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約翰福音精意(二)

湯普威廉

  二、重生

  「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尼哥底母說: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豈能再進母腹生出來麼?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約三3-7)

  施洗約翰的洗禮

  「我是用水施洗」。在這句話中「我」字最重要。約翰的貢獻是因人的改過自新而施以水的洗禮。但是他所見證的那一位比他更大的人物,卻已經到了人間。在這一段記錄中,兩人的「對照」還未充分的表顯出來;這只是將見證人和真光之間無限的距離指明而已,作者知道他所記的已經夠使人明瞭約翰所要表達的意思,就是說他和他所見證的真光,是有著天淵之別。「我是用水施洗,祂要用聖靈和火施洗。」前者只能幫助人去舊更新改惡就善。後者卻是一個積極的能力,能使人居仁而行義;是一個熱烈的火焰,能使人除罪而祛惡。(符類福音的記錄中,沒有將三位一體的道理放在約翰口中。在那堙u聖靈」二字以前沒有「指定冠詞」。在新約中凡不用指定冠詞的地方,「靈」字就不是指著聖靈說的,乃是指著人的靈性經驗說的。當然人類的靈性經驗就是聖靈在人靈性中的作為。)

  尼哥底母問道

  他開始用恭維的口吻與主交談。他心中未必有不誠實的作用;然而表面上總免不掉寒酸味道。「我們知道你是從上帝那堥荓郋氻H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上帝同在,就無人能行。」我們看出來尼哥底母承認耶穌為教師,而加以贊許的,倒不是主的教訓,而是在祂所行的神蹟;這充其量是一種等而下之的認識。(約十四11)不過這終是一種認識。

  然而到主面前的人,恭維的話,必須撇開;外交的手腕必須放棄;而且除了同情的興趣之外,必須具有重新作人的決心。主的教訓重心,是在上帝國的降臨;而尼哥底母是執弟子之禮,來拜見耶穌──他承認耶穌是上帝那堥荍@先生的。不過這位先生所講的,乃是上帝國的大道;尼哥底母若不肯幡然悔悟,對於這樣的道理,連看見的希望也沒有。「人若不重生,就不能看見上帝的國」,「看見」二字,是瞻仰的意思;他根本就不懂得我們所講的道理。

  「重生」或是「從上頭生的」。希臘原文中這兩個意思都有。「重」字當然是最重要的一個字。但是這個新的生命,卻只有一個來源。人不能自己重生──正像尼哥底母立刻指明出來的:「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

  困難僅管困難,這總歸是必要的條件。固然沒有人能憑著自己的力量,完成這個任務,然而卻有一種外來的能力,幫助人達到這個目的。「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自然尼哥底母會明白「從水生的」是什麼意思。因為約翰的洗禮,已經是人所共知的制度。進天國的初步工作,是公開的參加施洗約翰的悔罪改過的奮興運動;這其中有久已寂無所聞的先知的呼聲。然而這依然只是一個開端;並非全部。雖然先知中沒有比約翰大的,然而,天國中最小的比他還大。(路七28、太十一11)要進入天國,除了跟隨約翰以外,還有條件。約翰自己曾說過,他用水施洗的成就比那在他以後要來用聖靈與火施洗的成就,如差天淵。受聖靈的洗禮也是必須的──受聖靈之洗的條件,就是作基督的門徒。換句話說,你必須作我這些門徒所作的事;就是先尋求約翰的洗禮,然後公開的加入我的團體,這堿O重生和新生命的能力運行的範圍。生命如同流水,不能高於它的水源。你生命的源頭若是肉體,你的生活就要停在肉體的水準上。若是聖靈,那你的生命一定會表顯出屬靈的品性來。「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

  【註】:初代信徒受洗後是加入使徒們的團體,效法使徒,進入新生命運行的範圍。

  三、拯救與審判

  「信祂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上帝獨生子的名。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但行真理的必來就光,要顯明他所行的是靠上帝而行。」(約三18-21)

  這婸〞滿u信心」不僅是一個「意見」或是「信念」,乃是一種委身相託的「信靠」。

  凡信靠祂「名」──「上帝獨生子」的顯然性格──的人,就「不被定罪」。在保羅的話婸﹛A那就是「在基督堶情v的人。當然「那些在基督堶悸漱H,就不被定罪。」(羅八1)這其中暗含著一種完全的信靠,是我們很少人所達到的造詣。大半的人既不是絕對的信靠,也不是完全不信。我們只是信仰,到使我們自己知道信心不足的程度:「我信,但我信的不足,求主幫助。」(可九24)就是這等不夠充足的信心,也可以使我們換得所渴望的恩賜。

  只是我們不能常停在將信將疑的情形中。中國古語說:「學道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西方哲人有言曰:「一邊是上帝;一邊是自己;你不能嚴守中立;不傾向上帝就傾向自己。」一個人若不信靠那明明顯出來的上帝的兒子,就是已經「被定罪的」。自己的行動斷定了自己的罪行;這不需要其他的評斷。不肯接受那明顯在自己眼前的啟示,就是評斷了自己所養成的習性。

