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祈禱出來的能力(二)

邦 茲

  從破碎中出來的能力

  「喬治.弗克斯有許多美德,在這一切之上,他是一個在祈禱上有優越表現的人。他有內在屬靈的涵養,靈性的重量。他的講章與行為都表現敬虔與嚴肅,他的少而意義豐富的言語,甚至常使陌生者感到驚異而欽慕,他用這些話去安慰人、勸勉人。在我所見所覺的一切事物中,最可畏、最真實、最敬虔的,就是他的祈禱。他的祈禱是一個見證,他比其他的人更認識更親近主。那些越熟識他的人,到他面前時就愈有一種最恭敬而敬畏的態度與感覺。」 ──賓威廉(William Penn)

  最優美的品德,可能因稍微的變質而產生苦果。太陽將生命給予萬物,但是日射病能使人死亡。講道能使人得生命,但是它也能促使人靈性死亡。鑰匙是在傳道人的手中,他能開也能關。

  講道是神為了靈命的孕育與成長而設立的重要工作。如果作的恰當,他的益處是不能盡述的;但是如果作得不正確,它的惡果甚至過於任何惡行為。

  如果牧人疏忽職責,或草場被毀壞,就可不費力的將羊群傷害;如果守望的士兵睡覺,或水源與食料被下毒,就可不費力的取得敵人的城池或陣地。撒但既看見傳道人身享各種神所賜的特權,並且身上擔著關係重大的各種責任,牠如果不趁機以強大的力量來破壞他的品格與講道,牠以詭詐著稱的威名便要掃地了。面對這一切的危險與仇敵,保羅所說的「誰能當得起呢?」(林後二16)是十分合適的。

  從聖靈來的能力

  保羅說:「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神,祂叫我們能承當這新約的執事,不是憑著字句,乃是憑著精意。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後三5-6)真正傳道人的工作(新約的執事)是神的手所摸過的,所賜與的能力,所完成的。神的靈帶著祂膏抹的大能與傳道人同在,聖靈的果子存在於他的心中,使他與他的信息充滿生命與能力。他的信息使人得生命,正如春天帶來生命一樣;正如復活使人得生命一樣;他的信息更能使人得熱烈豐盛的生命,如夏天所給予花卉的生命一樣;也能使人得結果子的生命,像秋天使百果成熟一樣。那能將生命給予人的傳道人,是神人,他的心時常渴慕神,他的靈時常「緊緊的跟隨」神,他的眼對於神是專注的,肉體與世界在他堶惜w經因神的能力而被釘死了,他的服事與工作像那給予生命的滔滔河水。

  出於人的講道

  促使人靈性死亡的講道,是不屬靈的講道。其講道的才能並不是由神來的,其力量與刺激乃是由較低的泉源而來的。聖靈的工作並不在講道者的身上與講章中顯明。使人死的講道,也可以發動各種的力量與作用,但是並不是屬靈的力量。它們可能與屬靈的力量相似,但僅是影子與贗品而已。它們似乎能給予生命,但僅是像臨時所加的磁力而已。使人死的講道是字句的講道,可能十分文雅得體,但仍然只是字句──乾枯、空洞、荒瘠,像糠枇一樣的字句。字句可能含有生命的種子在內,但是沒有春天的溫暖使它生長,它只是冬天的種子而已,與冬天的土地一樣僵硬,與冬天的空氣一樣冰冷,不得暖力,沒有芽蕊。

  字句的講道中不是沒有真理,但是真理自己並沒有給予生命的能力,必須有聖靈的能力來使用它,然後它才擁有神的大能。沒有被聖靈充以生命的真理,與謬理一樣的使人死。即使是純淨無雜質的真理,它只是影兒作用仍然置人於死地,其真理無異於謬理,其光亮無異於黑暗。字句的講道是沒有「恩膏」的講道,既無成熟,又無聖靈之工。它可能使人流淚,但是眼淚並不能發動神工作的機器,眼淚可能只是冰山上一絲夏天的微風,除了表面的一觸之外,別無作用。它可能造成新的感覺與熱誠,但僅是演藝人所造成的感情與演說家的熱誠而已。

  傳道人可能因他自己所發出的火花而有情緒上的激動,可能解經時口若懸河,熱心於將自己頭腦的產物傳講出來;一個教授可能仿效使徒心靈堛漱鶠B頭腦的智慧與精神的力量,可能冒充聖靈的工作。字句藉著這些輔助可能閃爍發光,很像聖靈的亮光所照耀著的一節經文,但是這樣的閃爍沒有生命,像一塊撒滿珍珠的田地沒有生命一樣。它的字句後面,氣氛後面,態度後面,動作後面,所有的是死的質素。

  傳道人堶悸瘧d阻

  那造成這種情形的基本原因,是在傳道人自己身上;他堶惆S有那能產生生命的大能力。他可能在信仰上是純正,動機是誠實的,具有熱誠與潔淨的生活,但是他「堶悸漱H」在其深秘之處尚未在神面前破碎,尚未向神投降。他內在的生命與生活,尚未成為傳達神的信息與能力的通道。仍然是自己居於心中的至聖所中,而不是神住在那堙C在他堶悸漪Y處,仍有「不傳導體」存在著,使神的電流不能通過。他內心的深處尚未感覺到他屬靈的極度破產,與絕對的無能,他尚未學會發出一種不能形容的對自己絕處的呼喊,直到神的能力與火進入他的心中,充滿他,潔淨他,加力量給他。那有毒的「重視自己」與「依靠自己」,侵佔並污穢了那應該歸神為聖的心殿。

  傳道人必須付上重大代價才能獲得那能給予生命的講道:治死自己,以死對世界,以及心靈經歷生產之苦。只有經過十字架的講道才能使人得生命;只有已經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傳道人,才能傳使人與主同釘的信息。(續)

摘自:《祈禱出來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