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從瑪拉到以琳(一)

盛足風

  【盛足風(1914 ~ 2005) 浙江省基督教名牧,服務寧波教會長達六十九年之久。】

  「到了瑪拉,不能喝那堛漱禲A因為水苦,……他(摩西)把樹丟在水堙A水就變甜了。……他們到了以琳,在那埵酗Q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他們就在那堛漱藽鉿w營。」(出十五23-27)

  這段《聖經》所記的歷史,幫助我們明白一件重要的事,包含極重要的真理,那就是:信神的人,受神引導而生活的人,有時也要經歷苦難和憂患。這是神智慧的表現。苦難是「神學院」,或者是某種程度的「訓練營」,其中的滋味是又苦又甜的。如果正確對待,它要變為我們最好的屬靈產業。那埵雩t靈湧流的活水,有屬天生命的光彩。

  讀了這段經文,再讀完本篇專題見證,你就會看見瑪拉和以琳兩個地名包含的屬靈意義是什麼,而且又會領悟其中意義的某種深度和廣度。

  我把以上簡單的話作為本篇專文的引言,求主賜恩給讀者。

   在我一生中,受苦時間最久,蒙主恩典最大,受主感動最深,得到益處最多的,要算年輕的時候,身受大病折磨,終得奇妙醫治的那件大事了。

  【註一:「從瑪拉到以琳」,是每位走天路信徒必經歷程,「患難」是信心成長、生命成熟之過程。(羅五3)其中包括:認識主復活大能、信心生活、管教及屬靈爭戰等。】

  (一)兇信突然來到

  1943年初,寧波淪陷日軍之手已到第四個年頭。我的工廠開明講堂已被日軍佔用,我被迫另找房子,繼續工作。

  到了那年夏天,我發覺自己極易疲勞,還有一些咳嗽。經醫院檢查透視,發現左右兩肺都有了病變,肋膜也積水。當時,為我檢查的是丁立成醫師,是華美醫院院長。他對於內科、肺科造詣很高。他對我說:「請先休息三個月再來檢查。」

  這個突如其來的兇信如同天空的黑雲加霹靂,震動了我的家庭,也驚動了我所屬的教會。時值抗戰,各方面艱苦,同工又在減少之中。這個兇信實在不是小事。對開明講堂來說,影響尤為直接。原來的堂舍已被強大的敵對勢力占去,今天牧養人員又病倒,大家心頭之沉重可想而知了。
那年正值我虛齡三十歲,是1943年。

  (二)祈禱抗癆、頑強戰鬥

  正值我在休養的三個月的日子堙A一位原我所認識的年長同工汪兆翔牧師從上海來到寧波伯特利教會擔任培靈會講師,一天,他來到南大路福善里,在我的住所看望我,並為我禱告。從那天禱告之後,我的病體果然一天比一天好轉,不久我就開始工作了。然而,我活動得太早了。過了不久的日子,我再次病倒,而且病情大大惡化了。再次檢查證明,我左右兩個肺葉的三分之一,都嚴重地病變了。我臥病在床,自怨自艾,自歎自責……。

  沒過多少個月,我的肺病迅速發展,連喉頭部分也感染了病菌,導致了失音,而且每天有不正常的體溫。我已不能起來自理三餐膳食,需要我的家屬餵我進食了。

  哎喲,我有禍了,我竟落到這個地步!教會怎麼辦?家庭怎麼辦?前途將如何?平時,我有一個信念,一個屬主的人遭遇重大的事,除了常識方面的原因之外,還會有靈性方面的意義和原因。根據這個信念,我就切切地禱告起來。我要求明白神的旨意如何?要求主使我清楚,並給我拯救和醫治。

  嚴重的肺病和肋膜炎,又加上喉頭結核,已成為不治之症。這是當時的醫學知識所告訴,所判斷的。醫生不說,我自己也明白。除了神用大能施行奇妙醫治之外,我已別無生路了。「死亡」如同一隻吼叫著的獅子,站立在我面前,等候著要把我吞下去。

