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邪靈的假冒(二)

賓路易師母

  天使的職事

  天使是為「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的,並不代替「基督」或「聖靈」。啟示錄似顯示這些天使對地上聖徒的職分,是在靈界中對抗撒但的勢力,但很少暗示其他的職分。在主第一次降臨時,因父把新種族的首生長子差到世上,天使們對這奇妙的事引起極大的活動;(羅八29、來一6)在五旬節聖靈降臨開始,祂建造一個復活元首相似的身體時,以及在教會的原初,天使與信徒直接可見的交通,以聖靈的工作和職事來代替了。

  見證基督和引導教會進入所有真理的全部工作,已經交給聖靈。所以所有天使的顯現,和從靈界來的可聽的聲音,包括自稱是從神來的,都可認之為撒但假冒,因牠的最高目的是在神的地位上代之以邪靈的作為。在這危險的日子中,無論任何光景,最佳安全方法,是在信心的道路倚靠神的靈和神的話語而生活和工作。

  如何察出聲音的來源

  要認識那個是「神的聲音」或「鬼的聲音」,我們需要明白,只有聖靈被委託去把神的旨意交通給信徒,而聖靈是從人的靈堶悼h光照悟性,(弗一17-18)來帶領信徒與神有理智地合作。

  聖靈的目的是完全更新被贖者的靈、魂、體,因此祂作工使每一官能都自由,而從不引導人成為個被動機器。祂在人堶惕@工使他揀選良善,而加他力量去行動,但從不使之遲鈍不自由行動,否則祂就違反了基督在各各他的救贖,或祂自己降世的目的。

  當信徒明白這些原則後,「魔鬼的聲音」就可認識:

  (一)當牠來自人的外面,或在他的周圍,而非從聖靈所居住他靈堛熔`處而來。
  (二)當牠是必須堅決強迫突然的動作,而沒有時間去思考或理智地權衡。
  (三)當牠是混亂而嘈雜的,使那人不能思想。因為聖靈希望信徒有智慧,能揀選,故不會擾亂他,致使他不能決定。

  邪靈也會假冒人堶惘菑v明顯的講話,似乎是他自己「思想」,但沒有心思專注的動作。在堶惘酗@種堅持不停的「評論」離開意志和心思的動作,來批評他自己或別人的動作,例如「你錯了」、「你永遠不會正確」、「神已棄絕你」、「你必定要做這件事」等等。

  如何察出那超然發聲的經節

  「魔鬼的聲音」扮成光明天使般是很難察出的,特別當一連串的經節奇妙地來臨時,就使之更像是聖靈的聲音。從外面來的聲音,無論是從神或天使,都很易去拒絕,但信徒對一連串的經節,就會相信是出於神,這時的察驗就需要更多的知識。

  (一)信徒是否倚靠這些「經節」,而不使用他的心思和理解力呢?這表示被動。

  (二)這些經節是否成為他的支持?

  1.使他不再單單倚靠自己;
  2.減弱了他決定的力量和正確的自信力。

  (三)這些經節是否影響了他?

  1.使他驕傲地自認「特別蒙神引導」或
  2.打擊他,歸罪於他,使他失望,而不是帶他在生活中虔誠地接受神的對付,藉著聖靈光照和聖經的話語增加分辨好歹的知識。

  如果這些經節所結的果子,如前面的三點,就可斷定出乎欺騙者,最低限度也應對之採取中立態度,直至到它們來源的證實。

  邪靈如何對牠們的俘虜改變神的引導

  邪靈極小心地使牠們的建議和引導適合信徒的特點,使之不易察出;牠們的「引導」不會違背在心思中扎了根的神的真理,或違反心思中任何特別傾向。如果他心思中有一種「現實」的思想,就不會給予明顯愚昧的引導;如果熟習聖經,就沒有違反聖經的話語。如果信徒對某一點感覺特別強烈,那些「引導」就會與之相合;如果可能的話,都會適合先前所受神的真正引導,使之好像是先前引導的繼續。


diagram

  這堙A我們清楚看見仇敵的工作:那人開始是在神的旨意中,但邪靈藉假冒神的引導,而使牠的意圖在那人身上通行。撒但的引導改變了人的生活,使人的力量錯用而減低了他的事奉價值。要敗壞仇敵這詭計,信徒必須知道有兩種對引導的態度,如果不明其分別則後果嚴重:

