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四)

(法)聖.伯納德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翻譯

  第九講

  現在讓我們回到聖經堙A並試著來解釋新娘的談論。她那句「願祂用口與我親嘴」的話語仍然懸在我們眼前,跟任何事情都沒有明顯的關聯,我們要做的便是來搜尋,是什麼使她說這話的原因。

  設想新郎的那群朋友,每天都來到新娘這堙C有一次,他們發現她十分疲憊而又沮喪。他們便問她為什麼如此,「我們不懂你的苦惱!也想不出你遭遇什麼難處!離開基督,倘若與配偶分離。你曾說:『我要隨從所愛的』。(何二5)然而與你所愛的那些人的經歷不好,於是你決定:『我要歸回前夫,因我那時的光景比如今還好』,(何二7)你還記得你如何熱淚盈眶的求祂允許你只吻一吻祂的腳嗎?」

  「是的,我記得。」

  「可是祂允許你回到祂身旁,你仍不滿足。你甚至渴慕與祂更親近,你曾經要求祂的手,祂再一次的同意你的要求,這的確是極大的祝福。」

  「而你屢次都堅持來吻一下祂的手就會滿足,我們相信你會滿足的。」

  「我不否認。」

  「那你為什麼還這樣悲傷?是不是由於你吻祂的手,所得到的恩惠又被收回?」

  「不,絕對不是。」

  「那你是怕從前的罪,縱然已得到赦免,又會回頭來譴責你?」

  「那麼請你告訴我們,到底是哪堨X了問題,我們怎樣才能幫忙你?」

  「除非祂『用口與我親嘴』,否則我不會滿足。我感激祂容許我吻祂的腳。能讓我吻祂的手,那真是太好了,可是祂若是真的愛我,『願祂用口與我親嘴』。並不是我不心存感激,而是我已墮入情網。的確,我已得到過於我所能當得的,可也卻少於我心中渴望得到的。我不是被我的頭腦,而是我的心驅使。我可能是太過分來要求得更多,然而我是受到內心強烈的觸動。我確實因害羞而臉紅,然而愛情是無法克制的。愛情也是不管任何爭辯的,它不可能使理智冷卻。我乞求,我懇求,我切望獲得。『願祂用口與我親嘴』。」

  「我為這個滿足已準備很久,我已經『顯出善行的榜樣』。(多二7)我曾經參與屬靈事上的學習,我曾抗拒作官的誘惑,我也經常禱告。『……我因心堛滬W楚,在一生的年日,必悄悄而行』,(賽三十八15)我一向不愛爭吵,我『順服作官的,掌權的,遵他的命,預備行各樣的善事』,(多三1)我不求屬於他人的東西。我儘量為別人利用我的所是與使用我的所有,我實事求是的來工作」。

  「在我的工作與生活上,除了真誠,別無他物,我不在這方面求取個人的歡樂。」福音書上強調:「……『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作的本是我們應分作的』」,(路十七10)我盡力做我所做的,來遵守神的誡命。仍舊:「……我的心渴慕想你,如乾旱之地盼雨一樣」,(詩一四三6)「願祂用口與我親嘴」,我這樣懇求。

  同樣的,你們也常常同我談到你們自己屬靈的枯乾。你們告訴我說:在禱告堙A思想散漫,不能集中在神更深而艱難的思維上面。你們經歷一種心思上的愚鈍,你們提出的問題,確實顯出你們渴望親吻。也就基於這個原因《詩篇》的作者在禱告中說:「我在床上記念你,在夜更的時候思想你,我的心就像飽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歡樂的嘴唇讚美你。(詩六十三5-6)他當然也渴望親吻。「你的讚美,你的榮耀,終日必滿了我的口。」(詩七十一8)由於詩人具有如此的愛好,便自然的宣告說:「你為他們所積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大呢?」(詩三十一19)
我評論了這些之後,仍然不知道所講論的夠不夠。不過,我的主題實在比我的話語高雅。現在讓我們進行另外一些話題,其實,透過個人經驗的親吻,遠比清談更易瞭解。