  我禱告著:「我所信的主啊!我竟然得了這種致死的病,這是為什麼呢?你的慈愛,我完全相信。然而這麼大的災禍臨到我,應當如何解釋呢?求你親自照亮,打開我的眼睛!」

  我又禱告說:「我的神啊,我不應當死,我甚至也不願意死。我這麼年輕就悲慘地死去,於你何榮?於我何益?……」

  我還對主這麼說:「神啊,我平時站在講臺上為你作見證,見證你是又真又活,大能大力的神;又見證你是治病救人,叫死人復活的救主;今天我自己得了病就死了嗎?我的死亡還能榮耀你嗎?還能證明你的大能和復活嗎?……求你不要讓我羞愧,免得我使你羞愧!!!……」

  我又禱告:「我的主啊,為了你的大名,我不能死;為了我的心願,我不能死;為了我這個家庭,我不能死!我要同死亡的勢力戰鬥,直到我看見你的大能和你的榮耀……。」

  在我長期的疾病和祈禱中,我感到有無窮的感想和說不完的話要同神說。「我父啊,你豈不認識我嗎?我以傳揚福音為心志,也以此為喜樂。但是我竟然病到如此地步!對於福音,對於你的真道,我還沒有傳好,沒有傳夠,沒有傳足。我的心不滿足。我就這樣死去嗎?這樣的死,很不舒服;這樣的死,難以瞑目……。」

  「我聽到過,也領會了關於『生命吞滅死亡』的真理。我何等盼望能夠因著信心和禱告,看到主的生命在我身上吞滅死亡。然而,主啊,我的信心夠得上嗎?我信不足,求主幫助!」

  我回想,在已往的年代堙A神如何看顧我,恩待我,又扶助我的軟弱。我數算,主在我蒙召的事上,在我婚姻的事上,又在我工作的日子堙A如何垂聽我的禱告。我特別記住一年以前在十分艱苦的時刻,主如何深深地激勵我,這些往事證明了主對我的愛護和教育,也證明了主對我的造就和盼望。往事證恩典,恩典生鼓勵,鼓勵出力量。

  我又想起了經上的話:主說,「……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一17-18)我對自己說:「死亡的權柄鑰匙既然在主手中,我又為什麼擔心、失望呢?為什麼不繼續不停地專心專意,一心一意,全心全意地禱告和戰鬥呢?」就這樣,我切切地禱告主,不斷地向主傾心吐意,又不斷地同死亡戰鬥。我也知道有很多同工和信徒在為我切切地禱告著。

  當我還能坐著執筆時,我寫了一首短詩,貼在床邊的板壁上,藉此自己策勵自己。詩句是這樣的:

  信心不停止,耶穌是近。
  信心不停止,無事可畏驚!
  信心不停止,此路最「妙」。
  信心在夜堙A如在白晝。

  在病中,《聖經》堛爾僈y和詩歌堛犖q詞,都極大地幫助了我,加給我信心、力量和勇氣。

  一次靈糧佈道會的趙世光牧師從上海往浙江寧海教會講道,途經寧波,在柯恩聲弟兄陪同下來到南大路福善里開明講堂看望我的病體。他見我已經失音,不免吃驚。後來他看到我貼在牆壁上的那首《信心不停止》的詩,沉思片刻,為我獻上代禱,……祈禱完畢時,他說出一句話:「主還要用你!」

  另一次,華東神學院教務長林道亮牧師從杭州來到寧波孝聞巷基督堂講道數天。某天晚上也來看望我的病體。那是我們的初次見面。略略交談後,為我病體祈禱。當他與我告別走出門外後,忽又轉回到我的病室,說道:「我覺得失去了一件應當作的事,我要用主教導的禱告話語再禱告一次。」我望著他,敬虔地跪在地上,在我床邊,一句一句地祈禱。當他說到「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那一句話時,我感覺到那句話有特別的分量和力量。他起來再與我道別,特別留下一句話:「主是有權柄的主!」我心中明白,他是指主有權柄能醫治我病體說的。

