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的學校-隱密處的訓練(一)

哈夏利士

  「祂教導我的手爭戰,教導我的指頭打仗。」(詩一四四1、撒上十七)

  住在至高者的隱密處

  神訓練出來事奉祂的人,都有一個共通特點,就是在他們成為眾人眼中的領袖之前,須先接受神隱密的磨煉。相對來說,那些未受過神這樣訓練的人,他們的肉體總是喜歡別人的注意。儘管未蒙主的差遣,他們卻憑己意地奔馳,結果要在到處碰釘的情況下學習成長功課。如果說保羅是主所揀選去傳揚祂聖名的器皿,那麼他所經受的訓練,可說是自我試煉的學院而來的。「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徒九16)由此可見,神自有一套訓練事奉的方法。即使是祂那最完全的僕人──祂的愛子耶穌基督──亦須經歷祂的試煉。「祂在耶和華面前生長如嫩芽,像根出於乾地。」(賽五十三2)

  大衛經歷的訓練也是如此。聖經記載他被神揀選之前,是個寂寂無名、在父兄心目中沒有什麼地位、成天在外放羊的小伙子。沒有人會想到這樣的一個人會是蒙神揀選的器皿。但神偏偏就揀選了他。其實他在野地的日子,並不是完全獨處的,神一直在暗中教導他。他在神隱密的學校受訓,以便將來能夠公開服事神。神不像人一般單看外貌。我們也應該像大衛一樣,學習在神面前好好生活。除非我們的魂被神操練得通達,否則祂不會使用我們作事奉的器皿。

  我們有時自以為會被神使用,但神的心意未必如我們一樣。對於祂所揀選服事祂的人,祂往往會先在隱密處磨練他。神在這方面的超卓智慧,從神過去許許多多的出色的僕人身上可見一斑。當眾人都疑惑恐懼時,這些人卻能表現出平靜、忍耐和智慧。他們的言行足以顯示他們是受過神訓練的人。在神面前有過隱密訓練的人,能夠在眾人都煩亂和紛擾中依然履險如夷。這些人(例如摩西)懂得如何為驚慌的以色列人在褻瀆神的聖名後代求,(例如大衛)懂得如何面對面與歌利亞爭戰。他們的裝備,就是在比萬有大得多的神面前有過一段隱密的生活。他們既然能在永活的神面前站立得住,在人面前當然也能站立得住了。

  現在讓我們來看一看大衛的事蹟。在曠野的日子,他學會了依靠神作為得力之源的功課。此刻,這位屬神的大將將要面對那個在未受割禮之人當中的大將。大衛曾經殺死獅子和熊,這是人所不知曉的。現在他要在以色列和非利士眾軍面前打倒歌利亞。

  在以色列人眼中,歌利亞是何等可怕的一個敵人啊!他早晚向以色列人討戰,可是沒有人敢去應戰,這些人早已喪膽懼慄。或許當時掃羅王已擺開陣勢,軍將們亦已嚴陣以待,搖旗吶喊,可是當他們看見歌利亞從非利士軍中排眾而出,以同樣的聲威向他們討戰時,他們都駭得魂不附體,瞬間逃得無影無蹤。(撒上十七23、24)大衛此時正好來到軍營,他耳聞歌利亞的狂放嘲弄,(23節)目睹以色列軍的臨陣退縮。以色列軍的吶喊叫戰很快便沈寂下來,換之而來的是膽戰心驚。但在這樣劣勢下,大衛依然不失平靜安穩。兵慌馬亂之中,惟獨年幼的大衛坦然不懼歌利亞。這個人素來被兄長輕蔑,不畏非利士人的侮慢。沒有人能夠明白為什麼眾人都怕得要死時,這個小伙子竟敢獨自迎戰非利士巨人。這班以貌取人的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怎能相信大衛有治服歌利亞的能力呢。屬肉體者,只能從軍隊的數目,配備及英雄蓋世的歌利亞身上體會什麼是能力,絕不會從這個剛自曠野牧羊回來的少年身上看出能力來。

  親愛的弟兄姊妹,請你留意:大衛是個曾經被永活的神訓練過的人;此刻他看見永生神的聖名遭受考驗。以色列軍所倚仗的是自己的資源,但他們的資源又怎堪與非利士軍的相比呢。然而,這埵酗@位以神的心為心的人,他願意倚仗神的大能。大衛的天生膽量並非比掃羅的大,他們不同之處是大衛媕Y充滿信心,而掃羅則沒有。不錯,在曠野的大衛是個寂寂無名的小子,然而,正就在那堙A大衛學會了與神相交。現在,他是一個被神更新過來的人,能夠以神的角度觀看事物。這是基本而首要的事情。我們有否以與神相交為自己最大的權利?我們能否珍惜與神相交的生活,過於珍惜與聖徒同聚的生活?我們的得力,是在於與永生神的相交,只要仰望那位肉眼看不見的神,我們就能勝過任何環境。屬肉體者只會尋求屬肉體者的幫助,期望從聖徒身上得著解答。然而屬肉體者在神面前都會如草般的凋謝。(彼前一24)因此,憑信心住在「至高者的隱密處」,才是最穩當最快樂的事,並且在這樣地生活過後,才能在事奉中滿有能力,到其時,我們便能像大衛面對歌利亞一般面對自己的敵人了:「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麼?」(撒上十七26)

