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禱告─「能力」最大的出口

戈 登

  能力的五種管道

  一陣強烈的悲痛流入神的心中,用無言的聲音,來訴說這傷痛放蕩的世界吧!讓你的聲音沉入祂那放蕩的世界堙C當我們的聲音被軟化到靜默的境界,就意味著我們願意進入祂的世界,成為祂的故事的一部分,尤其是那最豐盛的部分。在最柔和的語調中,祂用那無比溫柔的愛贏得我們的心。此刻讓我們以歡悅的聲音宣告──我們已經為神贏得一些人,這是祂最切切渴望的;也是我們的志業。神為了這個目的,祂賦予我們獨特的能力。

  在任何人的生命中,只有一個能力的入口──「聖靈」,祂是唯一的入口,祂就是能力。當一個人向神打開心門,聖靈就同時進入他的心門,這聖靈就是神的能力。祂渴望進入每一扇打開的心門,但必須經過我們的邀請和同意,聖靈的內住對我們而言是何其重要。  

  聖靈內住在我們許多人的心中,但祂卻不是操控者:是以客人而不是以主人的身分自居。這並不是說祂神性的行動被阻撓、捆綁,以致於無法做祂所想要做的。我們似乎沒有意識或只是半意識到祂的同在,其他的人可能根本就沒有察覺。但當我們降服於祂,致力獲得祂的友誼,全人任由祂自由擺盪──流入人心中的能力,也就是「聖靈掌權」。

  這婼籵麈鄐O的五個管道:經過這五條通道可以看見神自己的顯現,以及祂能力的彰顯。

  第一:透過生命──我們是怎樣的一個人。如果我們是一個正確的人,神的能力會不斷地湧流出來,雖然我們察覺不到。一個「對」的人,聖靈的能力會熱切傾注在他的生命中。一種急切的渴望想要去服事,會讓我們持續去超越我們所能做的,也就是「我所是」勝過「我所做」。被聖靈引領的生命會讓我們的服事越發有效果,勝過我們憑己意的事奉──往往我們會誤認那是最好的服事,這樣的服事常會使我們因疲憊而灰心氣餒。

  第二:透過嘴唇──我們所說的話語。也許是結巴地說出來,但如果所說的是討神喜悅的話語,它將會成為神的祝福。我曾聽一個人講話,結結巴巴而且面帶羞赧,文法也支離破碎,但卻讓我聽得心一陣燃燒。我也聽過另一個人流利的演說,讓我全身舒坦。盡你的心意去做吧,神會接管其餘的部分。當我們與神連結時,祂的火就會點燃我們的舌頭,無論它是結巴的或是能言善道的。

  第三:透過我們的服事──我們所做的。也許我們服事別人的技巧很笨拙;所努力的,在他人看來並非是最好的方法,可是在神的眼光,它是你最好的,是會開花結果。

  第四:透過我們的金錢──不會保留在身邊而分別出來的錢財,專為神流出去。這些金錢能達到它鉅大的功效,超過我們所能掌握。

  第五:透過我們的禱告──那些我們奉「基督的名」來宣告的事。

  在這五點當中,禱告是最具獨一的鉅大的流露。生命的能量關乎那最重要的一個「點」,我們碰觸到它時,那一觸即發的影響力就爆開來。當我們期望成為是聖潔、無私、溫柔的生命時,那一個「點」就與我們連結在一起。無論是流暢或是結巴的話語,能力是透過嘴唇背後的真實生命。能力透過服事也許是大的,可能也會同時擊中很多的「點」,但仍遠不及個人生命對他人的影響。能力透過金錢──在乎使用金錢的動機,被不當使用的金錢會成為污染的標記。金錢看似萬能,卻也是無能,端看使用的態度。但能力若是透過禱告釋放出來,它的力道是驚人無比的。經由禱告所激發出來的能力讓你的生命充滿馨香之氣,甚至不僅是觸到一個「點」,而是整個世界的面都會被你翻轉過來。

  任何一個人能為神和他人做一件最大的事,莫過於「禱告」了。它不是唯一,卻是最重要的事。這是讓一個人的各樣能力可以平衡施展出來,最首要的關鍵。若一個人經歷了正確的禱告,他的生命、行為、動機,就會處於「對」的狀態。他的「禱告」就會越發朝著正確的方向,如此一來,他所有的服事、施予、話語,自然而然會流露出「神同在」的馨香之氣。

