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失落了的內在印證

陶 恕

  今天,造成基督徒的屬靈經歷的衰退,原因之一是忽視了內心及內在證據。

  經過了悠長的信仰冰封時期,人人都冷得發抖,拼命頓腳搓手,使自己暖和起來;但神學冰封時期所帶來的影響,比比皆是,尤其是那群福音派的教師,仍小心翼翼地避免談及「印證」、「經歷」和「感受」等事情。儘管我們承認內心冷淡,提不起勁,但仍然擔心自己萬一防守不周,就會轉眼間失去個人的尊嚴,變成不停吼叫的宗教狂熱者。我們日夜抑制著情緒,免得變成過份屬靈,以致羞辱基督。這種無知的觀念,就如人在墳場四周派駐警衛隊,以防內堛漯灝v者爆發政治示威一樣。

  我們這些持守新約信仰教義的人,自信是使徒的直系後嗣,是早期教會真正的合法傳人。但,我相信今天真有些是神家的兒女,他們如彼得所說,是被揀選的族類,有君尊的祭司,聖潔的國度,散居在各處教會堙C(彼前二9)我們得承認這些信徒往往令其他會友良心不安。不過,我們若以為所有福音派信徒都是使徒的繼承人,則未免過份樂觀,對自己全無好處。就像耶穌在世時的文士和法利賽人一樣,因為從肉身來說,他們能證明自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於是也自稱為亞伯拉罕屬靈的繼承人。他們自誇說:「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耶穌卻用以下的回答把他們分別出來:「我知道你們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但接著又說:「你們若是亞伯拉罕的兒子,就必行亞伯拉罕所行的事。」(約八39)

  同樣,我們若按法利賽人的方式或以為自己持守神的教條,就是神的兒女的話,就犯了嚴重的錯誤。事實上,這是兩回截然不同的事。要成為亞伯拉罕真正的子孫,並不單與他在血統上有直屬的關係,因為亞伯拉罕雖然是信心之父,但信心卻不能靠天然的生育方式來傳授的。因此,持守教條並不能證明我們真正繼承了五旬節時降臨的聖靈,惟有那些讓聖靈(即那位如同火焰分降在當日的信徒頭上的聖靈)充滿的人,才是使徒的後人。

  初期教會的信徒與眾不同的記號,就是從他們堶探眶o出來的超自然光輝。他們的靈如旭日初升,滿了光和熱,不再需要別的輔助印證,因為他們有了內在的印證。他們知道內心的印證叫他們堅定不移,毋須再倚賴其他佐證。他們的生活充滿了無比的能力與恩惠,使他們雖因基督的名受辱,卻仍舊充滿喜樂。

  今天一般的福音派信徒,無疑缺少了這種發自內在的光輝。一些教師們想盡辦法努力激發起我們下沉的靈,卻徒勞無功,因為他們自己也拒絕了這個能使我們自然地產生喜樂的泉源──內在的印證。他們害怕並防範著靈堛熒P動,把一些教導我們有關這種印證的經文用另一方式解釋過去。例如:「聖靈……同證……」(羅八16)「信神兒子的,就有這見證在他心堙v(約壹五10)等,他們都不予以重視。
我們常以邏輯法歸納出來的結論,去代替這個內在的印證。下面一段對話,是教會同工和慕道者交談時常見的內容:

  問:「你願意主接納你作祂的兒女嗎?」
  答:「願意。」
  問:「那就請你讀這段經文:『到我堥茠滿A我總不丟棄他。』(約六37)你相信嗎?」
  答:「相信。」
  問:「主如果不丟棄你,那麼祂會怎樣對你呢?」
  答:「相信祂會接納我吧!」
  問:「阿們!說對了。祂已接納了你,你就是祂的兒女了。」你為何不向別人作見證,去告訴別人呢?」

  於是那位仍困惑茫然、混淆不清的慕道者便勉強裝出笑容,開始向人見證他已悔改歸向基督了。他雖心存誠實,可惜遭人錯誤引入歧途,成為一套沒有聖靈作工的理論的犧牲者。他得救的確據來自脆弱的演繹推理,沒有印證,沒有親切的認識,也沒有真正遇見了神,所以不能感受內在的改變。

  心埵釣S有神的工作,我們是可以意識的到的。神的工作本身已是最好的確據;祂直接向人敬虔的心靈說話。(來八10-12)有時,有了許多外在的證據會助證神在某人心靈堣w動了工,人憑理性可以領悟得到,為此而歡喜快樂。但是光有這種外在的憑證,不足以保證救贖大功已在人心中成全;須知理性的鑑別能力,是受制於理性本身的限制和可能的謬誤。為了消除謬誤的可能性,神用另一種方式讓我們確實知道自己是祂的兒女;這種方式就是憑著內心的印證。【註】

  查理士.衛斯理寫了《我靈,奮起!奮起!》一詩,堶悼R滿了得勝的呼聲。其中有這兩句歌詞:

  聖靈應聲向我說道:
  爾今生於父神家中!(選自《萬民頌揚》)
   
  對於一些要憑推理來證明救恩的人來說,以上那句話無疑是謬論。但縱使這是謬論,我倒樂意急起追隨這麼一位滿有榮耀的「謬論」持守者,也願神差遣更多這類「謬論」持守者來到我們當中。

譯自:午夜的復興(Bron After Midnight; A.W.Tozer)

  【註】一、如:親自經歷神蹟奇事,如疾病得醫治或祈禱蒙應允、外在蒙恩的經歷,並不能證明自己親身的遇見復活的基督,五旬節那天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和外邦人都親眼看見聖靈降臨在門徒身上說各國方言的神蹟,但更有三千人真正遇見復活升天的耶穌而悔改歸向神。(徒二)

  二、另外所有超自然的事件和屬靈經歷,並不一定完全出於聖靈的工作,因為靈界的惡者也會假冒神聖靈的工作。因此,主耶穌警告門徒要防備。(太二十四23-26)保羅也教導信徒要慎思明辨。(林前十四29)最好的判斷原則是使徒約翰在約翰壹書所說的,是否「遵守主道」和「愛弟兄」。(約壹一5-6、三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