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重價的恩典

潘霍華

  一、 廉價的恩典

  「廉價的恩典」乃是我們教會的死敵。我們今天正是為重價的恩典而戰。

  「廉價的恩典」就是在市場上所販賣的恩典,有如廉價商場所叫賣的貨品一樣。聖禮、赦罪,以及一切靈性的安慰,都在削價求售之中被拋售了。恩典被人看為是教會取之不竭的寶庫,教會用不著查詢或以限制,就可以用慷慨的手博施福惠。這是沒有代價的恩典!這是不求代價的恩典!我們想像為恩典的根本性質是在於其賬項早已預付了;並因早已付過錢的緣故,就可以免費得著一切。既然所付的代價是無限的,所以使用恩典的可能性也是無限的。然而,假若恩典不是廉價的,那又將如何呢?

  「廉價的恩典」就是將恩典作為是一種教義,一種原則,一種制度。它只宣講罪得赦免為一般的真理,神的愛被作為是基督教的神「概念」。人們以為只要在頭腦上同意那種概念,就可以獲得赦罪。人們以為教會若對恩典持有正確的教義,實際就在恩典上有份了。在這樣的一個教會中,世界為其罪過找到廉價的遮蓋;無需為罪憂傷,也不必希望真正脫離罪惡。所以,廉價的恩典就等於拒絕神永生的道,事實上也就等於否認神的道成肉身。

  「廉價的恩典」係指不用罪人稱義而罪得了赦免稱正直。他們說,唯獨依靠恩典成就一切的事,所以一切的事仍可以像從前一樣,絲毫不改變。「人的一切努力不能贖罪愆」。世人依然行在老路上,所以正如路德所說,「即令有最好的行為」,我們仍然是罪人。那麼讓基督徒像世界其餘的人一樣地過活,讓基督徒在生活的各方面遵照世界的標準而行,而不必妄自渴望在恩典之上,過其與罪惡的舊生活不同的生活罷。那是狂熱派,重洗派及其同類的異端!基督徒要小心,不要背反和褻瀆了神白白的和無窮盡的恩典啊!基督徒不要嘗試竭力過順服耶穌基督誡命的生活,以致創立按字句解釋的新宗教啊!世界已經藉著恩典而被稱為義了。其督徒知道這件事,並且看得十分的認真。他必定不能反抗這種不可或缺的恩典。因此之故──讓他像世界其餘的人一樣地過活吧!

  自然,他也願意去作一些特別的事,且若是不這樣嘗試而安於世界的生活,那實在需要不少的自制。然而,若有基督徒必須達到自制,實行避免出風頭,及過著與世界不同的生活。他必須讓恩典成為真正的恩典,不然他就會使世人對這種「白白賜予的恩典」失去了信心。讓基督徒安於其屬世的通俗,安於這樣捨棄任何高過世界的標準罷。他這樣作是為了世界的緣故,而不是為了恩典。讓他得著安慰,深信已經得著了這種恩典罷──因為唯獨依靠恩典成就一切的事。讓基督徒不必跟從基督而享受其恩典的慰藉罷!那就是我們所說的「廉價的恩典」了,這種恩典只叫罪得正直,而不使那悔改者離開了罪而罪也離開了他的罪人得稱為義。廉價的恩典不使我們獲得罪的赦免,不使我們從罪的勞役中得到釋放。廉價的恩典乃是我們給予自己的恩典。

  「廉價恩典」是傳揚不需悔改的赦免,沒有教會管教的洗禮,不用認罪的聖餐,和不必本人親身認罪的宣赦。廉價恩典是不付作門徒代價的恩典,是沒有十字架的恩典,也是沒有道成肉身和永遠活著的耶穌基督的恩典。

  二、重價的恩典

  重價的的恩典是埋藏在地下的寶貝,人為這寶貝的緣故,就歡歡喜喜地變賣他一切所有的。它是重價的珍珠,使商人願意賣去他一切的貨物來購買。它是基督執掌王權的統治,使人為了這個緣故,情願挖出叫他跌倒的眼睛;它是耶穌基督的呼召,使得門徒為此甘棄漁網而跟從祂。

