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默想《約伯記》 生命的成熟(四)

                   張得勝

  肆、脫離己

  約伯記全書內容均是談論神,那幾位發言者對神均有相當認識,並不是膚淺的人。然而他們的談論神,竟然談出血氣來,談到生氣發怒,末了口氣幾近對相罵。這些,均代表生命的不成熟。

  雖然,約伯三友對神的學問有相當認識,有高深的理解,但說得口急氣憤,一場辯論下來,各人均不得造就,也沒有將問題解決。其主要原因有二:──

  一、約伯三友對神的認識多在頭腦中,少在生命中。他們想出一套理論強要約伯接受;他們是以理論服人,不是以愛心服人。

  要叫別人心悅誠服,不是靠魂的理論,而必須是由靈來的感動。如果屬神的人聚在一起,談論神,談出血氣來,互相以血氣作武器,雖然滿口聖經名詞,那能叫聽的人受感動呢?

  如果談論神引出血氣來,這表示那些屬靈的理論,是在魂中,在頭腦中,並不在靈中,未曾親身用生命經歷過。這又表示談話的人尚不曉得如何運用靈,以愛心叫人服下來。

  三友的言論逐漸顯出批判,論斷的態度,好像審判官的立場,這種欲以言語勝人的出發點,難怪對方全不接受了。

  二、約伯三友先神而說話,走在神的前頭。雖然他們所談論的話都是神的原則,神的學問;但這些皆是過去的學問,昨天的亮光。他們沒有讓神先在這件大事上說話,等候神先發言,在靈堥引導;他們只是各人搬出過去的屬靈資產,以昨天不同的經驗,來解釋今天的難處,和目前的新事。

  過去的屬靈資產固然有相當價值,昨天的亮光也有價值。但是,只能對過去有效,對昨天有用。屬靈的事要留意神當時當地的感覺,要聽神當時當地的引導,要讓神居首位;要先看神今天的言論如何,不要搶先,也不要以自己的意見代表神的意見,以自己的權柄代表神的地位。

  如果一套理論和法則就可以概括神,代表神,那麼,神就是昨天的神,而不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又在我們左右、前後、內外,無所不在的神了。(啟一4)約伯三友的愚昧,就是因他們將神限制在歷史中,沒有留意神的隨處隨地隨在,經久琣b和新鮮活潑。

  聖經喜歡用比較的手法,從各方面,各個角度,去說出耶穌基督的完全。約伯記這卷書的用處正是如此。

  我們已經從四福音中看見耶穌基督的一生:祂的降生,祂的生活,祂的言論,祂的受死復活。但這些均需要比較,以衡量主的美麗。

  神使用約伯的受苦,說出基督如何受苦;祂在天上的尊榮比約伯更高,祂在十字架的貧窮比約伯更窮,祂受的痛苦比爐灰中的約伯更深。

  舊約聖經中許多人物,均是一種對照的背景,藉以從各方面,各個角度,說出基督在世三十三年所作所為,所成就的事工,具有多麼豐富的意義。我們必須熟讀聖經,認識它,並將之豐豐富富地藏在心堙C

  主耶穌在地上傳道,祂一再說,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作的;我所說的話,也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堶悸漱鬻@祂自己的事。這也就是說,主耶穌的一生,從來不出頭也不顯露己,不憑著自己去成就什麼。(約五19)

  主耶穌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羊毛人手下無聲,祂也是這樣的不開口,在告祂的人面前不說話,既不評判什麼,也不為自己辯護,將自己交托給信實的神。(賽五十三7)

  尤其當祂被釘在十字架上,全人被帶到絕境的時候,祂生命的實際光景完全赤露敞開,無一點隱藏。然而,給我們看見,並沒有一絲一片的恨,也沒有一點一毫的顯露自己;祂既不埋怨人情冷暖,世態荒涼,更不訴說自己的自義自是。不以自己的苦況而評定別人如何,更不訴說自己的良善之處。當祂受最大痛苦之時,門徒分散,父神離棄,十字架下的人搖頭撇嘴,旁邊強盜的譏笑諷刺,但祂仍然心如止水,持守祂的純正,不為自己清白而自辯自訴,反將自己完全交托管理萬有的神。哦,祂是何等的不顯露自己呢。(太二十七38-40)

  如果我們像約伯那樣敬畏神,遠離罪惡,卻遭遇無緣無故的苦難,以致被人誤會,受人論斷,那麼,我們何需要為清白辯護?何需要為自己的名譽辯護呢?每一個信徒的實際光景,神知道得最清楚,別人的稱讚不能加增什麼,別人的譭謗不能減少什麼,只要將自己交托給管理萬有的神,祂是唯一的神,能判定一切,配受一切的敬畏。

