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藉寶血得勝

慕安得烈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十二11)w

  引誘人背叛神的古蛇和女人的後裔之間的爭鬥已過了數千年,為要得到人。
有時似乎好像神的國已經來到掌權了;但有時罪惡的權勢得到極大的勢力,爭戰看起來一點希望都沒有。
在主耶穌的生活堣]是如此。當祂來的時候,祂奇妙的話語和工作,激起了最榮耀的盼望,盼望很快得到救贖。但是耶穌死了,使那些信祂的人大為失望。的確看來好像黑暗的權勢已經得勝,且建立了永遠的國度。

  但是,看啊!耶穌已經從死奡_活,黑暗君王表面上的得勝變成致命的傾倒。藉著生命的主的死,撒但讓耶穌進入撒但的國度。只有耶穌能打開死亡的門。「藉著死,祂敗壞了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當我們的主死亡流血的時候,好像撒但已經得勝了,但是魔鬼以往所擁有的主權已經被耶穌奪回來了。

  在我們的經文堙A把這些事情說的很清楚。大多的解經家,雖然在解經的細節埵酗ㄕP看法,都認為這節說到基督升天,把魔鬼從天摔下去。

  我們讀啟示錄「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是將來要用鐵杖轄管萬國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堨h了。婦人就逃到曠野,在那埵陳奏髡o預備的地方,使她被養活一千二百六十天。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牠的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他們的地方。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十二5-9)

  此後有讚美的歌,「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祂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吧!」(啟十二10-12)~{w

  值得特別注意的一點是,撒但被擊敗,被從天摔下去,首先說是耶穌升天和其後在天上的爭戰的結果,但是在天上聽到的得勝之歌堙A得勝主要是基於羔羊的血。這是得勝的能力。

  在整本啟示錄堙A我們看到羔羊是在寶座上,祂是因被殺才得這地位,勝過撒但和其權勢是因羔羊的血。

  我們已經談到寶血多方面的功效。我們應當尋求來明白為何得勝是基於羔羊的血。

  我們要思想得勝:

  一、是一次永遠完成;
  二、是永遠連續的;
  三、是我們有份的。

  一、是一次永遠完成的得勝

  在這節經文塈畯怓搢魽A人類的大仇敵撒但,以前所獲得的高位。撒但能進入天上成為弟兄的控告者,神百姓利益的反對者。

  我們知道在舊約堻o方面的教導。在約伯記堙A有撒但和神的眾子來侍立在神面前,要得神的許可來試探祂的僕人約伯。(伯二2-6)

  在撒迦利亞書我們讀到,「大祭司約書亞站在耶和華的使者面前,撒但也站在約書亞的右邊,與他作對。」(亞三1)w

  在路加福音我們的主說:「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路十18)其後當耶穌預知祂要邁向受苦的時候,祂說「現在這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約十二31)w

  最初想到,聖經說撒但能進到天上,這似乎是很奇怪的事;但要正確的明白這事,需要記得天上並不是一個狹小設限的居住之地,神和撒但為鄰彼此往來。首先,天上有無限的範圍,有非常多的部份,有數不盡的天使,在本性堸鶡瘥囿漲捕N。在這堶情A撒但仍然有些職位。其次要記得撒但在聖經堥瓣ㄛO被描述成黑色可憎的圖像,像一般圖像所述,而是「光明的天使」,撒但有千萬僕役的臣子。

  撒但既然使人墜落,世界也成為撒但所有,成為撒但的臣子,撒但對世界所有的有了真正的權柄。人原本是世界的王,因為神對人說,「要管理世上一切」,撒但把人打敗了,將人整個的國度歸在撒但權勢之下。神也承認撒但有這權柄。在神的神聖旨意堙A曾命定若人聽從撒但的話,人就要承受其後果,成為撒但統治的奴隸。神並沒有在這件事上運用祂的能力,而是運用律法和權利的法則。所以撒但一直保有對人的權柄,直到撒但的權柄被合法的除去。