  重價的恩典是必須再三尋找的福音,是必須祈求的禮物,是必須手叩的門。

  這樣的恩典是貴重的,因為它呼召我們來跟從,並且它是恩典,因為它呼召我們來跟從耶穌基督。它是重價的,因為它使人付上生命的代價,它是恩典,因為它賜給人那唯一的真生命。它是重價的,因為它定罪,它是恩典,因為它使罪人稱義。尤其要緊的,它之所以貴重乃因它使神付去了祂兒子的生命為代價:「你們是重價買來的」,神付上了如此重大的犧牲;我們就不能看為是廉價的了。尤其要緊的,它是恩典,因為神為了我們的生命,並不以為付出祂的兒子為太貴的代價,乃是將祂交給我們。重價的恩典就是神道成肉身。

  重價的恩典是神的聖所,這種恩典必須要防備世俗,不要丟給狗吃。(太七6)所以它是活生生的道,是神的話,是祂所講的,使祂喜悅的道。重價的恩典使我們面對跟從耶穌的恩召,它使憂傷的靈和痛悔的心得到赦免的一句話。恩典是重價的,因為它強迫人俯伏在基督的軛下而跟從祂;它是恩典,因為耶穌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彼得在兩個不同的場合中接受了「跟從我」的宣召。它也是耶穌對門所說的頭一句和末一句的話。(可一17、約二十一22)在這兩次宣召之間展開了人的一生。頭一個場合是在革尼撒勒湖邊,那時彼得聽了耶穌的話,撇下他的漁網和技藝而跟從了祂。第二個場合係復活的主在他重操故業時,再一次把他領回來。地點仍是在革尼撒勒湖邊,並且這次的呼召也同樣是「跟從我」。在這兩次呼召之間,包括著作門徒跟從基督的全部人生。在這兩次呼召的中途,彼得承認了耶穌是神的基督。在開始,在末了,及在該撒利亞腓立比的時候,彼得三次聽見那種同樣的宣告說,基督是他的主,他的神。每一次,都是基督的恩典宣召他來跟從,並在他承認耶穌是神的兒子向他有所啟示。恩典在彼得的旅途上曾經三次抓住他,這同樣的恩典用三種不同的方法向他宣佈。

  這種恩典無疑地不是自己給予自己的。乃是基督本身的恩典,這恩典有一次說服了這個門徒撇下一切來跟從祂,有一次在他心堸吨u,使他作了那項令世界認為是莫大褻瀆的認信。又有一次,邀請彼得去為他所曾否認的主,赴那那高的殉道士團契,並因此而赦免了他一切的罪。在彼得的生命中,恩典與門徒職份是分不開的。他已經領受那重價的恩典了。

  三、修道主義的正誤

  當基督教廣佈寰宇,而教會趨於較世俗化的時候,人們對恩典之貴重性的了解就漸漸消失了;世界已經基督教化了,恩典也已成了世界共有的財產。它是可以用賤價得來的。然而羅馬天主教會還沒有全然失去那種早期的看法。教會十分聰明地容許修道運動,並防止教會陷於分裂,那是非常有意義的。在教會邊緣的修道院堙A這種先期的看法還是保留著。

  在修道院堙A人們還記得恩典是要求代價的,他們知道恩典的意義乃是跟從基督。在修道院堙A他們為基督的緣故撇下了一切所有的,天天竭力實行祂的嚴格的誡命。因此,修道主義對於基督教之世俗化及恩典之漸趨低廉,乃成了一種活生生的抗議。

  但教會卻十分聰明地容忍這種抗議,並防止其達於理所當然的結論。因此教會成功地將修道主義相對化起來,甚至藉之以辯明其世俗化的生活為合理。修道主義被視為個人的成就,不是一般平信徒所能望其項背的。將耶穌的誡命要求限於一小群專家的身上,以致發生那種不幸的雙重標準的觀念──將基督徒的順服劃分為最高和最低的標準。每當教會被控告為太世俗化的時候,它總是指著修道主義,說在羊圈堣]有過較高生活的機會,於是得以辯明其他人士可以過那標準較低的生活。

  這樣,我們就得到一個矛盾的結果,因為修道主義的任務原是要在羅馬教會中,保存原始教會對貴重恩典的看法;但如今反為教會世俗化的生活提供了結論性的理由。就一般而論,修道主義的錯不在於其嚴格性,(雖然連在修道院前,對耶穌旨意的正確內容仍有許多的誤解。)乃在於其高舉自己,以為這是少數蒙揀選者的個人成就,並以此為其特別的功德,以致離開了真正的基督教。

