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與自己

麥克維

  教會中充滿了基督徒的教師和牧師、主日學教師和同工、佈道家和宣教士,神的恩賜在他們身上是顯明的,他們也為許多人帶來了祝福,但是當我們仔細的來看他們的時候,我們就發現在他們堶悼R滿了自己,他們己經為基督「撇下一切」,他們也想像自己已經預備好了,像古時聖徒一樣要為他們的主捨命,但是在他們隱藏的個人生活的深處,卻隱藏著自己的陰險能力。

  這樣的人會常常的在希奇,他們為什麼不能勝過他們已經受傷的驕傲、急躁、貪婪和缺少愛心,他們沒有經歷過「活水江河」的應許。阿!這秘密並不難尋。他們在暗中習慣的在「神龕前敬拜」──在自己的神龕前。他們天天在那婼井臛鄞均A他們是基要主義者,他們誇耀外面的十字架,但是在堶悼L敬拜另外一位神──伸出他們的手來服事一個憐愛的、嬌養的、姑息慣了的「己生命」。他們認識外面的十字架、罪的刑罰的清償、代替者的死──這是基督「成了」的工作。但是他不認識十字架奇妙的不可測度的奧秘,實用在我們內在生命的奧秘──「堶悸熄灝筋O和外面的十字架一樣的」。但是「基督若不在你們堶惕@了內在釘死的工作,割斷你對自己的迷惑,使你與神的愛深深的聯合,即便有一千個天堂也不能給你平安。」許格爾(F.J.Huegel)的《基督的十字架》

  神使我硬心的反對自己,
  軟弱者以可憐的聲調
  懇求舒適、安息與快樂;

  我是自己的叛徒;
  我最虛偽的朋友、最致命的仇敵,
  無論我走何路,它總是我的攔阻。
  只有一位能約束我自己,
  能從我身上除去這叫我透不過氣的重擔。(羅塞提)

  人從他在神堶戚鴩茠漁a和中心,在那堹型O他的光和生命、是他的呼吸、是他宇宙的中心太陽──從這至高者的隱密處,人離開了,並且進入了遠方自己的世界中,進入了與神分開疏遠的黑夜中。人推翻了神。「己」僭奪了寶座,一個總不肯退讓的篡位者;「己成了人所附著新的偽的中心。」在日光之下,他再也沒有愛什麼,像愛他自己一樣,就是他最好的行為也不過是他隱藏的屬己的精裝形式、污穢的破衣;他總是用右手做他自滿的左手所要知道的事。勞威廉(William Law)說:「『己』是我們墮落狀態一切之惡的根、枝和全樹。」

  當這幾乎是「全能的己」推翻了奪了全能者的王位的時候,神能做什麼呢?神並不會驚奇的。但是這悲劇怎樣的是一切悲劇中最悲慘的阿?放蕩而不羈的人怎樣才能從他對自己可惡的虛偽的迷戀得釋放呢?神決不能強迫勉強人,祂至高的榮耀應得到的是一個不勉強的敬拜。祂不會把祂自己的目的,祂的榮耀目的,打折扣。這奡N表現了神的智慧,十字架真是神的能力、神的智慧,各各他是神的斧頭放在「第一族」樹的根上,亞當被砍下來了,一個新的亞當登了寶座。

  主耶穌來了是要作新人類的元首,祂甘心樂意的來取了罪身的形狀。祂用捨己的愛之繩索把我們與祂自己緊緊的捆在一起,帶著我們與祂自己一同進入死的深處,要清算我們罪的刑罰,並且勸服我們,叫我們選擇,不選擇自己。祂揀選了死是為我們死,在我們的地位上死,是的,為該死的我們死了──為的要救我們脫離這犯罪的自己。