  審判的主旨不在判決而在推斷,就是將是非曲直分辨出來。施行救贖的憑藉──十字架,就是分別善惡的測驗劑,也就是審判。「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是神的大能。」(林前一18)救恩的賞賜包含著審判,而且對於那拒絕救恩的人,就是定罪。「光來到世間,世人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我們立刻會想到第一章9節的話說:「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對人類說:這真是無上的恩賜;然而卻有許多人情願拒絕它。他們「不愛光倒愛黑暗」。這是他們的抉擇?他們抉擇的後果,亦是最悲慘的。

  所以基督,身為世界之光的基督,到世上來,可以說自然就成了世界的審判。將這條道理顯明出來,就是作世人的宗旨。從一方面說,第四福音實在是一本審判的福音。它是在顯明主耶穌在人間的行動,如何將人類分別出來。主不是為審判而來的;(三17、八15、十二47、48)然而祂的降臨卻不期然而然的,就等於審判。(五22「父不審判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與子。」五27「給祂審判的權柄」九39「我為審判到世上來」)上帝的審判只是叫光到世間來,世人不接受──這就是上述矛盾的經文中所表現綜合的意義。

  四、生命的糧

  「因此,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個人怎能把祂的肉給我們吃呢?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堶情C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堶情A我也常在他堶情C永活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因父活著;照樣,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這就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吃這糧的人就永遠活著,不像你們的祖宗吃過嗎哪還是死了。」(約六52-58)

  於是主又將比喻的意義,加以申論而將它徹底的說明了一下。我們不但需要吃祂的肉(就是接受祂那最完善的人性),而且還需要「喝祂的血」。這句話對猶太人和對我們一樣的使人驚異,簡直會使人恐懼。猶太人向來不食動物之血;「你們要心意堅定不可吃血;因為血是生命,不可將血與肉同吃。」(申十二23、利十七14-15)然而猶太人不肯吃祭物之血的理由,正是我們應該喝「人子」之血的理由。血就是生命,是為了奉獻給神犧牲的生命。

  「肉」與「血」顯然是兩件事,而且必須分別領受。「肉」若失了「血」,便是死的。我們接受那為救人而破裂的聖體,使我們的身體成為「耶穌的死」。(林後四10)「血」是一在獻祭的時候被澆奠出來獻給神的生命。正像我們使自己的身體成為耶穌的死,照樣我們使自己的生命成為耶穌的復活,以致在祂堶情A我們可以「向罪看自己是死的,向神看自己是活的。」(羅六11)

  「吃人子的肉」和「喝人子的血」不是一樣的意思。前者是接受祂那絕對奉獻自己,犧牲自己的能力。後者是藉著奉獻自己,犧牲自己而接受祂,那使我們勝過死亡而與神聯合的生命。完備的神人交通必須二者具備。因此在聖餐禮中,人若單單接受一種禮物,便與聖禮的真意大不相合,那犧牲自己以至於死的生命,和那由死復活而與神合而為一的生命,都是神的恩賜,得不著的人「就沒有生命在他堶情v。然而那接受這恩賜,又將它變為自己的「就有永生」。因為這些恩賜是人生的真正飲食;凡接受而又消化的人「就住在我堶情A我也住在祂堶情C」

  真葡萄樹的比喻

  這幾句話將基督徒生活的本質和目的,完全的說明出來了。以後在「真葡萄樹」的談話,(約十五4)中這些話還要再提起來。那也是一篇關於聖餐的講話,而且比這一篇說的更清楚些。最要緊的不是一時的「吃」「喝」,而是永久的住在其中;從人與神的交通說,聖餐本身是一個「目的」,然而從表徵方面說,它卻只是一個「工具」。這儀式是一個正常的需要;但那真正重要之處,乃是與神交通。因此聖約翰故意的將一段顯然與聖餐禮有密切關係的講話與晚餐和聖禮分開記載。「拿起來吃」(聖餐)是虔誠信徒們所不能疏忽的事;然而更重要的事是常常「在心靈上以祂為飲食」。

  我們依靠人子為生,是相當於人子依靠天父為生。祂是一位十足的中保。(十五9、十七18、二十21)只有父是自己的生命源頭;連「聖子」雖然自古與聖父同在,而且是以父為生;祂當然是在萬物之先即由父生成的。我們是造物者所造之物,所以沒有本有的生命;若是我們將聖子之死和祂的復活變為我們的生命,這就是以祂為生。

  聖餐與生命的糧

  他將領受聖餅與接受基督聯成一氣;第六章所記的談話是以這個意思開始,以這個意思結束,而且別無其他任何用意。至於聖酒──葡萄之汁(可十四25)──他卻認為是基督的生命,運行在我脈絡之中的象徵──而以彼此相愛為作主門徒的特別明證。(十三34、35、十五12)在伊革拉丟(Ignatius)的著作中,聖餅與接受基督,聖酒與彼此相愛,簡直就被看成為一件事體;伊革拉丟是教父中典型的約翰派。他在特拉利安諾書信(Ad Trallianos)第八章中說:「你們要在信心,就是基督的肉上更新,也要在愛心,就是基督的血上更新。」亮付主教(Bishop Lightfoot)在他的註釋中說:「信心是肉,是基督徒生命的本體,愛心是血,是基督徒生活的能力,運行在他整個脈絡之間。」(見侯納德註釋引論175頁)。

  【附】:信徒取用耶穌的寶血有兩個方面的功效。一,是藉著祂的寶血罪得赦免。(太二十六28、約壹一7-9)二,是藉著祂的寶血得生命。(約六53)

摘自:約翰福音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