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衛斯理論基督徒與錢

 

  許多人都知道,神藉約翰衛斯理使十八世紀的英國得到復興,並建立起衛理公會這個宗派。我們也知道他是一位偉大的傳道人,和出色的組織人才,但很少人知道衛斯理靠著講道和寫作賺過很多錢,他一度是英國最有錢的人之一。在他那個時代,一個單身漢一年只要三十英鎊就能過得很舒適,而衛斯理的年薪卻高達一千四百英鎊。難怪他對基督徒該如何處理自己的財政,很有一套意見。

  復興何以遲遲不來

  當衛斯理邁入老年時,他對衛斯理宗派開始感到失望。雖然他眼看這個運動由他個人開始,發展成一個擁有上百萬會友的大宗派,但他卻覺得它已失去當初原有的靈力。他看出這些衛斯理會信徒已不再像以往那樣的饑渴慕義,也不再對清晨五點的聽道聚會有興趣。當他看到信徒們不像過去那樣熱心地探訪窮人與病人時,他知道他們愛鄰舍的心已慢慢冷淡下來。他知道這種冷淡會使聖靈擔憂,也使聖靈無法與他們同住,他擔心自己一生的辛勞都要失去它的果效。

  除了認為神會離棄衛斯理信徒外,他覺得他也知道這病症的起因:一種特別的罪導致他們失去起初的愛心,使他們與神有隔閡。衛斯理說,在一百位衛斯理信徒中,找不出一位在這方面是完全順服主的。他也埋怨其他傳道人從不指責這種罪,因此在他晚年時,他自己就格外常指責這罪。在他離世前三年,他以此罪為題所寫的講章,遠多過他前五十年針對此罪所寫講章的總和。在他自以為是人生最後的一篇講章堙A他責備信徒們不肯在這方面順服主。他甚至告訴都柏林的衛斯理信徒,要為衛理公會走下坡負責。他說:「你們就是這些人,常使神的聖靈擔憂,你們是使祂恩慈的影響力無法降臨在教會的主因。」

  貪財之罪

  衛斯理留意到,在衛理公會發展的初期,信徒多半是窮人,但二十、三十或四十年後,他們比以前富有了二十、三十甚至四十倍。隨著經濟的好轉,信徒生活敬虔的程度卻相對地降低了。衛斯理發現,這些信徒的錢愈多,愛神的心就愈發減少。

  他注意到幾個不敬虔的實例,第一個可證明他們愛主之心減少的,是他們對追求成聖的興趣減低了。他對他們說:「你們過去那種迫切『追求完全』的心志已經沒有了。」第二個證明是驕傲。衛斯理警告他們,因為愈來愈富有,他們也變得愈來愈自傲。他們對自己的看法充滿自信,對責備的話則愈來愈不愛聽。他說:「你們已不像從前那麼容易受教,……你們很欣賞自己的意見,深信自己的意思是對的。」

  另一個證明他們靈性倒退的實例是他們已不似從前那麼謙卑。衛斯理說:「過去你們的愛心不易破人煽動,倒使你們能在各種環境中都做到以善勝惡,如今卻經不起考驗,很容易發怒!」下一個證明他們靈性死亡的實例是,他們無心幫助窮人。衛斯理說:「你們過去曾不畏風雪,也不畏擺在眼前的各種十字架,經常探訪窮人、病人和有需要的人,如今面對這些需要時,卻問道:『你不怕弄髒自己的絲質外套嗎?…你不怕帶甚麼寄生蟲回來嗎?』」

  最後一個實例可證明這些衛斯理信徒靈性一落千丈的,是他們不再向別人傳福音。過去衛斯理信徒隨時關心人的靈魂,如今衛斯理必須常問他們:「你們當中那些人對那些無知、四處流浪的人仍有愛心的?他們也許就這麼一輩子流蕩下去,直落進火湖也無人阻止。神使你們的心變硬了。」【註】

  衛斯理痛恨的一個字

  我們從來不認為衛斯理會恨,但他有的。他講道時常提到愛,要信徒愛神和愛鄰舍。他甚至教導信徒說,神的愛可充滿我們到一個地步,使我們能以完全的愛人和愛神。但有一個字卻是衛斯理所痛恨的,那就是「我花得起」。

  每當衛斯理責備信徒在飲食、衣著或生活形態上太過奢侈時,他們就回答說:「為甚麼不行,我花得起啊!」衛斯理爭辯說,除了基本生活及工作上的需要外,基督徒是甚麼都花不起的。他根據以下五點說明自己的理由。

  一、神是基督徒所有錢的來源

  我們當中沒有人能單憑自己的聰明或努力作工賺錢,因為我們賺錢時所需的體力和智慧也是神所賜的,惟有神是我們一切財富的源頭。針對那些自覺有能力提高自己生活水準的人,衛斯理這樣問道:「這些額外的財富是誰賜給你的,或更正確地說,是誰借給你的?」

