的工作使她忙得透不過氣來,她渴望能有數星期的假期,到山上去享受清新的空氣,和暖的陽光,好好休息一下。她和同行的朋友已準備就緒,但突然感覺到:「耶穌在等候我,祂要我的時間──我所有的時間。但我已安排好一切活動,怎還有時間留給祂呢?」這位教師沒有讓主白等。她取消了原訂的計劃,騰出一段安靜的時間,又將預備旅行的費用奉獻。在那數星期中,她得著更多的能力,帶著更大的喜樂回到工作崗位。

  有一位來參加退修會的女士,也經歷到神的愛,和體會到主曾受的苦。那次經歷使她大受感動,她這樣說:「我一向對在星期五打掃房子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現在我明白了,因為星期五是我們的主受難的日子。從今以後,我不再在星期五清理房子。這天應該是安靜禱告的日子,我要將這一天獻給主,打掃房子可以改天作。」

  這些例子都說明一件事:倘若我們愛耶穌,我們便會單單仰望祂,為祂而活。起初的愛是毫無保留,毫不吝嗇的,並且願意作一切的犧牲。我們若真的愛耶穌,就不會斤斤計較我們對祂所付出的愛。祂的愛不能測度,我們可以為祂的大愛計下價格嗎?祂的愛的代價就是死──為我們的罪而死。有什麼能回報這樣的愛呢?不就是一個毫不吝嗇地獻上一切、永不計較代價的愛嗎?

  我們對主的愛必須超越所有對人對事的愛。耶穌將祂的大愛慷慨地賜給我們,使我們也能夠自由而真誠地去愛,因此祂有權要求我們忠心慷慨地回應祂的愛。我們對主的愛蘊藏有一種力量,這力量驅使我們毫無保留、不計代價的將一切獻上,並且甘願放棄所有財產、能力、權利、榮耀、愛情和一切一切。

  伯大尼的馬利亞表現出這種慷慨的愛。她將香膏澆在耶穌頭上。主說這是為祂的葬禮而作的,耶穌怎樣報答她呢?香膏極其貴重,人們通常每次只用一點點,但馬利亞竟然把整瓶香膏抹在耶穌身上,因此惹起門徒的非議,認為這樣太浪費了。但耶穌卻認為馬利亞這樣做是對的,並且說:「普天之下,無論在什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行的,作個紀念」(太二十六10-13)。

  我們要細心思想「起初的愛」的真正意義。門徒反對馬利亞這樣表達她的愛,他們對愛的這種觀念,今日仍存在基督徒中間。誠然,門徒認為愛主、榮耀主是對的,但他們的態度,基本上和法利賽人西門以及他的客人對那個婦人的所抱的態度一樣:愛一定要適可而止。他們認為這樣情不自禁地表達愛意,是不合體統的。法利賽人必定將她趕出去,因為她竟然不顧廉恥地用眼淚洗耶穌的腳,又用頭髮抹乾。他們實在不了解這種愛的流露,但耶穌卻容許她這樣做,並且喜悅她所做的。

  一般基督徒所抱的態度,往往和耶穌大不相同。我們相信祂是我們的救主,但我們卻不明白那種甘受一切苦難,為愛人付上一切的愛。我們看見別人愛得這麼深切,便覺得奇怪,難以明白。然而耶穌對這樣的愛給予很高的評價。祂先後在法利賽人西門的家和伯大尼接受了這樣的愛,十分珍視。耶穌等候我們給祂的,不也是這種深切的愛嗎?

  因著愛耶穌而為祂獻上一切的人,不止馬利亞一個,聖經也提到一群平凡而單純的婦女,用自己的財物去供應耶穌和門徒的需要(路八2-3)。她們隨著耶穌一起到各城各村去,將自己所有的獻給耶穌,無視於別人對她們的蔑視和侮辱,甘心樂意地任祂使用。

  她們這樣不是太慷慨了嗎?她們這樣浪費貲財,不是要對家庭負責嗎?因為這些東西可能是她們家堳皛搌滿A但她們知道:耶穌對我們的財物有優先使用權,其他的人只能排在第二位。很多事物都需要我們付出能力、金錢、財物和才幹,但倘若耶穌對我們要求這些,我們必須立刻聽從,因為祂的事比其他事情更重要。