  四、馬丁路德信仰的經歷

  當改教運動來到,藉著神的看顧興起了馬丁路德,使他恢復純正及重價恩典的福音。路德出身於修道院;他是一個修士,這一切不過是神安排中的一部分而已。路德撇下了一切而跟從基督,走上絕對順從的道路。他為了要過基督徒的生活而捨棄世界。他曾學習順從基督和祂的教會,因為只有順從的人才能相信。叫路德入修道院的召命,乃是要求他將其生命作完全的降服。然而神粉碎了他一切的希望。祂藉著聖經向他指出,跟從基督並不是少數蒙揀選者的成就或功德,乃是神對一切基督徒的命令,不應因人而有任何差異。然而,修道主義已將作門徒的謙卑工作變為聖徒有功德的活動,又把作門徒的捨己化為「宗教份子」狂妄的靈性自負。「世界」業已潛入修道生活的核心,再一次施行毀壞的工作了。

  修道士原欲逃避世界,結果反成了愛宗教世界的一種險詐形式。修道生活的根基已經離開了信仰的生命,所以路德唯有抓緊著恩典。正當整個修道主義的世界在他面前崩潰的時候,他看見神在基督埵虪X聖手來拯救他。他用信心握緊那隻手,相信「不管我們所過的生活是多好,然而我們所作的事沒有一件能救我們。」他從恩典中所領受的是貴重的恩典,這種恩典粉碎了他整個的存在。他必須再一次撇下他的網來跟從。第一次跟從是當他進入修道院的時候,那時他除了保留虔敬的自我以外,把一切事都撇下了。

  然而這一次卻連他的自我也被拿去。他順從這種呼召,不是由於自己的善功,乃是純然由於神的恩典。路德聽到的話不是這樣:「當然你是犯了罪,但現在一切都赦免了,你就這個老樣子享受赦罪的安慰罷。」不,路德必須離開修道院回到世界去,這不是因為世界是良善的與聖潔的,乃是因為修道院只不過是世界的一部份而已。

  路德從修道院回到世界,乃是世界自古教會以來所受最嚴重的一擊。若比較他做修道士時所作的捨棄,與他回到世界時所必須作的捨棄,那麼,前者僅如小孩子的玩意罷了。現在則是正面的肉搏。跟隨耶穌的唯一方法就是生活在世界中。改教前,基督徒的生活係少數優秀份子在修道主義特殊有利情況下的成就;改教後,這卻是每個活在世上的基督徒的責任了。每一個人在日常生活與工作中,必須完全順服耶穌的誡命。因此,基督徒生活與世界生活之間的衝突就最為顯明。這是基督徒和世界的肉搏戰。

  若以為路德重新發現純正恩典的福音,係使人普遍免去順服耶穌的吩咐,或以為改教運動的偉大發現,係在於神赦罪的恩典自動地給予世界公義和聖潔,那就對他的行動大大誤解了。相反地,路德認為基督徒屬世的職業,若非對世界發出最後最澈底的抗議,則不是聖潔的。基督徒屬世的使命,唯有用來跟從耶穌,方能從福音中獲得新的許可和理由。而驅使路德離開修道院回到世界的,並不是罪的得稱正直,乃是罪人的被稱為義。他所領受的恩典是重價的恩典。這是恩典,因為它是乾旱地上的水,苦難中的安慰,擺脫了偏行己路的束縛,並使他一切的罪獲得赦免。而且這是重價的,因為這絕不是叫人免去善行,乃是叫人必須比以前更認真地接受盡門徒之職的呼召。它是恩典,因為主耶穌所付出的代價是這麼的大,它所付出的代價是如此重大,所以它是恩典。這才是改教運動福音的奧秘──罪人被稱為義。

  五、廉價恩典的由來

  然而改教運動的結果,不是路德對恩典之純潔與貴重的看法得了勝,乃是人底敏銳的宗教直覺找到了如何可以用最低廉的價格獲得恩典。這一切的破壞。只需要將真理稍為巧妙地轉一轉,加以輕微到人差不多看不出來的改變,就大功告成了。因為路德曾說,不管人的說法和行為何等屬靈,都不能在上帝面前站立得穩,因為在根本上人總是尋找自己的益處。在不幸的深淵中,路德只是憑信心抓住了神對其一切罪白白的和無條件的赦免。那種經驗使他明白,這種恩典需要他的生命作代價,而且必定每天繼續向他索取同樣的價錢。

