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聖靈與金錢

慕安得烈

  經文:「不要為自己積儹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袓a,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儹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袓a,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的財寶在那堙A你的心也在那堙C」(太六19-21)

  自五旬節聖靈降臨住在人堶情A祂便開始擔負管理他們整個生活為人的任務。他們在心靈上,任何事都應在祂的感動和帶領之下。他們生活、動作、每一件事都應「在聖靈堙v,如此成為完全屬靈的人。

  因此,自然而然地他們的財產,他們的金錢及用途都應歸祂管轄之下,而他們的收入和支出從今受到一種前所未知的,新的原則所鼓舞。在使徒行傳開始的幾章堶情A我們看到聖靈表明祂對信徒的金錢的使用有權作指引和判斷,假如我想知道我這個信徒應如何奉獻,讓我查考聖靈對金錢在信徒生活及在教會中的地位有什麼教訓。

  聖靈佔有金錢

  首先我們看到:聖靈佔有金錢。「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徒二44-45)又「人人將田產房屋都賣了,把所賣的價銀拿來,放在使徒腳前。巴拿巴他有田地,也賣了,把價銀拿來,放在使徒腳前。」(徒四34、36)

  信徒沒有特別的命令或指導,只是因著祂澆灌在他們心堛熒R,因聖靈所賜的喜樂中,因著他們現在得到天上的財寶而產生的喜樂;他們自發地、甘心樂意拿出他們的財產隨主和主的僕人使用。

  這是非常自然的,若非如此才會見怪,也會是教會一大損失。金錢象徵著這世界的權力和快樂,是世人主要偶像之一,常吸引人離開神;又是一種不斷使人追求名利的誘惑,是基督徒每日所遇到的。假若主的救恩不能拯救我們脫離金錢的勢力,那便算不上完全的救恩。五旬節的故事告訴我們當聖靈完全佔有了人心,世上的財物便失去它們的地位,而金錢只不過是向神向人表明我們的愛,或為我們服務主及鄰舍的工具而已。當我們把自己放在祭壇上的時候,我們同時也把屬我們的金錢放在祭壇,使它都歸主為聖,並使整個祭壇分別為聖。

  這兒我們看到信徒奉獻真正的秘訣,實在說,可真是一切真實基督徒生活的推動力──乃是聖靈所賜的喜樂。我們的奉獻有多少是欠缺了這成份呢?恐怕我們的奉獻多出於習慣、榜樣、人性的倫理和動機、責任感、或周圍的需要等等的推動,大多出於我們的善意,而很少出自聖靈的愛和能力的推動。以上所舉的並非無其價值,許多時候聖靈利用這些因素來推動我們奉獻。對於奉獻的原則,我們十分需要諄諄的訓誨,我們亦需要養成一定的習慣來奉獻。可是我們更需要明白這些不過是人性的方面,決不足以使我們每一個奉獻成為獻與神的馨香之祭,同時又給我們本身帶來天上的福祉。真正的奉獻背後的推動力,應是聖靈所賜的喜樂。

  無可否認,今日全球的教會都有一種普遍的現象,就是神的工作供應不足,一般信徒花在自己身上的金錢,與奉獻給神的金錢有畸形的比例。在失喪靈魂及窮苦者中工作的神的工人所發出的呼求是扎心的。這無非更深證明信徒對聖靈能力的認識仍有限,讓我們以最懇切的心情祈求使我們的一生完全活在聖靈的喜樂中,使我們的生命絕對的向祂降服,受祂管理,以致我們所有的奉獻都是藉著主耶穌基督成為屬靈的祭物。【註】

  聖靈可以不用金錢

  第二個從五旬節學到有關金錢的教訓,在使徒行傳第三章6節:「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這兒的教訓是:聖靈可以不用金錢。