  耶穌為我們而成了貧窮(林後八9),顯明了祂深愛我們的程度,因此祂也希望我們有「為祂成為貧窮」的愛。我們是否準備好了愛耶穌,甘願捨棄房屋、財產、生意、職業、愛人?尤甚於此的,我們是否願意使我們的親人因為沒有了我們和我們的幫助而過貧窮的生活?那些為耶穌的緣故而變得貧窮的人,必得到榮耀的賞賜。祂要親自看顧他們。因為祂曾說:「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並且用十足的升斗,連搖帶按,上尖下流的倒在你們懷堙K…」(路六38)。因此,我們的家人也必會經歷到耶穌所賜的豐盛恩典,因為我們作的,全是為祂而作。耶穌就是愛,所以祂要賜福給人,更要豐豐富富的賜福給那些毫不吝嗇地愛祂,願將一切獻給祂的人。

  我認識一位母親,她就有這樣慷慨的愛。她將自己最寶貴的獻給主──她深愛的女兒,也是她唯一可倚靠的親人。她因患關節風濕症而不良於行,只能夠藉輪椅行動,因此非靠她獨生女兒的供養不可。但她的女兒清楚知道耶穌呼召她加入姊妹會,為主工作。她知道除非她的母親有別的人照顧,否則她不能不顧而去。但她的母親卻不是這樣想。她愛主過於一切,她的心盼望獻上一件真正的「祭物」。因著愛的激勵,她就將女兒獻上。她鼓勵女兒踏上事奉的道路,並且深信倘若她將女兒獻上,神必會看顧她。

  女兒服從了神的呼召,加入姊妹會,神也真的幫助她,使她母親的健康有了進展。就在這時,她的父親也主動願意照顧她母親的生活,甚至比以前花更多的時間,更為積極。因著這位母親的犧牲,耶穌的愛就在她身上得以顯大。許多曾探望她的人都感動不已。

  在姊妹會的工作中,我們也見到很多這樣熱切愛主的人。這些年來我們的工作得以持續,全賴友人的奉獻和餽贈。他們送禮物給我們,使我們能用在神的工作上,全因為他們深愛耶穌。

  我特別銘刻於心的,是多年前一位來探望我們的婦人。她有一所賴以維生的公寓。她感到主將一個負擔放了在她心堙A要她將房子送給我們。她打算在她的遺囑中把房子過繼給我們,但她問我們是否願意立刻使用其中的幾間房作辦公室。她會收拾好,讓我們搬進去。她盼望自己在生時,便將屋子的一部份獻給耶穌使用。

  但火熱的愛還不止於此。不久之後,她騰出更多的房間給我們使用,最後甚至把整座房子最好的房間,就是她居住的房間也讓給我們,她自己就搬進一間棄置已久的小房間去。這一切都是為了愛主。

  然而她的愛仍不止息。過了不多久,她堅持要我們接受整幢房子,我們面對這樣的愛心,驚嘆之餘,更有點自愧不如。我們想:「她何以為生呢?」我們不想接受她的禮物,但她的話卻使我們大受感動。她說:「我是天父的兒女,祂必會為我預備。」一切都如她所說的成就了。主不斷用出人意外的方法供應她的需要。她的房子一直為神所使用,多年後才轉用於其他用途。

  我們也不會忘記一位老姊妹慷慨的愛。她是一個貧窮的縫衣工人,生活清苦。後來,她把一塊繼承得來的土地以五百元的價錢賣出了。她本可吁一口氣,不再過這樣貧困的生活。可是,她清楚知道這些金錢不能花在自己身上。為了愛奉獻作我們的建築經費,她自己則仍靠著僅堪糊口的微薄收入過活。有一次,她原想用辛苦積蓄得來的錢,把那些已經殘破不堪的舊窗簾布換上新的,但結果她卻沒有這樣做。相反的,她將新的窗簾布送給我們的「耶穌喜樂樓」,自己仍用那些舊的。

