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醫的亮光和傳福音(一)

便文湯(G.C.Bevington)

  我曾到過俄亥俄州(Ohio)的漢彌頓(Hamilton)市去帶領一個聚會,跟平常一樣,帶著我的隨身藥物設備。內中包括4夸脫瓶裝的藥物,一盒子的藥丸和兩片貼膏藥。

  我被安排住在一個友善的家庭堙A把箱子堛漯F西拿出來,也把我那些藥品放在壁爐板上,以便使用時方便拿到,因我每天都要吃藥。

  這家庭堶惘陷X個可愛的孩子,包括一個4歲的女孩。有一天這小女孩來到我房間看到那些藥物,感到很新鮮驚奇,因她父母從不用藥物。她就跑到廚房拉著她媽媽的圍巾,叫她媽媽快來看這些藥物。到我房間之後,女孩即指著壁爐上面奇怪的東西,可能她從未看過這種藥瓶所以覺得很希奇。我舉目看到她媽媽奇怪的表情,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只覺得有點困惑。

  此後我繼續地禱告和讀經,為當晚所要傳的信息作準備。但不幸的,信息傳是傳出去了,但平平無奇,我也為自己的失敗找藉口。但隔天,我還是覺得怪怪的,我從未有這樣的感覺。最糟的就是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會落到這樣的光景,我試著審察自己,但沒有什麼結果。

  以後我再次講道,好像比上次好些,我發現有一對夫婦在會中為我禱告,我想若是他們每次都來參加聚會,那是再好不過了。但天不作美,那對夫婦又不來了,我覺得失去了依靠。第二天,我覺得很不舒服就吃了一點藥,但也沒有什麼效果。

  後來我就到林中散步去。我一整天在那堣洉晹菑v,覺得我可能根本沒有重生,但神卻告訴我其實我已經重生了,我想我可能又失敗了。我一直尋找我心堣ㄠo平安的因由但卻找不到。最後我回到屋子婼虼漲鴔怚S當晚替我領會,因今晚我講不出道來,我要在神面前等候祂。其實他們知道那原因是什麼,但卻沒有告訴我他們在為那壁爐上的東西禱告。

  當晚我睡不著覺,隔天清早我又到林中,不久就有一句話進來說:「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我沒有注意這句話,因那不是我所尋求的。我所尋求的乃是那使我感到心情沉重的因由,以前即使我生病也不致於這樣。但那經節一直在我心中運轉,我也不能確定那是一節經文,我好像曾聽過或是讀過。我雖然想忘掉那句話,然而卻揮之不去。最後沒辦法只好回屋子堸搢漲鴝n妹,在聖經堶惇O否有這一句經文:「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

  她回答說有,且拿著聖經指出那經節的所在。她從未透露出其實她和她的丈夫一直在為我吃藥的事情禱告。既明白了這句話是從聖經來的,我就開始想到是否神要醫治我。但我以往在差會堶掬奶F太多人得了醫治之後,以後病了又再去找醫生吃藥。他們的見證對我沒有影響,而我也以為神醫就是這樣子而已。
此後,我就開始去查考聖經。當然聖經堶惘酗茼h的例證說耶穌和祂的門徒怎麼醫治病人。我發現聖經確實有教導關於神醫的道理。但我想這只是到門徒時代為止,否則的話,為何我們的衛理公會沒有這方面的教導呢?這些傳道人都是念過神學的,他們若沒有這方面的知識我想我也不必傷腦筋去思考這些問題了。
我雖然如此想,然而在我心堳o仍舊沒有安息。所以我就回到林中,當時又有一句話進入我心中困惑了我:「亞撒王用藥,但最終還是死了。」這是歷代志下第十六章12節意思相彷的話。這節經文沒有提到藥物,只說他「病的時候,沒有求耶和華,只求醫生。」我們都明白其中的意思。我回去問姊妹,她拿出聖經來幫助我,但我仍覺得很困擾即回到我房間大聲說:「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我不是要明白藥物的好壞,我乃是要解決我心中的困擾。」

