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默想《約伯記》-生命的成熟(五)

張得勝

  伍、成熟

  約伯的三友年邁壽高,人生經驗豐富,一連八次發言,但均無法折服約伯,因為是憑各人一己觀點,不是憑著神的觀點說話。到第九次約伯說完,他們就不再說了,辯論隨之結束。

  這時,有一位旁聽的年青人以利戶開口,對他們四人的觀點作了評論。以利戶是一位單純的人,他的言語並不愚昧,表達了神一部份的立場,說出受苦的理由。

  以利戶說:自以為義,自以為清潔無辜,這是不對的,因為人的義像污穢的衣服,無法與神的全義相比。不要因無罪受苦而心懷不平,或對神誤解。人可能達到無罪,但不一定沒有驕傲。神藉著困苦,趁著他們受壓,開通他們心靈的竅,以進入生命的寬闊。敬畏神的人受苦必不落空;我們受苦與我們的生命有益,可以飽嘗神恩典的新鮮與肥甘。

  總之,神為大,我們不能全知;神在人身上的要求比世人的要求為高,苦難過後,然後就會知道。

  以利戶說完後,末了是神說話,指出人所知之有限,不能以一己之義判定神的非義。神用時間與事實答覆苦難問題,叫人看出神作為的完全,是人的頭腦料想不到的,祂沒有留下一樣好處不給敬畏祂的人。

  厭惡自己(伯四十二5-6)

  約伯對神的認識是從列祖的遺傳而來,從風聞而來,並沒有親身的經歷。直到這一次受苦過後,對神的認識才從頭腦而變為實際,好像親眼見過神一般。(來八10、11,約壹一1、2)

  以往,約伯認為自己的生活行為,存心態度,高於世上的眾人,相當合乎神的要求了。如今,經過苦難以後,他才發現,那些自以為可誇的義,仍然是可厭棄的,一點不值得自誇。毀掉了一己之義卻換來對神親身之認識,以及對一己虛空認識,這何等值得寶貴?

  因此,約伯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為一己微小的義自厭,為一己行為聲譽自厭,為一己所倚恃的自厭。他覺得,不單是那些自義,不值誇耀;甚至連自己,都是虛空,都算不得什麼了。以往花費那麼多的口舌,為自義爭辯,是完全沒有價值的,這種自恃自榮,應該被定罪的。

  人必須先認識自己,然後方能厭棄自己,以致可以脫離自己,而羡慕神的可愛,進而投入神媕Y,消失在神堶情C然後,才能以神為可誇,倚靠神的義,不再自義自是。那時人的言談口氣會有個大轉變;不再是我的熱心,我的奉獻,我的恩賜,我的這個那個,而是──「神是一切」。至於我,不過是塵土之中的塵土,罪人之中的罪魁。今日神能用我們,肯用我們,不是由於我有一點點的好,而完全是出於神的恩典。不只心中這樣感覺,實際上原本如此。

  代禱與轉回(伯四十二10)

  在受苦問題的辯論中,三友的愚妄全然顯露,以致神的怒氣向他們發作,要按他們口舌的罪辦他們。約伯的三友獻上燔祭,神的怒氣始告消退,約伯也蒙神的悅納。

  一件很明顯的真理寫在這堙G辯論已經結束了,三友的祭物獻上了,神也悅納約伯了,然而約伯仍在受苦之中,仍未從苦境釋放出來,直到他為三友禱告,為他們向神求赦免,為他們祝福後,苦難才離開他,他就從苦境中轉回。

  記得摩西在曠野作首領時也是如此:以色列百姓抵擋他,攻擊他,藉各種問題在他身上發洩怨氣,摩西都能忍受。及至神發怒要除滅百姓,摩西卻出來代禱,攔阻神的怒氣。這些均說明生命成熟的人實在是脫離了自己,不從一己的利益榮辱,而注重全體的利益,以及神的榮辱了。

  約伯的三友雖然有罪,但約伯必須為之祈禱;求神赦免他們的愚妄,不照他們的口舌錯失定罪他們,然後,約伯才從苦境中轉回,身體恢復健康,神的賜福也加倍地賜下來。在神看來,人人均是一樣,人人均有軟弱,生命成熟的要代替別人的愚妄,擔當別人的軟弱,從心堻j免他們。尤其神的兒女們,更要彼此擔當,互相代求,如此,就完成律法。(加六2)神的心胸包括全部世人,我們要以神的心為心,幫助別人脫離苦難,同享神的賜福。將一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固然是大錯,獨自享受神的賜福也是大錯,因為世人原是從一個血統出來,原屬於一個大家庭啊。

  米利暗用口舌批評摩西,患了大痲瘋,後來雖然神的怒氣消退,宣告赦免,但仍得摩西為之禱告,痲瘋病才好了。可見生命成熟的人,不喜悅看見別人被棄絕,也不喜歡別人受害。無論是外邦罪人受報應,或主內信徒受管教,他心中的感覺總是很沉重的。這種與別人同感身受的內心成分,是從受苦來的,從破碎來的,好像神的心一樣。(民十二1-13)