  母院和其他賓館堛熙秦]都特別漂亮,不是因為我們的銀器和床單是名廠貨式,而是因為這些東西背後隱藏著許多人對主火熱的愛。

  我們姊妹會有一位朋友,有一次她在每日靈修小冊上看到一段經文,是我們特別為她的生日而送給她的。那段經文說:「今日有誰樂意將自己獻給耶和華呢?」(代上二十九5)她為此禱告。她能獻什麼給神呢?在神的國堙A她能為神做些什麼呢?她出身貴胄之家,但已沒有了房產的收入。她是一個社會工作者,除了薪金便沒有其他收入。但她為了愛主的緣故,極盼望能獻點什麼給耶穌。她已經把家堛獄器送給我們的賓館,現在又送來幾件古色古香的家具。這些家具一向都藏在城堡堙A是她留待搬到較大的房子時才用的。打從孩提起,她已特別鍾愛這幾件古色古香的家具了。

  但現在她知道必須把這幾件家具獻給主。不久,我們便目瞪口呆地看著一輛貨車駛進來,卸下這美麗的名貴家具。此外她還送給我們一襲皮大衣──後來我們把它賣出,把所得的款項用在神的工作上。另外還有一架洗衣機,我們可留下來自用。她送給我們這些名貴禮物時,自己仍住在一間簡陋的房間堙C

  我們有數不盡的例子可以說:有人把辛辛苦苦積蓄下來,準備買大衣的錢全數獻給主,只因主的愛火在他們心中燃燒,又有許多家庭在星期日只吃簡單的晚餐,把餘下的錢來獻給主。

  這就是「起初的愛」──對耶穌真正的愛。這種是毫不吝嗇的,是千方百計地要向主表達的。耶穌所盼望的,就是這樣的愛。

  我們若是「慷慨地」愛主,那我們也必定是「愚拙地」愛祂。因為這愛是我們與耶穌基督相交後所激發的,而祂的愛正是一種「愚拙的愛」正如使徒保羅所說:「我們為基督的緣故算是愚拙的……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我們還是又飢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的住處。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四10、9、11、13)。

  使徒保羅是個敬虔的猶太人,他本可安靜悠閒地過活,但他對主的愛使他變為愚拙──他選了一個常人所不愛的生活。為什麼?因為愛佔有了他,他唯一的念頭就是:如何取悅耶穌?因此他緊緊跟隨耶穌,走「愚拙的愛」的路。因為愛主的緣故,他在別人的手下受盡諸般苦楚。他像門前的擦鞋墊,任人踐踏,但仍忍耐到底。起初的愛──新娘的愛──在保羅心中燃燒,使他完全順服在耶穌的帶領下。

  這樣火熱愛主的人是不分男女的,教會歷史中就有不少這樣的例子。他們的整個生命被愛火燃燒,無視於人間的一切非議和情理,甘被視為愚拙的。巡撫非斯都因保羅的狂熱而作出的反應,實在不足為奇。保羅面對眾人的指控,可以有條有理,侃侃而談地作出答辯。可是一提到耶穌,他火熱的愚拙的愛便爆發出來,不能抑制,以致非斯都說:「保羅,你癲狂了吧!」(徒二十六24)

  這種愛心所蘊藏的能力何等巨大!我們既知道人間純真的愛能產生巨大的力量,那麼這「愚拙的愛」不是更有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嗎?這種愛能勝過一切。很多殉道者不是在十字架上釘死,在木柱上燒死,就是被動物吃掉。然而,正如詩人所說的,「他們為做這些錯事的人禱告。」他們也像另一位詩人所說的,陶醉在愛中。他們不只是在頭腦認識神。不,他們有主耶住在他們心中,愚拙的愛在他們身上充滿能力,不論什麼也不能使它熄滅。他們的心只對耶穌的名字發出回應,他們因耶穌的名字而高聲歌唱讚美神,好像司提反一樣,雖面對死亡與強暴,仍滿有喜樂。愛驅使他們說:

  今生不足惜,
  世事不足畏。

  這些人真正持守了起初的愛,也就是新娘的愛。他們的愛有「愚拙」的特性。為什麼他們會有這樣的反應呢?特別在面對苦難的時候,他們的表現更令人覺得迷茫。只有這愚拙的愛才能解釋。因為千方百計地避免受苦,是人類的本能。我們千方百計地避開苦難,但是為了所愛的人,受苦卻成了無上的光榮。因為愛人是如此可貴,一個人願急不及待、竭盡所能地去表露他的愛。世人對這樣的犧牲並不明白。真正愛主的人都會有這種「愚拙」的特色。直到今日,它們還是象徵著真愛的標記。