  二、基督徒必須為自己如何用錢向神負責

  衛斯理經常力勸大家,錢要用得有智慧,因為他們有可能隨時都要向神交帳。由於無人知,這「隨時」幾時來到,所以人人「隨時」都不該浪費金錢,不要以為日後還有機會再改正。他問那些自覺有權隨意花錢的人說:「你會在這世上再留多久?你有可能明天,或甚至今夜,就必須為自己用錢或使用自己才幹的方式向這位審判活人死人的主交帳?」

  三、 基督徒是神金錢的管家

  神放在我們手中的錢並非是我們的,而是他的。我們並不是這些錢的主人,只不過是替神支配、使用而已。因此我們無權任意使用它們,而該聽神的指示。衛斯理提醒聽這項真理的信徒們說:「有何管家不怕犯錯?膽敢浪費他主人的財物?敢不照主人的指示自行支配主人的財產?」

  四、神將錢交給基督徒是為了叫他們去用在那些有需要的人身上

  神賜下金錢的目的是為了使我們能幫助那些窮苦及有需要的人,先把錢用在自己身上是等於偷竊神的錢。神對一些生活得十分舒適的衛斯理信徒這樣說:「豈不知神賜你們金錢,除了要你們用在自己家庭的基本需要上以外,也要用來供養饑餓的,赤身露體的,幫助陌生人、寡婦、孤兒,甚至援助全人類的需要?你們怎敢詐取神的物,把它用在其他事上?」(雅一27)

五、基督徒不應該為自己購買奢侈品,一如不該把錢擲在水中

  我們是神資產的管家,供應饑餓的人和赤身露體之人的需要,是我們的責任,我們可以把多出來的金錢換成食物和衣服。浪費別人的食物和衣物是錯的,把錢不必要的浪費在我們自己身上也是不對的。衛斯理說:「無人可以將自己用來餵養窮人的錢擲入海中。」如果我們執意浪費神的錢,豈不就等於拋錢入水嗎?何況把錢丟在海堮`不了人,把錢任意浪費在我們自己身上,卻會使看到的人心靈受污染,使他們心中充滿「驕傲、嫉妒、貪戀、愛世界及許許多多無知有害的私慾。」(雅四1-3)

  衛斯理的建議

  然而衛斯理並不只一味地責備人誤用金錢,他更指出正確用錢的原則:

  一、首先要用在供養自己和家人的需要上(提前五8 )

  信徒該確保家人在衣食住行上沒有缺乏,「有營養的食物可吃,有清潔的衣服可穿,並有可住之處。」此外,信徒也要做到自己離世時,家人不至於挨餓、受凍或無處可住。

  二、記住「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的原則

   基督徒該花多少錢在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身上?分界線在那堙H衛斯理用保羅的話作為原則,他說,「有衣」原文亦可翻作「有可遮身之物」,因此也當包括住處在內。他接著說,若超過生活基本的要求就是奢侈了。「只要有足夠的飲食、衣物及足夠的空間居住,若還有餘就可算是富裕了。」

  三、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作(羅十二17)及凡事都可不虧欠人(羅十三8)

  除了自己和家人生活上的需要外,下一個輪到有資格支取基督徒金錢的就是他的債主。衛斯理說,凡有心從商的人必須記得為自己預備足夠的資金,使生意能做得下去,而不應四處貸款、欠錢。

  四、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 (加六10 )

  除了供應自己的家人,不欠債外,下一項該花錢的地方就是向有需要的人行善。衛斯理將錢交給他的孩子們,除了叫他們有智慧地用在自己身上外,又告訴他們說,把這些錢用在窮人身上,就是回報父親最好的方法。他說,神要所有基督徒都把自己當作是「神用來幫助窮人的獨一導管」,因為有一天神會問道。你曾按我的心意,成為全人類的施捨者嗎?你曾滿足過饑餓者、赤身露體者、陌生人、受難者的需要嗎?你的眼是瞎子的眼,你的腳是瘸子的腳嗎?你是孤兒的父、寡婦的丈夫嗎?

  除了以上四項用錢的原則外,衛斯理也承認有些情況下,界線是不那麼容易分得清楚的。基督徒用錢的方法有時並不容易看得清楚,因此他又提出四個問題,在用錢前先用這些問題問問自己:

  1. 在用這筆錢時,我認為這是一筆我的錢呢?還是認為是神託我來用它的?
  2. 聖經對我這次用錢的方式有何指示沒有?
  3. 我可將這筆錢所購之物當作祭物獻給神嗎?
  4. 神會因我這一次用錢來日獎賞我嗎?

  最後,針對心中猶疑不決的信徒 衛斯理鼓勵他們作如下的禱告:

  主啊!你知道我正要把這筆錢用在衣食或傢俱上,身為你的管家,你知道我一心想好好把這筆錢用在你要我用的地方。你知道我這樣做是為了遵行你的命令,求你將我這種心志當作祭物,是聖潔,是蒙基督耶穌喜悅的!求你使我心中看見一個印證,知道我因愛心所受的勞苦有一日會蒙神獎賞。

  衛斯理深信一個信徒這樣禱告後,只要內心平安,他一定會知道,怎樣有智慧地用錢。

  衛斯理也特別警告父母,不要花太多錢在孩子們身上。有些人對自己很省,對孩子卻很捨得花錢。論到不必要地試著去滿足孩子的慾望時,他這樣問好心的父母們:

  為何要為他們購買更多的驕傲或慾望?更多的虛榮心或無知有害的私慾?……為何要增添他們受試探的機會?為何要使他們的心被更多的愁苦剌透?

