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進入至聖所的路(一)

李慕聖

  讀經:啟八3-5;但九1-23

  律法時代,只有大祭司才能進到至聖所奡穡ㄞ哄C以後,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完成救贖工作,聖殿堛犒髐l裂開了,我們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這是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這是主給我們的特大恩典。但是應當怎樣進入至聖所呢?

  要進入至聖所必須先經過祭壇,就是藉十字架得救恩,再經過洗濯盆,就是用水藉著道及聖靈的潔淨,然後經過幔子進入至聖所,就是信心藉著順服進入基督堶情A與世俗隔開。與主交通,必須要人自己肯踏進門去。所以說,奉獻、追求、成聖是自願的,不是勉強的,一踏進門就要與世背向了。

  只有憑著信心踏入門堛漱H,才能領受神的話(陳設餅),看見靈堛漸(金燈臺),這樣的人才會作禱告的工作(向金壇獻香),最後才能進入至聖所,親近主面。只有學會禱告的人,才能進入主堶情A在施恩座前與主相交,並領受主話的真實。

  像我們這些人能夠到聖所堶惆茖ぅ^神,是何等不配啊!神既然那樣愛我們,我們只有把自己徹底奉獻上,滿足主心。

  一、祭壇──徹底奉獻

  弟兄姐妹,要想跟從神,要想事奉神,第一步必須有徹底的奉獻。這個奉獻,不是個儀式問題,乃是以心靈和誠實,把自己獻在祭壇上面。每一個事奉神的人,都應當有這一步經歷。如果沒有經過祭壇,沒有經過十字架愛火的焚燒,那麼再往前走,事奉道路就越走越糊塗,越走離神越遠了。即或發熱心、立志向,即使花很多功夫學習,也還是摸不著神的心意。

  事奉神的人,若仍在自己堶情A那是沒有辦法得神喜悅的。必須經過一個徹底的奉獻,把自己擺在祭壇上面。

  (一)手按祭牲頭上──與主聯合

  如果我們查考《利未記》第一章,就可看見獻燔祭的條例。

  獻祭的人,把祭牲牽到祭司跟前,要自己按手在祭牲頭上,這是預表獻祭的人與祭牲聯合。祭牲被殺,就是代表獻祭者定罪被殺。光把祭物交上去了,沒有伸手去聯合,牠被殺和我們就不相干。同樣,對主的贖罪,我們堶戚Y沒有真承認和主聯合,恐怕主的死和我們也就沒有關係了。

  人若沒有從心靈深處感覺到罪對自己的壓力、罪的可怕、罪的嚴重,他在神的公義面前,就不會懼怕,不會徹底認罪悔改;那麼,即使獻上一百隻祭牲也無益處。

  一個人到神面前來,要認識奉獻的意義。首先對自己的罪有認識,要從心堶惟蚖{、懊悔自己的罪,知道罪的結果是滅亡;認識到只有主耶穌是我的祭牲羔羊,只有祂能替我的罪死,救我脫離神的公義刑罰、滅亡,在這個時候,神才能悅納這祭物。

  (二)把皮剝下──與世隔絕

  不但如此,把祭牲殺了之後,獻祭的人還要親自把皮剝下來。那就是告訴我們一個真正認識什麼叫事奉的人,他向世界死了,他在世上沒有保留了。當他身上有皮的時候,還有名望、地位遮蓋他;把皮剝開了,就把本相、虛偽都交出來了。

  我們光認了罪還不夠。一個真正奉獻的人,認罪以後還必須有剝皮的工作!光認罪而不對付罪,那還不行。我們都會有這個經歷的:認了罪以後,總是不能勝過它。心堜白這個罪我不能再犯了,可是過不多時,不知不覺又被罪追上了,又重新犯這個罪了。再認罪、再悔改,過幾天又軟弱了,又去重新認罪悔改──總是被這個罪纏住脫不出來。

  是什麼原因呢?前人的經歷告訴我們說:不但要在神面前認罪,還須在人前對付罪。一個不知道對付罪的人,永遠不能勝過罪。要按聖靈的引導,有話語的承認,有物質的償還等等。聖靈怎麼引導你,怎麼感動你,你就怎麼去對付。這樣,每一個罪經過實際對付以後,你才能從心堻蚢L它,徹底擺脫它的束縛。