  然而一提及信心,屬肉體者便會惱羞成怒。這樣的事情,不是曾經發生在將夢境告訴兄長的約瑟身上麼?同樣,大衛也有過類似的經驗。他的兄長以利押不是曾經這樣地斥責大衛麼:「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堛煽c念」?每次屬肉體者遇到比他更有能力的人(如以利押之見大衛),便往往會竭力貶抑對方的能力,或者斥罵對方狂妄自大。身為長兄的以利押,當然可以以其兄長的輩份,憑著肉體性情任意妄為了。雖然他的容貌體態都非常俊美,神卻沒有揀選他。(撒上十六6、7)人所推崇的神沒有膏抹作王。在聖經中,我們多次看到神放棄頭生而揀選年幼者的事例,正如以實瑪利或以掃。以利押按肉身說是承受產業的代表人,他因自己有此權利而輕視大衛。但大衛的說話卻是出自一種以利押所不懂得的智慧和能力。大衛是憑信心誇口的。他看到的是永活的神和耶和華的軍隊,他又能從神的角度衡量非利士人和歌利亞。以利押卻沒有這樣的見識,他的說話和感受完全是按常人的角度流露的,難怪大衛因信誇口的說話會被他指責「驕傲和心堛煽c念」(撒上十七28)了。

  屬肉體者往往就是這樣地誤解信心。我們表明自己在永活的神所懷的信心,屬肉體者便會辱罵我們說:「這是驕傲。」這種由最深的謙卑發出的信心,往往被屬肉體者批評為驕傲。其實世上沒有一樣謙卑,比甘願放下自我,讓永活的神完全掌管更為謙卑了。在整件事中,大衛自始至終都放下自己,單單仰望神及祂的軍隊。能夠把己徹底摒棄,專注於神,這完全是因著信心帶來的能力及權利所致。「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林前一29-31)這正是大衛所學懂的功課,他現在能夠流露出來;而這樣的美德,在以利押的眼中卻是驕傲。其實真正的驕傲乃是肉體。這個道理,我想大家都能明白,我們也曉得信心的意思,就是倒空自己,讓神充滿。親愛的弟兄姊妹,信心除了使我們可以得著神所賜的各樣福氣外,還可以使我們得著神自己。

  「大衛說:『我作了什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麼?』」(撒上十七29)大衛有榮耀自己嗎?當然沒有。那麼他憑什麼如此誇口呢?其實信徒高舉永生神的聖名,必有其原因。神讓我們在世上存活,是要見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不是去高舉我們自己的名字。噢,這就是聖經教訓我們要一心一意的意義──見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

  看完以利押的表現,讓我們接著察看大衛覲見掃羅的情況吧。從經文堙A我們可以看到大衛是何等不亢不卑及充滿自信:「人都不必因非利士人膽怯,你的僕人要去與非利士人戰鬥。」(撒上十七32)當以色列全軍都心膽俱裂,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竟能在主面前鎮定地說:「人都不必因非利士人膽怯。」我們不僅能實實在在地感受到因信而來的把握,更可以在最困乏的環境得著安慰和鼓勵。信心能使我們看到環境以外的能力,使我們不僅不會為試煉所勝,更能像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一章4節說的:「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大衛經歷過試煉,並且深深體會自己所信靠的是誰。他勝過試煉,以致如今表現出大有信心。在曠野的日子,神曾讓他嘗受過許多似乎永不為人知曉的試煉,但到了此刻,這些經過試煉而生的果效便完全發揮出來。(撒上十七34-37)

  噢,弟兄姊妹請注意:這就是歷世歷代眾聖徒得勝力量的來源!當世人都不把我們放在眼內時,神仍會堅定不移地看顧。到底什麼才是我們最有力的裝備呢?就是誠心誠意地虛己,默默地背起十字架,透過隱密的操練,認識神的道路,除去一切不合神真理的空想及事物。隱密是操練信心的地方,在這媥Е艄敢悝A的仇敵吧!經過隱密的爭戰,你就能在試煉的時刻安慰及鼓勵別人。正如大衛,若非在無人的曠野學會搏殺獅子和野熊的能力,就不能在以拉谷成為唯一無懼歌利亞的戰士。