  【附錄】

  一、「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C」(加二20)

  己與基督同死,乃通向神的生命之惟一道路。這是得著應許之福氣的條件之一。但那些不願意向己的事物死,就是向阻隔於我們與神之間自以為合法的事物死的人。再者,唯有住在基督堙A讓基督在我的心中作王,他才能藉著「賜生命聖靈的律法」釋放我們,使我們脫離罪和死的律。(羅八1-5)

  二、不怕教皇,怕自己

  馬丁路得被關在監堛漁伬唌A寫了一封信,給羅馬教中一個很有權柄的人說:「你或者會想我現在是無能的了,皇上很容易的禁止我這個可憐的修道士的呼求。但是,你應當知道,為著基督愛心所加在我身上的本分,我必定會盡忠,我一點都不怕陰府的權勢,更不要說到教皇和他的主教們。」但是當他在神的亮光中看見他自己的時候,這一位極勇敢的弟兄,只得呼喊說:「我更怕我自己的心,過於教皇,並他所有的主教。在我堶惘酗@個頂大的教皇──己!」

  三、背十字架

  關於這個重要的大題目──十字架,似乎存在著一個永遠解不開的矛盾:一方面是一次真實而完全的否認己,另一方面卻是要天天釘死己。這件事我只要很簡單地說,讓神的話親自開啟在人的思想與心靈中。

  但是「天天」意味著沒有中斷、沒有休假,今天,此時此刻,然後是明天!而這天天的「十字架」,意味著成為治死之工具的事物;什麼事物呢?就是叫己的降服受到更深試驗,並使舊目標、舊計劃、老舊己生命的靈暴露出其羞恥並被治死的任何事物。

  也許它是某些日常例行職責的小事:個人的小嗜好受到阻擋,許多職責積壓在身,意外的打岔,不受歡迎的攪擾等。昨天它們可能使你煩躁,至終在你堶掬芘癟A;但今天你可以將它們拿在手中,使之為老舊己生命的羞辱與更深的死而效力。你在愛與敬拜中接受它們、拿起它們,在充滿感謝的降服中,將它們帶到加略山;明天你也要如此行。  ──莫爾主教(Bishop Moule)

  四、天天背起十字架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路九23)馬丁路得曾說:「基督徒是個十字架的族類。」救主在此描繪出一個行列,祂自己則背著十字架領頭。祂是十架族類的元首。祂的真門徒都應該在此行列堙A各有其獨特的十字架。如果你看得夠遠,這行列的目標乃是天上榮耀的國度。

  有些人談到背十字架彷彿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對他們而言,十字架不過是個裝飾品,是一個體面的記號,是時髦的,而一切受苦與否認己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基督對祂門徒所說的十字架不是這樣。祂呼召我們過的生活,以及祂引導我們走的道路,從始至終都是背十字架。就外觀而言,每個人的十字架不同,但都是用來切斷己的通路,使我們脫離己意。所以它是通往安息之路,因為在天下人間,惟有背起基督的十字架,負祂的軛,才能找到真正的安息。(參太十一28-29)照己意而行永不會有安息,只有照祂的旨意行才有安息。「伏在十字架底下使心靈進入真實、純淨、且完滿的自由堙A而能以達到聖潔與公義;且以嚴謹而神聖的鎖鍊限制肉體的自由,得以脫離各種不潔與不義。」

  五、在小事上否認己

  有人將這種背十字架的生活描述成廣泛蔓延的順從,涵蓋了我們的一切行動,且持續一生之久。基督常在一些小事上要求我們否認自己;對某些人而言,一個大的十字架使他一次就死在其上,遠比每天背一些小十字架,逐日更深地死在其上容易得多。所以,「天天」成為他們的絆腳石,如同基督的十架成為猶太人的絆腳石一般。

  降服──安息、平靜

  但我們已經說過,惟有這樣背十字架的生活,將我們的意志降服給主,才會找到安息,平靜與喜樂。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條「王道」,走在其上的都是神君尊的祭司。對走在其上的人而言,它總是榮耀的道路,正如對基督而言也是如此。「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來十二2)因此保羅以患難為榮:「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堙C」(羅五3-5)「因為在肉身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彼前四1)  ──曼德爾《十字架的道路》

