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作門徒與十字架

潘霍華

  「從此祂教訓他們說:『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過三天復活。』耶穌明明地說這話,彼得就拉著祂,勸祂。耶穌轉過來,看著門徒,就責備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於是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祂父的榮耀堙A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可八31-38)

  一、受苦與棄絕

  在這段經文堙A耶穌叫人來跟從的宣召,是與祂預言受苦的事密切相連。耶穌基督必須受苦和遭受棄絕。這種「必須」存在於神的應許中──經上的話必須應驗。在這堙A受苦與遭棄絕是有所分別的。假如耶穌只是受苦,祂仍能被人稱讚為彌賽亞。全世界的同情與仰慕都可能集中於祂的受苦上,這件事可能被認為是悲劇,但卻有其本身真正的價值,榮耀和尊貴。可是在受苦中,耶穌是遭人棄絕的彌賽亞。祂遭人棄絕,使祂的受苦失去了榮耀的光輝。這乃是一種沒有榮耀的受苦。受苦與遭棄絕可以總括耶穌的整個十字架的意義。在十字架上死亡就是遭人蔑視和棄絕的意思。受苦與遭棄絕是神必然要加到耶穌身上的,所以任何攔阻這件事的嘗試,都是出於魔鬼的工作,這尤以門徒的攔阻為然;因為事實上這樣做,不過是要阻止基督之為基督而已。事實上是彼得──教會的磐石──在承認耶穌為彌賽亞,及被委為門徒之首以後,立刻就犯了那種罪。這指示甚至在教會的最早期間,受苦彌賽亞的觀念已是教會的絆腳石了。那樣的彌賽亞不是教會所盼望的主,而且教會之為基督的教會,並不希望受苦的律加在其主人的身上。彼得的抗議顯露出他自己不願意受苦,及表示撒但已經進入教會中,並試圖從主的十架上將這個道理除了下來。
因此耶穌必須說得絕對清楚,這種受苦的「必須」,同樣要臨到門徒的身上,正如在祂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一樣。因為基督之為基督,乃在乎祂的受苦和遭棄絕,所以門徒之為門徒,也是在乎他們分擔主的受苦,遭棄絕,和釘十字架。作門徒的意思就是歸附耶穌這個人,並因此服從基督的律法,即十字架的律法。

  二、門徒個人的揀選

  但令人驚奇的,當耶穌向門徒透露這種不可避免的真理時,祂再次給他們自由,俾他們可以跟從祂或棄絕祂。祂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因為即令在門徒之中,這也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沒有人會被勉強,甚至使祂沒有期望那一個人必須要來。祂寧願說:「若有人」為了跟從祂而準備拒絕任何攔阻的事。再一次,個人有權自己決定一切。門徒在作門徒的路上走到中途之時,他們又到了另一個十字路口。他們得再次為自己作自由的選擇,他們可以不必作什麼,也沒有人會強迫他們作什麼。目前的這個要求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們在聆聽作門徒的規矩前,必須要有自由為自己作決定。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門徒必須對自己說出彼得不認基督時所說的話:「我不認得這個人。」捨己絕不僅是一連串折磨自己或禁慾主義的孤立動作。捨己不是自殺,因為即使在捨己中也含有自我意志的成份。不認自己就是只注意基督,不再注意自己,只看走在前面的祂,不再看那條我們認為是太難走的路。再一次,捨己所能說的,只是:「祂領路,緊緊的跟著祂。」

  「……背起他的十字架。」耶穌先說要捨己,然後說這句話,可見祂關心我們,為我們舖平了道路。因為只有我們完全忘記自己,然後才能為祂的緣故背十字架。如果到了最後我們只知道祂,如果我們已經忘記自己的十字架的痛苦,我們就真是只仰望祂了,如果耶穌不如此慈愛地使我們對這句話有了準備,我們就會發覺十字架是我們背不起的。然而由於祂使我們有了準備,就使我們對於這麼困難的一句話,也能當作是恩典的話語般來接受。這句話給我們帶來了作門徒的快樂,也使我們在作門徒中有力量堅持下去。
背負十字架並不是悲劇;這種受苦是完全忠於耶穌基督的結果。我們之所以來受苦,不是偶然的,乃是必然的。這種苦不是與這必朽的生命分不開,這種苦乃特別是基督生活的要素。這不單單是受苦,乃是受苦與遭棄絕;這不是為了我們自己的緣故或確信而遭人棄絕,乃是為了基督的緣故。如果基督教對於作門徒已經不認真,如果我們已經將福音降低為情緒上的高雅氣質,不作重價的要求,又分不出天然人生活與基督徒生活的區別,那麼,我們就不能不視十字架為日常的悲劇,是生命中的坎坷了。若是那樣,我們就忘記了十字架的意思就是遭棄絕,羞恥和受苦。詩篇的作者常常嘆息及受人輕蔑,被人棄絕,那就是十字架之苦的基本要素。然而這種觀念已經不再為基督教所了解,因為基督教已經再看不出平常人的生活,是與獻身給基督的生活不同的了。十字架是分擔基督所受的苦至最後及最完全的地步。因此,唯有人完全獻身作門徒,才能經驗十字架的意義。十字架從開始就在那堣F,他只需拿起來便是;他不必走到外面去尋找十字架,不必故意追求痛苦。耶穌說,每個基督徒都有他自己的十字架等待著,這是上帝預先指定及分派給他的。每個人必須忍受他所當得的苦與棄絕。但每個人所當得的份都不同:有的上帝認為配得最高形式的苦,於是賜給他們殉道的恩典,有的所受的試探,絕不會超過他們所能擔當的。然而在每一種情形中,都是這完全相同的十字架。