  我低下頭來靠近壁爐板下,而我的藥物是放在板上。 我問主說:「主啊,這意味著什麼呢?我這個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這些經節與我有什麼關係?」主又回答我說:「我是醫治你的神。」

  「哦,神啊,你意思是否要我放棄所有這些我所依靠的藥物麼?這怎麼行呢?」我心堨R滿了恐懼感地向父呼叫:「我怎能放下這六種藥物,它們是我所依靠的,我怎能放棄它們呢?」

  我對那些稱說他們已得醫治,但以後病了又再服藥的人,心埵酗牁P。我覺得若是我接受耶穌作我的醫治者,我必須放棄我的六種藥物。神的手在我身上,而祂正在回應祂僕人的禱告。

  在吃晚餐時,那位丈夫舉起他被壓傷的大拇指進入餐廳說:「太太,你看!」但她一點都不在意,只是微笑著,我覺得她很硬心,她理該停止預備晚餐趕快來幫丈夫處理那受傷的大拇指才對。但是她沒有,她一直微笑著繼續地預備晚餐。我心媊控o非常難過!

  那位先生原是在一家工具公司作事,他的大拇指意外地被兩塊大石頭夾住壓傷,以致指甲的2/3沒有了,剩下1/3指甲垂下。我趕快跑到我房間拿出我的藥品箱要來幫他處理,並安慰他說:「你的太太在預備晚餐,讓我來幫助你。」可是他沒有反應,而且還站在那堹漪搧菃琲疑蘑耤A我覺得有點不高興說:「可能你以為我對此是門外漢,但我曾在我們的差團堶惇偷a人服務幾年,我對此是相當有經驗的。」

   他的妻子這時拿著一盤馬鈴薯漿進來,她也在笑。我正在表顯我對他們的關懷要來包裹這丈夫的拇指時,而他們竟然在笑我!之後那太太就很溫和地告訴我說他們從來不用這些東西。

  「你們沒有用這些東西?那你們怎麼處理傷口呢?」

  這位妻子用手指天說:「我們只有信靠祂。」我這時第一次蒙光照明白我心媟陑憚滬鴞],我走進房間大哭一場。最後我對主說:「主啊,我要有像他們這樣的信心!求你給我一個確實的印證好使我以後可以不再用這些藥物,使我能信靠您。」那是我一生最值得紀念的日子。我有三、四天處在黑暗中,但光終於來到,感謝神。從此我就一直在這光中行走,在醫療上過著得勝的生活。自那時直到如今,沒有一滴藥水進入我口中。

  那天也就是我最大爭戰之日,我在等候著一個確實的印證。忽然我聽見有響聲,壁爐板上那些藥瓶藥物好像長了腿往下走,挨著牆壁走,然後從視窗飛出去。

  這就是我所要的印證了,我起來把所有的藥瓶拿到外面摔破,又把藥丸和藥膏拿到廚房放在爐火中燒掉!我就這樣結束了多年被藥物所奴役的光景。當我回到房間時,我整個人被榮光所充滿!我哭泣,呼喊,大笑。那位姊妹來看我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當她聽了後也跟我歡喜快樂大笑起來。

  我也不知道主會不會醫治我的疾病,但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為著我的好處和神的榮耀。若是祂要我受苦,祂會給我恩典來忍受。

  不多久,撒但裝著光明的天使告訴我正作了一件極大的錯誤:「這是撒但的詭計叫你如此行,你看你那有這麼多的錢去重新買置所有的藥物呢?」當時我想一定是神在對我說話,因撒但是不會這麼關心我的。撒但又告訴我說這都是我的幻想,說我太狂熱了。我跑去問這位姊妹我所經歷的,她安慰我說:「你作的沒錯,那是撒但欺騙你的謊言。」之後她又拿出聖經指給我看說神醫治我們是聖經的真理。她又向我作了許多病得醫治的見證,我聽了很得安慰。她說等一下她丈夫回來時,會看見他的拇指已得醫治了。我問她真的沒用藥物會得醫治麼?她說她們從來不用藥物。