  一個人在對頭人面前低聲下氣,不是太愚蠢了嗎?但主的愛使我們的一位姊妹做到了這點。這位姊妹的工作常常因為肢體間的紛爭而大受影響,令她極其難過。但她與主一同受苦,因為那些徒掛虛名的基督徒,並沒有把耶穌在祂的最後禱告堙A囑咐我們要合而為一的命令放在心上。她開始去探訪那些反對她的工作的人,盼望能向他們表明她準備在愛堭筍搘L們,與他們尋求愛的合一。這是愚拙的行徑;從世人的標準來看,這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你的對頭只會懷疑你最終的目的。

  「看,那個與我們作對的人來找我們,她一定是想討我們的歡心,可能她的工作進展得不順利,知道自己錯了。」

  對,這樣做是愚拙的。我們應當準備別人會拒絕我們張開的手,但是為了愛耶穌的緣故,愚拙的愛仍會堅持到底。因為這是耶穌的道路,只有這樣祂才能得勝。

  再說,一個宣佈放棄繼承遺產的權利,不也是太蠢了嗎?但我的一個好朋友便是這樣。為什麼呢?難道她不需要這筆遺產嗎?正好相反,也盼望這筆遺已久,而且她正需要金錢以濟燃眉之急。但其中一個繼承人作出了不合理的要求,引起各繼承人之間的爭吵。雖然我的好友並無牽涉在內,但她自動宣佈放棄繼承遺產的權利。為了耶穌,她甘願這樣做,因為祂來是要使我們彼此和睦相處,把仇恨衝突消弭於無形。

  「愚拙的愛」的力量很大,勝過我們堶戛痦`蒂固的自衛本能。這本能叫我們明哲保身,不要在危急時挺身而出,不要背負太多的擔子,免遭池魚之殃。這種態度使多年來東德難民大量湧入西德時,遇到了很多的困難。

  但黑森州北部卻有一位婦人願意誠心接待難民,像主耶穌接待他們一樣,因為聖經說:「在你們中間生養的外人,你們要看他們如同以色列人中所生的一樣……。」(結四十七22)

  她和丈夫的年紀已很大,正是特別需要安靜過活的時候。這時忽然有一家七口的難民被派到他們一戶。這位老太太並沒有拒絕收留他們,也沒有怨天尤人,相反更照著以西結先知的話,以愛心接待他們。她在屋媢j了九間房,夫婦倆佔二間,他們佔七間;至於她家堥瑰Y母牛所出的牛奶,也照同樣的比例分配。

  這還不夠,稍後她甚至將自己的麵粉、牛肉、罐頭、家具、碟子、銀器、肥皂、床單、毛毯等等都照樣分配。這個家庭是信奉天主教的,這位老太太以前從未接觸過天主教徒,不知道該怎樣和他們相處。但神恩待她這「愚拙的愛」,他們相處得非常融洽。這個天主教家庭上教堂守彌撒時,老太太便為他們預備早餐。然後,當她和丈夫往教堂參加崇拜時,這家人的母親便為他們預備午餐。

  這對年老的夫婦有一間小規模的鞋廠。他們曾為沒有兒女繼承事業而擔憂,恰巧這個難民家庭的父親是鞋匠,他們便協議由他租用這鞋廠,每次付出利潤的一個固定比例作租金。

  不久,他們的愛面臨真正的考驗。那五個孩子的母親病倒了,照顧她和孩子的責任便落在老太太身上。後來母親終於不治,這位老太成了幾個可憐孤兒的母親。她那愚拙的愛結果纍纍,整個鎮上的人都知道他們的家庭是和平有福之地。

  啊!讓我們這些已接受耶穌「愚拙的愛」的人,在生活中顯露出同樣的愛。這愛雖然似乎愚拙,但卻帶有極大的意義。因為它就是神的愛精華,祂的愛包括一切智慧。愚拙的愛不斷帶來祝福與美果。

柒、甘苦與共

  那些在熱戀中的人,盼望能時刻與愛人在一起。同樣,那些愛耶穌的人也盼望能親近祂。耶穌往那堨h,他們也往那堨h,耶穌也報答他們的愛。祂說:「……我在那堙A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堙K…」(約十二26)意思就是要與他們在一起。愛耶穌的人將在天上分享祂的生命──一個充滿榮耀、權能和屬天福氣的生命。倘若我們是真的愛主,我們在世的時候,也能分享祂的生命。

