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山頂上的祈禱聲(二)
黃德堂

  七 主聽禱告

  有一次,我和錢昌林(大徐堂長老)、邱同寶(丹城堂長老)三人到嶺晁堂長老王善好家住宿。黎明前,我們三人起來晨更禱告,王善好的父親醒著在聽,卻不肯起來禱告,主對他說:「他們禱告你不禱告,給你的嘴巴封了。」早晨,他嘴痛起來,不能開口,媳婦問他說:「公公,你嘴怎麼會腫起來?」他含糊地說這是主責罰他。我們知道情由,替他禱告,他就開口了。

  我因常在各處作見證,早行夜宿,不能洗澡換衣,身上生滿了蝨子。一次,我在衣服上捉虱,程牧師、鮑牧師、曾先生都對我說:「黃先生,你衣服換洗得勤一些,生了虱,別人會厭煩的。」我件件衣褲都有蝨子,衣縫堣]有虱蟣,當時也沒聽說過有什麼藥可以治。要除淨它確實不容易,我只有向主懇切禱告:「主啊!你知道我各處奔走,哪有衣服可換下來。」聽禱告的主,從此蝨子就無影無蹤,不知哪里去了。

  【邵按】:

  黃老自奉獻於主的福音工作後,回到家鄉,生活困難,但是他從未向人述說苦情,反倒歡喜快樂。因此別的同道也不曉得他的詳情。他大的兩個兒子在外地工作,老母、長媳在家,小的兩個兒子當時尚在求學階段,他也常領著他們一同外出佈道,讓他們負責唱詩歌的工作。黃老終年都必須是赤腳走路的,一雙布鞋帶著,等到了信徒家堣~洗腳穿上。象山多石卵鋪砌的路。還有,我們見他頭髮養得長長的,心想他不講究禮貌、不講究衛生。其實,這也與他當時的窮困生活有關。生虱絕跡這件事,我是熟知的。

  八 脫袍濟貧

  有一年春節前,我到蒙頂山上去禱告,到寧海縣東昌大陳過夜,第二天走到山下,天下大雪,爬不上去,就回到大陳。三十年夜在禮拜堂禁食禱告,共有八人。第二天新年禮拜,從各處來聚會的有八、九十人。

  一位弟兄說:「昨夜我夢中得指示,叫我們在初三日舉行交通聚會。」還有二位也有同樣的意思。

  有一位說:「初三聚會不大可能,天下著雪,事先沒有通知,糧食小菜沒有預備,講道的弟兄沒有請好。」

  有一位說:「主啟示,主會預備,那時一定不會下雪,我們各人往各處去通知,菜糧各人自帶,出口弟兄就請象山黃弟兄。」

  果然到初三日是紅太陽。我在臺上講道時,心埵麥n音說:「坐在最後排的那一位,你要愛他。」

  我這夜睡不著覺。到天亮,我問一位弟兄,昨天聽道坐在後排那位住在哪堙H這位弟兄領我到那人家堙A他還在床上躺著。

  我問他:「你怎麼還不起床?」他說:「我有病。」我問:「你患的是什麼病?」他說:「是楊梅瘡病。」

  他的床上只有一條破棉絮,床下糞尿滿地。

  我問:「你蒙恩幾年了?」他不知道什麼蒙恩。我說:「你信耶穌多少時候了?」他說:「我沒有信。」

  我說:「你沒有信,怎麼昨天會來做禮拜?」

  他說:「三十年夜,夢埵陪茪H叫我初三去禮拜,叫我求耶穌救我。我是每天躺在床上的,這夢醒後,覺得身體稍微好一些,還是別人扶我去聽道的。」

  我想這人是個犯罪作惡的人,貧病交加,絕望無路,主要救他。

  我禱告說:「主啊!你叫我愛他,我沒有金和銀,怎樣愛呢?難道是奉你的名叫他病得痊癒?」主說:「你身上的袍子脫下給他穿。」我說:「主啊!這件事我不願意,我只有這件袍子,用它來捧場面做客穿的。還要穿它下棺材。再加大雪初晴,寒風刺骨,我做不到。」主說:「你不肯給他,你講的道就如鳴的鑼,響的鈸一般。你若沒有愛,有什麼用處?你沒有愛,於我無益。」