  屬天與屬地

  屬天的福氣與屬地的福氣,原來是分開的,兩者不相調和;生命豐富的信徒,好似應該外體貧窮,在世一無所有。反過來,財主難進神國,肉身豐富,靈命斷難長進,這是人類墮落後的一件事實。

  然而神拯救的目的,不只恢復墮落以前,甚至超過墮落,超過創造光景,叫世人可以與神一同掌權,得到屬天屬地的豐滿。這個光景必須在生命成熟以後,脫離自己以後。(林後四16-17)

  約伯從苦境轉回,神所賜予約伯的比先前更多,他得到「加倍的祝福」。除了屬地的財產以外,他又有七個兒子,三個女兒;先前的七子三女在天上,神再為他預備以前的數目。這是指明屬天屬地的豐富,是要加給一切凡為主受苦的信徒。

  許多人常誤會屬靈人都該貧窮,一無所有,如保羅晚年之光景:赤身露體,又饑又渴,無一定的住處。一般人以為屬靈人如果富足,一定會影響靈命,妨礙清心禱告生活,這實在是十分錯誤的觀念。

  如果屬地的富裕會叫一位屬靈人墮落,靈命退後,那就表示他決非屬靈人,生命必不成熟。屬物質的富裕之未能臨到,不是神的不可能,亦非祂不願意,原因乃是今日信徒生命少有成熟者;信徒尚未能徹底的脫離己,為神掌權。如果,人仍然有一己的傾向,在屬靈事工上一直注重自己的局面,而不留意神的整個局面,那麼,他們仍然無法得到加倍的祝福。

  神樂意看到每一信徒都靈命成熟,肉身富裕。但如果肉身富裕,會影響他們靈命追求的話,那麼神寧可叫他們貧窮,以幫助他們的靈命。在神看來,生命長進是比較難的,外體的富裕卻是比較容易得到。哦,神今天何等渴望信徒能脫離自己,完全屬神,以致祂可以把加倍的祝福傾倒下來,叫眾人一同分享祂的豐富,而知道祂是豐富的神啊!約伯成熟之後之另一個標記,就是他的話語減少了,對人事物少發表自己的意見。所以他再沒有留下什麼話,像以前那麼愛爭論,愛發表了。照我們今天的經歷推測,後來的約伯是:

  一、寡言。不願意隨己意發表什麼,也不願意人知道他為神作了些什麼。

  二、虛空。對日光之下一切財產兒女以及自己,均有虛空感覺。對神卻有真實感,雖然他仍然看不見神。他擁有極多財富,但他清楚知道,這些均非屬自己,乃是屬神的,從神而來的。他有妻子,好像沒有妻子;用世物,好像不用世物。

  三、無論別人對他稱讚如何,他不感覺特別欣喜;無論別人對他論斷如何,他不感覺特別難過,他自己的悲歡憂樂,完全根據神對他的反應。

  尤其是末了一點,乃是屬神之人最可愛之處。

  【附錄】

  一、「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

  內地會創立者戴德生曾說過:「我們知道主耶穌是怎樣的結了那麼多的果子──祂不單是背祂的十字架,而且還死在十字架上。我們是否知道在這一點上和祂聯合?我們並沒有兩位基督──一位舒適的基督為舒適的基督徒,和一位受苦勞力的基督為一些特別的基督徒。我們只有一位基督。你是否願住在祂堶惘茼h結果子呢?」

  二、慕勒是近二百年來的見證人。他在六十年中不向任何人募捐,憑信心供應二千多名孤兒達六十年。

  有人問喬治慕勒他事奉的秘訣,他回答說:「有一天,我慕勒死了。」當他這樣說的時候,他向下屈身,幾乎碰到地板。他又繼續的說:「向喬治慕勒死了,向他的意見、嗜好、興趣、意志都死了。向世界的稱讚和責難死了。向我弟兄或朋友的讚美或譴責死了。從此以後,我只追求怎樣能討神的喜悅。」

  三、美國二十世紀初的聖徒,女盲人芬尼.克勞斯貝。她出生六個星期,因著一位庸醫,使她失去了視覺,她在自傳中說,我聽說,那位醫我眼睛的醫生,自從用錯了藥,使我盲眼後,一直覺得非常抱歉;不錯,這是他一生中最難過的一件事。但我現在若能遇見他,我要一直對他說:「謝謝你,謝謝你,使我眼盲……」這在醫生雖是作了一件大錯的事;但是在神那一方面,總是不會錯的。我深信這是祂的旨意,叫我一生盲眼,為要豫備我向祂多有讚美,並且鼓勵別人也要這樣。她一生寫了六千首詩歌,造就了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聖徒。在九十三歲生日時見證自己是地上最喜樂的人。

  四、「因為你們已經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堶情C」(西三3)在東印度群島有一傳道人,被請前往訪問一位將要離世的基督徒。傳道人問她有甚麼感覺。她回答說:「快樂阿!快樂阿!」她放手在聖經上說:「我有基督在這堙C」又放手在她的胸膛說:「基督也在這堙C」又指著天說:「基督也在那邊。」

  皮爾遜說:「我有一次在拜訪一個敬虔的婦人,要安慰她,因為她年老聖潔的母親才過逝不久。她微笑地對我說:『有四十年之久,我母親的心都在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