  (一) 信靠神的引導,
  (二) 相信神正在引導。

  第一種是信靠神自己,第二種是假定被神引導而往往被邪靈取利。在第一種中,神因人的堅心信靠而必定引導,祂是藉人在自己的靈中繼續與神的靈合作來引導;其他所有官能都自由活動,意志就是智慧地揀選神道路上的正確步伐。

  第二種中,當邪靈冒充神正在引導,而不是那人不斷儆醒與聖靈合作而得到的引導,這就會出現一種輕微的「強迫」,慢慢地增加力量,不久信徒就會說:「我被迫去做什麼」,「我怕去拒絕」——他以為這強迫是神的引導的證據,而不知與神對待兒女方法剛剛相反。

  被騙信徒是邪靈的奴隸

  如果相信是出於神而順服之,結果信徒就成為一種超然能力的奴隸,破壞了所有決志和判斷的自由。他開始害怕在行動中有些微不順服「神的旨意」,甚至日常生活中最小的事都祈求允准,恐防做了任何未經允准的小事。當邪靈完全控制信徒到機械人的地步,就不需要太掩飾地作工。牠們開始狡猾地帶他去做最愚昧的事,但小心地依照他對牠們被動性的順服,而避免使他的理解力甦醒。他受命去留長頭髮,像拿細耳人參孫,說是為了「順服」。但離開了真正信服的原則;他出外不戴帽來證明他在最小的事上順服;但他要穿破舊衣服來證明「沒有驕傲」或「釘死自我」,或作「絕對的順服」的記號。

  這些表現,對別的運用理智的人看來都是可笑的,但邪靈是有極大的陰謀,要藉此使信徒成為一個被動、不思想的、不推理的巫媒,完全符合邪靈的意圖。而在這可笑的事物上,就被掌管得更深。

  當這愚昧可笑的動作被公開看見時,邪靈知道已經破壞了被騙者在正派的人面前的形象。但有極多虔誠的信徒,其中大部分是教會中知名的,他們並沒有被推動去作這些外面的「極端」動作,然而他們同樣在食物、衣著、態度上,受了「超然」命令的捆綁,他們以為是從神領受的。那種論斷別人的態度,因「獻己給神」並「順服」,而暗中自我讚許,都顯示了仇敵的狡猾作為。

  邪靈使信徒占卜

  當信徒以為是神在帶領他,邪靈就不會被發現,牠們便可以更多的欺騙他們。當他被騙和被附到相當深的程度時,就發現除了控制他的邪靈准許,否則自己就不能行動,所以他甚至不再求允准去做什麼事。在一些例子中,邪靈在那人肉體中與他建立交通,如果他想知道應去何方,他就向內求問堶悸瑭n音——被認作「神的聲音」——那被附的邪靈就用他頭部的動作來答「對的」,或用完全不動來答「不」,甚至竟有用腳的舉起和放下來答覆。這些都表示邪靈完全控制了受害者身體的全部神經。信徒現在相信身體中每一超然動作都有意義,因為可能是來自那佔住著的「神」。

  到了這地步,邪靈被附是這樣的深,以致他不再被任何辯論、推理或考慮所影響,來使他不聽從堶掄n音的引導和允准,因為他完全相信是出乎神。事實上當他懼怕作任何的不順服,寧願被全世界所誤會和定罪而不敢違背。他恐懼「不順服聖靈」。邪靈用每一機會去加深這恐懼,來維持牠的控制。

