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進入至聖所的路(二)

李慕聖

(三)切成碎塊──完全破碎、沒有自己

  我們又看見,剝了祭牲的皮還不夠,還需要把祭牲切成塊子。整隻的牛、整隻的羊獻上去,主耶穌並不喜歡。要把祭壇上的祭牲切成塊子,擺上去再經過火燒,才蒙神悅納。

  這意思是把「我」這個祭物都切成塊子,打亂了,不能聯合在一起了。頭也碎了,腿也斷了,身體也切開了,所看見的只是一塊一塊的肉,看不見整個的「我」,神悅納這樣的祭物。

  一個真正奉獻的人會說:主啊!我的人生,沒有我的計劃,沒有我的打算;你看怎樣安排就怎樣安排。亞伯拉罕出去的時候,不知道往哪堨h,他也沒有自己的計劃。他因著順服神,一生過著帳棚的生活,今天在這堙A明天在那堙C不過有一點:在什麼地方支搭帳棚,就在什麼地方築祭壇獻祭。

  祭壇是離不開帳棚的,帳棚和祭壇是聯合在一起的。沒有帳棚,祭壇就沒有了。想保持祭壇的生活,就要有帳棚的生活。羅得下到所多瑪,並在那媕蝟y了房屋。房屋是固定且長期的居所,也就是說,他以這世界為家了。帳棚是臨時性的,隨著神的引導隨時遷移、隨遇而安。到哪奡N可以在哪媬v壇,隨時可敬拜神,和神同在,這才是事奉主的人應有的態度。

  我年輕時,有對自己一生的營造。我想:要為主作一番工的話,我必須有知識。所以計劃用幾年時間學一種外文,接下去再用幾年時間學另一種外文。多學幾種外文,查考聖經就更能正確領會、瞭解聖經真理。我應當有多種語言、文字恩賜,在教會堶惕@一個被主大大使用的傳道人。

  我也思想我的舉止動作應當怎麼樣,衣服穿著應當怎麼樣。也曾想設計一種衣服的樣式,穿出去,叫人一見就知道是個傳道人。又想怎樣去查考聖經,怎樣去追求長進,怎樣帶領教會……。

  真是太感謝主了!主沒有按照我的願望給我成全,反而是經過一年一年的磨煉、一年一年的破碎,叫我看見我以前所設想的,不是事奉神。照我理想、知識上的追求,屬靈傳統的追求,無非是表現我自己。真照我願望成全的話,我不就成為追求智慧的亞當一樣,陷入罪而不自知了嗎?我豈不是反對神、抵擋神、遮蔽神了嗎?

  幸虧主憐憫了我,讓我在茫茫的曠野堶惆對付、受造就。這時我才看見什麼叫事奉神,就是把我的人生交給主,主看怎樣好就怎樣,甚至主叫我一輩子病在床上來事奉神,也應當說:「阿們!」主若是把我擺在一間小房子堙A不能和任何人見面,就這樣一輩子過下去,直到生命的結束,也應當說:「阿們!」

  經過多年的磨煉、造就、對付,我才慢慢摸著一點主的心意:「主啊!事奉原來是這樣。」

  我們如果不被切成塊子,不見火在我們身上燒著,那麼我們就只能說一點空頭大道理。道理不能使別人愛心焚燒,不能給人一個真正愛神的心。只有我們自己被神完全破碎了,才能夠在我們身上顯出神的榮耀。

  神對人的破碎,是一步一步引導的。如果神來強制破碎我們,那還不容易?祂有權柄,有能力,不破也得破,不碎也得碎。但神從來不作侵犯人意志的工作;祂要人和祂同心,和祂同工。就是說,祂把要求和願望告訴人、感動人;人若願意接受神的對付,願意順從神的旨意破碎自己,然後神的手才開始在你身上做工作。

  我們不要以為,為主吃苦、為主受磨煉,是主苦待我們。如果你不願意的話,神還不「苦待」你呢!除非我們自己願意說:「主啊!我奉獻給你了。沒有我的揀選,沒有我的要求,沒有我的理想,沒有我的願望,隨便你怎麼樣待我!你使用我的話,我感謝讚美你;你若不使用我,我也願意謙卑地站在你面前。在你的工作上面如果使用我,我沒有可驕傲的,我並不比別人強。若不用我,叫我做一個人認為平常的信徒,這樣度過一生,我也甘心樂意,在大事小事上作一個服事人的人。」