  【註:十字架道路也是生命更新成長之路(羅六5)】

  六、「一半屬主」,進入完全

  路司福.撒母耳將這天天的十字架描述得非常清楚,請聽:「那些只注意十字架光明的一端,爽快地背起來的人,將發現這擔子對他來說正如翅膀之於鳥一般。……我發現祂甘甜的同在吞噬了憂患與苦難的苦情。我覺得非常甘甜,因為基督論我的十字架時說:『一半屬我!』祂與我分擔這些苦難,而且背負的是較重的那一頭,更確切地說。我和我整個的十字架都屬於基督。……有些人有一個十字架,有些人有七個,另一些有十個,還有些人只有半個;但一切聖徒都有完滿的喜樂,七個十字架帶來七倍的喜樂!我從基督的責備與勸誡中找著甘甜與愛,我寧可接受基督的擊打與愛的管教更甚於君王的親吻。任憑別人譭謗基督,但我要至死愛祂。我的口舌、我的筆墨豈能描述基督那甘甜超奇的愛呢?我的鎖鍊是金子做的,基督的十字架是鍍上金且滿了芳香。祂的囚牢變成我的花園與果園,使我喜悅。我行過火焰時要急速奔向我可愛的基督,……我願親筆向你見證說,基督與祂的十字架是甘甜的一對,但基督在我們中間尚未得著祂當得的尊崇。……我看見基督為我們定下的十字架,是基督用來雕刻我們的工具;祂藉這些十字架將祂自己的形像刻畫在我們身上,將我們的毛病與敗壞一片一片地除去。主切割、雕刻、擊傷,祂作任何事都是為著使我們完全像父,預備我們進入榮耀中。在信祂的人所遭遇的每個嘆息、打擊與損失中都聽見救贖主說:『一半屬我!』立於基督和我們之間的十字架成為一幅何等可悅的情景。所以它們被稱為『基督的苦難』與『基督所受的凌辱』。同在一條船上的兩人必然得失與共;是的,十字架黑暗沉重的一頭是擱在你的主肩上──先落在祂身上才轉到你身上;而經過祂手的十字架都帶著美麗的光輝,和王的松香的味道,以及天上的芳香。而當基督滿載精金的船回家時,有一半要歸你。」

  七、天天的十字架──每日糧食

  耐心背負那些小挫折、輕微的不便、和經常遇見的瑣碎的損失,這天天的十字架就要成為我們每日的糧食了。遵行神的旨意將成為我們的食物,這些原來令人厭倦的事,現在成為不斷對神的旨意說阿們的好機會了。這是世人未曾認識的食物,接受神旨使心靈獲得完美的安息與滿足。

  我們要提防自己造出來的十字架,我們毋需外出尋找它們;因為自己造的十字架會加倍沉重,它們在神的旨意之外,所以不會帶來力量、安慰與果子。這樣的十字架是由對未來的焦慮與懼怕而引起的,我們毋需「替天行道」,也沒有這種權利。當病人想到那苦悶的病床生活時,問醫生說:「我要躺在這兒多久呢?」基督徒醫生有一個最合適的答覆:「一次只要管一天就夠了!」

  讓我們天天歡迎十字架,清晨要問:「今天我如何為基督捨己呢?」夜晚躺臥,在聖靈覆煦下安睡時,讓我們也問:「今天有否因著背十字架而找著安息、喜樂與榮耀呢?」  
                            ──曼德爾《十字架的道路》

  八、神的車

  「世上的思慮就是天上的管教」,這句話真是說得好,另外還有超過管教的好處──這些思慮就是被派來接人通往勝利高峰的「神的車」。

  然而世上的思慮並沒有「車」的外觀,反倒好像是仇敵、苦痛、患難、失敗、誤會、失望、殘酷。若要把它當車看,說它是滿載苦惱來壓死我們的魔車豈不更適合嗎?沒錯,思慮那叫人討厭的外表是顯而易見的,它堶惆滿u車」的功用卻難以一目了然。我們一旦看出了它的真相,就會認識它真是「得勝的車」,(哈三8)可以把我們載到心靈所渴望達到的勝利高峰。

  昔日亞蘭王來攻擊神人以利沙是用看得見的戰車,但神的車卻是除了信心的眼目之外沒有人能看見的。先知的僕人只能看見有形有體的車馬,所以他驚恐呼喊說:「哀哉!我主啊,我們怎樣行才好呢?」(王下六15)但先知自己卻安詳地坐在屋堙A一點也不懼怕,因為神開了他的眼目,使他能看見那肉眼所看不見的;他只為他的僕人求告說:「耶和華阿,求你開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見。」(王下六15、17)