  我只好順服,把袍子脫下給了他,心中就快樂了。這件袍子線春面子,駱駝絨夾堛滿C我把帽子也給了他。大陳的岳定弟兄拿了一件棉袍送給我,主說不要收,不會凍壞的,我就沒收。這樣,沒有棉袍,也照樣度過了許多年的寒冬臘月。

  九 妓女悔改

  有一次,我在中泥傳道,回家的時候,有聲音說:「這人你去救她。」我回頭一看,是一個女人躺在破屋地上呻吟,非常痛苦。我問她是什麼病痛?她只是說痛苦難當。

  我問她:「你是哪堣H,為什麼在這堙H」她說:「我是本地人,父親名叫阿福,父母都死了。」

  原來這人我是知道的,她從前是何等奢華作樂,現在竟落到如此結局!

  她十六歲時就去上海妓院作妓女,聰明美麗,頗有名氣。有一次回鄉下來,打扮得十分時髦,身上戴滿了金銀首飾,人人羡慕。誰料想她竟落到如此地步。

  我問她:「你現在要耶穌救你嗎?」她悲切地說:「耶穌還能救我這樣的人嗎?」我說:「妳現在在苦難之中,絕望無路,沒有人愛妳。耶穌最慈悲,只要妳相信,祂一定會收留妳、拯救妳。」她說:「我信,我要!」我說:「你跪著我代妳禱告,求主赦免妳的罪過。」

  那知她是光著屁股的,褲子有糞,丟在外面。我就把自己外面的一條罩褲脫給她穿,代她禱告。她也跪著哭泣求耶穌拯救。禱告畢,她覺得心媯峈A多了。想吃麻?,我去街上買給她吃,她還想吃糕,我又去買給她。我又委託附近的信主姊妹范虎嫂和阿華母每天送粥給她吃。她們二位對我說:「黃先生,這人從前做妓女,是罪人壞人,多麼勢利,她有東西送給別人。現在親友都不理她,我們卻去照顧她,楊梅瘡會傳染的。」

  我說:「你我信主的人,要和世人不一樣,你們代我幫忙,米我會拿來的。」她當時吃剩的一碗蕃薯乾粥,放在地上,狗也來吃,真像討飯的拉撒路。她不到一個月就死了。我相信主拯救了她的靈魂,因為她是臨死相信悔改。

  十 夢中受教

  有一次,夢中見主叫我看管一個死人,我想到外面去玩,恐怕死人會活轉過來,就拿竹杠把他的頭顱敲碎。在外面玩了回來,死人不見了,心堳D常著急,擔心怎樣向主交帳。我就到外面各處尋找,總算還好,被我尋著。就把死人拖回來,在原處放好,給他蓋上被,把頭也蓋住。

  一會兒,主來了,主把被揭開,問我死人的頭顱是怎樣敲碎的?我說我不知道,還起誓否認。這時候,死人坐起來,朝我說:「是你把我的頭顱敲碎的。」我就逃走,主追過來抓住我說:「你還耍賴!」夢中驚醒後思想:覺得我對主託付的事不忠心,真是個又惡又懶的僕人。

  一天夜堙A夢見我在走路,前面已是無路可走了,我見有一位從空中走來。我問:「沒有路,你怎能走下來,你是什麼人?」他說:「我是天使。」

  我知道他有許多東西,是人間難得的,就向他討。他說沒有。我一定向他要。他問我要討什麼東西?