  一個人有這樣的奉獻,神的火必會在他身上燒起來,神也悅納他的奉獻。

  「解放」以前,我在一所聖經學校讀書。學校當然有校長,有教務主任,有老師,還有很多學生。他們從外表看都是很屬靈的,學生是奉獻作傳道的,老師是牧師,神的僕人。可是,在整個學校堶惚o沒有一點屬靈氣氛。講台上講的是聖經,嘴上唱的是詩歌;每天都有敬拜,有聚會,早上有,晚上也有。這環境真是好得很嗎?是個屬靈的環境嗎?但是每個人心堻ㄚ凗慼G有嫉妒、有紛爭、有驕傲,甚至還有嚴重行出來的罪。

  在另外一個角落堙A在學校的灶房堙A有位老弟兄,他是人所不重視的。但他是按著心靈的新樣來事奉主、順服主的。他是沒有自己的人。別人看,這個老弟兄不過燒燒飯,也不會講道,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恩賜,但是他堶惘陳囿漱鶠C

  他說:「我在做一個餅的時候,我感覺這並不是做餅的問題,是我事奉神的工作。我早晨起得很早,去點火燒飯的時候,我堶掩﹛A這不是給教師、學生燒飯,而是在事奉神。所以我點火也不敢隨隨便便,一粒米我也不敢浪費。我做飯做菜能合得別人口味,不是為討人的喜歡,我是想合乎神的旨意。」在他心堶情A沒有一點人的影響,沒有人的地位。他從心婸﹛G「我這樣事奉神,我真不配。」

  有一個老師,是個很出名的傳道人,領了幾天奮興聚會,但氣氛仍是冷清清的,人們心堣朝礎B涼。為什麼呢?聽的人堶情u滿」得很,都是來作評論員的:「這個道理我們都懂得」,「那段聖經我們太熟悉了!」「這節聖經你那樣解釋,不能令人滿意」,「那節解釋得還差不多」……這樣來聽道,效果可想而知。兩天、三天、五天的聚會都是在這可憐的光景中度過的。

  到最後一天,人看不起的這一位燒飯老弟兄來到了會場,他受感動站起來禱告。他一開口禱告,不得了!有一股很大的能力,抓住了每一個人。人的剛硬都被打破,人的那一個知識的論斷、知識的驕傲,都消失了!不得不都跪下來在神面前大哭認罪。從此,那個學校被復興的火燃燒起來,以後的生活大不一樣了。課餘時間,再不是去談論這、追求那,而是去愛靈魂了,到處去傳福音。彼此之間不再論斷、批評,而是謙卑下來,只感覺別人比自己強,進而彼此都感覺虧欠。這一來你向我認罪,我向你認罪,同學向老師認罪,老師向同學認罪,老師之間彼此認罪,同學們彼此認罪。這一下,學校完全變樣了,真正成為一個事奉神的團體了。神也就藉著這個團體,掀起一個福音復興運動,有很多靈魂都得了拯救。

  那一位老弟兄,從外表看,他沒有擔任什麼聖工,也沒有恩賜來服事神的教會。在這一個神學院堙A他沒有地位,沒有資格講話。但他堶惘酗@個心志:「我是順服神的旨意做這工作,沒有我的揀選,沒有我的要求,沒有我的願望。我只是把自己擺在主的手堙C」就是這樣一個絕對沒有自己的人,神的火把他燒熱起來了。

  火,它從來是不保守的。如果火要保守自己的話,它就滅掉了。火無論放在什麼地方,都要把周圍一切燃燒起來,這是火的本性。今天的教會堙A何等需要我們作一團火啊!不要怪環境不理想、家庭不同心、教會太複雜。是我們堶惜荍N了!自己沒有被神的火燒起來,怎能把家庭熱起來,怎能把教會熱起來,怎能把我們的環境熱起來呢?

  火若在我們中間燒不起來,弟兄姐妹都要省察:自己的奉獻徹底不徹底?今天我們中間,都是事奉主的,都已經奉獻過了,可能你奉獻十年、五年、三年了。但是回想一下,神的火在你身上燒起了沒有?你事奉主以來,有幾個靈魂是被你蒙恩的火燒起來的?

