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交通(一)

勞倫斯

  讀經:約十五4-5、歌二3-4

  十三日

  人以主為愛的目標,這人滿心都是主,只注意主,集中在主身上。他不覺得自己,只覺得主,就是不叫他注意自己,他也只覺得主,因為他滿心都是主。正如一滴露水反射陽光,水在光堙A光在水堙A水也只覺得光,因為滿水都是光。太陽怎樣吸收一滴反射的露水,照樣,神吸收一個返照祂的心靈。這就是愛的交通,多麼神聖的甘甜!

  我愛的目標啊,我在你堙A你在我堙C我正如一滴水在你的榮光中閃耀,我也像一塊鐵在你的熱愛媬N紅。主啊,我是這樣甜蜜的享受你,讓你從我享受你自己,惟獨你自己才配給你享受。你永遠是我愛的目標,所以我可以永遠作一滴閃光的水,你的一塊燒紅的鐵,讓你欣賞我所享受的甘甜,給你喜悅。
人心對準主,一心向主,這人的心就平靜安息,如同一個平靜的湖面反映主的榮光,也像一面明淨的鏡子返照主的形狀;但是這人自己一點都不覺得這美景,他只知主多麼寶貴,只覺得主多麼美好。他是集中在主的身上,所以不知道自己什麼,因為他與主有不斷地甜蜜交通。人以主為愛的目標必以與主親密交通為寶貴。

  我心所愛的啊,除你以外我無所愛,但你自己我要而更要,享受還要享受,欣賞還要欣賞。你是無限量的寶貴,我永遠享受不盡、欣賞不完。主啊,我愛你!

  我無論做什麼都是一樣的與主親密交通。無論我讀經、祈禱、忙碌工作,我都是一樣與主親密地交通。隨時、隨事、隨地,都是一樣的與主親密地交通,因為主一直懷抱著我。這正如一個小孩在他母親的懷中,他無論做什麼,或玩、或吃、或睡,都是一樣的親近他的母親,因為他覺得他母親的膀臂懷抱著他。永生的神是我的居所,祂永久的膀臂在我以下。祂是愛我,為我捨己,替我死而復活,把我救到祂的懷抱中。祂的懷抱是愛的懷抱,祂以永遠的愛愛我,祂的慈愛必不離開我。所以我永遠脫離不了祂的懷抱,因此我也永遠能與祂親密地交通。我已經在祂愛的懷抱中,所以我自然能與祂甜蜜交通不間斷。祂是我愛的目標,誰能攪擾我們親愛的交通呢?

摘自:愛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