  我有一個經歷,給弟兄姐妹作一個鑑誡。1948年,我在南京某神學院讀書。有一次一個老師他也是一個很忠心的傳道人,很喜歡我,帶我到上海去開會,好像是培靈會。在開會期間,有一天這個老師帶我到一個存放各樣救濟物資的倉庫,叫管倉庫的人開了門。他說:「因為你也是憑著信心跟從主的,這堶惘釩雃h救濟物資,救濟對象是在中國教會中有缺乏的信徒。我認為你夠上資格了,所以帶你來,照你所喜歡的,揀幾件衣服穿穿吧!」

  那我就問:「是不是人家許可呢?」

  他說:「沒有關係。它的性質就是幫助你這樣的人。你已經符合這個條件了,可以去拿,他們不會怪罪你的。」

  當時,聖靈在我堶捧P動說:「沒有經過當地負責人的許可,這個事情不大合適。」但是我想,他是很屬靈的老師,又是很好的傳道人;他這樣說了,就不會錯。我的年紀很輕,怎麼能夠明白這麼多事情呢?心媟Q,應當聽他的話,所以就跟著他進去了。

  可是,聖靈在堶惟w罪了:「你有了貪心,貪心的後面還有一隻偷竊的手。」但是我堶推H著人的影響、人的教條、人的榜樣、人的規矩,就把堶悸熒P動抹掉了,盡量找理由賄賂自己的良心:並不是我一個人來拿的,是老師叫我拿的;另外,這東西也不是任何私人的東西,是救濟物資,我拿幾件不算犯罪。
所以我就硬著心揀了我所喜歡的東西:這件西裝很好,那條領帶很漂亮,這個禮帽很好……,揀了一大包回到南京。當我穿上這些衣物時,看看鏡子,自己很得意,既漂亮又瀟灑。但聖靈卻不放過我,外邊還可以讀聖經,還有聚會,還和別人一起傳福音;但當我個人靈修禱告的時候,我堶惚o跪不下去了。禱告時,堶惟M神之間有牆隔開了,聲音達不上去了。只是按著規矩,按著宗教習慣,禱告也能夠跪上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但堶惟M神沒有真正的交通。按外面看,我每天還禱告、讀經、聚會、傳福音,但是我靈堶掩﹛A通向神的道路已經受阻了,靈生命已經下沉了。

  當靈的生命和神一沒有交通的時候,是何等的痛苦!真正有生命、真正嘗到過天上那種甘甜滋味的人是會寶貝這個靈的交通的。所以弟兄姐妹,頂重要的,不是別人斷定你的好與壞、錯與不錯,是自己堶惟M神有沒有交通。如果你堶惟M神沒有交通,就肯定在哪堨X問題了。

  有很長的時間我堶惆S有光。我到神面前省察自己:我平常和同學在一起有謙和,有溫柔;在學校堶惕瓻雃u制度、規矩,又經常找一些機會幫助人,作一些份外的好事;有機會還給別人傳福音……。從外邊看,我是一個很好的學生;按信仰傳統來看,我還是個很屬靈的青年人。

  但是我堶悸器D,我失去信仰的實質了。信仰不是個教條,不是規矩,而是靈堶惟M神有交通。我堶惟M神的交通斷絕了,堶悸澈H仰沒有了,光保持著外邊的殼子。這個沒有用處,這個不能救我,不能使我堶悸漕}心歸於安息,所以堶惚D常痛苦。

  實際上我知道毛病是出在那一包衣服上,我一直在用理由來賄賂良心,壓制良心:這不是我自己要拿的,是我所佩服的一個屬靈人、傳道人,他出於愛心幫助我,叫我拿的。那會錯嗎?

  因為神還是憐憫我,所以神的手抓住我不放,不理睬我所說的理由。神仍然向我隱藏;我需要尋求神,需要和神恢復交通。外邊的忙碌、熱心不能滿足我的乾渴,不能使我有平安。

  白天我忙碌了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歎息說:「主啊!你又向我遮臉了,我這一天的忙碌落空了。」我跪下來,很虔誠地守著規矩禱告,雖然跪了很長時間,仍歎息說:「主啊!雖然我很長時間跪在你面前,但是我見不到你啊!」

  我在學習之外,一天讀三、四十章聖經,拚命地讀,甚至把吃飯的時間節省下來,少吃一點飯也要讀聖經。可是讀到後來,我說:「主啊!在聖經堶惕琩S遇見你啊!讀這麼多聖經,對我還不過是文字、是知識、是外表,卻沒有摸到你。主啊!我的讀經又落空了。」