  信徒凡事都順服那控制他的邪靈時,他就更多地倚靠超然的幫助,當他做了離開牠之事時,就受控告說他「離開神來做事」。

  他完全聽從了那聲音的引導,倚靠這「神聖的」話語,而使頭腦完全不活動,到了這階段所有的官能都落在更深的被動堙C

  同時,各種「神蹟奇事」和超然的「恩賜」之假冒都出來了,就如預言、方言、醫治、異象,以及所有撒但能夠做到的各種超然經歷都給予了信徒,並且具有眾多的「經節」和「證據」來肯定它們的「神聖源頭」。經歷到身體輕快的感覺似乎有不可見的手摻扶;他在床上被升高起來,如同「通靈術士」的「提升」;他能夠唱、講、和做以前所不能的。持久的與邪靈勢力接觸使他具有一種「神秘」的外貌,但所有來自用力和自我控制的力量的線條都在面上消失了,因為那感官的生命由一種靈界的活動所餵養和放縱,雖然像吸煙等肉體習慣一時沒有了能力。

  假裝別人

  邪靈不只假冒神和神聖事物,並且會假冒人和人的事物,例如假裝別人和信徒自己。有些則表現出與他本來所見的不同,妒嫉或憤怒、批評或粗野等等。用另一種放大了的形式來看別人,與真正不自私和仁愛的表現完全相反。認為別人的動機完全錯誤;簡單的行動都被加上色彩,言語都被加上講者所沒有的意思;常常似乎肯定了所假想的別人之錯誤。

  異性也同樣被「假裝」來影響信徒。在禱告或日常的時間,用一種使人厭棄或漂亮的形式,來引起信徒堶惜@些潛伏的成分。有時這種「假裝」被解釋作「為了禱告」、「交通」或「靈交」等屬神事物。

  當邪靈的立足點是在身體中時,這種「假冒別人」會出現在感情的領域中,來勾引被附者。他們的面孔、聲音,和同在都呈現出來,似乎彼此都同樣受影響。同時又伴有一種假的「愛」,帶有想親近的痛苦願望,差不多控制了受害者。

  這種帶有痛苦的愛,是邪靈所假造的,影響了千萬信徒。許多人忍受渴求愛情的深銳的痛苦,而沒有具體的人牽涉在內。有些在心思中受攪擾,以致不能忍受「愛情」這字的提及,雖然在身體中沒有邪靈所製造的種種使人困擾的表顯。這所有現象都是信徒自己意志不能控制的。

  人自己的假裝

  邪靈藉假裝信徒自己,就給予他一些關乎他自己的誇大的觀點;他是「奇妙地蒙恩」,以致「驕傲」;他是「可憐的無能」,以致失望;他是「非常聰明」,就擔當了不能做的工作;他是「無人能幫助」、「毫無希望」、「太急進」、「太落後」——總括一句話,當邪靈在想像力中得著立足點,就會在他心思中呈現無數關於他自己和別人的圖畫。

  邪靈狡猾地隱藏在信徒的個性堶情A使別人看見他有時「充滿自私」,而其實他心堿O沒有自私;「充滿驕傲」而實在謙卑,這就是所謂「假人格」。事實上,他外面所有的態度、聲音、動作、說話,時常與他真正性格相差很遠,以致他奇怪為什麼「別人誤解」和批評他。有些信徒則沒有察覺這「假我」的表現,而繼續愉快地滿足於他們自己堶悸滌尨魕M靈性的生活,忘記忽略了別人對那些相反的表現的可惜或責備。因邪靈被附所引致的假人格也會以美好的形式出現,來吸引或誤導別人,而被利用者與受害者都一無所知。有時被稱為「不能說明的愚昧」,但如果認識到是邪靈的作為,加以拒絕和抵擋,這「愚昧」就不發生了。這是完全離開那人自己意志的動作,故可知是邪靈的作為,特別當這「愚昧」隨著一些超然經歷而來,而被附現象因接受假冒而形成。(續)

摘自:聖徒的爭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