  衛斯理的榜樣

  衛斯理講過許多與錢有關的講章,他對錢的用法有很多意見。由於他的年薪很高,因此他有許多機會操練自己所講的道理。也許很多人把他的道理當做耳邊風,但卻沒有人會忽略他那種以身作則的生活榜樣,衛斯理行為的見證比他的講章更為有力。

  衛斯埋出身貧寒,其父撒母耳是一位貧民區的牧師,生有九個嗷嗷待哺的孩子。約翰衛斯理很少不看見父親舉債度日的,他甚至親眼看見父親因無力還債而入獄。當他追隨父親腳蹤,選擇作牧師時,他也從來沒想過傳道會帶給他在金錢上的賞賜。

  約翰衛斯理雖然也步其父後塵,選傳道為業,但他卻沒有繼承父親的貧窮。他沒有選擇去牧會,而按神的帶領往牛津大學任教,後來他被選為牛津大學林肯學院的榮譽學者,從此經濟情況大為好轉,學校供應他每年三十英磅的年薪,足夠供一個單身漢舒適度日。教書期間,他過得十分愜意,錢多半用在玩牌、煙草和白蘭地上。後來在牛津發生的一件事,完全改變了他對錢的用法。

  有一天,他剛花了一筆錢,為自己房間買了幾幅畫,回到房間,正遇學校的女傭前來打掃他的房屋。那時正值嚴冬,他注意到這個女傭只穿了一件薄長裙,於是他伸入口袋,想拿些錢給她,叫她去給自己買件大衣,結果發現自己只剩幾個銅板。他突然想到神會對他亂用錢的方式如何感到不悅。他問自己說:
你的主人會稱讚你「好,你這位忠心又善良的僕人」嗎?你花錢佈置房間的四壁,卻不顧這可憐的女人在寒風中受凍!天哪!這些畫豈不等於是用這可憐女傭的血買來的嗎?

  也許是基於這件小事的影響,自1731年起,衛斯理開始十分謹慎地用錢,為了使自己有餘錢幫助窮人。在本子上他記下,有一年自己的收入是三十英磅,而自己需要用二十八英磅,所以他用二英磅幫助窮人。第二年,他的收入加倍了,但他仍按二十八英磅的收入生活,因此他可以奉獻出三十二英磅來。笫三年,他的收入增至九十英磅,他奉獻出六十二英磅;第四年,他有一百二十英磅的收入,於是他用九十二英磅幫助窮人。

  衛斯理在講道時提到,基督徒不該只作十一奉獻,只要滿足了自己家人的需要,其餘的錢就當儘量捐獻出來。他認為基督徒奉獻的水準當年年提高,生活的水準卻不必提高。他在牛津時所開始的奉獻習慣,終其一生都未曾改變。以後即使他一年有上千英磅的收入,他仍然過著十分簡樸的生活,總是很快地把多餘的錢奉獻出去。有一年他的年薪超過一千四百英磅,他還是只留下三十英磅,把其餘的奉獻了。他怕自已想積財在地,只要錢一入口袋,他就立刻奉獻出去,他說。他從來沒有一次有一百英磅在身邊的。

  衛斯理如何節省開支呢?他的方法很多,他儘量不買奢侈品,也常與貧窮的人認同。他講道時提到,基督徒當視自己是窮人中的一份子,神給基督徒金錢,就是叫他們能幫助這些窮人。他甚至以身力行,與窮人同吃、同住。在衛斯理的領導下,倫敦衛理公會信徒在城中成立了兩個寡婦之家,所有的經費是靠各團契的奉獻或聖餐後所收的相愛基金來支持的。1748年衛斯理和許多牧師同住在這兩個地方,與他們吃一樣的伙食,心中充滿喜樂,與他們一同期待有一日要在天家與這些信徒同享神所預備的筵席。

   衛斯理不但與窮人同吃、同住,放棄享受的機會,有時他甚至犧牲自己日常的需要,好將錢留給別人。有四年的工夫,他只以馬鈴薯為食,為的是可省下肉錢,讓真正需要吃肉的人有肉吃。

   1744年衛斯理寫道:「我離世時,你若在我口袋塈鋮鴗Q英磅……你與全世界的人都可指責我,稱我為盜賊、稱我為強盜。」1791年當他去世時,他遺囑堭岸@提到的錢只是幾個在他口袋及衣櫃中留下的零角。他一生所賺的三萬多英磅早就全捐了出去,正如衛斯理生前所說的:「當神呼召我回家時,我是無可奈何地必須把我心愛的書籍給留下來,至於其他方面的財產,我自己的兩隻手早已分配,執行完畢。」

  【註】:主耶穌在登山寶訓中,指出人們在錢財的使用原則上,決定他是事奉神或事奉瑪門。(太六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