  來吧!同蒙天召的信徒們!人子已成為罪──成了咒詛──像蛇一樣的被舉起來,與祂的母親一同站在十字架下的人哪!:「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刺透,叫許多人心(是的,你的心、我的心)的意念顯露出來。」「但是」,有人問說:「為什麼是蛇呢?──為什麼不是百合花或是玫瑰呢?──為什麼不是一些可以表示祂為王和救贖工作的可愛東西呢?」但是,當神要畫出我們「犯罪己」的可咒詛的品格的時候,祂是不會錯誤的,只有蛇能象徵這個真理,這給我看見一個嚴肅的亮光,它徹底的刺透了我,這是我完全的本相──不只是我的罪,也是我的己,我所作的是從我是什麼人產生出來的,沒有粉飾的真理已經出來了,這是我,我的己,為什麼要遮蔽住眼睛呢?我要仰望十字架,並且願意履行它嚴肅的含義。

  我看見在彼拉多堂前的群眾,
  我注意他們忿怒的態度,
  他們驚天動地的喊著「釘祂十字架!」
  並且帶著褻瀆。
  在那呼喊的群眾中,
  我覺得我就是其中之一
  在那嚷鬧粗暴的聲音中,
  我認識了我的己。

  是我使聖血傾,
  是我釘祂在木頭上,
  我釘死了神的基督,
  我加入了戲弄祂的群眾。

  在十字架旁我看見了,
  群眾的戲弄和受苦者的呼喊,
  但是我的聲音似乎告訴我,
  只有我獨自在戲弄祂。
  (木納爾)

  這樣的承認似乎太可怕了嗎?我是否猶豫的不肯自認?但是我怎樣敢不承認呢?除非我承認了,我總無法否認,從十字架的寶座上高高的被舉起,我先被拉住承認自己,而後再否認祂,我不再談到一半基督、一半己,我是受了咒詛,不是被砍在原處,我乃是被砍下、砍掉,與過去、與己的本身的關係完全分開了,我就是被交託給咒詛,在另外一位的堶情A我已經受了律法制裁,一個可恥的結局,一個永遠的結束。

  這司法的判決要我最誠意的順服,我要同意對於我的宣判,在其上簽名。我不是要去釘死己,這是一個太偉大、太神聖的事,我已經奉獻給死,與「基督同釘十字架」了,這事已經成功了,但是我必須在我死刑的宣判書上簽字,我必須同意神的處置,我必須選擇在祂死的權能中,推翻我並否認自己。十字架的確實是神基本的兵器。但是基督的死,只能在我們用信心與祂聯合的時候才發生有效的能力;我必須認基督神聖的死,就是我的死。

  這樣的捨己不但是與某些的罪分開,乃是將十字架的斧頭在自己的樹根上,神說,把這樹砍下來,不是僅僅修剪而已。一切的自義、自尊、自辯、自榮、和致命的自憐──這些和所有其他的千萬表現都是屬於肉體的茂葉,是深深的扎根在己卻變高聳枝子。去修剪它,不過是把己的生命移在其他更險惡的根上,把法利賽人發展成為一棵大樹。在外表上,他或許可以顯得很美麗,在人中間可以得到人極大的尊敬;但是在這些的後面,那些與他最親近一起生活的人,卻能流淚的見證,在自己的綠色樹上所懸掛著的苦果。
但是有一個極豐富的盼望,我已經被接在那「被釘者」的身上,與神的性情有分,我所分享的生命是一個已經釘死的生命,一個已達到高峰捨己的生命;是永能勝過自己的生命,但是感謝神!我已經為基督所得著,當我將一切都降服在祂面前的時候,祂全能的死就要在我身上作祂那內在釘死的工作,被釘的主得著我越多,我就必須越向自己死。

  有人問慕勒(George Muller)服事的秘訣,他便回答說:「有一天『我死了』。」當他這樣說的時候,他向下屈身,幾乎碰到地板,他又繼續的說:「向慕勒死了,向他的意見、嗜好、興趣、意志都死了,向世界的稱讚和責難死了、向我弟兄或朋友的讚美或譴責死了,從此以後,我只求能討祂的喜悅。」

  雖然我是無有,我卻在你神的完全中誇勝,
  飽嘗絕對降服的甘甜和屬靈的喜樂。
  雖然我是無有,我卻因在你堶惕鋮鴗@切而歡呼;
  不是我,乃是基督,直到永遠!
  阿們!唯願如此!
  (朋納德)

摘自:重生與釘死(Born Crucified; L.E. Max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