  三、十字架與舊人

  十字架是放在每一個基督徒的身上。每個人所必須受的苦,是始於基督宣召,他撇下這世界的一切。人與基督相遇的結果,就是老舊人之逐漸死去。當我們從事於作門徒時,我們降服在基督堙A與祂的死相聯合──我們放棄自己的生命以進入死中。既然這件事發生在我們與基督交往的開端,所以我們絕不能說,十字架對於一種本來是敬虔與快樂的生活,而是個可怕的結局。當基督呼召一個人時,祂是叫他來死。這種死可能像最初的門徒一樣,要離開家庭與工作來跟從祂,也可能像路德之死一樣,必須要離開修道院跑到世界上來。但每一次都是同樣的死──死在耶穌基督堙A在祂的宣召下治死老舊人。耶穌宣召青年財主是叫他來死,因為唯有對自己的意志死去的人,然後才能跟從基督。事實上,耶穌的任何命令都是叫我們來死,埋葬我們一切的邪情私慾。但我們不想死,因此耶穌基督和祂的宣召就必須同時是我們的死和生了。作門徒的宣召,以及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同樣是死和生的意思。基督徒接受基督的宣召而受洗,使他每日都必須要與罪和惡魔爭戰。每一天他都遭受到新的試探,每一天他都必須重新為耶穌基督的緣故受苦。他在爭戰中所受的傷痕,就是他參與主的十架的活記號。然而還有另外一種苦與羞恥,是基督徒所不能免的。

  四、分擔別人的苦難

  固然唯有基督所受的苦才能救人,但由於祂已經忍受了和擔當了全世界的罪,並與門徒分享了祂的苦果,所以基督徒也必須忍受試探,必須擔當別人的罪;他也必須擔當他們的羞愧,並像代罪羔羊般被趕出城門外。既然這樣,若不是有祂支持,擔當了一切的罪,則他必然會在這重擔下被壓碎的。但基督所受的苦加強了他的力量,使他藉著饒恕他人而勝過他們的罪。他擔當了別人的重擔──「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六2)因為基督擔當我們的重擔,所以我們也該擔當同伴的重擔。基督的律法就是背十字架,這是我們有責任要履行的。擔當弟兄的重擔不僅是擔當他外表的遭遇,他天生的特點和恩賜,乃是擔當他的罪。而擔當那種罪的唯一方法,就是藉著我現在分享基督十架的能力對其饒恕。因此,跟從基督的宣召,永遠就是叫我們分擔饒恕別人的工作。饒恕是要像基督般的受苦,這是基督徒要承擔的本分。

  然而,基督徒怎樣知道擔負什麼十字架呢?這是用不著操心的,因為一俟他開始跟從主和參與祂的生命,他就會找出來了。

  因此,受苦是真正門徒的徽章。門徒不能超過其主。跟從基督就是「passio passiva」的意思,即我們受苦是為了我們必須受苦。這說明了為什麼路德將受苦算在真教會的記號中,且在草擬奧斯堡信條之前,其中一項備忘錄亦同樣描述教會為那些「因福音而受逼害及殉道」者的團契。如果我們不背起十字架,接受別人所加給我們的苦難和棄絕,我們就喪失我們與基督的交往,並已經停止跟從祂了。但如果因服事祂,並背起我們的十字架而失去生命,則我們會在與基督十字架的交往中,再得著我們的生命。與作門徒相反的,就是對基督和祂的十字架,並一切因十字架帶來的冒犯感到羞恥。

  作門徒意即對受苦的基督盡忠,因此基督徒之被召來受苦,是一點也不希奇的。事實上,這是一種喜樂,是祂恩典的記號。早期基督教殉道士的史蹟,充分證明基督如何榮耀祂自己的人,使得他們在死亡的痛苦中,深信祂的臨在不移。在他們為祂而受到最殘酷的苦刑中,他們分享了最美的喜樂,及與祂交通的福氣。所以背負十架,實在是勝過受苦的唯一方法。這對於一切跟從基督的人都是真的,因為對於祂就是如此。