  現今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人即是「禱告的人」。我所說的並非是那些在討論禱告的人,或僅僅只是相信禱告的人,也不是那些很會解釋如何禱告的人。我指的是真真切切「花時間在禱告的人」。他們沒有多餘的時間,必須從別的事情中挪用時間。有些事情是重要的,甚至是非常重要且緊迫性的;但比起「禱告」的重要性,它們依然是略遜一籌。這些人把禱告擺在第一位,而把生活中其他的事情放在次要的位置。

  這群人在今日為神獻上最大的效力,為要贏得眾多的靈魂、解決難題、喚醒眾教會、提供各樣宣教事工所需的金錢和人力、提振那些在海外犧牲服事的勇士們的士氣,為人類居住老舊的地球注入一股新氣象。

  它完全是一種隱密的服事。我們不知誰是這群人,雖然有些時候或許可以敏銳察覺到。我時常在想,有時候我們經過一外表平凡婦人的身邊,看見她們悄然地離開教堂,身穿的衣袍有著深深的摺痕,無法窺探手套堛漕甄糷漎O粗皺還是平滑的;我們甚至無法想像或理解──她或許就是這個人,為教會、為世界、為神做最大的人,超過成為自稱關心,思想這些事的人,因為她禱告!因著順從聖靈的引領,而激發出如此真切的禱告生命。

  讓我如此說:神會回應一個最謙卑者的禱告。是的,讓我再強調這一點,為了回應一個最卑微者的禱告,神會做祂原本不會去做的事──除非藉著禱告,別無他法。有人會認為,我太過分強調此原則了,但我是根據聖經的看法。請聽神必回應最軟弱者的禱告,別人祂卻不能,在聖經上,耶穌與門徒們最後在馬可樓上的一席話,祂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叫你們的果子常存。」(約十五16)聽著,我們為何被揀選的目的──乃是「使你們奉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祂就可能賜給你們。」(約十六23)請注意這個字的原文指的是「可能」,而不是「必定」所指的「意願或決心」。「必定」是取決於神──祂的目的。「可能」取決於我們──我們的合作。這也就是說我們的禱告「可能」使神去做那原本不可能去做的事,是的,非得藉著禱告不可。

  如果再更深入的探究,這一點確實符合禱告的真正意義。簡單地來分析禱告──所有的禱告必須涵蓋兩個部分。首先是神的賜予,接著是人的接受。人的意願成為神的管道,就是「是的,富足的神樂意如此行」,然後這管道才能通到這世上。神從來不強迫人,祂為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經過他們的同意。換句話說,當我們的手和心是關閉著,祂就不能為我們做任何事。我們的雙手,我們的心以及我們的生命必須向神敞開,祂才能將祂所渴望給我們的賜予我們。在這愚昧可悲的世界,神與它交通的管道,就是一扇向上打開的心門。這個世界原本向神是關閉的,藉由我們的禱告,祂得以有機會進去。

  觸摸整個地球

  禱告為整個地球打開,通向全人類的所有活動的通道。我能為遠方的印度或中國禱告,好像身歷其境,感同身受地向神祈求。雖然不能像其方式在那兒服事,但這仍是真實的。我洞悉到服事可能的最高特權是「跨越地面」──那堨R滿了需要,被黑暗籠罩,乞求憐憫的聲音在撼動著。一個禱告的人若能被特允到服事的最崇高地位,他就成了一個喜樂的人,等同於在這一個「點」上,同時開啟了五個管道的閘門。
雖然只有一個引爆點,但他能與主一樣,能觸摸廣大的群眾,並像主那廣大的憐憫一樣。一個在非洲的人,他的心若被基督點燃,它可能為全世界燃燒起來。禱告把我們推向強而有力觸摸全世界的境界。

  今天當一個人關起門來,真切地花上半個小時為印度禱告,他就真的好像在印度生活半小時一樣。果真是如此嗎?若是真的,你我一定會花上更多的時間在密室做禱告的服事。因著這股禱告的力量,他會把門再關上一會兒,為中國的需要獻上禱告,如同身處在那堙C當能力臨到他身上時,他的禱告能力能臨到他代禱的對象,他的禱告可能對非洲的讀者在閱讀時帶來新的意義。也可能影響到傳道人或教師,使他們的舌頭迸出火焰;讓人們更容易接受耶穌,進而降服於祂──那些子民原本被拋盪於邪惡的勢力中,世世代代遭受偏待──因著密室的禱告,他們可以較容易接受耶穌的故事,甚而迎向新生命。