  這是撒但能在四千年的舊約埵b天上神的面前控告弟兄,與人作對。

  撒但的權柄是在肉體的範圍,直到撒但在肉體中被打敗,撒但的勢力才從天上的範圍永遠被趕出去。
神的兒子成為肉身來到世上,是為了在撒但的立場上打敗撒但。

  為這緣故,當主耶穌開始公開工作時,被聖靈膏抹,被公開承認是神的兒子,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要勝過魔鬼必須先個人承受試探,勝過魔鬼的試探。

  這樣的得勝還不夠。基督來是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魔鬼有掌死權的權柄是因為神的律法。那律法使魔鬼成為眾囚犯的獄卒。經上說「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律法公義的要求若不能完全的滿足,就沒有辦法勝過並驅逐撒但。所以要先將人從律法的權勢下救出來,才能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下拯救出來。

  藉著主耶穌的死,寶血的流出,滿足了律法的要求。律法總是宣佈「罪的工價乃是死」,「犯罪的他必死亡」。殿中的儀式,流血的祭物,灑血的事都是同一預表,律法預先說非流血就不能叫人與神和好,叫人得救贖。神的兒子成為我們的中保,生在律法之下,祂完全順從律法。祂拒絕了魔鬼的試探,要耶穌從律法的權柄下退出來。祂樂意獻上自己受罪的刑罰。祂拒絕撒但的試探,要祂不喝那苦杯。祂獻上生命,流出寶血,滿足了律法。祂完全遵行律法的要求,撒但和罪的權柄就沒有了。所以死亡不能再轄制祂。藉著永約的血,神叫祂從死奡_活。祂也藉著祂自己的血進入天上,為我們成就了與神和好。

  這段經文讓我們看到主在天上顯現時的榮耀的結果。我們讀神秘的女人,「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是將來要用鐵杖轄管萬國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堨h了,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牠的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牠們的地方。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十二5、7-9)然後就是得勝之歌,我們的經文「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啟十二11)

  在但以理書塈畯旼爸鴞怑{勒為神的百姓以色列民和世界的權勢爭鬥。只是現在,撒但因羔羊的血才被趕出去。罪已經得赦免了,律法已經成全了,魔鬼的權勢和權利都被奪去了。我們已經看到寶血在天上的方面,神已經把罪塗抹了,使罪變成無有。寶血在地上也勝過撒但的權柄。撒但現在沒有權柄控告我們。「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祂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啟十二10-11)
~{w
  二、是永遠連續的得勝

  在那初次的得勝後,就有了永遠連續的得勝。撒但既被趕到地上來,那天上的得勝,也必須在地上成就。在得勝之歌堛爾隉A「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雖然這是指著弟兄說的,但也是指著天使的得勝。在天上和地上的得勝是並行的,是根據同樣的理由。

  我們知道在但以理書所提到的,(但十12)天上和地上神的工作是相連的。但以理一禱告,天使就活躍起來,天上三個禮拜的爭戰,就是地上三個禮拜的禁食禱告。地上的爭戰是天上看不見的領域的爭戰的結果,米迦勒和他的天使以及地上的弟兄,都是藉著羔羊的血得勝的。

  在啟示錄十二章很清楚的教導我們爭戰由天上轉移到地上。天上有聲音說,「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地下到你們那堨h了。」(啟十二12)「龍見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婦人。」(啟十二13)w

  這婦人代表神的教會,耶穌是從婦人所生的,魔鬼既不能害祂,就逼迫祂的教會。在教會頭三百年堙A主的門徒和教會經歷了逼迫,在血腥的逼迫下,成千上萬的基督徒殉道而死。魔鬼盡其所能的使教會成為叛教者,或是完全根除教會。但是這婸﹛u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正是對這些殉道者說的。