  信心的能力的秘訣

  從大衛的爭戰,可以學到大衛得力的秘訣──信心的能力。至此我們應當能夠體會保羅常常自以為愚拙的意思。保羅所矜誇的,就是自己的愚拙。他事奉的能力,包括能忍受許許多多聖徒所施加的重擔,就是因為他在主面前多有操練的緣故。同樣,大衛亦因為在神面前久經操練,因此能對掃羅說:「人都不必因非利士人膽怯。」

  「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撒上十七33)掃羅以人的角度去審視大衛及歌利亞,故此才會發出這樣的說話。從表面上看,掃羅的觀察是對的,但他卻不知道大衛已從神那媥Й|得勝的秘訣。大衛正準備把他在曠野的一些經歷告訴掃羅,這些經歷都是掃羅所不知曉的。換著是以利押,倘若他有著大衛得著能力的地方──乃是一處不可高舉自己,要事事高舉神的地方,他必定不一樣。故此在聖經堙A我們從來沒有看到大衛誇耀自己擁有擊殺獅子和野熊的本領,直到危急存亡的關頭,他才開口講述神在他身上所施行的恩典。使徒保羅不也如此嗎?哥林多後書第十二章2節:「我認得一個在基督堛漱H,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層天上去。(或在身內,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神知道。)」從這節經文看來,似乎過去十四年來,一直沒有人知道這個人曾被提到第三層天去,直到有需要為榮耀主時,保羅才講說出來。主與保羅之間有很密切的關係,只是其他人不知道而已。

  大衛的情形也是如此。有誰曉得這個小伙子曾經遭遇過什麼事呢?有誰知道他曾經有過奇妙的得勝經歷呢?有誰曉得他曾經從獅子的口中救出他的羊羔,並且能夠徒手殺死獅子和野熊呢?對於這些事情,以利押及掃羅都是一無所知的。大衛對神的信靠,頂多只有一兩個人知曉而已。(參撒上十六18)

  親愛的弟兄姊妹,若要剛強,非要在神面前有隱密的生活不可。我認為我們之所以如此軟弱,完全是因為忽略隱密生活所致。我們會很積極參與一些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奉,卻甚少把在神面前不為人見的交通及操練放在首位。

  弟兄姊妹請記住,大衛若沒有在隱密處擊殺獅子和熊的經歷,就不會有在眾目睽睽下擊殺歌利亞的力量。同樣,我們若不經過隱密的操練,在公開的事奉中就不會有能力和智慧了。

  由此我們明白「天天背十架」的意義了。有人認為自己在遇到重大的事情時,能夠背起十字架,但這種逞一時之勇,與天天背負十架、天天否定自己、天天厭棄屬世的生活卻是迥然不同的兩回事。神的眼目時常看顧我們,我們能夠時常活在神面前,實在是我們的特權,也因此,我們時刻都能有機會在祂面前背負十架,承認耶穌是主,並且否定自己。

  「大衛又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撒上十七37)大衛知道神救他脫離獅子和熊的爪與救他脫離非利士人的手一樣容易。我們多與神相交,便不會從難處的角度來衡量難處,因為任何難處在神眼中都算不得什麼。信心就是按神的大能來衡量難處,這樣,即使大山當前,也能履險如夷了。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常以為全能的神一定不屑為我們成就小事,而這往往就是我們失腳的原因了。我們不是親眼目睹好些熱心的信徒因小事而跌倒嗎?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在一切事情上憑信心倚靠神,讓神行事。亞伯拉罕可以因著神的命令,在不知去向的情況下,毅然離開本族本家。可是當他遇到困難,並且憑著自己的意思下到埃及時,他不是因此而弄出岔子了麼?信徒往往在小事上失腳。信徒一旦抉擇錯誤,便會泥足深陷!在信心的眼目下,沒有任何事情是屬於小事。信心能夠洞悉我們的軟弱,知道惟有神的大能才可以使我們勝過萬事。故此,信心從不輕看危難,因為信心深知我們的本相。同樣,信心不會因為危難而喪膽,因為信心認識神的所是。這種對於一己的軟弱以及危難的正確估計,是經過磨練而生發的信心見識。我們若按敵人的角度來衡量自己,我們將顯得何等地渺小啊!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2)若拿自己和這些惡魔比拚,我們算得上什麼?一己之力能發揮什麼作用?「據我們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據他們看我們也是如此。」(民十三33)「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弗六11)信心一方面能夠洞察我們軟弱的所在,一方面又能使我們安穩於神的大能下,肉體不認識肉體的本相,信心卻認識肉體。愈有信心的人,愈不會榮耀自己。「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十二10)(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