  當我們一起吃晚餐時,我看見她丈夫的大拇指有點紅紅且軟軟的,但仍舊可以使用,除非碰著它才會痛,即使痛也很快就消失。晚上在一起禱告時,我請他們為我的疾病禱告。

  姊妹就請她小女兒帶領我們禱告。那女孩這樣禱告:「親愛的主耶穌,我很高興爸爸壓傷他的拇指使傳道人看見,這樣幫助他更信靠你。阿們!」這四歲小女孩的禱告意義深長。之後這夫婦過來為我的病按手禱告。雖然我沒有感覺什麼異樣,但我信靠神的話。他們說:「便弟兄,我們相信你已得醫治了。」

  第二天主日晚上我講完道,一位女士說她的禱告不通,她請我星期一到她家主領一個聚會讓她能禱告通,我答應了。但在下午三點,我忽然感到所有舊病的症狀又回來了。當然這是撒但的工作,我立刻感到非常軟弱,我雖然站在神的話語上,但情況更糟。時間到了,兩個年輕人要來帶我去那位女士家聚會,當他們看到我病到這樣的地步時,他們都嚇壞了,我真的病到好像要死的樣子,整個房間都在快速地旋轉。
其中一位年輕人就說:「便弟兄,你怎麼了?我的父親是醫生,他住在這堛近,我立刻就去叫他來!」我說:「不」。

  「但你臉白如紙,你正在危急當中!」我說:「我昨晚接受耶穌作我的醫治者,我願意把我的情況交在祂手中。」

  「好的,可是現在你快要死了!」我說:「我已預備好被提,我不想打擾神的計畫。我不要看醫生,年輕人,請帶我到外面門廊去。」因我有心臟病,呼吸困難所以需要新鮮的空氣。

  於是他們就扶我到外面,那時我全身都在顫動。他們又竭力勸我要看醫生,但我堅持不肯,雖然我呼吸還很掙扎。我請他們把到我扶下樓梯到外面空地上。這時我的眼睛開始模糊,我過去心臟病發作時,曾有過三次失明。我叫他們帶我到柵欄旁,我緊握著柵欄,這時我情況更糟。

  那位醫生的兒子說:「我要跑去告訴他們說今晚聚會取消。」我說:「不要,會有聚會的。」「你這個人,你真的不知道你的情況有多危急!」

  「一定會有聚會──神告訴我留下就是為此目的。帶我到街上去,扶住我,不要讓我跌倒。」我當時還在發抖,但他們緊扶著我。我開始宣告主的應許並覺得耶穌要醫治我。我請他們禱告,我們繼續搖搖晃晃的走在街上,走完一條街,我又宣告說:「孩子們,我們必定得勝!」我身體很痛苦,但視覺卻漸漸恢復。

  但是當我開始讚美神時,身體就覺得越來越好起來,因此我就越發讚美祂,路人用驚訝的眼光看著我,以為我是醉酒。過了一條街,前面就是我們要去的房子,我大聲喊叫:「往前走吧!」雖然腳步還沒有十分穩固,但我舉起手來讚美主並宣告得勝。感謝主,在十分鐘之內我就完全好了!哈利路亞,這是我將近十四年最後一次的心臟病爆發。

  我們進入那屋子,那天有一個最蒙福的聚會,那位女士禱告通了且得著聖靈的充滿。她告訴我她看到一個異象:「有一極大群的孩子,不像本國的孩子,他們舉著手示意要我過去教導他們。還有個拱門,上面用紅字寫著Fiji(飛枝)。」我很興奮地抓住她的手說:「這意思就是神呼召您去飛枝群島傳福音啊!」她極其高興大喊:「榮耀,榮耀!」十四個月之後她就到達飛枝群島去宣教。