  耶穌再三呼召那些屬祂的人跟隨祂,走祂在世所走的路。「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夫子,尚且洗你們的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約十三14)。「……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太二十26、28)。耶穌說這些話,呼召我們跟隨祂,走仁愛謙卑的路。祂又說:「學生和先生一樣,僕人和主人一樣,也就罷了。人既罵家主是別西卜,何況他的家人呢?」(太十25)「你們要記念我從前對你們說的話,僕人不能大過主人,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約十五20)。「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可十39)。

  那些與主同行的人,也在地上和祂一同受苦。耶穌在世上背著祂的十字架,不是偶然一次,而是一生背著它。因此,祂對門徒說:「若有人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十六24)。祂又說:「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十四27)。這就是門徒證明自己愛耶穌的方法:無條件地選擇跟隨耶穌,和祂同走祂的路。這不是單單紀念耶穌的受苦這麼簡單。愛耶穌不只是認識到祂在世時所受的苦難,也要分擔祂今日所受的苦,因為祂是永遠活著的基督。
新娘若深愛新郎,那麼即使路途崎嶇,她也必跟隨到底。她既不問路途是否難走,也不問前面有什麼困難。她只知道她與新郎同在,她要分享他的生命。愛驅使我們分擔愛人所要忍受的痛苦。能為愛人解決困難,實在是無上的光榮。「過來人」都知道這樣的經歷非常可貴。

  只有一件事使愛人憂傷,就是與所愛的人分離。這是最大的痛苦。當我們與愛人在一起時,也許會經歷到一些苦難和失望,但比起分離的痛苦,便顯得微不足道了。我們若看見愛人受苦,很自然地會立刻想法子分擔他的苦難。這正是歌劇費黛里奧所要表達的主旨:當那個丈夫被囚在監堮氶A他的妻子總是坐立不安,直至她找到混入監牢的方法。倘若人的愛是這樣,那麼,當耶穌的愛充滿我們內心時,我們對祂豈不更應該這樣嗎?

  愛主的門徒想到主作嬰孩時,睡的是又硬又冷的馬槽;長大成人後,又被釘在十字架上。他看到主耶穌是何等的貧困、卑微、無助和黯然,他便立刻為自己舒適的生活而感到不安。他要像保羅在腓立比書所說的,「以基督的心為心」。耶穌為我們而變得貧乏,因此我們也必須拋棄地上的一切財物,經歷貧困,才能真正親近耶穌。

  門徒知道耶穌是榮耀的王,是世界和人類的創造者,但他也要知道祂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木匠的兒子,祂在世時不過是一個既無名譽地位,又不斷受法利賽人欺侮的旅行傳道者。真門徒看到這些,就會盼望學效耶穌,與祂同走這條艱苦的路。在他工作和生活圈子堙A他不會求名譽、地位和權力,反會選擇貧窮平凡的生活。

  「起初的愛」使我們真心真意地盼望與耶穌同走貧困卑微的道路。人只要領受了這愛,即使他的生活富裕,地位崇高,他也會放棄一切。

  有一次,一位教師被神呼召,要跟隨祂走貧困卑微的路,去服侍窮人中最窮的人。這位教師很有才幹,因此在她的行業中很受人尊敬,她還有一筆可觀的退休金。她的身體健康不大好,因此學校的醫療津貼和退休金對她相當重要。但她愛耶穌,知道祂正等候她走另一條路。

  她選擇了耶穌的路。她辭去教職,放棄了醫療津貼及退休金,加入姊妹會。她在房屋發展區的一所幼稚園工作,那堛漱p孩都是非常窮困的,而她的工作也很艱苦。她有服事「窮人中最貧窮的人」的愛心,她得不到任何報酬,反而要與其他姊妹一同憑信心,仰望神供給他們一切需用。因著愛主,她滿心歡樂地奔走這路,並且成為多人的祝福。