  經過幾百年的逼迫後,教會得到幾百年的安息和屬世的興旺。撒但用武力逼迫的方式是無效的。使教會與世界為友的方式,撒但倒是滿成功的。教會順應世界潮流,一切都變得越來越黑暗,到中世紀羅馬的教會,到了最黑暗的時代。在這些時代埵酗ㄓ痐H打了信心的仗,以敬虔的生活為主作了見證。「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

  藉著宗教改革,撒但在教會堛瘍v柄被打破了。這並沒有什麼秘密的能力,「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改教者發現,經歷和傳揚得救的真理。「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祂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羅三24-25)這使改教者有奇妙的能力和榮耀的得勝。

  自從宗教改革以來,仍然可以看到羔羊的寶血越被尊崇,教會就越被新生命所激勵,勝過死亡和錯誤。即使是在野蠻的異教徒,那媦誚的王位安靜的存在了幾千年,只有羔羊的寶血這武器才能消滅其權勢。傳揚「十架的寶血」,成為世人罪的挽回祭,是神對人赦免的愛的根源,這能力打開了,軟化了最黑暗的心,把人心從撒但的住處變成至高者的聖殿。

  對教會有效的,對每一位基督徒也是有效的。「羔羊的寶血」總是得勝的。當人確信這血在天上能夠成就與神和好;塗抹一切的罪;將魔鬼在我們身上的權柄完全,永遠奪回;使我們心埵陳奕蒏息畯怐漣馴的確據;消滅罪在我們堶悸滲鄐O。我再說,人住在寶血的能力堙A撒但的試探就不再迷惑我們了。
哪埵陳怞牉t潔的血所灑的地方,哪奡N有神的同住,撒但就逃跑。在天上,地上和我們心堙A連續的得勝的宣告是一直有效的。「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

  三、我們在得勝中也有份

  我們若被算是因羔羊的寶血而得潔淨的人,我們就有份於這個得勝。要完全的享受這祝福,我們要注意下面幾點:

  沒有爭戰就沒有得勝

  我們必須知道我們是住在仇敵的領域堙C在使徒那屬天的異象中所看見的,在我們日常生活堣]是適用的。撒但已經被趕到地上,撒但極其憤怒,因為牠的時間不多了。撒但現在不能再傷害榮耀的耶穌,但是撒但藉著攻擊主的子民來攻擊耶穌。我們必須活在神聖的儆醒堙A我們每時每刻都在狡猾的敵人的注視底下。敵人總是不灰心的想把我們完全的,或是一部份的降服在牠的權勢底下。撒但誠然是世界的王,凡屬世界的都樂意為牠所用。撒但知道利用屬世一切使教會不忠於主,使教會被撒但的靈,世界的靈所激動。

  撒但不僅引誘人犯公開的罪,牠也知道利用我們世上的工作和事業作為切入點。在我們日用食物和必要的雜物堙F我們的政治觀念;我們的商業往來;我們的文學與科學;我們的普通知識以及其他的事,撒但利用這些合法的事來達成牠欺騙的詭計。

  因此,要藉著羔羊的寶血有份於得勝撒但的信徒,必須是個爭戰者。信徒必須辛苦去明白仇敵的性質,需藉著神的話讓聖靈教導他,知道撒但的詭計,就是在聖經堜珨□誚深奧之理,是撒但用以迷惑欺騙人的。信徒必須知道,爭戰不是向著屬肉體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2)信徒必須盡心竭力,用各種方法,不計代價,奮鬥至死。只有如此才能唱得勝之歌,「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