  她屢次提起這件事就說:「便弟兄,若是那次你不堅持下去而服了藥,情況會完全不一樣,我今天會在哪堜O?」她相信若是我接受了主耶穌作我的醫治者,卻仍舊服那些藥物,我病不會得醫治,她也不會被聖靈充滿。無論如何,我感謝主使我能在那一晚堅持下去。

  我們現在不是生活在耶穌或使徒時代。現今神的能力只有藉著專一琱薊疑咩i才能彰顯出來。什麼是專一琱薊疑咩i?那是真實,熱烈,帶著信心懇求的禱告。不輕易放棄,能移山倒海的禱告。

  我對於神呼召我去傳福音的使命難於順服,我看我的缺失大過於神的能力。我經過一段不短的時間才能有足夠的信心跨出去,也有不短的時間使神抓住我,後者比前者重要。我身體得醫治是一個靈程的大提升,因這挪開了使我不能前進的極大障礙。這些如山一樣的阻礙吞吃了我要順服神的一切力量。

  過了不久,一位雙目失明敬虔的傳道人尼哥拉弟兄,帶我到維吉尼亞西部,教導我關於信心的功課。他的教導使我能幫助許多人掙脫捆綁。我在那婸P一些人禱告並被提升到一個新的屬靈領域。

  有一天晚上我在樹林堿馬漲a區摔跤禱告。我禱告:「神啊,讓我能確定我是在您的旨意中。」之後,一波又一波的榮耀滿溢在我魂間,我極其喜樂,又喊又叫又哭又跳近三個鐘頭。

  那天晚上的聚會充滿了榮光,我講道都還沒有完,也不用呼召,人就自動來到前面禱告。他們都很渴慕,不是人為的,乃是聖靈自己動工,禱告持續了整個晚上。不是任何事,乃是禱告帶來了勝利。

  有一次我在俄亥俄領會,一個人要求我到他住的地方去帶領聚會。我覺得需要先求問主,會後就去林中一個空樹洞,躲在那120小時安靜等候神,要清楚明白祂的心意。神指示我將要去的地方是一個學校,祂甚至教導我怎麼走才能到達目的地。在所有的事上──我們不要立刻作決定,要慢一點,因有許多意念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我們需要安靜等候,聽主的聲音。因此當我等候祂時,祂就給我確實的印證告訴我要去那個地方。

  那天吃完飯就提了兩個行李箱一直走到太陽下山,來到一個屋子,向主人要一杯水,順便跟他講一點福音,也告訴他我要去的地方,他留我住在他家過夜。第二天告訴我不要去那個地方,因那埵酗@個頭腦很硬的德國人,很難應付。他叫我留在他們的教堂,因那堬{在沒有聚會,他要我在那婸滮@次會,然後繼續上路,他會給我很好的待遇。

  感謝主,還好我花了120小時等候主清楚祂的指引,因那個人講的很合邏輯也很有理由。我若不好好禱告,我也會墮入撒但的陷阱。所以我告訴他我不能待下來,我說但我可以再回來。然後我就繼續地上路。

  一路上我一直分單張。當我距離那學校十哩路之遠時,沿路我就告訴行人我所要去的地方並去作什麼。一位婦人說:「我盼望你能去那媔ЛD,因那埵陶\多惡人。」我繼續的往前一邊分發單張,在另外一個地方也有人請我在一個浸信會講道。但我沒有停下來。

  快靠近目的地,我的負擔越來越重。我遇見一對夫婦對我說去那地方沒有用,叫我不要浪費時間。我說可是耶穌要他們得救。他們說有些人去講道但都失望而歸。我繼續往前。我問主說:「神啊,這是您的工作,要怎麼辦呢?」祂說:「你不要管,只要跟隨我。」這句話就夠了。哈利路亞!