  一些火熱的信徒可能不認同這個觀點。他們會認為靠著個人的接觸,靠著實際的言語,是可以對所接觸的人產生實質的影響。無可否認,實質的接觸也會獲得祝福。但有一件事我們必須承認,就是有的人可以身臨其地,有的人卻只能停留在他居住的所在地。無論身在何處,只要是內心熱切敏銳的人,藉由禱告所得到的果效會大大地超越藉由個人的努力。當然,如果此時此刻你人就在印度,那麼禱告再加上個人的外在接觸,那是再好不過的事了。但是切記,無論在這堜峔綵堙A你必要先贏得勝利──在每一步,每一個生活層面,走在屬靈的奧秘國度中,然後在服事上,再加上你個人有力的觸摸。然而,你的所作所為不能越過禱告,除非你已經禱告過了。我們幾乎都在這一點失足過,而且大多數的人還重重地摔跤。我們以為,透過服事,我們可以做很多事,然後去禱告祈求加力量在我們的服事上。不!我再次強調,絕非如此,我們無法獲得真正的能力,除非我們已經盡心盡力禱告過。

  有一個人在我身邊,我可以向他說話,可以將我天然人的力量加在他身上,如此可贏得這個人。但是,為神的緣故,在能影響他的意志以前,我首先必須在密室贏得勝利。「代求」意味著為主──領袖得勝,當領袖開始指揮作戰,服事才能真正地攻城掠地。單單的服事會被天然人有限的能力侷限於一隅。只有當屬靈的電報一發出,訊息才會全面傳遍整個地球。

  有一些自認為很實際的人會說:「最重要的事,就是做。禱告是很好也很正確,但更重要的,是做一些實際的事。」事實上,一個人真切了解到禱告的真諦,他會把禱告擺在生命中一個適當的位置;他會發現有一新的動能在他堶捫U燒,而這動能正是經由禱告產生的,生出最大能的力道達到人心。最後,他更發現到堶惘雪奶j的喜樂,足以讓他想為全世界效力。他的服事因此變得深且廣,與造物者的心意相契合。

  代求就是事奉

  了解到代求就是事奉對我們有極大的幫助:在神的計畫中,代求站在服事的首位。它超越任何種型態的服事,因為較少受到限制。在其他種服事當中,我們經常受限於各種空間、形體和物質的阻礙,還有人與人之間性格特質的差異性。但禱告卻沒有這樣的限制,它無視於空間的存在。當一個人的體力經過適當的操練,能力受到合宜的管理,他甚至可以超越體力上的極限。它就好像那靈堛犒q訊通路一啟動,直接貫穿到人心,靜默地穿過牆垣,越過層層枷鎖,到達人心中的最深處。

  在服事中,一般我們都可以了解到一點:因為受到身體的限制,我們不能到達我們所不能及的地方;我們的聲音傳不到遠方;扣除吃飯、睡覺、工作等等,我們一天能用的時間所剩無幾。還有因為人心思中存著偏見的牆郾及捆鎖,以及性情上的差異,這些亦成了難以攻破的堅固營壘。

  為了要贏得一個人,我們必須克服上述的種種困難才能突圍。這婼籵麭\多人在各樣的服事當中──各類的救助行動,舉凡供應食物、教導、長期以無私的愛心與人接觸,金錢至高無上的運用,以及藉著各種印刷傳播媒體來宣揚等等。沒錯,這些都是在神的計畫中,藉著它們為要贏得人心。但是最令人讚嘆的事實卻是:──在所有一切的服事,要獲得真正的勝利,唯一的關鍵就是「事先在密室堛疑咩i」,我們經由它來宣告得勝。接著下來才是服事,如此才能破壞仇敵一切的工作。秩序是非常重要的,「禱告第一」,其他的事情第二。容我再次強調,其他的事排在第二;你可以盡心竭力地用頭腦、用手、甚至用心去做,但必須在禱告後得到勝利的確據才可如此行。這樣我們外面的服事才能得到更好的收穫。

  最後我們帶著靈堛煽螺\去服事──先是快速橫掃整個戰場,然後再堅定不移地定睛在那最頑固不易攻防的點上,直到敵人夾尾逃跑。禱告就是在詭詐的敵人身上給他致命的一擊;而服事才是隨之而來所加增的效果。在服事上是需要相當的耐心,不屈不撓與老練的精神也是必要的,這些作戰品格是影響人意志的必要條件。但是別忘記──最精明的作戰策略是「密室的熱切禱告」,它是致勝的關鍵。