  得勝是藉著信心

  「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神兒子的嗎?」(約壹五4-5)主耶穌說:「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撒但已經是被打敗的仇敵,絕對沒有任何權利向屬於主耶穌的信徒要什麼。因著不信、無知,或是放棄我是有份於耶穌的得勝的事實,使魔鬼再有機會轄制我,否則撒但並不能支配我。當我藉著活潑的信心,知道我是與主耶穌合一的,主活在我堶情A祂所獲得的得勝一直繼續在我堶情A這樣,撒但就沒有權柄在我身上。「藉著羔羊血得勝」,是我生活的力量。
只有這樣的信心,能使我在爭戰中有勇敢有喜樂。如果只是想到仇敵可怕的權柄;牠不止息的注視我們;牠用世上一切的來試探我們;就會像某些基督徒想的說,這爭戰實在是太厲害了,不可能一直活在這種緊張堙A活下去是不太可能。這是真的,如果要以我的軟弱去對付仇敵,以我們自己的力量去得勝,是不太可能的。但是這並不是我們呼召去作的。耶穌是得勝者;我們只需要使我們心堨R滿天上的異象,就是撒但已經被耶穌從天上趕出去了;心堨R滿信心相信耶穌藉著寶血打敗了仇敵,相信耶穌祂與我們同在,寶血的得勝和能力一直有效的。這樣,「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八37)w
|信心的得勝是在與羔羊血的交通

  信心不只是我所懷的念頭,而是我堶惟瓴皉釭澈H念──這是生命。信心使人直接接觸神,接觸天上未見之事,更重要的是接觸耶穌的寶血。若沒有使自己完全在寶血的能力堙A就不可能相信藉著寶血勝過撒但。

  相信寶血的能力就喚醒我堶悸煽鷐},渴慕經歷寶血的能力在我身上。每次經歷寶血的能力就更相信得勝是榮耀的。

  尋求更深進入與神和好,常常操練信心,確信寶血潔淨了一切的罪;藉著寶血使你順服以致成聖,被帶到神的面前;讓這些成為你的生命,你就會有持續不斷的經歷,能勝過撒但和牠一切的試探。每個奉獻的祭司,與神同行,都是勝過撒但的君王。

  信徒啊!主耶穌藉著祂的血,不但叫我們作祭司,而且成為神的君王。我們不僅有祭司的聖潔和職事,可以來到神的面前,而且有王權在神面前。有君王的靈激勵我們;有君王的勇敢制服敵人。羔羊的血要逐漸成為我們的表徵與印記,不僅是所有罪的挽回祭,而且也是對罪的權勢的得勝。

  主耶穌的復活和升天,趕出撒但,是由於祂所灑的寶血。在你堶惟疻x的寶血,也會打開一條路,享受與耶穌一同復活的喜樂,和祂一同坐在天上。

  我再次的請求你,將你整個人完全敞開,讓耶穌寶血的能力進來,你的一生便會一直經歷耶穌復活和升天,一直經歷得勝地獄的權勢。你的心也會和天上合唱著「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祂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啟十二10-11)

  【附】:二十世紀在中國東北帶進復興的挪威孟遜教士,在復興的禱告中,她在異象中看見基督寶血的大能。她為中國復興禱告十五年之後──「一個夜堙A當孟遜教士站在路邊放眼望去時,她看見一個可怕沙漠,沙漠中除了幾枝枯乾的蘆葦在風中搖晃外,空無一物。忽然她看見沙漠的邊緣,有一個人在跪著禱告,她堶悼艅隤器D那個人就是她。當她定睛看那個禱告的人時,不知從那堥茠滿A有血滴在那個人身上;那血一直滴、一直滴,直到把整個人完全遮蓋,再也看不見了,她心堜艙M明白她是在主寶血的遮蓋下。然後在那個被血遮蓋的人以上,出現了一個美麗得難以形容的杯子,好像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把一些東西放在那個杯子堙A隨即從杯中湧出神的榮耀,是人所無法形容的榮耀。從那個杯堣@直往外湧流,遮蓋了那個被血遮蓋的人;並且繼續湧流,遍佈整個沙漠。這個榮耀彷彿是活的,不斷地湧流和運行,直到她眼前一片光亮,再也看不見其他任何東西。然而,榮耀突然消逝,她看見起先荒涼、空無一物的沙漠,變成一片青翠,充滿了各種各樣美麗的果樹。」就在這異象的禱告中,帶進了中國山東大復興。【摘自:美國見證書室《孟教士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