  耶穌的路,不單是貧困卑微的道路,更要成為受苦的路。門徒必須仰望他所愛的這位主,看祂被人戴上荊棘冕,手堮陬菃O人用來戲弄祂的權杖,被人吐唾沫在臉上,受盡戲弄和辱罵。即使到這地步,真門徒仍不離開耶穌。愛藉著苦難催迫我們心甘情願地與主同行。人或會排斥我們,辱罵我們,破壞我們的聲譽,因為我們毫不妥協地走耶穌的路,但我們仍然跟隨主到底。

  愛主的人看見主背著祂的十架,走向各各他,沉重的十架一次又一次地把祂壓得支持不住而倒下來。只有一個人在路上幫祂背十字題,就是古利奈人西門,但他是被迫的。今天,耶穌仍背著世人的十字架。祂要拾起門徒撇在一旁的十字架,自己親自背上。真門徒見到這樣的情景,愛主的心就在他堶捲ㄔ秅@個熱切的盼望,催使他要在這件事上和耶穌一同受苦。他會說:「把十字架放在我身上吧!我會滿心歡喜的背負它。」他彎身承受神放在他肩上的重擔,為著能與他所愛的主在一起而天天獻上感謝。他知道當他走十字架的道路時,他就與主緊密也聯合起來。但多少時候,我們拒絕了祂,不願永遠跟隨祂走受苦的道路。

  在耶穌週遊各地傳福音的歲月中,門徒一直與祂在一起。不錯,他們為愛主的緣故,拋棄了一切,與祂一同過艱苦清貧的生活。但他們的愛還是不夠,還不是真正的新娘的愛,因為他們願意與主同甘共苦的程度仍是有限的──他們並沒有打算和祂一同受苦。耶穌在受難前曾說:「我在那堙A服事我的人也在那堙C」但當祂受難時,在眾多門徒之中,祂能夠找到那一個呢?在黑漆的客西馬尼園中,他們全都睡著,留下耶穌獨自一人;當耶穌被人捉拿時,他們四散奔逃;當祂被人綁著帶去見該亞法時,也沒有門徒公開承認祂,只有一個門徒在法院婸溶楫滲葭菕A觀看審訊,而且還三次不認祂。法院五次聆訊,耶穌都是孤單地站在法官面前。當祂被鞭打,被人戴上荊棘冕,背十字架出外時,沒有門徒維護祂。在十字架前只有一個門徒,就是約翰。

  也許他們後來會想起耶穌說過的話:「我在那堙A服事我的人也在那堙C」這句話尤如利箭穿心般控訴他們:「當苦難臨到你時,我們竟然棄你而逃!」也許這句話成為他們日後的指引。他們的悔改帶來了他們對主真正的愛,這句話時刻提醒他們跟隨主。結果,他們與主同走十字架的道路,面對苦難、逼迫和死亡。因此,在天上他們要再次與他們所愛的主在一起,在祂的榮耀中永遠與祂同住。

  今天,耶穌要尋找愛祂的人,就是那些堅定地留在祂身旁,像耶穌復活後緊緊跟隨祂的門徒一樣,而不是那些在祂有難時便棄祂而逃的人。

  只有那些愛主的人才會渴望過門徒的生活。不論何時何地,他們都願意跟隨祂,與祂親近。他們不能沒有耶穌而活,他們又認識到那埵陪C穌,那奡N有生命。縱然是在憂傷苦悶之中,耶穌仍是喜樂的泉源,祂就是喜樂、和平、滿足。

  那些與耶穌同走十架道路的人,發現了一個最大的奧秘;高貴的珠子,就隱藏在苦杯的杯底。在苦難中,真實而深摯的愛會受到考驗。神的靈會向我們啟示祂的心意、祂的愛和祂所受的苦。祂愛我們,賜下愛子為我們而捨命,但以愛相報的人很少。即使是祂的兒女也不愛祂,實在叫祂何等傷心。以色列人的頑梗不信令祂感到悲痛,基督身體中的分裂,也令祂痛苦不堪。
愛神的人發覺神的痛苦成了自己的痛苦。作為耶穌的門徒,分擔祂的苦難、責任和重擔,是他們的光榮。當他們看到親愛的主受苦的時候,便渴望能與使徒保羅同聲說:「我為你們受苦,倒覺歡樂……」(西一24)。為什麼保羅在苦難中仍能喜樂?一個人又怎能為苦難而喜樂呢?保羅歡喜快樂,因為走耶穌的路是他的光榮。這條路充滿了貧窮、卑微、貶辱、咒罵和逼迫。然而,置身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保羅仍然滿有喜樂,因為他是為耶穌的緣故而受苦。這就是為什麼保羅在羅馬書第五章三節稱讚苦難的價值,因為他們知道苦難中他能幫助主,安慰祂的憂傷──就是祂為教會的缺欠不全而起的憂傷。因著所受的苦,他能幫助教會達至完美。「……並且為基督的身體,就是為教會,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一24)。