  聖靈的開關器

  電是一種很奇怪的元素。它是屬於物理的研究範疇,理應被歸類在自然能源的範圍,但它卻擁有靈界的許多特質。很多人只知道它是自然界的偉大能量,可供人類使用。但他們可能忽略了一點──它乃是屬於物質與靈在某處交界的領域,就好像屬靈生命的真理一樣,可以超越地域觀念提供無遠弗屆的救援。

  在發電廠,電力被產生出來供人類使用。如專家所言,在機房有許多的電路板被操控著。例如在一座城市堛熊o電廠,一個工作人員只要用手把啟動一個開關,瞬間的一個簡單的動作,絲毫不費力,就可將電力沿著電線輸送到整個城市,讓它燈火通明。他在另一個時間又啟動另一個開關,讓電車發動,沿路接送數以百計的乘客。緊接著另一個開關又被啟動,一家家雇用無數員工的工廠就開始運作。

  這就是隱密之外的事奉,是非尋常,非外在的事奉。它是非常靜謐的,但卻是真實的服事。而它服事的能力所帶來的影響是遠超乎我們所能測度及衡量的,如同電力對人類的影響一樣。到現在,還沒有一個人可以解釋,到底是什麼奧秘不尋常的媒介物參與其中。是液體──真是液體嗎?還是另有其物?是貫穿到線路亦是環繞線路?專家們也不知其所然。但是遵循這個自然法則確是我們可以理解的。而且當人們依循而行,所引發的超大能力是顯而易見的。

  屬靈境界的機房就是在禱告室堙C每一個人在生命中都可能有這樣的屬靈電路開關器,只要他依據必要的法則,神的能力就會毫無阻攔地到達祂旨意的所在。可以到達日本、中國、印度的平原和高山上;到達那些心中飢渴的人們;甚至在非洲,耶穌與他們親近,一同坐席,跟在英國或美國是沒有兩樣的;更近的是從你家堿儮L對街的住家,然後再到附近的貧民區;爾後又進入你傳道人的心中,他此刻正在準備下個星期天的講道;接著進入你即將在教會學校或工作場要接觸的人的心中。

  小孩和任何沒有熟練技能的人是不被允許進入電機房的,因為任何一個閃失都可能危及財產和生命。同樣地,沒有純熟技術的人,也不能碰觸屬靈的開關器。雖然,難免有時候一些自私心懷不軌的人僅僅只是為了個人的利益,企圖轉動這個開關。

  純熟的技巧是必要的條件,神奇妙的計畫就是要將這技巧賜予願意接受的人。就是這麼簡單──只要你願意!

  令人驚奇的是,就如同電力一樣,屬靈的電力奧秘更是讓人難以理解。它到底是如何發生的?一個在愛荷華州的婦人,為改變不信的丈夫而禱告,而他正遠在充滿政治氣息的華盛頓。原本無視於他太太的意圖,此刻他卻開始意識到神的存在和大能。過了幾個月,他敏銳地從日曆上發現到──他心意改變的那一天就是他太太開始為他禱告的同一天。誰能解釋這樣的經歷?我們只能從結果得知,這位丈夫的生命藉由太太的禱告而徹底的改變了。

  另一個例子:一個在美國密蘇里的婦女,為遠在英國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城的友人禱告,他是個辯才卓越的懷疑論者。隨後,他也驚訝於他急遽的轉變成為堅定的信仰者,就是始於她為他禱告的關鍵時刻。思慮縝密的人,都很難闡明這整個過程是怎麼一回事。

  就如這奧秘的電力,只要依循它的自然法則,就可以被合宜的運用,禱告的大能也是如此。

  內在寬闊的地平線

  環繞基督徒的生活涵蓋兩個層面──外在和內在。對大多數的人而言,外在的生命意義似乎大得多,舉凡生活、服事、施捨、工作、與他人的接觸、以及為存活所做的一切掙扎努力,這些都大大的佔據我們的生命,雖然我們也承認內在生活的重要性。