  我深切感覺,今天主實在恩待我們的教會。祂有一個願望,要把更大的託付放在弟兄姐妹身上。祂很願意藉著我們把全中國都燒起來。我們不能小看這個職份,不能推卻這個使命。但有一點:火在我們中間先燒起來沒有?看見弟兄軟弱、社會越來越腐敗、家庭還有很多人沒有信主時,我們的心怎樣?求主的愛火在我們中間熊熊燒起來吧!

  把我們的心敞開來,不要逃避。應當說:「主啊!我願意對付我的罪,把我的皮扯開了,把我的肉切成塊子獻在你的壇上面。」當我們照神旨意把祭物獻上去的時候,神會讓火從我們身上著起來的。我們就不由得要為主奔跑,要去愛弟兄,要去愛姐妹,愛失喪的靈魂。今天,神在教會堶情A何等需要被聖靈之火燒起來的人!

  二、洗濯盆──聖靈的潔淨與充滿

  一個人要進入至聖所,先經過祭壇,再往前走,就是洗濯盆。將自己完全洗好以後,才能進到聖所堶悼h。洗濯盆的意思,是更新的潔淨,是聖靈的潔淨,聖靈充滿在我們堶情C

  我們奉獻了,神悅納我們的祭物,火在我們堶捫N起來了,我們還需要聖靈在我們堶掠筆馦`的工作,把我們的一切灰塵都洗乾淨了(灰塵和髒是不一樣的)。

  一個東西掉在地上了,髒了,我們看得到,去洗一洗。但我們從外面回來,身上有灰,就不大注意它了。有很多事情在我們堶情A用道德律來衡量,不算罪;用良心律衡量,也可以過得去。但是,用聖靈的律來衡量呢?事奉神是活在聖靈的律堶情A才能夠承擔聖靈的工作。有人憑著良心事奉主,他以為就不錯了。如某個弟兄使他受傷了,他原諒弟兄就夠了,這是憑著良心律。但在主的聖靈律堶掩﹛A這還不夠!聖靈說:去愛他。你還要看見,他比你強。他的軟弱、他的失敗、他的可憐,如果擺在你身上,你比他更可憐、更失敗。現在不是弟兄的錯,先是你的愛心不夠,你錯了,要從心塈韞[愛這個肢體。

  在聖靈的律塈琤u能說:「是的,我更可憐、更軟弱。主啊!你如何憐憫了我,也如何憐憫肢體。」我就會把肢體抱起來說:「肢體啊!你的軟弱算不得什麼。你不知道,主若不憐憫我的話,我比你更軟弱。」只有這樣,才能夠和肢體合而為一,也能夠和眾肢體合而為一了。

  有人說:「那個肢體和我的看法不一樣;這個肢體和我的領受不一樣,我們不能在一起事奉神。」如果真正看見聖靈律的話,就不是如此了。有人是作手、有人是作腳、有人是作眼、有人是作耳。他就會說:「主啊!這是何等美好啊!幸虧我弟兄有這個恩賜,幸虧我姊妹有那個恩賜……。」若看不見教會恩賜的配搭,就無法在教會堥ぅ^。教會若沒有恩賜的配搭,那教會就不是一個身體,活不起來,不能把基督的豐滿、榮耀表現出來。

  我年輕的時候可憐得很。我禱告說:「主啊!你給我傳福音的恩賜,叫我大傳福音,使很多人悔改。」可是有些人不重視傳福音,我就不大滿意。慢慢我就看見,單有傳福音的恩賜還不夠,人得救後還要餵養,要教他學走路,幫助他成長,……那就需要別的恩賜來帶領了。

  那個時候,我在一個地方傳了福音、建立了教會,確實領了一些人悔改信主了。大家蒙恩後,特別熱心。但蒙恩以後,下一步怎麼辦呢?怎樣服事主,怎樣過教會生活,我一點都不懂。過了一年、兩年,他們冷淡下去了。為什麼呢?因為沒人扶持、沒有培育,大家認為自己一得救就完事了。

  後來我蒙光照:光憑著我這傳福音的恩賜是不夠的。我去請一些老弟兄來,再請另外的肢體們來,說:「這堛滷郱|需要你們看望、勸勉、安慰,也需要用你們的恩賜來教導扶持。」

  這一來,教會情況不一樣了,弟兄姐妹不是光聽過道就完了,而是進一步看見,這是「我們的教會」。不管哪個弟兄一軟弱,彼此就看望;有弟兄不會對付罪,他們互相幫助;良心軟弱的,懂得彼此扶持了。這一來教會就興旺了。

