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銘刻在祂掌上

宣 信

  「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賽四十九16)

  「錫安說:耶和華離棄了我,主忘記了我。」(賽四十九14)耶和華訴諸以人間最高的,最柔和的愛來回應錫安的抱怨:「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賽四十九15-16)

  我們的名字銘刻在主掌上的含意:

  一、說明祂認識我們,不忘記我們

  這一幅美麗的畫面,最主要的是表現出神對我們每一個人的認識。祂以第二人稱──「你」來稱呼我們。這是暗示祂認識,而且記載了我們個人的名字。神個別認識我們每一個人,我們並沒有被丟棄在廣大群眾之中,或者以群體的形式被愛,或者被拋在命運的巨浪之中。相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單獨的,個別的被天父所認識;祂以一種明確的態度來個別的關注我們,這非人間的愛所能體會的。祂曾告訴我們:我們的頭髮都被數過了,而我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牧人認識他的羊群,「祂按著名叫自己的羊。」(約十3)主耶穌以祂與馬利亞相談的方式來與祂的門徒交談。我們每個人在祂心中都擁有我個人的一席之地。噢!讓我們今天以滿懷感激的心來傾聽祂所說這句話的真正意義:「我已經將你銘刻在我掌上。」

  二、說明祂對我們個人的愛

  祂談到祂個人的愛,這景象可能來自被擄的猶太人之習俗;他們將耶路撒冷之名,與城垣之圖樣都書寫在他們的手掌與臂膀之上,如此便可經常來看看他們所至愛的名字。英國女王依利莎伯一世曾因失去加來城而悲傷欲絕,加來為法國北部一重鎮。她說當她死時,「加來」這個名字會刻在她心上。耶穌基督是如此的愛我們,在祂那恆久不變的記憶堙A永遠記得我們的名字。祂以世間最溫柔的母愛來比喻祂的愛。我們先來看人類之愛的那些最高尚的典型,然後就會知道祂愛我們遠比人類的愛更為美好而又更多。

  母愛常被用來敘述美妙動人的故事,然而我們在下面所要講述的那位母親的愛,也許還沒有比它更為扣人心弦。那就是當她的兒子被放逐,而關入監獄時,這位母親卻在允許的距離之內,緊緊跟隨她的兒子。當她的兒子被處以無期徒刑時,她也就在監獄附近住了下來。後來她兒子去世,被葬在監獄內的墳場,她以一種比死亡更強烈的愛堅持要在那蒙羞之地,與她兒子葬在一起。縱然是死,她也高興她的軀體能觸到她兒子那賤軀的身骨,這是一位母親的愛。然而神說祂的愛比這更偉大,我們相信主耶穌真是這樣愛我們麼?我們敢接受神所講的這句話麼?祂說:「我以永遠的愛,愛你。」(耶三十一3)

  三、說明神永續不斷的記憶與愛

  以賽亞書第四十九章16節所表述的景象,還意味著神永續不斷的記憶。將我們的名字銘刻在祂手掌上的目的,便是將我們永遠保留在祂的關懷之中。神能記得我們,這是何等的美妙阿!「但我是困苦窮乏的,主仍顧念我。」(詩四十17)這是大衛王的驚嘆!更為美妙的是約伯的喝采:「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伯七17-18)

  儘管我們微不足道,也不能把我們擯棄在神的體諒以外。回顧那些從前的日子,祂提到墮落的耶路撒冷:「你幼年的恩愛,婚姻的愛情,你怎樣在曠野,在未曾耕種之地跟隨我,我都記得。」(耶二2)於是,祂顯出大愛,柔和與那憐憫祝福的應許之感嘆。我們的環境可能看起來神對我們並無任何的關懷,然而祂從未曾忘記過我們。祂的眼目仍然看顧我們;祂的堶惜揭b珍愛我們;祂的手仍在為我們最大的恩惠而動善工。

  我們的棓拳`在主眼前的含意

  此外,這景象也暗示了神對我們自有祂的目的。一位建築師的計劃當中,必會附有某種參照資料。他在藍圖中畫出建築物的詳盡細節。建築物在建造當中,建築師不時需要將藍圖擺在眼前,以供參照;故此神說:「你的棓拳`在我眼前」。祂為我們的生命作出計劃;但不是寫在羊皮紙上,而是寫在祂自己的手掌上,並做得極為詳盡細緻。