  剛才那個人又折回頭來趕上了我說:「我是住在那地附近的,我會給你一個好的房間住,供應你的膳食,你在我們那堳e景很好。但若是你去那學校,你的前途會很暗淡,他們不會給您什麼錢。但我們這邊很需要一個傳道人,我們也會給你合適的報酬。」

  這聽起來是很大的引誘,但我知道那不是神要我去的地方。所以我就謝謝他,對他說:「我到那邊服事後可能會到你們這邊來。」

  他說:「若你還能活著回來,你的服事也不會有什麼果效的。」的確是令人膽寒的話語。但我已在林中接受了神的命令,我寧願順服神而冒險,不願意接受那個人的邀請。

  於是我繼續往前到那「沒有光明前景的地方」去。不久我就看見了一幢學校,我立刻知道那就是我要到的目的地。我到了學校門口叩門,門上了鎖。學校四周都是高過我頭頂的雜草,我推開雜草來到學校的後面。我就在雜草中跪下來讚美主帶領我來到祂旨意中要我來到的地方,就是在22哩之外的林中祂所指示我的。

  我禱告說:「父啊,我非常感謝您幫助我勝過一路上仇敵的打岔,要我離開您為我所定的旨意和所安排的服事對象。」我好高興能禱告通也明白祂給我的託付。感謝主幫助我面對且勝過仇敵的詭計。

  我就躺在草地上一直讚美感謝神,直到祂的榮光充滿我全人。之後我又開始上路了,我到附近的屋子分單張,詢問一位婦人R先生住在何處。「在右邊第二個房子。」她說,接下去她問我是不是傳道人。我說是。她又再問我是不是要在那學校舉辦佈道會?我說是。她遲疑地說:「我盼望您能夠,但……」我也不管她會說什麼就往R先生住的地方去。

  看見一個大傢伙在割草。我問他是否是R先生?他說:「是啊,幹麼?」

  「我是傳聖潔道理的佈道家。」

  「我看過各種的佈道家,但卻從未見過像你這樣的傳道人,你要來作什麼呢?」

  「R先生, 我想要用那間你管理的學校來開一個佈道會,拯救人的靈魂,辦一個主日學。」

  「老實說,我個人很樂意開學校的門讓你來佈道。但我被通知不能這樣作。很對不起,雖然我的妻子一定會很喜歡也會幫助你的,但我卻無能為力。」接著他就邀請我與他們吃飯。吃完飯後他說:「先生,幾個禮拜前,我遇見一位學校的董事告訴我他們剛新建了一所學校。他說若遇見一位傳道人就請他過去,他們想有一個聚會,並開始一個主日學。」

  然後他就帶我到外面,指示我那南瓜谷的路向,教我怎麼走才能到達。我提起我的行李一邊走一邊想:「南瓜谷,這不是我的目的地啊。主啊,要怎麼辦,我要往哪堨h呢?」

  主回答我說:「這不關你的事,你只管跟從我。」於是我一直往前走來到一個小山。那聲音又說:「就是這條路了。」

  「主啊,我要往哪堨h呢?」

  「你不要管。」

  我就閉口無言繼續往上爬,最後來到山頂,在一棵樹下放下我的行李。我又聽見那聲音說:「就是這個地方了。」

  「主啊,這個地方嗎?」

  「是的。」

  我坐在橡樹下思想我的情況。因為舉行佈道會最大的攔阻就是那上了鎖學校的門。我想應該從那邊著手。我在樹下待了九天九夜沒吃什麼。我的負擔就是怎麼才能打開那扇門。神差我來就是要我開佈道會,而撒但就是一直在攔阻我。

  所以我就坐在樹下禱告九天,為何需要那麼久呢?因為我的心不能靜下來。第二天撒但與我爭辯,幾乎每天都來跟我爭辯。然後牠就告訴我南瓜谷比這埵n,因為一連三天都下雨,而我又冷又濕,一定會患上感冒,甚至一整年都不能領會,又很可能我會很快就死掉。

  有八晝夜魔鬼就是跟我這樣地爭辯,到了第九天早上,我開始在神的面前安靜下來了。那天的五點鐘,我舉起聖經讚美神相信那扇門將會被打開。我大聲呼喊說:「魔鬼啊,你若還有什麼技倆,就拿出來吧!」我已經以神的話來抵擋牠所有的詭計,牠已完全被擊敗了!