  假如我不尋求主,可能我堶惆}心要麻木一點,但是我不願意捨棄和主交通的甜蜜,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在神面前更加奮鬥,更加掙扎。奮鬥來、掙扎去,只有一個焦點:「因為你沒有順服聖靈,你做了不應當的事情。」當然,這事情在外邦人身上講不是個罪;憑肉體來說,也不算是個大的錯誤。但是神不放過的問題,可不是個小問題;若不悔改、不徹底對付的話,要想見神的面,那是不可能的。

  掙扎了近兩個月我投降了。既然這樣,我想我可以把衣服重新包起來,交還給老師,讓他分給別人。老師若問我,我就說我良心不平安,這樣就不算我的罪了。然而我又怕老師的面子下不來。老師肯定想:「哦!你比我還屬靈啊!比我還好啊!是我叫你拿的,那我的愛心也錯了嗎?」為了顧全老師的面子,我就說自己不需要,也不喜歡穿這種外國人的衣服。這些理由都想周到了,可是當我把衣服包好,要想拿去的時候,我堶掄椄O不平安:「對付罪必須實事求是,有一點假冒,有一點裝飾,就不算你對付,是罪上加罪了。」主進一步指示說:「你把它送回原地方去,並且誠誠實實地說,你犯了偷竊的罪。」我說:「主啊!這個太難啦!同學們和老師都說我靈性好,很誠實,很謙和,是個追求屬靈的人。假若我承認我犯了罪,偷了人家這麼多衣服,今後老師們對我再也不相信了,同學們要說我『假屬靈』,是『一個賊』!這話是多麼難聽啊!面子太難看了!主啊!你給我個通融的辦法吧!稍微讓點步。這罪我已經恨惡了,我已經吃盡苦頭了,我願意對付這個罪,離開這個罪。只是你的要求太嚴厲了!」

  可是聖靈就是不許可。要想擺脫這個罪的話,我只有從內心誠誠實實地承認自己的罪。實際上我不就是個賊嗎?如果不是貪心、為自己求利益的話,就不犯這個罪了。

  又經過很多天的掙扎,到最後神的手抓著我說:「你是要和我交通,還是想作個外面的宗教徒呢?」我當然不願光做個宗教徒,願做一個和神有交通的人。主說:「誠誠實實地去對付你的罪吧!」因我堶惆的壓力實在太重,爭戰也兩個多月了,主都不放過我!我只好對主說:「主啊!我不能再抗拒你了。」

  第二天早晨,天還沒亮,我就把衣服全部包好,背起來往院長家堨h。他家還沒開大門。

  看門的問:「你這麼早來幹什麼?」

  我說:「有急事找院長。」

  他把院長喊起來。院長本來就喜歡我,他拉著我的手,撫摸著我的頭:「小兄弟啊,你這麼早來找我,有什麼急事情?請給我講。只要我能夠解決的,一定會給你辦。」

  當他講這句話的時候,試探在我堶惜S產生了:「你看,院長這麼相信我、喜歡我。如果我說我是賊,犯了偷竊的罪了。這一來,把院長對我的信任都推翻了,那多麼可惜啊!」但是一想:「院長可以不相信我,或者把我趕出學校,但只要我和神恢復交通,就夠了!我是事奉神的、尋求神的,所以我要追求一個屬靈的實際,不願意活在屬靈的外表堙C這個苦我是吃夠了,我不能不認罪。」

  我就跪在地上說:「我今天是來對付罪的。」「你犯什麼罪了?我看你在學校堿O最誠實、最有忍耐、最愛幫助人的。你還犯罪啊?你講講看。」

  「這個包袱就是我犯罪的憑據。我偷了一大包袱衣服。」他很吃驚,就問:「你在什麼地方偷的啊?是撬人家門呢,還是撬人家牆呢?」

  「比那個還要厲害!我從存衣服的倉庫堶掠膘茠滿C」他很生氣:「你膽子這麼大啊!我覺得你是一個很好的基督徒,誰知是個大強盜!多麼可怕啊!」

  「是的!的確我比強盜還壞。」我就把這犯罪的過程對院長講了。

  當我這樣憂傷、痛哭流淚地承認自己罪的時候,他也一同跪下了。他說:「今天你的認罪,也光照了我的罪。如果你是個小賊的話,我就是個大賊啊!你看我家堶惚雃h東西,都是從倉庫堶戛野X來的。你看我穿的衣服,也是這樣拿來的,因為我也不懂得聖靈堶悸澈葥琚I我沒有活在聖靈堶情C來吧!咱們一同禱告、一同認罪吧!」他就和我一起在神面前禱告認罪。