  下面的景象更為美好。因為當祂回應錫安的抱怨時,耶路撒冷的牆垣均已倒塌,聖殿亦成廢墟。然而在神的心目中,這些都已重建。大衛王在詩篇第一三九篇所表述神對我們的心意,是多麼的美好!他說:「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詩一三九16)

  這是神為我們的生命所作的計劃。當任何事情還尚未成形時,在祂的心思與目的之中,都已完成每一細節。信心可使我們信靠祂的應許,儘管這些應許看來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然而我們可以指望應許能成就,雖我們所見的事情尚未開始。在神的手掌上,今天祂已經為你我的生命有完美的規劃。儘管有許多沮喪,祂卻不停的使事情成就。祂對我們的勸誡,始終如一。祂完全以祂的意志行事。我們只要信靠祂、跟隨祂,而不要攔阻祂最高的旨意與祂的大愛。

  主的雙手

  (一)為我們代禱的雙手

  這一景象又暗示基督為我們代禱的意向。祂那一雙刻有我們名字的手掌,正是為我們向天父代求的雙手。祂默然的為我們祈求,要求天父的赦免與祂那全備的救恩。若不是這一雙手,我們早已滅亡。然而「凡靠著祂進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為祂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來七25)

  有一位可憐的士兵在軍事法庭因逃兵而被審訊。當法官正要宣判之際,他又驀然停住;問在場旁聽的眾人,是否有人可為這位逃兵傑克說些好話,講講情。突然間,有一位從軍團退伍的年老軍人走到前面,舉起他那經截肢的手臂。他不發一語,只是舉著他那殘肢。當他望著法官與被告的士兵,早已淚流滿面;然後說:「他是我的弟弟」。無聲的訴求已足夠了。這位法官暸解他乃是為了服務國家而失去了手臂;他有權為他犯法的弟弟求情;於是宣判無罪。傑克的性命被舉起的斷臂贖回。主耶穌卻更為堅定:「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啟五6)

  祂背負流血的傷口,
  發生在髑髏地的山頭。
  祂傾倒大有果效的禱告,
  極力為我祈求。
  「赦免他!噢!赦免!」祂呼喊:
  「不要讓被贖的罪犯成為死囚。」

  親愛的!你是否願支取那代禱者所帶來的豐盛恩典呢?那不僅為了你的赦免,也為了你全然的成聖。當你想到要請一位普通人為你禱告,是沒有甚麼果效,或者你受到疑惑試探,認為你的禱告是那麼軟弱無力,那麼微不足道而毫無果效,難道你不記得耶穌基督正用雙手托住你,並宣稱你已得著了完美的勝利,及你全然的成聖與救恩麼?難道你不會前進,以信心來呼喊:「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婺堻荂C」(林後二14)【註】

  (二)宣告雙手掌上的名單

  這幅畫面,或者說景象,另外又告訴了我們,耶穌基督公開承認我們的事。祂不僅為我們代禱,也在宇宙中宣告我們的名字;並且以歌聲及大愛來公開我們銘刻在祂手掌上的名字。在眾天使面前,祂誇耀這些名字並不感到羞恥,並且明示這些都是祂的朋友。祂也並不感到羞恥來稱我們為弟兄。(來二11)祂在光亮的撒拉弗(六翼天使)當中宣稱:「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讚美你。」(詩二十二22)祂不是這樣說過麼?「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太十32)及「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認他。」(路十二8)讓我們記得!每次我們在一個不信神的世界面前,對祂忠信,祂就會在諸天之上,宣告我們的名字。也讓我們記得:雖然在地上這小小的生活圈子堙A我們的身份卑微,備受冷眼;但在宇宙的中心,我們的名字卻被祂知曉,同時我們在那唯一配得榮耀之地,受到尊敬與愛戴。

  主阿!我不在乎財富,
  金銀我也不圖;
  我要確定有天堂,
  我要進入羊圈,作一隻小羊。
  ?國度的生命冊,
  滿了公平的書頁;
  告訴我:耶穌!我的救主!
  我的名字是否也在其處?