  以上兩位是主所重用的優秀福音使者。他們的來到和代禱又贈言對我是安慰,也是力量。寧波本地同工同道給我的關切和愛護,那就更不用說了。

  在同死亡戰鬥的過程中,就人一方面說:至誠的祈禱,有力的詩歌,主內肢體的關懷,這三方面如同「三股合成的繩子」,成了我戰勝「死敵」的因素所在。

  【註二:「因疾病面臨死亡」,經歷復活升天耶穌基督的啟示、顯現,及屬靈聖徒幫助。】

  (三)艱苦抗戰,神賜預示

  苦難是深重的,禱告是誠懇的,有時甚至是悽楚悲壯的。

  一天下午,老母特特來到我的床邊。因為那些日子,我的病勢加劇。我似乎感覺到死亡就在我的身邊了,我在地上的日子只有幾天了。老母親在我床邊跪下禱告。在她的禱告中有幾句話特別悽楚悲悒。她說:「我天上的父啊!如果我兒子的疾病得不到你的醫治,如果你不用大能使他好起來,我如何能夠回到本鄉本土去呢?他們豈不要在心婸﹛G『你把你的獨生兒子獻給神,神卻叫你悲悲慘慘,孤孤單單地回歸本鄉來……。』」

  老母的禱告大大地感動了我,我的眼淚如同泉水一樣地湧出來。我對神說:「我的神啊!我不能死啊!」我舉起了疲倦的手,托出了我悲愴的心,在神面前深深地哭泣、祈禱,……那時,母親已經離開我的病室。我的悲痛眼淚和聖靈的感動力,在此時此刻好似充滿了我的居所……。

  到了夜間,神說話了:我看見自己坐在一隻小小帆船堙A在海面上航行,海上微風無浪,航行十分平穩,環視海景,優美可愛,心情舒暢。突然,暴風來到,我的小帆船被風力抓住,敵不過風,它立時在海面上打轉,一下子,小船傾覆了!我自知不會游泳,但仍然不住掙扎,可是一點沒有效果。我下沉了,自知必死無疑。正在絕望時刻,忽然有一隻大手將我抓住,把我輕鬆地從海中提到了陸地上。當我正在驚喜所遇到的事情時,發現自己的衣服上有不乾淨的泥沙。於是我來到溪河中洗滌自己。我醒了,知道是個有意義有教訓的異夢。我自省,漸漸明白,我看為無可厚非的事,合人間常理的事,在神的要求中卻被看作「泥沙」,在我的衣服上算作不潔。

  過了一些日子,主又給我看一幅畫景:

  我看見,我坐在自己的住宅堙C忽然發現,屋宇的大柱子突然間在近半腰部位斷裂開來了。我目睹危狀,就立即奔過去抱住那屋柱,意思是要頂住屋頂,不讓它塌下來。正當我感到萬分吃重,無力支持之時,那屋柱忽然被一種奇妙的力量醫好了,接好了,裂縫也消失了,屋頂也沒有塌下來。夢到這堙A醒過來了。

  再過一段時間,又在一個夜堙A神第三次給我安慰的信息,預示我大病會好,戰鬥會勝。

  我看見自己帶著一家人,同登一座高山,將近半山腰時,突然看見山頂的遠處,站著一頭非常強大的獅子,頸毛濃厚,眼目如電燈泡,形狀十分可怕。我一看,大聲驚叫,那頭獅子就立刻向我撲過來,將我撲倒在山坡上。我看自己沒有希望了,囑咐妻子和孩子快快逃避。我自己卻不自量力,和那頭雄獅搏鬥起來。那時,獅子的一雙前腳掌已經壓在我的胸臂上,要咬我的頭部。我用兩手緊緊抓住它的兩隻前腳,掙扎著要翻過身來,要把牠打倒。然而,我怎能和牠對敵呢?我哪埵陶o個力氣呢?我用盡了全身的力量,我完全失望了!但是,忽然間,我又得了奇妙莫名的力量,突然翻身而起,將那頭獅子騎在自己胯下。我一手抓住它的頭毛,一手握成拳頭,全力猛打獅子的背部。那時,獅子大聲怒吼;我則大呼「哈利路亞!哈利路亞!!哈利路亞!!!」正當我大大奮興,大大快樂時,我的異夢結束了。