  但當我們打開心靈的眼睛,看見肉眼未曾看見的,這種視覺的改變──起初看似荒謬,接著是令人震撼,隨後引發可悲之心。因為變化的程度很大,所以覺得荒謬;震撼,是因結局無法預料;可悲,是因強壯的人也沒意識到,他們花費極大的力氣卻得到的極少的效果。外在的生活常被「不足的條件」所限制──它與物質有一定的關連,如需要食物、衣服,磚塊、木材等建築材料,同時也受到時間的限制,文化和社交不同型態的影響,及每人撫平傷痛的方式各有差異。這些都是無可厚非,是正常的生活景況,也是外在生活的普遍現象。

  「內在生活」涵蓋上述所有的層面,但它更是無限延伸。它的界線是很寬廣的,就好像一個人的家被那「屬靈的氣氛」所包圍──它可以觸摸人的內心,人的動機與情感會隨著它流動,以致於心靈的污穢可以被洗滌。最後它上升到神的膀臂,為了這個世界,與祂慈愛的計畫連結。真盼望這樣的內在視野,可以帶領我們過每一天的生活。

  而「外在的生活」經常是如此呈現:一間簡陋的屋子,擁擠的空間,照顧小孩,縫補衣服,燒飯洗衣;要不就是敲打著打字機,整理帳單;亦或犁田耕作,照料家畜等等。永無止境地重複這些繁重乏味的工作,日復一日,這就是我們大部分人的生活寫照。  然而,一個具有看不見生命水流的人,他總是平靜、愉快地從事這些日常瑣事;在他的臉上可以隱約看到一絲光彩,眼神是明亮的,步伐是輕盈的,不知不覺地藉著不尋常的心靈,就把一個尋常的場所變成一個不尋常的地方了。這個人正在為神做事,不,應該說「他正與神同工」。對我們而言,祂是一個看不見的朋友,帶領我們改變一切。當我們知道是在為一位看不見的朋友──主做事,就發現這些繁瑣的事務變得意義非凡。每一天的外在生活將不再顯得如此狹隘,而是把它們看作是服事主的一部分。

  此刻,請摒息以待,你會看見「內在生活」正在為你完成許多事。安靜地花些時間與神同在,與聖經同遨遊;依照祂的指示,把們關上。在清晨的曙光中,或在靜謐的夜晚,抬起頭來仰望祂的容光,然後俯首敬虔的閱讀,接著簡單的用悟性為各樣的事務來祈求,最後說:「願你的旨意成全,奉主得勝的名」。神就在這小房間堙A天使也在此。房間堛滲u切禱告就會隨著聖靈的運行,無遠弗屆傳到地極,神同在的大能使「不可能」的事變為「可能」。

  今天,讓我們花半個小時為中國的傳教士、當地的基督徒、千千萬萬的人民,印刷媒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個個學校與醫療機構,如同環繞一股金線,來向神祈求──「奉基督得勝的名」:今天,祂的旨意要成全,祂旨意以外的要消失於無形。明天也許花更多的時間為印度禱告。一個人以有限的「外在」,結合寬闊的「內在」,將使得這條屬靈的路徑穿過日本、印度、斯里蘭卡、阿拉伯、土耳其、非洲、歐洲、南美洲,再到自己的國家,城市、邊境、貧民區,最後到達自己所居住的區域、教堂、對街的鄰居;如此來回穿梭,禱告的潮水靜靜地,永不止息的一波接著一波,日復一日。

  這就是真實的基督徒生活。他是一位得著靈魂的人,使住在遠方及近處人們的生命獲得更新,週而復始的在內室媄咩i──這就是神的計畫。耶穌的跟隨者有著和他主人一樣寬廣的視野。當耶穌心繫著陸地和海洋,祂的追隨者也會如此的禱告;雖然他不知什麼會被成就,但靠著所得著的信心,他知道神的旨意藉著他的禱告將被實現。

  當房門緊關的內室中,完全漆黑,僅有一絲光線從門縫中透進來,在黑暗中閃閃發光──似乎正在向我們訴說整個太陽的光,也會向著外面的世界傾瀉而去。

  時常我們會經歷到如此的改變:這道細細的光線象徵著整個榮耀的光輝,當我們懷著喜悅敬畏的心碰觸這道光芒時,會由燃發出「要幫助神」的渴望,內心充滿平安;那看不見的「神的同在」成了生命的馨香之氣,穩妥地帶領我們往前行,直到看見黎明的曙光。

譯自:實用禱告的講論(Quiet Talks on Prayer—S.D.Gordon)

  【註】:S.D.Gordon,是二十世紀的屬靈人,他也是英國開西特會的講員,這本《實用禱告的講論》成為近百年來眾人所共知,最著名的禱告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