  從那時直到今日,許多人都曾發出像當時先知的僕人一樣的呼聲,所以我們在為自己或為別人禱告時,也當這樣求告說:「主啊,求你開我們的眼目,使我們能看見。」因為在我們的四周,正如昔日在先知四周,隨處都有神的車馬在等著要載我們到榮耀勝利的所在去。只要我們的眼目一開,我們就必能在日常生活的一切事上(無論大小,無論憂喜),都看見有預備來載我們的車。【註:只有一個條件就是完全奉獻作主的門徒】

  (一)無論什麼事情臨到我們,我們把它這樣看待時,它就會變成一部「神的車」。否則即使是最小的試煉,若把它當魔車看的話,也可能把我們壓倒,使我們陷入悲慘絕望的地步。凡事要變成如何,都是由於我們各人自己的選擇;不在乎事情本身如何,而在乎我們如何看待它。倘若我們在它面前倒下,讓它壓死,它就會變成一部魔車;倘若我們爬上去,駕駛它載著我們往前進或上升,它就變成一部神的車了。

  (二)無論什麼時候,我們一坐上神的車,就會有像以利亞的經驗在我們的靈性上發生。(王下二11)我們定規會往上升──並不是像以利亞那樣升到上面的天上去,乃是進入我們內心的天上去;而且這上升甚至比他的更為輝煌。我們必將從這塵世卑賤的生活桎梏,被提高升到「與基督耶穌……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的地位。在這堥S有一樣事能叫我們喜樂,在那塈畯怮o要得勝地傲視腳下的一切。

  (三)雅歌書第三章10節說到,所羅門的轎車堶惟瓴Q的是愛情。事實上,我們自己的車堥瓣ㄗㄠo鋪有愛的沙發,而且還時常覺得怪不舒服。我們的遭遇有時可能是一個倔強的親戚或朋友,有時可能是一件因人的惡意、無情或疏忽而產生的結果。但無論如何,神所派來的車定規是鋪有愛的,因為「神就是愛」(約壹四8、羅八24),而且神的愛乃是人可以靠著得安息的最愉快、最溫柔、最舒服的靠墊。其實派車來的就是祂的愛。

  (四)我認識一個婦人,她有一個做事很慢的佣人。這佣人在其他各方面倒很好,可以算是一個難得的家庭女傭,卻常常因做事遲慢使女主人發脾氣,因為女主人是個性急躁的人,總是受不了她的太慢。為了這個緣故,這主婦常常一天發了幾十次脾氣,但每次她都會很懊悔,並且立志自抑,可是徒然無效。後來她因此甚覺憂悶,直到有一天她忽然想起:她多年來不是一直向神求忍耐的果子嗎?這慢吞吞的佣人也許就是神派來載她達到忍耐的車,她立刻這樣接受,從那時起,她就把女傭的遲慢當作是神給她坐的車;結果忍耐得勝了,以後再也沒有任何人的遲慢會令她生擾。

  (五)如果我們所坐的是神的車而不是我們自己的,我們便常常會發現這樣的情形。

  因此,對於每一樣能破壞我們世上的車而逼我們坐進神的車堨h避難的遭遇,我們都當存著感恩的心。無論有什麼事情發生,無論在任何環境之下,我們旁邊總是隨時有神的車可以方便搭乘。聖經告訴我們說:神「祂為幫助你,乘在天空,顯其威榮,駕行穹蒼。」(申三十三26)所以我們若與神一同駕車,我們便不再想乘世上的車了。

  我們若坐上了神的車,我們的步驟就必穩妥,因為沒有什麼能阻擋祂得勝的作為。因此,一切的損失都是要使我們達到這地步的利益。保羅洞悉這道理,所以他能以那些使他得大賞賜的損失誇口。「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三7-8)

  即使撒但的差役為要攻擊保羅而加在他肉體上的那根「刺」(林後十二7),因著他甘心接受,也變成了「神的車」,而載他上達到他沒有別的法子可以達到的得勝高峰。以患難「為可喜樂的」的秘訣,就是把它變成偉大的「得勝的車」。

  約瑟早已得著他將來成功和掌權的異夢啟示,但載他達到那境地的車,若憑肉眼看來,卻好像是叫他跌入萬劫不復深淵的魔車一樣。奴役和監禁的確是幫助人成功的不平常的車,然而約瑟卻非藉這車不能達到他尊貴的地位。載我們登上靈性高原的車,常常都是這一類的。
                            ──史哈拿《信徒快樂的秘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