  我們第一個教訓是五旬節的教會需要金錢來作它的工作;於是五旬節之聖靈便供給金錢;金錢即可成為聖靈大能工作的證據,又同時可成為讓聖靈更深工作的工具。

  然而其中亦有危險性。人們很容易便以為金錢是最大的需要,以為大量金錢的收入便可證明有聖靈的同在,又以為金錢便是力量和祝福。我們第二個教訓是需要打消了這錯覺,叫我們看到聖靈的大能不需要金錢亦有效。聖靈是神的大能,一時屈尊來使用聖徒的金錢,另一時證實祂完全不用倚賴它。教會必須順服下來,學習進入這雙重的真理:聖靈是有權要求使用屬靈的錢財;而聖靈最大的工作亦可不用金錢來成就。教會永不應乞求金錢,彷彿是她能力的後盾一般。

  看這兩個門徒,彼得和約翰,身無分文,然而因著他們的貧窮,卻有能力施出屬天的祝福。「雖然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他們那兒學來這些?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奉耶穌基督的名……行走吧。」這叫我們回想主耶穌要他們甘心過貧窮的生活,而祂本身更為他們立了美好的榜樣。藉祂神聖的貧窮,祂向世人證明了完全信靠父神的人生,既有天上的豐盛,便不用倚靠地上的財物;而地上貧窮的生活,更宜於管理永琲滌]寶。基督徒門徒中與祂親密同行的人,發覺當他們跟隨祂貧窮的人生腳步的時候,便更體驗到與祂同得能力。使徒保羅也跟隨聖靈學習了同樣的教訓。從保羅眼光中看來,絕對的不受制於身外物,甚至地上合法的東西,對見證那看不見的天上財富,實在是如何真確充足的奇妙。──他差不多說是地上合法的東西對天上財寶的見證不可少的──而是一種幫助。

  我們可以確定地說,當聖靈的大能在他的教會中彰顯的時候,會再一次見到祂使用信徒的財產。一些人會因著活潑的信心,相信天上的產業無比的價值,也因著聖靈所賜給他們滿溢的喜樂而獻出一切財富,甘心過貧窮的生活。而許多缺乏的,在困境中,作神的工的,便會在完全喜樂體驗到:「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奉耶穌基督的名,行走吧。」還有一些雖沒有蒙召獻出所有,仍不由自主地慷慨施贈,因為他們漸漸見到獻出所有的權利,深深渴望能稍盡本份。於是我們將有一個教會,是樂意的及豐盈的施與,卻沒有半點倚靠錢財,反以那些蒙恩有力量在祂的貧窮中追隨耶穌基督的腳步的為最可敬。

  聖靈試驗金錢

  我們第三個教訓是:聖靈試驗金錢。

  就是在聖靈最有力運行的時期,所有信徒奉獻的金錢,也不全都是在祂感召下奉獻的。然而卻都在祂監督之下,而祂會不時向每一顆真誠順服的心指出其中欠缺或不對的。請聽:巴拿巴「有田地,也賣了,把價銀拿來。」可是亞拿尼亞「賣了田產,把價銀私自留下幾分,……其餘的幾分,拿來放在使徒腳前。」亞拿尼亞拿來他的奉獻,他和他的妻子都立時氣絕身亡。究竟這奉獻有什麼罪過?就是因為他的奉獻是虛偽的。他私自留下了一部份。他聲言盡獻所有,實際上卻沒有。他對奉獻不是全心,也非樂意的,卻想得到盡獻所有的名譽。在五旬節教會時代,聖靈就是奉獻的主動者:亞拿尼亞的罪就是褻瀆聖靈的罪,無怪乎經上兩次記載:「全教會,和聽見這事的人,都甚懼怕。」(徒五5、11)若是在奉獻的事上也很容易犯罪,若是聖靈觀察、判斷我們所有的奉獻,我們真要謹慎、戰懼。

  那麼究竟他的罪是什麼?簡單地說:亞拿尼亞聲言盡獻所有,卻沒有這樣作。這樁罪,也許不是在它最明顯的形式上,卻在它較不易覺察的形式及在它的精神上,實是十分普通,我們意想不到的普遍。我們中間不是有許多聲言奉獻全身給主,卻在金錢的使用上證明他們是虛偽的?我們中間不是有許多聲言他們的金錢乃屬乎主,他們不過是祂的管家,要按祂的意旨來使用;然而,看他們花在自己身上的與花在神的事工上的數目,看他們如何為將來積聚財寶,便證明所謂管家不過是物主的另一名詞而已。