  以上三個異夢把事情描寫得如此清楚明白,幾乎不需要解釋,就可以明白主的意思和應許。

  「我慈愛的神啊!感謝你的大憐憫,大奇妙,你已經垂聽了我的禱告,應許醫治我。我將從『大海』中被救上來。我又如『斷裂的大屋柱』蒙你治癒。我又將從你得到奇妙的力量打敗撒但,就是那『吼叫的獅子』。我明白疾病的意義和結局,我感謝你……。」

  我不斷地自省、自潔、求聖。這個心情貫穿在我休養的全過程之中。

  神的心意已經清楚,我不會死,而且要在祈禱抗癆的戰鬥中取得勝利。但是,很稀奇,我的病情仍舊未見好轉,而且發熱不止,這情況對我說來是一件又寂寞又焦慮的事。

  於是,我改變禱告的口氣:「我主我父啊,你已經用口應許,現在求你用手作工,使你所應許的話(異夢或稱腦中的異象)轉化為力量,轉化為醫治,轉化為事實。」不久,神動手了,熱度退走了。此後,我感覺得到,我的病體如同一隻螞蟻在長途中慢慢地步行,慢慢地向前移動,走向那我所盼望的美好目標。

  在那些艱苦的歲月堙A物價飛漲,擔子沉重。我需要同疾病鬥,同貧窮鬥,同焦慮和自己小信鬥。

  時光似乎過得特別緩慢,度日如月,度月如年。神分配給我的功課是多門的,是不容易學的。這些功課又不是我自己選修的,而是神放在我面前的必修課程。倚靠主的同在和力量,我艱苦地抵抗,長期地摔跤。許多的艱難、困苦、刺激、不安,幾乎是我沒法說的,沒法寫的。

  1945年9月時,日本侵略者無條件投降的大好消息傳進我的病室(寧波南大路福善里)。那時,我已經能夠起床了,能在樓上樓下緩步行走了。抗戰勝利的佳音使我奮興,我拿起一隻銅面盆,從樓上到樓下,敲敲打打,慶賀八年艱苦抗戰的偉大勝利,預祝祖國的新生和光明。

  祖國傳喜信,人心大感奮。但是看看自己的病體,雖然進步了不少,卻仍然是軟弱的,喉音仍然是嘶啞的,而且嘶聲說話稍多,又會引起發熱。我的戰鬥尚未結束,我的勝利尚未來臨。

  【註三:「異夢」的啟示,顯示在特殊患難中,靈堛滷狴隉C如同保羅在傳道過程中幾次的經歷。】

  (四)同貧窮交戰

  在長期患病的時間堙A生活的貧窮艱難沒有離開我,天父的慈愛看顧也沒有離開我。我常常經歷囊中如洗,連購買柴米油鹽和小菜也常發生難處。然而,我又應當說,每一次幾乎都在最好最巧的時刻得到意外的供給。

  有一次,家堛漱H已經有一二天不為我這個病人買小菜了。他們自己的情況更是可想而知。我同妻子商量說:「我的這只結婚戒指決心變賣,你的一只暫且保留下來……。」彼此同意,決定進行。那天,我為這件事去禱告主,感到心酸,有捨不得變賣之情,我說:「主啊,可不可以免於變賣呢?」安靜數次,都無回話,也無新的感動。我見主不給我新的感動,就對主說:「你不回答,又無感動,我就不賣了,決心挺下去。」