  我說:「要好的寶貝。」他說:「好的寶貝你不會要的。」我說:「我向你討,就是要好的寶貝。我若不要,也就不會向你討了!」天使說:「你當真要。」天使就拿出一把刀來,要刺我的心。

  我嚇了一跳心想:「七討八討,討一把刀刺我的心,這怎麼辦?」

  天使說:「我知道你不要的,你再考慮考慮,如果不要讓我走!」

  我覺得很作難,不讓他刺,好寶貝又得不著;讓他刺的話,又怕又痛還要死。再想想話已出口,也不能回頭,還是閉上眼睛讓他刺吧!眼睛閉住,看不見刀,就不怕,暫且熬住痛,至於死,人總是要死的。心塈@了這樣的準備後,就對天使說:「好,你來刺!」

  天使果然把刀刺入我的心上,但是沒有感到痛,也沒死。就醒過來,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上山禱告時,主指示我看路加福音第六章,這才領悟到是個「忍」字,忍耐是好寶貝。

  一天夜媢琩ㄕb蘇嶴張師母家堙A(她是那堭郱|的負責人)有好幾位牧師傳道,我心堳D常高興,這是難得碰上的機會。張師母設宴請客,大家坐著吃,卻沒見張師母本人。我就去尋找她,發現她在小屋堶。

  我說:「師母,今天難得來了許多牧師,你應該陪客,為什麼在這堶呢?」她說:「我的一班小羊掉在糞坑堙A有的已淹死,有的半死半活,沒有幾只是好的,我真心痛!」我說:「你家富足,財物很多,死幾隻小羊是小事情,何必哭?」她說:「主是好牧人為羊捨命。一百隻羊,失去一隻,剩下九十九隻,祂去尋找,直到找著。主復活後,三次問彼得『你愛我嗎?』叫他餵養牧養祂的羊群。我的羊喪亡了,豈不痛惜!」

  我就同她到客堂,對大家說:「教會弄得七顛八倒,是非難分。」

  他們問我:「你說的話,我們不懂,你再講講清楚。」

  我就把當前本地教會的許多信徒遭遇不幸的事情一一列舉,請大家討論原因何在?

  他們說:「你年長先說。」我就說:「世界是有兩軍對敵,就是善與惡。神吩咐亞當不可吃禁果,魔鬼引誘夏娃先吃了。他們違背了神的吩咐,第二代就有該隱殺亞伯的事。魔鬼在神前控告約伯,神應許讓約伯經受魔鬼給他的苦楚。主耶穌從約但河受洗禮後,在曠野四十天受魔鬼試探。魔鬼如吼叫獅子,又會裝作光明使者,千方百計搗亂破壞,牠是要人滅亡。信徒若不儆醒禱告,就要被牠吞吃。」別人都聽我說,說著,說著,夢就醒了。

  我在山西時,一夜得一異夢,夢見天上放下一隻老虎來。這只老虎會說話。牠對我說:「我要把你全家吃掉。」

  我求老虎千萬不要吃我全家,如果要吃,就吃我一個人吧!我就讓牠吃。

  老虎說:「你肯捨己?」我說:「肯。」老虎說:「你若肯,我就吃你。」老虎張口咬住我頸項,把頭一甩,讓我騎在它的背上。老虎說:「你騎我到天上去!」

  我出門探訪,生活是艱苦的,常被人輕視。心想何不在家祈禱讀經,安度晚年呢?這夜夢中,見一處大禮堂聚會,人數很多。有穿白衣天使下來造名冊,並給每人一塊麵包。我心不足,向他要兩塊,他就給我兩塊,叫我到樓上去,我就上樓。

  樓下一位姊妹對我說:「黃德堂先生到第二層。」

  我自己還赤著腳,就哭起來。

  有一位說:「這是你赤腳的代價。」

  他就舀湯給我洗腳,拿靴讓我穿上,又讓我穿上王袍,戴上王冠,好像戲臺上的帝王打扮。在大鏡子前一照,自己全變了樣子。樓上匾額上寫著:「萬古千秋」四個大字,我就笑醒了。

  十一 長子方曹

  我的長子方曹,在我開店生意失敗的時候,他去投考杭州員警教訓所,學習六個月,由員警提升了巡官,後又升任局長。在外工作數十年,卻是一貧如洗。解放後,因歷史問題被改造,表現較好,提前釋放。回家學理髮,遭同行的嫉妒,拿走他的工具。為了生活,在生產隊堿搕,又養家兔,天天赤著腳看牛割草。天下雨,沒有雨具,衣被淋濕,無衣換身。全家住在破廟,生活非常艱苦。我就用主的道勸勉他,使他心堨郎w喜樂。