  再過二個小時,我心堳雈倣R,口堳襲i說:「主啊,現在您要開那扇門了。」我聽見一根鑰匙開門的聲音,看見門真的開了。我再求第二個印證,事情又重演了一遍。我歡喜快樂地跳起來,抓住我的皮箱往山下衝,九天的爭戰帶來了奇妙的得勝。

  在山下我又遇見了R先生,他問我在南瓜谷日子過的好麼?我回答很好。之後,他請我到他家吃飯。回到屋子,他妻子熱烈地招待我,她說剛才有幾通電話都是在詢問關於聚會之事。

  讀者要記得我走過的22英哩路一路上都是在分單張,告訴人會有佈道會的。所以當我在山上時,神就在那些人心中作工,感動三個人打電話給R先生說那地應該有聚會。最後R先生覺得很煩,就叫他的妻子吩咐他們的兒子到南瓜谷,請我等那邊的聚會結束之後來這邊領會。

  吃完飯後,R太太把學校的鑰匙給我,她答應要打電話給所有的人邀請他們來參加當天晚上的聚會。當我從R先生旁邊經過時,他告訴我可能今晚赴會的人只有婦女和孩子,因所有的男人都要跟他一起去抓狐狸,因為這些狐狸常常來偷吃他們的雞。

  我說我現在有學校的鑰匙,目前這是最重要的事。我到學校門口用鑰匙打開了門,心堨R滿了喜樂,知道我是走在神的旨意安排之下。

  接下去,我關上門就面伏於地迫切的,為著那三十個尚未得救的靈魂向神呼求,我禱告了三個半小時。差不多晚上七點半時,我聽見外面有很多吵聲,有狗吠和人聲。然後我聽見R先生說:「讓我們進去看看那傢伙在做什麼。」他們全數下馬進入學校。

  我從地上起來跟他們一一握手,給每人一本詩歌本,然後告訴他們要開始唱詩歌了,R先生說他們在這堣ㄨL待一會兒而已。

  我說:「沒關係,就開始唱吧。」接著我就問主要先唱什麼詩歌,因第一首詩歌很重要的。聖靈就告訴我要唱「在我冠冕上有否星星?」(Will There be Any Stars in My Crown?)我很驚訝因為我覺得叫這些罪人唱這首歌很不合適,但我不又敢懷疑聖靈的聲音,所以就喊出那首詩歌來。

  R先生立刻說:「就是這一首!」原來他們都很喜歡唱這首,他們充滿了熱情盡情地唱著。我請R先生領唱,他唱的很好。不久學校都擁滿了人群。我再選另一首詩歌,又是他們所喜愛的。我一共分了七十五本詩歌本給所有的大人和孩子,他們都唱的興高采烈!那晚的唱詩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使他們打消了抓狐狸的計畫。

  一個鐘頭後我起來講道,之後我又請R先生領唱,聚會結束我請他負責每次聚會的唱詩,包括選詩歌。我告訴他聚會開始前要先跟我在一起討論他所選的詩歌。大家都同意,而從那天開始就沒有再聽到要抓狐狸的事了。