  《雅歌》是繼續這樣說的:「……因你的愛情比酒更美,你的膏油馨香……」,(歌一2-3)在這堙A《雅歌》並沒有告訴我們誰在說話。但我們可以認定這些話是一位看來最合適的人說的,那可能是新娘,新郎,或者新郎的朋友們。

  新娘自然會說出這些話的,假定她是在同新郎的朋友們說話,新郎便是話題。因為祂是走近那些談論他的人們身旁,祂突然跟那些人站在一起。這一幕在福音書埵陸O載,有兩個耶穌的門徒,正往以馬忤斯的路上走。「正談論相問的時候,耶穌親自就近他們,和他們同行」,(路二十四15)祂只是遵守他的應許 。「因為無論在哪堙A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奡N有我在他們中間。」(太十八20)而先知是這樣說的:「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賽六十五24)在這堙A祂出人意料的來到新娘面前,新娘的話語對祂是十分的悅耳,祂深知不久祂便是被邀請的賓客。

  我相信祂經常不需等待說出的話語,我們的思想便足可傳達給祂。「耶和華啊,謙卑人的心願,你早已知道,你必預備他們的心,也必側耳聽他們的祈求。(詩十17)祂永遠留意你心內的思想。要明白:神是知道你頭腦與心中那無聲的轉念,對神你沒有秘密可言。

  當新娘察覺到新郎走近,她便羞怯的安靜下來。當她被發現想利用他的朋友來幫她達成意願,她有點尷尬。然而她解釋說:「因你的愛情比酒更美,你的膏油馨香」,換句話說:「假如我看來有些唐突,那也是你的錯。你縱容了我,你掩沒了我的畏懼,也許我變得太大膽了」。

  因此,新娘可能說了前面那幾句話。

  當然也有可能是新郎說出那幾句話,祂給了她所渴望的吻,應了詩人的承諾:「他心堜痁@的,你已經賜給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未嘗不應允。(詩二十一2)任何沒有持久渴望的人來禱告,就會經歷到現在所談的。我們可能開始時,還以一種規規矩矩的態度來禱告,但並不熱衷於禱告。但是當我們繼續禱告,意外的事情便開始發生,我們的靈魂甦醒,我們內心充滿了愛。這時新郎已經來到。

  第三種可能,便是新郎的朋友們說了這些話,「你抱怨祂對你忽視,這不公平。祂已經把最有價值的東西給你了,你所尋求的一吻乃是私下的期待;這對你是一種歡悅,然而豈不是對別人更為有益?」

  第十講

  我並不妄想具有特殊洞察力的恩賜,保羅才是了不起的人物,他那永遠湧不盡的泉水可供應每個人。我要繼續引用保羅的話,藉以說明這位新娘的心情。比如,保羅說:「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十二15)這是具有母親的愛,她對她孩子們的健康與疾病都同樣關心。這種憐憫與同情的雙重牽掛,可能就是新娘的寫照。假如她的孩子們快活,而她沒有及時感到欣悅;孩子們不快樂時,她也未能及時轉憂,那就好像「她的兩乳尚未長成……」(歌八8)當一個人並未擁有憐憫與同情的品質,而卻成為一個屬靈的指導者或是一位牧者,那他就不能幫助別人,反而會傷害他自己。

  我可以告訴你們這是怎麼一回事,當一位基督徒受到誘惑,他就變得心煩意亂,垂頭喪氣,軟弱無力,這時教會就要挺住他,與他同哭,安慰他。教會盡一切力量來告訴他神的愛,要把他從悲痛中拯救出來。當情勢好轉,教會的兒女獲得極大的成就時,教會就要給他鼓勵以及屬靈方面的支持。不論是什麼樣處境,教會都給予母親般的支持。