  (三)帶釘痕的雙手

  以賽亞書第四十九章16節的經文,也影射了認罪的問題。因為那雙銘刻有我們名字的手掌,也即是被釘的手掌。我們的名字原是刻在那釘痕所流出的鮮血堙C至少,天父每次來察看這些名字時,祂都看見髑髏地的景象,也記得為了我們的救贖而付出的代價。不看我們是多麼的不配,或者心中有多深的罪愆,祂為了記念祂愛子的寶血而不追究我的不義;因此經上如此提到祂:「祂未見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見以色列中有奸惡。」(民二十三21)因為「這恩典是祂在愛子堜瓟蝯鳩畯怐滿C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祂豐富的恩典。」(弗一6-7)

  不但那寶血使我們免於受到懲罰,也讓我們得著全備的救贖:使我們脫離罪的權勢與影響;也潔除了我們的病痛,個性的弱點和瑕疵,及仇敵每次給我們的傷害。讓我們看天父眼目一向所看的;就是那一雙被釘穿了的手掌,我們的名字並排的列在眾聖者之中,保證了我們的被贖。讓我們的堶掬w喜快樂,並充滿了勝利的喜悅;透過羔羊的血,得以毫無保留的進入那一切的豐盛。

  (四)立永約的雙手

  這一節經文又暗示了永遠與不變的平安。祂並非書寫,亦非描繪,或者印製,而是銘刻我們的名字。那是深深刻入祂的骨肉,或者刻入那總是戴在手指上珍貴的寶石戒指上。祂說祂已將我們的名字刻入,就像手上的印章。我們的名字不會受到變化或者時間影響,而是永遠寫在祂那大愛的活石板上。祂愛是永不止息;祂的約是立在那堨羶極i信靠的。祂的應許是:「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來十三5)祂白白賜給我們的是永生,祂的誓約是:「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塈漭L們奪去。」(約十28)

  我的愛常常是不夠,
  我的平安仍如潮水滾滾而流,
  然而我與祂的和睦卻沒有變,
  一點點未改變,耶和華早已參透。

  我改變了,祂卻始終如一,
  祂的愛,不是我的,使我安息,
  我的基督永遠活著,
  祂的真實,不是我的,使我與祂相繫。

  (五)祝福的雙手;託付的雙手

  這一節經文也暗示,基督對這個世界予以觀察注目;並且當祂不在地上時,要我們對世人作祂的代表、作為祂的使者。當祂從地上升天時,祂伸出雙手為我們祝福。若我們的名字都銘刻在祂手上,那麼就暗示祂要我們對這個世界作為祂的代表,直到祂再來。當我們想到祂升天時,讓我們看見祂伸出雙手,來展示我們的名字,而主耶穌便是向這些人交付祂最後的託付,為人類的救恩向全世界傳講福音。讓我們合宜而忠實的代表祂;正如同祂一向在天父身旁代表我們。

  以賽亞書第四十九章16節也暗示當祂再來時,祂要彰顯我們的榮耀如同祂自己的一樣,同時在世界面前公開宣稱我們是祂的朋友;祂將以祂升天時同樣的榮耀再來。當祂由天而降,伸出祂的雙手時,能看見我們的名字,那將是一種絕妙的欣喜。難道這不是對祂僕人的忠實應許麼?「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僕人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阿!到那日,我必以你為印,因我揀選了你;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該二23)
(六)榮耀的雙手

  這是祂的目的,要向我們顯示當祂再來時,是帶著一切的榮耀。因為祂告訴我們:當作為我們生命的基督再顯現時,我們也要與祂在榮耀堣@同顯現。(腓三20-21)經上記載,當祂再來時,將在祂所有的聖徒中彰顯榮耀,在祂的眾信徒中受到讚美。我們不會永遠隱藏在祂的手掌影像之下,因為到那時,我們的名字要向全人類公佈。到那時,我們會像祂,因為我們會看見祂的真面目。

  我們的生命,如今隱藏,
  我們的榮光,無人能見,
  當祂再來,祂的新婦將放異彩,
  與祂同樣璀燦。

  【註】:聖徒小德蘭因使徒約翰的話說:「親愛的弟兄阿,神既是這樣的愛我們,我們也當彼此相愛。」(約壹四11)她又祈禱說:「我最可愛的耶穌呀!我願意走遍普世,傳揚你的聖名,並把你的十字架,豎立在異教人的土地上。我願意傳揚福音,遠至天涯海角,天下五洲,無處不到。」

  她在十四歲上,獲悉有一名殺人兇手判了死刑,她就懇切祈求神,賞賜這名兇手在執行死刑前悔改,結果真獲得了所願;她就以這人作為她首次拯救了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