  耶穌給了門徒一個很大的權利,這權利是特別為愛祂的人保留的。主信賴我們,將祂的心意向我們顯明。祂的新婦非經歷過苦難憂患,不能達至完美,得著祝福和榮耀。因此,祂容許門徒藉著他們所受的苦難,補足新婦在受苦上的缺欠。還有什麼恩典比與門徒一同受苦更可貴?(腓三6)每一個愛主的門徒,不都應該好好利用這個恩典嗎?與主同受苦難,不是應該成為他最神聖的禮物,成為他全力看守,任何東西也不能用來交換的財寶嗎?雖然聖經多次清楚提及這點,但發現這珍寶的人卻不多。然而,愛主的人會熱切地盼望得到這珍寶,因為真誠的愛必然驅使我們獻上一切,分擔愛人的憂患和苦難。

  可是,我們對主的愛,以及我們因這愛而作的犧牲,許多時都蒙上了一層薄紗。神與人之間的愛是一個奧秘。在以弗所書,保羅論到這種和婚姻關係相似的親密契合說:「這是極大的奧秘,聖經也提到我們復活變化的奧秘(林前十五51)。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弗五32)。愛耶穌的人才會有改變的身體,並且永遠與祂同在。

  聖經堨u有幾處經文提到這些事。使徒保羅說到他被提到第三層天(林後十二2),又有好幾次提及他為了其他靈魂的緣故受苦(林後十二15、腓二17、西一24、提後二10)。在加拉太書第六章十七節,保羅說自己身上帶著主耶穌的印記(加六17)。保羅完完全全的與耶穌的苦難聯合,神在他的靈魂和身體上都留了明顯的受苦印記。作為一個僕人,他的主人在那堙A他也在那堙C他時刻與耶穌同走受苦的道路,並且不斷為此作見證(林前四17)。

  今天,有誰認識到苦難中的契合,就是我們與主的愛契合?有誰知道,為了蒙神揀選,也為了可以承受永遠的福氣而受苦,是怎樣的一回事?又有誰知道,為了使教會達致完善而受苦,是怎樣的一回事?有誰會為了教會的缺欠和紛爭而感到痛苦?有誰能夠因為自己所受的苦,使教會得以建立而感到喜樂?我們還沒有經歷過極大的苦難和試驗,但我們中間有誰曉得利用每日的機會來嘗試受苦?

  主後的最初幾個世紀,受苦的心志仍存在許多愛耶穌的門徒心中。他們對主「起初的愛」仍然是火熱的,這種愛的力量驅使他們為主犧牲,也為祂的教會,祂所揀選的人而犧牲。這些愛主,以受苦證明自己對主的愛的人,成了建立基督教會的種子。這樣的人在教會歷史中一直都可以找到。他們有火熱愛主的心,甘願與主同走這路,並且透過與主同受苦難,為教會帶來福氣。

  在俄國革命時,我們看到不少這樣的例子。較近期的例子是舒拉特牧師,他的生和死都見證出這樣的愛。因為他勇敢地維護神的真理,得罪了第三帝國的領袖,結果在波根華德集中營媯h苦地去世。他一直沒有偏離苦難的道路,也沒有為自己的遭遇尋求解脫的方法。只要能夠向同監犯人傳福音,他甚至願意忍受酷刑,視死如歸。苦難使我們與主更親近的經驗,可從他的日記中看到一點點。他在日記媦g道:「生命中最黑暗的時刻,使我們與王更親近,為此我們要獻上最大的感謝!」

  今天,神仍在等候這樣忠誠的愛,等候我們心甘情願地去受苦──特別是我們這些信主的人,因為末世已經近了。

──摘自:「愛祂」
【蒙基督教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
地址:中華民國台灣省埔里郵政信箱8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