  一個信徒不用正式犯猶大、或該亞法、或彼拉多釘主在十架上的罪,然而在他的行為上可能就表現出那種罪的精神。同樣地,我們可能一面定亞拿尼亞的罪,一面卻像他一樣,在我們聲稱的奉獻上有所保留而叫聖靈擔憂。要避免這種危險,除非我們存著對「己」有一個神聖的戒心,真誠地完全放下自己的成見,不要自己為自己辯護,可以保留多少,應該奉獻多少,而讓聖靈察驗我們。我們的奉獻若要行在聖靈的喜樂中,就必須行在聖靈的光明中。

  那麼究竟什麼驅使亞拿尼亞犯這樁罪?最可能就是見到巴拿巴的那樣作,不願意比不上他人。唉,我們多麼常常顧慮人家對我的看法,而忽視了在那洞察人心的神眼中有何價值。

  惟願聖靈教導我們,使我每一筆金錢奉獻成為一個完全奉獻給神的生活的一部份。除非我們被聖靈充滿,這是不可能的;然而這是可能的,因為神要用聖靈充滿我們。

  聖靈拒受金錢

  還有一個教訓,與亞拿尼亞的教訓同樣重要,同樣嚴肅(徒八18-20):聖靈拒受金錢。

  「西門拿錢給使徒,說,把這權柄也給我,……彼得說,你的銀子,和你一同滅亡罷;因你想神的恩賜,是可以用錢買的。」任何人試圖用錢來得著教會的權柄或影響力終必滅亡。

  這兒,西門較亞拿尼亞為甚的,他所作的是一種愚昧,完全不瞭解基督的國度是屬靈的不屬世界的性質。西門簡直不瞭解他所面對的人。他們需要金錢,他們可以好好的使用金錢在自己身上或別人身上。然而聖靈,帶著那眼所未能看見之世界的能力和財富,已如此控制、充滿他們,以致在他們眼中,金錢不算什麼。寧願金錢滅亡,也不讓它在教會中有任何影響力。寧讓金錢滅亡,也不要使人以為一個富人能在屬靈的國度中,獲得一種人所不能獲得的地位或權力。

  教會是否忠心地守著這個真理,向屬世的財富所要求的提出嚴重的抗議?教會歷史所給我們的答案實在太可悲了!雖然也曾有高尚的榜樣,真正依使徒所作的,保持神的恩賜超乎任何屬地因素的看法,可是多少時候富人得著特別的榮譽和影響力,並非由於他們有特別的恩賜或過虔敬的生活,這就使聖靈擔憂,又傷害教會。

  這教訓的要點還是有對我們個人的應用。我們的天性是那麼地受到屬世精神的控制;我們的肉體,以及它思想、情感上的傾向和習性,對我們有那樣潛在的影響,以致我們無法從金錢的誘惑中自拔,除非我們常有聖靈的同在,被祂充滿的喜樂,接受祂大能的運行。只有聖靈才能使我們完全向世俗的觀念死透。而這功夫也只能在祂將神的生命和大能充滿我們的時候才能作成。

  但願我們能相信聖靈是神賜給教會,作為她的力量和豐盛的泉源,作為她超越的榮耀。祂可以充足地供應我們,同時祂又對我們的一切有權作絕對的要求,以致我們把金錢永遠放在基督的腳前及我們自己的腳前,以致我們看到金錢唯一價值,乃在乎為屬天的工作效勞。

  【註】:

  一、馬太福音論到金錢的奉獻,決定人心的終極及真實的目標,唯有完全奉獻的人,才能脫離財寶的誘惑和試探;才能從聖靈領受依靠天父的信心。(太六24-34)

  二、路加福音論到「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神的國是你們的。」(路六20)一位錢財完全奉獻的人,才是貧窮的人。因為,他所擁有的都是主耶穌基督的,他不過是一個管家,他真正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因為他擁有全地的主。

譯自:慕安得烈屬靈信息
(The Treasury of Andrew Mu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