  從這塈睅リF一點功課:事奉主,是聖靈的引導。神的工作不是人的組合,不是世上的團體,而是在聖靈的運行之下,祂把恩賜分給人,然後各人都是以基督為中心,按著恩賜來服事主。這樣一來,整個教會就活起來了、動起來了。福音廣傳了,建立了第二個、第三個教會……,就把復興的火燒旺了一大片地方。

  我們要認識聖靈的律並活在聖靈堶情A聖靈會帶領我們在教會堶掠策U樣的工作,在每一個弟兄姐妹的身上,顯出他恩賜的功用來。因此我們必須要讓聖靈給我們亮光,能夠看見自己的恩賜。

  有的教會堶情A弟兄姐妹不是沒有恩賜。但是我們在前邊走的,卻不會發現後面人的恩賜,沒有給他們操練恩賜、運用恩賜的機會,他們的恩賜就被埋沒了。

  我們要認識恩賜,發現恩賜,就要常常活在聖靈的律堶情C不憑著我們的感覺,不憑著我們的成見,不憑著我們的看法。比如說,我這個教會堙A沒有管經濟的人。照理說,我要找一個會計來管理經濟。但不是這樣。我把需要放在神的手堶情A求神叫我看見哪個弟兄有這恩賜。這樣,神預備了,我和他一同服事神,這樣也能造就弟兄姐妹。恩賜之間沒有尊卑、高低。想想看,是手尊貴還是腳尊貴?是右手呢還是左手?都是一樣的,有同樣的地位。不在靈的堶悼h認識恩賜,就不能看見耳朵我缺不了,眼睛我少不了,手指頭我也少不了,連一根頭髮也少不了。教會的復興是讓聖靈能自如地運行。神工作的復興就是聖靈的復興、教會的復興。什麼地方沒有聖靈的工作,那地方就沒有教會的復興。

  誰心堶惜ㄦ|順服聖靈,誰就不能活在聖靈的律堶情C即或因其他敬畏神的人使教會復興臨到,這對不順服聖靈的人來講,他眼睛還花得很,還認為這是反常現象,他不能夠接受。只有活在聖靈律堶情A聖靈的光是明亮的,他才能夠看見這是神大能的工作。

  我常想:如果不認識靈堶悸疑鰜Y,我們和弟兄姐妹之間光是感情的交往,而靈堶惆S有交通,這一種關係靠不住。不在靈堶掠t搭起來,不在靈堶掄p合起來,即或兩個人志氣、願望一樣,感情一致,也靠不住。即或能夠把工作做下去,到最後看見人的才幹、人的知識、人的智慧,仍看不見神的榮耀。這工作只是草木禾?。

  在靈堶惇蛦q的,在靈堶惘頂{識的,這樣我們在一起,讓聖靈安排配搭我們在教會堶悸A事主,這是真的奉獻,這樣的配搭就會有工作的果效。

  但是,在靈堶惟珙搢ㄙ滌t搭,不是沒有軟弱的。可能神把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肢體安排在一起事奉。按人看,兩個人配搭不起來,但出於聖靈配合在一起的,聖靈會作工。藉著互相間的磨擦,互相認罪;互相間的對付,互相順服。這樣一來,兩個人越來越融洽、越來越合一,工作就出來了,榮耀就彰顯了。教會堶惘p果沒有聖靈的工作,要想真正合一配搭事奉主,那就很難很難。如果研究教會歷史,就可證實這點。

  當然,我們是超過了道德律:我們不會去殺人,不會去偷盜,不會去姦淫。活在良心律堶惜S怎樣呢?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社會上還許可,對我們來說,這樣也不行。一個事奉神的人,要超過這一切。進到愛的律堶悸滿A就看見所有一切臨到我們的,都是出於神的安排,就會伏在神前說:「阿們!」看見別人即使有一百個缺點,但是還有一個優點,也會謙卑下來,甘心站在他的下邊。

  是的,我們不經過洗濯盆,要想到聖所堨h,這個路是沒有的。洗濯盆要洗去的,不是我們本性的罪惡,而是我們所沾的灰塵。神所定的罪,都要洗去。凡聖靈通不過的,都應該定罪,那才能夠摸著事奉神的路,才有希望進到至聖所堶情F若帶著灰塵進聖所,神就要發怒。