  這種恩典絕不免除他作門徒的身分,而只是叫他成為一個更熱心的門徒。每逢路德論到恩典的時候,他常常用上述的結論表明恩典奪取了他的生命,現在已將這個生命第一次向基督作了絕對的順服。他只能這樣地論到恩典。路德曾說,唯獨恩典能救人;他的追隨者接受了他的教理,而且也照著字旬反覆傳誦。但是他們遺漏了那不可改變的結論──作門徒的本分。路德不必常常明顯地提到這個結論,因為他所說的,就像常常蒙恩帶領要最嚴格地跟從基督的人一樣。以路德的教理作標準來看,他的追隨者原是無懈可擊的,然而他們的正統觀念卻把改教運動認為是神在地上所啟示的貴重恩典結束和毀壞了。罪人在世上被稱為義既然退化為罪和世界的得稱正直,重價的恩典也就變化為不必盡門徒之職的廉價恩典了。

  路德曾說,不管我們過的生活多麼好,但我們所作的一切全是無益的。他說,在神的眼中,除了「赦罪的恩典和善意」,沒有什麼能幫助我們的。然而當他說這話時,就像他知道在危機中被召,要撇下一切,使得他再有機會來跟從耶穌一樣。他之承認這恩典乃表示要對困擾他的罪作最後的,斷然的決裂,而絕不是讓那種罪得稱正直。他藉著抓緊神的赦免毅然決然地捨棄自我主張的生活,並且決裂得如此的深,以致使他無可避免地要堅定地跟從耶穌。他常常仰仗這件事作為整個問題的答案,然而這答案不是人能解答的,乃是神所解答。

  但不幸地,他的追隨者卻將這「答案」作為計算自己問題的既知數,這就是麻煩的根源了。假若恩典是神的答案,是賜給基督徒生活的禮物,那麼,我們就不能片刻不跟從基督。但如果恩典是基督徒生活的參考資料,那就是是說,我可以安排怎樣在世上過基督徒的生活,因為我一切的罪早就預先得稱正直了。我願意怎樣生活,怎樣犯罪都可以,而且我可以靠賴這種恩典赦免我,因為世界畢竟在原則上已經藉恩典稱義了。所以我可以保守著中產階級的世俗生活,我可以仍然像以前一樣,只是現在再加上確信有神的恩典覆蓋我而已。世人之成為「基督徒」就是藉著這種「恩典」的影響,但基督教之流於世俗化卻不免達到了空前未有的程度。基督徒的生活與中產階級的可敬生活原是相反的,但現在卻消失了。

  如今基督徒的生活則變為就是活在這個世界中,與世界一樣,完全與世界沒有什麼分別。事實上,因為恩典的緣故,基督徒反被禁止與世界有所分別了。結果,我作基督徒的唯一責任,就是在禮拜天離開世界一兩個鐘頭,守守禮拜藉以保證我的罪完全得到赦免而已。我不必再打算跟隨基督,因為廉價的恩典既係作真門徒的死敵,是作真門徒必須嫌棄和深惡的,它已經使我免去那種責任了。若把恩典看為計算自己的問題的既知數,這乃是最低廉的恩典,但若作為整個問題的答案,則是貴重的恩典。所以我們對於真正福音教理的用法,實在有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的危險。在兩者的情形中,我們的信式是相同的,都是「唯獨因信稱義」。然而誤用這公式,乃是將其中的精華完全破壞了。【註】

  我們信義宗的人好像是聚集在廉價恩典屍骸四圍的一群鷹,我們在那堻雂F那扼殺我們一生跟從基督的毒藥。誠然,我們在基督教圈子內,已將純粹恩典的教義推崇到無比尊貴的地步,那是一點不錯的,事實上,我們已把這教義高舉到與神同等的地位了。路德的公式到處被反覆傳誦,但其中的真理卻被曲解到自欺的地步。只要我們的教會一直持守著稱義的正確教義,我們就毫無疑問地相信其為一個被稱為義的教會!所以他們說,我們若必須維護信義宗的遺產,就要以最便宜與最容易的條件將這種恩典給予別人。若作「信義宗」教友,就必須將跟從基督的事讓給律法主義者,加爾文派及狂熱的人──這一切都是為了恩典的緣故。我們稱世界為義,並判定那些要跟從基督的人為異端。結果一個國家成為基督教與信義宗的國家,但卻犧牲了作真門徒的責任,這樣付出的代價太便宜了。無怪廉價的恩典今日正大行其道。