  一天,我去寧海長街傳福音,意外地在胡陳一位信徒家中買了一副棺材板回家,誰知方曹已病多日,日夜疼痛,我和大家為他禱告。他睡熟了,見了異象,他的靈魂到了天上,主對他說:「你作過官,犯罪作樂,心媄h疑神。」主還對他說了些永生的真理,叫他把家中事情吩咐好再來。

  他蘇醒後,對我說:「真是有神。」他向妻子認罪,並說對不起兄弟、親戚,請求原諒。把有關帳目向兒子作了交代。去世前,還看見有亮光,並有天使來帶領。

  他是平安去世,我卻痛心大哭。四子方翰早死,二子方鶴在臺灣沒有音訊,三子方正遠在千里之外的山西。他是長子,又孝敬我,應當給我送終,反而由我送他上山,我豈不傷心。主對我說:「他進天國去,你還哭,你是喜歡他拾牛糞,被鬥爭好嗎?」我就立刻歡喜快樂。這是主特別愛我也愛他。不久,文化大革命就開始了,他沒有遭到衝擊。

  十二 虔誠禱告 ──孫子偉光見證

  約在78年,上海有一信徒叫周大章,特地來我們家看望祖父,他說,他與鄞縣邵升堂牧師談談各縣教會的情況。說到象山時,邵牧師講:「象山教會久無專職傳道人,可教會非常復興。」

  周長輩說:「這肯定有一位禱告的人。」

  邵牧師說:「有!確實有。」

  就談起我祖父,周長輩為了親眼目睹,特地又從鄞縣來我家。遺憾的是我祖父去東鄉聚會,沒有碰到,我領他上了高山我祖父禱告的地方,他心堸矽釦祤痋A向神獻上讚美和禱告。

  一提起祖父的禱告,真是令人敬佩,這是神特別恩賜的。他每天早上四點,晚上六點左右要上山禱告二次。山雖不高,繞道上去也得五百公尺。寒冬酷暑,風雨無阻,數十年如一日。

  有多少次他上山沒下雨,未帶雨衣,到山上下起雨來。有一次,母親叫我送雨衣,等我送到時他已淋濕了,還跪在那媄咩i。雨水從頭頸流進夾背,他都不覺得,他完全溶化在與神的靈交之中。等我叫他,他才知道下雨。

  有時天黑,伸手不見五指,他也要上山。下過雨的路滑,他就爬上去。有幾次北風呼呼,雪花飄飄,我們四點左右吃過晚飯準備休息,可他卻穿上雨衣,手拄拐杖,搖搖晃晃,迎風而上。有時從外面趕回家已是八、九點了,身體疲倦,上床休息,可怎麼也睡不著,原來是未上山禱告,又穿衣上山。夏天山上蚊子打陣,小蟲亂咬,他都不在乎。誰不體貼肉體呢?

  我問他:「這是什麼力量?」

  他說:「你沒嘗過這滋味,假如說你每次上山給你一百元,你樂意了,這禱告是與天上神交通,勝過千萬金銀,還有什麼能和這相比呢?」

  每到大年三十,家家吃團圓飯,他卻要上高山為教會禁食禱告三天。在家禱告,一跪就是幾小時,一有空就禱告,腳踝頭跪了厚厚的疙瘩,為病人禱告。禁食三天是正常的事,有六天禁食的記錄,有時禱告通宵達旦。