  若想用自己的聰明智慧、自己的熱心愛火點上香爐去獻祭,而沒有經過洗濯盆洗淨,那神要用火發出來,像對拿答、亞比戶一樣。

  必須讓聖靈在我們堶掉f判我們。祂所定罪的,不管從人的方面講不是罪,良心的感覺說這個不算罪,仍都應該定罪。要想和神有交通,要想進到神的面前去,必須按神的標準。神所定罪的,我們也定罪;神所不放過的,我們願意交出來,這才能夠進到聖所堨h。

三、陳設餅、桌子與金燈台──光的引領

  到了聖所,我們就看見,一邊有桌子,上有陳設餅,陳設餅是晝夜不可缺少的。一邊有金燈台,上面的燈也是晝夜點著的。我們經過洗濯盆,到了聖所堶情A一面去領受陳設餅,一面受燈台的光照,那就是自然的事情了。陳設餅就是要供應聖所的需要,燈光就是晝夜照亮這個聖所的。

  很多時候我們講聖經沒有亮光,聖經對我們成為一本封閉的書;不領會神的心意,看不出神一個奇妙的計劃,還是沒有在洗濯盆這一方面對付好啊!

  聖所和洗濯盆之間有簾子隔著。簾子的作用是擋著灰塵不往屋媄鉽腹C我們經過了聖靈的洗禮和潔淨,然後才能掀開簾子到聖所堶情C這樣的話,你在聖所堜珨漞|的,是外邊人所不能理解的。每一個屬靈的真經歷,都是在聖所堶控o著的。一到聖所堶情A就有亮光,能夠明白神的奧秘,有陳設餅(神的話語),我們像耶利米先知一樣,說:「主啊!我把你的話當食物吃了。」

  從實際上說,我們吃聖經的話比世上的宴席還重要。這樣的經歷有幾次呢?我常是按著傳統的習慣來讀聖經的話,或者用心考查一些教訓,明白知識道理。但從靈堶惇搢ㄐA神的話大過物質、超過食物、參透一切,能把我們從地上接到天上。只有進到聖所堶悸漁伬唌A神的話打開了,才能有這種經歷。

  多少時候,我們讀神的話語會問題、難處很多。我們不懂,要向很多人請教,找很多參考書。當然,這不是不需要,但如果靈的眼睛不開的話,即或在表面上,問題都解決了,堶惜景N不著神的心意。因為堶惆S有靈的光!這堶悸漸和外面的光是大不一樣的,堶悸漸才是真光!所以主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堥哄C」他又說:「你媕Y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不但是黑暗,且是大黑暗。我們就怕堶悼╞h了光。

  在一天中,我們堶惆S有神的光,這一天我們的日子就白過了、浪費了。如果這一個月、這一年,沒有聖靈的光在我們堶情A我們這一個月、這一年就白花時間,在神看不算數,不被記念。而今天,多少基督徒在神面前三年、五年,他堶控q來沒有光出現,不懂得什麼叫靈堶悸漸。所以他生命一直是在作嬰孩。

  因此,每一個弟兄姐妹都應該在神面前常常祈求主給我們堶惘野。藉著對聖靈的順服,聖靈給我們光。這不是單憑著我們的感覺,聖靈藉著聖經的話,把光照在我們堶情F聖靈藉著聖經的話,指示我們當行的道路;聖靈藉著聖經的話,引導我們做當作的工。這就是所謂山上的樣式。摩西進到人所不能靠近的光堙A在那光堹垮狴傿馴L事奉神的模式,以色列百姓不敢靠近。

  有些人憑著傳統的教導、別人的講論、努力的學習、認真的模仿,在那堥ぅ^神。那是利未人的事奉,終日忙碌,殺祭牲、扒皮、切塊剝脂油、把糞拿出去、把血倒在旁邊。學習利未人的事奉,確實忙碌得很。今天做這個,明天做那個,糊婼k塗的做了很多事。到底這樣做,是不是神的心意呢?自己沒有把握。所以,只有進到聖所堙A所有的事奉才能對準神的話語,光時時照亮。神的光不再需要我們去尋求,因為這燈是晝夜不熄的。當我們一活在聖所堶悸漁伬唌A我們的事奉必然有規律,有方向。(續)

摘自:《上山之鑰》中國聖徒見證出版   
閱讀/下載:Website:cctmwe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