  但我們是否也明白這種廉價的恩典像迴旋刀一樣,已經轉向我們這堥茪F呢?今日有組織的教會的崩潰,正是我們廉價傾銷恩典的政策所產生的必然結果。我們批發聖道和聖禮,我們給整個國家施洗,行堅振禮及宣赦,不加查詢也不要求什麼條件。我們的人道主義的感情,使我們把聖物給那些褻慢和不信的人。我們傾出流不盡的恩典。然而幾乎聽不到要跟從耶穌走窄路的呼召。那些推動古老教會設立學道班,使教會與世界的界線得以嚴格分開,並使貴重的恩典得到充分保護的真理去了那堜O?

  路德警告傳福音者不要使人安於不敬虔的生活,到底有什麼意思呢?使世界基督化的例子,是否還有比這實例更加的可怕與不幸?我們怎樣比較查理曼所處死的三千個撒克遜人,和我們今日千千萬萬在靈性上死了的人呢?對於我們來說,祖先的罪要臨到第三代與第四代的子孫,已經得到充分的證明了。廉價的恩典對福音教會已成了絕對殘酷的事。

  六、這種廉價恩典的危害

  這種廉價恩典對我們自己的靈性生活同樣不幸。它不單不開啟到基督的路,反而加以封閉。它不單不呼召我們跟從基督,反而使我們剛硬以至於悖逆。或者我們曾經聽過跟從祂的慈聲呼召,甚至也會順著這種呼召,在順服中走了作門徒的開頭幾步,然而我們就遇上了廉價的恩典。那不是殘酷無情麼?這種話臨到我們身上的唯一效果,就是阻擋我們進步,引誘我們安於世界的平凡標準,藉著告訴我們走的是自己所選擇的道路,說我們努力操練自己是徒然的,以止息我們因作門徒而有的喜樂──這一切不單是無用的,更是極其危險的。

  它告訴我們說,總而言之,我們的救恩已為神的恩典所完成了。冒煙的亞麻布已被無情地撲滅了。對人這樣說話真是不客氣,因為給人這樣廉價的恩典,只能使人莫知所措,及引誘人離開基督所吩咐的道路而已。抓住了廉價的恩典,就永遠不知道貴重的恩典。他們既受到欺騙,力量被削弱,就會以為他們有了這種廉價的恩典,便夠剛強了──其實他們是喪失了作門徒和度順服生活的能力。所以宣講廉價的恩典,要比任何看重行為的誡命更加敗壞基督徒。

  在以下幾章中,我們要為那些給這個問題所困擾,及對「恩典」一詞完全失去了意義的人,嘗試尋找適當的信息。我們必須要為真理的緣故而說出這種信息,因為我們當中那些承認廉價恩典使他們失去了跟從基督的人,更由於失去了跟從基督而失去了對貴重恩典的了解。說得簡單一點,我們必須負起這個任務,因為我們現代正要承認我們已經不再作真門徒了。我們承認雖然就恩典的教義而論,我們的教會是正統的,但我們不再確實知道我們所屬的教會是否跟從她的主。所以我們必須嘗試真正瞭解恩典和作門徒之間的相互關係。我們再不能避免這個問題了。我們已經日漸明白,今日教會面臨最迫切的問題就是:我們怎樣才能在現代的世界中過基督徒的生活?

  那些在我們欲走的路上已經抵達終點的人是有福了,他們發現恩典之所以貴重,正由於它是神在耶穌基督堛漁成撜o一條真理,是決非自明的,因而感到驚異。那些已為耶穌基督的恩典所勝而率直地跟從祂的人有福了,他們能夠用謙卑的心,歌頌基督的恩典足夠他們所用。那些知道這恩典使他們能夠活在世上而不為世界所同化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由於跟從耶穌基督,確信他們的名字記在天上,以致得在世上過著真正自由的生活。那些明白作門徒純然是靠恩典過活,而這恩典就只是作門徒──的人有福了。那些按這詞的意義而成了基督徒的人有福了。因為對於他們來說,「恩典」一詞已經證明是憐憫的泉源了。

  【註】:「唯獨因信稱義」正確使用原則,乃是因信捨棄自我主張的生活,完全歸附祂,作祂的門徒。因羅馬書上說:「為祂的名信服真道」,(羅一5)即順服神和基督,及他們所宣示的真道。

譯自:作門徒的代價
(The Cost of Discipleship, Bonoeffer Dietri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