  他肯禱告,神也聽他禱告,行了神跡奇事。有個叫彩林的姑娘,病入膏肓,父母已為她準備棺材,有人勸他們信耶穌,請祖父為她祈禱,不久病痊癒了,現已成家,並有兒女。

  下洋墩杏法,生腰子病快要死,神聽禱告,也痊癒了。

  黃溪鳳桂,被鬼捆綁,在我家死了四小時,經禱告後釋放。

  又東溪被鬼附的婦人,十分兇猛,用四人抬到我家,一禱告就立即釋放。在我家住了幾天,就平安的回家。

  這樣見證不計其數。不是祖父有什麼氣功療法或有特異功能,完全是禱告的功效。

  發現《黃德堂先生見證》小記

  金秋十月,在家整理書櫃,發現這本已經泛黃的油印小冊子《黃德堂先生見證》,興奮之餘也打開了思緒的匣子。

  作為靈性的晚輩,我根本沒有見過黃老先生,但是我卻很早就認識了他。

  在寧波教會事奉的近十年中,我有幸多次去黃德堂老先生的家鄉象山教會培靈講道。儘管他已經去世有十多年之久,但在當地,還是常能聽到黃老的名號,更有不少的老信徒把他的事蹟當故事一樣述說,很是有趣。

  於是我心中就對這位老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到底是怎麼樣一個人?

  到了1996年時,邵升堂牧師對我說,想讓我所事奉的洞橋教會印一些《黃德堂先生見證》,可以贈送需要的肢體。這當然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於是我欣然接受了這件事。

  當然我們的教會條件很差,沒有電腦,也沒有影印機,我們只好用原始的手段,進行刻字油印。

  當時已經75歲高齡的退休中學教師徐漢松老弟兄擔負起刻蠟紙的任務,而油印的工作自然也就交給我了,當然我們教會青年團契的幾位姊妹就負責裝訂的工作。雖然時間已過十年,但當時熱火朝天情景仍歷歷在目。

  我們教會印發的這本小見證共計有800冊,不久就贈送一空,我自己也不過留下一冊。後來雖又有肢體索要,但是我們卻再沒有印過,畢竟當時的條件有限,一張蠟紙印800份已過極限,不可再用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就漸漸的忘記這本小冊子的存在,它在一大堆的資料中一躺就是十年,直到我重新發現了它。

  我很高興看到這本小見證,好像遇到了久違的老朋友,於是就迫不及待的打開重新閱讀。

  這時,黃老的形像一下子又活生生的顯在我的眼前;我似乎看到在鄉村的小街上,有一位瘦弱的小老頭,在傳揚「哈哈」的好消息,周圍有不少的群眾駐足觀看、側耳聆聽,大家時而點頭稱是、時而默默沉思、時而又放聲大笑。

  我似乎又看到在那非常的歲月中,這位瘦小的老人,為了信仰的緣故寧死不屈,他在危險的環境中、在仇敵的恐嚇中,充滿喜樂,哈哈大笑,居然化險為夷。

  想到這堙A我禁不住「哈哈」笑出聲了。

  就是這樣一位可敬的老人,在那個小小的地方,把福音傳揚開來,他經歷了很多的難處,經歷過不少的鬥爭,但是他堅持下來了,為基督打那美好的仗。

  讀了這本小冊子,給我最感動的就是黃老的虔誠,和他對主的愛。他沒有什麼高深的學問,談不上什麼神學造詣,他在人看來不過是一個沒有多大文化的小老百姓,但是他卻有著極其高深的靈性經驗,是我們所望塵莫及的。

  現代傳道者的學歷越來越高,有不少的傳道者拼命攻讀神學,想成為碩士、博士。也有很多的會眾喜歡聽碩士、博士講道,認為這樣才代表了基督教道理的最高水準;其實神學學位和對神的關係相比較的話,是顯得多麼的微不足道。

  黃老禱告的經驗,與神的經歷,堅定的信心都是一位傳道者應有的品格,但是這也是現代不少傳道者所日益忽略的東西。黃老的見證正給大家我們一個提醒,到底我們追求的是什麼。

  我很感謝邵老牧師整理了黃老先生的見證,給我們晚輩留下了寶貴的記憶,求神賜福這位年邁的牧者。

  我在閱讀這本小冊子的時候想:如果有更多的肢體能有機會一起閱讀黃德堂老先生的見證,那是多好的事情啊。

  感謝神,預備了一位姊妹,她很樂意的擔負起打字和校對的工作,從而使這本小冊子能列印出來,供應更多肢體的需要。

  願神紀念她的辛勞,因為我們為主所作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徒勞的。

小約 2005年10月21日於上海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