  這樣蒙福的聚會延續到九個禮拜。在第四天晚上,當我結束我的講道之後,R先生含著淚到前面來對那些人說:「朋友,我們需要這樣的救恩。我們來接受吧。」於是這三十個人就上前來迫切地禱告。R先生是第一個禱告透的,他跳起來開始大聲喊叫,在這二十九人當中走來走去,他們從半夜禱告到淩晨四點鐘。在這些聚會中,有200多個人到前面禱告。他們說:「若是便弟兄不在樹下禱告通,事情又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

  是的,雖然有時環境看起來令人失望,但付代價順服神是值得的。後來那媬釩堣F一個很大的聖潔堂。我有時也來帶領聚會。但幾年後有一個狡猾的傳道人來組織他自己的教會。三年後,除了R太太以外,沒有一個敬虔的人留在教會中,但這位姊妹至死忠心。

  有一次我接到一個邀請到一個地方領會,我問主,祂要我去。我在那婸滮F三次聚會,忽然被通知要停止。我不明白,因為是神要我去的,所以我就為這事去林媄咩i。我在一個樹洞媄咩i了五天,然後開始覺得肚子餓,通常這意味著我可以停止禱告了。但我知道我還沒有得勝,所以我繼續禁食禱告直到主有回應。神常常不照常規地帶領我們。

  我覺得越來越餓,越來越軟弱。但我堅守在那媄咩i。隔天我無意中觸摸到?鬥果,我隨手抓了六個。我本不喜歡吃這種東西,但那天味道真好而且很新鮮。我不明白它們怎麼會跑到這樹洞堥荂C我很奇怪因在這之前我都沒有看到。吃了?鬥果之後我覺得很有精神。第二天早上我又找到了六個?鬥果,在接下去的四天我都每天三次找到六個?鬥果。每次都是我禱告之後才找到的,我在那堣@共禱告了十天。
在最後一天,我把鞋子故意放在樹洞前面,然後躲在一邊,不久就看見六隻松鼠出現,每一隻都放下一個?鬥果然後離開。感謝主,祂差遣六隻松鼠來餵養我!

  我流下喜樂感恩的眼淚,神竟然這樣的顧念我的需要,我大聲呼叫說:「父啊,以利亞不是惟一被您的動物所餵養的!」

  不久我看見幾個弟兄姊妹在我十天前被令停止聚會的那家學校,他們在那媄咩i。當我上山走向他們時,忽然那個叫我停止聚會的人向我奔來,形態魯莽,我不知道他要作什麼, 但我心堨倣R安穩。

  他向我呼叫說:「弟兄啊,請為我們禱告,我多麼高興再見您。過去十天我心媟巨鞀纗L,好像在地獄堣@樣。」於是我們就跪下來禱告二個小時,我從未看見一個人像他這樣迫切的禱告。禱告完他邀請我回到他家,且應許我當天晚上重新開放學校聚會。

  在接下去三個星期的聚會大大蒙神賜福。許多人尋求且得著主,只因為我願意繼續地待在樹洞媄咩i雖然我肚子很餓。願更多的人不輕易放棄,不輕易向撒但投降。撒但唆使那人叫他逼我離開,若是我跟別人一樣往更好的地方去,那些人可能不得救了。(續)

  約翰.弗來明對便文湯著作的介紹:

   本書是在禱告及極敬虔生活中所孕育出來的見證。我們認識作者有十五年之久,我們看到他一直是一位同樣地真誠、忠心、專一祈禱、聖潔及敬虔,為著服事這失喪及將亡的世代。

  自從喬治.慕勒在世的日子以後,我們懷疑是否有其他人,在屬靈醫治得到如此顯著的神蹟。這些神蹟都是作者本人經過長時間的祈禱,得到神直接的答覆。我們相信本書必能送到許多衷心渴慕更深屬靈事物信徒的手中。

  【譯者註】:本書共有三百多頁,其中所記載作者醫治服事長時間禱告的每一個細節,也包括作者在聖靈引導下在各處佈道的記錄,這是其他醫治事蹟記載中很少有的。

譯自:顯著的神跡《Remarkable Miracles G.C.Beving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