  現在,我要對任何一位屬靈工作的人說幾句話,有很多人根本就不具備必須有的專長。提到這一點,使我很痛心。他們有一爐子的貪念,在那爐子堙A他們熔化了曾丟給基督的羞辱。他們把十字架上的基督被吐口水、鞭打、被釘,被刺,那些全部燒掉。甚至將祂的死也都因忙於賺錢,而忘得一乾二淨。他們把基督為救贖這個世界所付出的代價,全都放在他們的錢包堙C唯一跟猶大不同的一點,就是猶大為了三十塊錢出賣了他的主;而那貪婪的人卻要更多的財富。他們具有不能掌控的致富慾望,他們愛錢是永無止境的。他們心堜珓銎尷煽N是如何守他們所得到的,以及如何能得到更多。他們對別人的屬靈生命光景毫無興趣,他們沒有像母親那樣的本能,他們利用被釘十字架的基督,都已變得胖嘟嘟的。他們「……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摩六6)

  現在,我想幫各位來瞭解,在《雅歌》奡ㄗ鴩漲鴙得注意的香膏。關於香膏,有三方面的含義:懺悔、摯愛、神聖。第一類,是令人不快的;第二類,是減輕苦痛的慰藉;第三類,是醫治。在下面,讓我們逐項來研究。

  當人心在陷入罪的苦惱之中覺醒時,他的良知便起了作用。良知可以將罪放入鍋中,在憂傷與悔改之火上煮沸。「我的心在我堶接o熱,我默想的時候,火就燒起……。」(詩三十九3)這是初信的人之第一種,放在痛苦的屬靈傷口上的香膏。「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五十一17)

  這種屬靈的香膏極為珍貴,用來塗抹基督雙腳的香膏,即象徵這一點「馬利亞就拿著一斤極貴的真哪噠香膏,抹耶穌的腳,又用自己頭髮去擦,屋奡N滿了香氣。」(約十二3)

  一個罪人的轉變可使教會滿了甜美的香氣,屋堙u滿了膏的香氣」,假如你是最近悔改的,你該高興。不要懼怕,你已從外面的世界進入這地,也許你很迷惑;也可能像受傷那般的痛苦。你被撕裂,心煩意亂,你可能會說:「……我的兩手滴下沒藥,我的指頭有沒藥汁在門閂上。」(歌五5)神不會輕看「一個憂傷痛悔的心」。這埵陪遙I,它能幫助修補我們的道路,使天使們歡暢起舞,你們要極度珍貴香膏。

  然而,還有品質更高,而更有價值的香膏,那第一類的香膏所使用的材料,普通而極易取得。可是第二類的香膏,其香料必須由遠地輸入。事實上,那香料並非來自地上。「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堶陘U來的……。」(雅一17)當我們滿懷感謝的聚積神賜給我們的恩賜,我們是蒙福的。我們能以不斷的沉思默想來加工這些恩賜,就好像將恩賜磨入麵粉,然後以「喜樂之油」,(詩四十五7)攪和在一起,放在神聖的烤箱堹M焙,其產品乃勝過第一類的香膏,而且也更為珍貴。

  那些猶豫不決的開始了新生活的人,是沒有能力來配製第二類的香膏。只有當我們在神的愛中有信心,才能從上頭得到必要的香料與草藥。否則,我們就會被身為人類的有限而限制。「因唉哼而困乏……」(詩六6)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總還能高唱神的讚美詩歌?以賽亞將二者合為一起:「……感謝和歌唱聲音」,(賽五十一3)這怎能是哀歌呢?貧乏的人不會製造出第二類的香膏。
你們看,香膏在作工,「他們離開了公會,心媗w喜,因被算是配為這名受辱。」(徒五41)這般確定有信心的人已經接受了豐盛的屬靈財富,保羅也說:「我常為你們感謝我的神,因神在基督耶穌堜瓟蝯鳩A們的恩惠;又因你們在祂堶惜Z事富足,口才、知識都全備,正如我為基督作的見證,在你們心堭o以堅固,以致你們在恩惠上沒有一樣不及人的,等候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顯現。」(林前一4-7)

  我期望關於你們,我也能說出保羅這樣的話,真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各位由基督向你們作屬靈的傾倒,而充滿了與哥林多教會聖徒們有同樣的富足。(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