  五、基督苦難的得勝

  「祂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第二次又去禱告說:『我父啊,這杯若不能離開我,必要我喝,就願你的旨意成全。』」(太二十六39、42)

  耶穌求父將這杯挪開,父也聽了祂的禱告;因為這苦杯誠然要離開祂──只是祂要喝下去。那是祂在客西馬尼園中,第二次跪下所得到的保證,即祂接受這苦杯,痛苦就真的離開祂了。那是通達勝利的唯一道路,十字架使祂勝過了苦難。

  受苦意即與神分離。所以那些與祂有交往的人,不能真正是受苦。耶穌也曾明顯地重申舊約的這種教義。因此之故,祂就親自擔當了全世界的苦難,並藉之而勝過了苦難。祂背負了世人與神分離的整個重擔,並由於喝下了這杯而使之離開祂。祂要勝過世界的苦難,所以祂必須喝乾這苦杯。因此受苦固然是與神分離的意思,但由於基督分擔了世界的苦難,已經藉著受苦而勝過了苦難,這也成了與神交通的方法。

  為了要使苦難離去,就必須將之擔負起來。因此若不是世界因擔負這整個重擔而傾倒,就是這重擔要落在基督的身上而被克服過來。所以祂是代替世界受苦。只有祂所擔的苦才能救人。但教會知道世界現在仍然找尋背負其苦難的人。因此,當教會跟從基督時,受苦也就成了教會的命運,教會背負苦難,基督就將之背負起來了。而當教會在十字架底下跟從祂,也就在神的面前作了世界的代表。

  因為神是擔負重擔的神。神的兒子披上了我們的肉體,祂背起了十字架,祂擔當了我們的罪,因此而使我們得到救贖。同樣,跟從祂的人也要擔負重擔,這正是作基督徒的意思。由於基督藉羞辱跟忍受苦難而保持與父的交通,所以祂的跟從者也要藉忍受苦而保持與基督的交通。我們當然能擺脫那放在我們身上的重擔,不過若是這樣,我們就會發現我們所擔負的擔子變得更加的沉重──因為那是自我選擇的軛──那個軛就是我自己。然而耶穌呼籲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丟下他們自己的軛,而背負祂的軛──因為祂的軛是容易的,祂的擔子是輕的。基督的軛和擔子就是祂的十字架。在十架旗幟下進行並非可憐與絕望,乃是靈魂的平安與更新,這是最高的喜樂。若是那樣,我們就不必在自定的律法與重擔下行走了,卻是行在祂的軛下,祂知道我們,並且和我們一起在軛下行走。在祂的軛下,我們確實知道祂接近我們,和我們有交通。當門徒舉起十字架的時候,所發現的就是祂。

  「作門徒不限於你所能了解的──這必須超越一切的了解。你若投身於你不了解的深水堙A我就能幫助你了解,正如我自己一樣。困惑是真正的了解。不知所往乃是真知識。我的了解超越你的了解。因此亞伯拉罕離開父親,不知道要往那堨h。他信靠我的知識,不介意他自己的知識,所以就走上了正路,到達了路程的終點。看哪!這就是十字架的道路。你自己不能找著,所以你必須當自己是的,讓我來帶領你。所以指示你當行的路的,不是你自己,不是別人,不是其他受造之物,乃是我用我的話和靈來教導你。這不是你選擇的工作,不是你所想出來的苦,這條路乃是完全與你所選擇所想像的相反──那是你必須走的路。我為此而宣召你,並使你在其中作我的門徒。如果你那樣做,悅納的時候就到了,你的主也來了。」(路德語錄)

  譯自:作門徒的代價(The Cost of Discipleship, Bonoeffer Dietrich)

  與基督同死

  (一)與基督同死,祂死算我死;與基督同起,我有祂生命;
    仰望耶穌直到榮光返照,時時刻刻我歸於祂的名。
  (二)沒有一試煉,祂是不同在,沒有一重擔,祂是不與共,
    沒有一痛苦,祂是不同背,時時刻刻我在祂眷顧中。
  (三)沒有一寂寞,沒有一感傷,沒有一嘆息,沒有一鬱悶,
    沒有一艱難,因在寶座上,時時刻刻祂思念祂的人。
  (四)沒有一軟弱,祂不曾扶助,沒有一疾病,祂不能醫治;
    時時刻刻,無論是樂是苦,耶穌我救主與我同行止。
  (副歌)時時刻刻我蒙祂愛保守,時時刻刻我從祂得生命;
    仰望耶穌直到榮光返照,時時刻刻我歸於祂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