  這一個禱告,話語雖然不多,哎呀!靈堶掖q了,覺得那不是在院長家堶情A好像天為我們開了,我堶惜]得著釋放。先前看不見主的榮面,這次也看見了,這也是我靈性當中的一個很大的轉機。

  我把這個經歷擺在大家面前,要說明一個問題:想獻祭蒙神的喜悅,真正踏上奉獻的道路,就要把祭牲的皮剝下來。神對人的要求是從來不馬虎的,相反是非常認真的。每一步道路,如果不照神的旨意去走,半步也走不上去,神也不會把祂的恩典給你。

  我常常說:事奉神,不是一件馬馬虎虎的事情。想想看,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宰,是何等的公義,何等的聖潔,何等的威嚴!眾天使、天使長在祂面前都是恭恭敬敬的,一點都不敢隨便。以賽亞書第六章的撒拉弗在神的寶座面前,尚且用翅膀把臉遮著,不敢直接看至高者主的榮面。我們事奉神怎敢隨隨便便,高興了,為主發一點熱心;不高興了、路難走了,那麼就另外打算?這樣算事奉神嗎?這樣算奉獻嗎?

  巴不得主給我們看見,我們是不是經過了徹底的奉獻。這個奉獻不是你禱告的問題,不是一次在神面前許願的問題。就是說,你經過了神徹底的對付沒有?在你心堶情A還有什麼罪是神抓住你要你對付的?若不及時對付,天長日久了,有很多傳統的習慣、很多宗教的知識,使你的良心麻木、糊塗,你就不認為是罪了。但你想和神有交通的話,神決不放過你!祂一定用祂的愛,要摸著你堶悸獐嚄窸B。要過一個奉獻的生活,必須剝掉皮,拿掉一切虛假,顯出真實醜陋的本相,才能謙卑,完全在堶悼╞h自己。如果我們獻祭,達不到在神面前蒙悅納,那個祭有什麼意思呢?

  我們的始祖亞當、夏娃犯了罪以後,就失去和神的交通,不敢見神面,不敢和神來往。後來神給他們安排一個恢復交通的辦法,就是流血代贖,用皮子給他們做衣服,讓他們穿起來,遮住犯罪後的本相。這不僅是個穿衣服的問題,而是從靈堶惇搢ㄞ姨汝坐F亞當、夏娃。

  亞當、夏娃犯罪後,曾用無花果葉子編作裙子,但什麼葉子也不能遮蔽他們的羞恥,不能抵禦寒冷。從肉體的軟弱上神憐憫他們,用一個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禦寒,但這不是神的目的。神的意思是啟示說:要想和神恢復交通,想避免寒風的侵襲,要遮蔽自己的羞恥,必須要有一個犧牲作代贖者,擔當他們的罪。人和神一交通,神的榮耀、恩典就會環繞人。這就是亞當、夏娃沒有犯罪以前所蒙的恩典。神的榮耀遮蔽他們,使他們沒有羞恥,他們也不受環境的影響。亞當、夏娃犯罪以後,天就起了涼風。難道說沒犯罪以前,就沒有風嗎?不可能沒有風的──萬物生長需要有風。風再大,對他們來說也毫無關係,因為他們和神的關係是正常的,萬物就都和睦。當他們和神之間一出問題、一斷絕交通,環境就變了。仍然是那個風,再臨到他們時,他們就受不了!寒冷了,淒涼了。

  是的,一個和神沒有交通的人,會感覺周圍的人都沒有愛心、毒辣,到處都是冷的、涼的。要恢復和神關係正常,除了為自己的罪獻祭、釘死舊人,還要在祭壇上把自己的皮完全剝下來,承認我本相就是如此醜陋。屬靈、愛心、誠實、謙卑是裝作不了的,現在只有求主作我的一切。(續)

摘自:《上山之鑰》中國聖徒見證出版   
閱讀/下載:Website:cctmwe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