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目標(二)

勞倫斯

  八 日

  是主的愛感動我傾向主,以主為我愛的目標,但這並非一下子就完成的。這乃是主長久忍耐的工作在我堶措B行、感化、光照、吸引我集中於主,以主為我愛的目標,這樣我才得安息。從前我盲目地、誠實地對主說:「主啊,我只要你,什麼都不要了,只要你自己。」但那時我竟不知道我的心並不純一清潔向主,我心媮晹釣ヰF西是代替主的。所以主就忍耐地做工,把我心堣@切代替主的東西一件一件拿去。我本來喜歡與愛主的談論主,甚至過於喜歡獨自與主親愛地交通。主就把這機會拿去,剩下我一人,我覺得冷清,好像失去了什麼似的。就在那時我看見,原來我把與人談論主代替了主自己。我的心憂傷痛悔的向主說「主啊,我只要你自己,有你夠了!」我本來喜歡為主作見證,忙得非常,甚至沒有時間安靜地與主交通。後來主把這機會也拿去,叫我病得什麼都不能做,只得忍耐休息。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主獨自在我眼前。主啊,是你領我到了寶貴的你面前,你使我四路不通,只開一路通到你面前。主啊,我只要你自己,決不要什麼代替你自己,惟獨你自己是我愛的目標。我心對準你才有資格與人談論你,為你作見證。

  主的最好就是主自己,祂不肯讓祂的愛人把祂次好的美物代替祂自己。祂要祂的愛人將祂「放在心上如印記,戴在臂上如戳記」,因為祂的愛情如死之堅強的向著他。祂最傷心祂的愛人失去起初的愛心,失去向祂所存純一清潔的心。

  我心所愛的啊,是你吸引我集中於你,是你奪了我的心傾向你,是你捨己把我救到你懷中與你親愛地面對面,是你受了勞苦叫我現成享福。愛我的主啊,我所有的都是你做成的,我只知需要你,我只要你自己,我不要別的代替你。凡代替你自己的,都不能滿足你的愛人,不能滿足上山般的心靈。哦,我愛的目標啊,你是我白日的榮耀,你是我黑夜的安慰,你是我的喜樂,你是我的安息。我覺得你永久的膀臂在托住我,甚至我在忙碌煩雜的事工中都覺得愉快輕鬆。你維持了我經過沙漠並不乾渴,經過大水並不被淹沒,經過烈焰並不被燒毀。愛啊,有你就夠了,我只要你自己!我像一條藤蔓繞住你身,讓你覺你愛的反應甘甜,火熱。我像一個樂器在你手中,讓你彈出你愛的音調給你欣賞。

  只要主自己,一心向主,這樣的人無論在何種環境,無論處何種景況,都是安息在主面前。因為人有了愛的目標,就只知他所愛的那位不知別的,甚至什麼都不在他心上,只有他心愛的那位與他親愛地同在。主啊,有你就夠了。(續)

摘自:愛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