  第二天,情況更為緊迫,而且發覺夜間已落過一場特大的雪花,滿街滿弄都是深厚的雪層。天寒地凍,行人稀少。天亮以後,這場鵝毛大雪還在繼續。雙眼望出窗外,天地皆白。心媟Q:誰能在這樣的寒冷雪天來作雪中送炭的事呢?以為今天一定得準備忍寒忍饑了。正當這麼思想時,樓下傳出了有人叩大門的響聲,一位意想不到的人,一位別教會的同工進了大門,一口氣直奔到我樓上的病室,對我說:「我熬不住了,主一定要我冒雪送來,我就來了。這埵釣Ч是主為你預備的。」說完話,她就去了。我聽到她說「我熬不住了」四個字的時候,我暗暗地想:「主啊,我也熬不住了!」真的,真的,真的,如果今天主不為我預備所需用的錢鈔,我還能熬幾天呢?!一場虛驚,安然度過。

  不論是弟兄,是姐妹,或是同工,不論是近處的,遠處的,主都打發他們。他們成了神所打發的「烏鴉」。為我和我的家叼食物來。我似乎窮得厲害,然而我又是富足的。在憂患的日子堙A神自己成了我的產業。神沒有讓我在煎熬之中失去作他僕人的光彩。直到病癒,直到今天,神沒有讓我欠過一元錢,一角錢,一分錢的債。

  【註四:「同貧窮交戰」,每位走天路信徒,在生活中必須學習認識主耶穌基督是我們生活供應的依靠和來源,不只是憑信心的傳道人所學習的。(太六)】

  (五)與撒但交戰

  在我病勢沉重的日子堙A常識對我說:「沒有希望了!」因為十癆九死,何況又患喉頭結核。理智對我說:「沒有希望了!」因為我受貧窮包圍而所患的卻是富貴病。此外,我還有老幼待養。科學也對我說:「沒有希望了!」因為當時的科學水準對於這一絕症還沒有治療的辦法。

  正當我為自己的疾病憂傷不安之時,撒但魔鬼也不放過機會,牠利用一節《聖經》對我說話,又替我說話。「你(神)把我拾起來,又把我摔下去,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詩一○二10-11)這幾句經文描寫一個肺病患者漸漸走向死亡,何其切合!我以為這是主給我的一節經文,我真的感到又失望又痛苦!

  再有一次,我在夢中背誦《約伯記》第十四章第1、2節:「人為婦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難;出來如花,又被割下,飛去如影,不能存留。」

  以上種種使我對自己失去了希望,增加了傷痛。但是,另外一種感動力卻在我堶接o揮作用,幫助我振作心靈,誠切祈禱,奮力抓住神。等到後來,神自己直接的異夢和話語一而再,再而三地臨到我時,我才看明什麼是從撒但來的,什麼是從神自己來的,什麼是人自己的小聰明在擾亂自己。

  在一般的情況下,常識的指導和理性的判斷可以反映真理的實際。科學更是我應當看重的老師。然而,在更高更大的真理面前,當神自己直接對著某個人、某件事說話的時候,那麼,人的理智、常識和科學,就要在這件特定的事上,把判斷讓位給神自己了。因此,當神的靈感明明白白地把神的言語向人彰顯時,我所信的就不再是自己的頭腦,而是神自己的啟示、判斷、應許或預言。其他的東西跑進我的頭腦中來,只能看作撒但的迷亂和干擾,或是自作聰明而已。

  關於這一點,下面再要論述。

  (六)如何分辨神的啟示和撒但的欺騙

  說了上面所記的事情以後,一個緊迫的問題產生了:如何分辨神啟示的話語和撒但所施加的欺騙和干擾呢?二者有什麼特點呢?二者的工作方法有哪些區別呢?對於一個愛慕真理的人,對於有心跟從主的人,對於那些服事主又帶領羊群的人,這個問題不可以不問,也不應當任憑自己模糊不清。

  就性質說,神所說的是慈父般的話語;撒但所說的是仇敵式的話語。神所說的是信實的話語,前後一致,最後又為事實所印證;撒但所說的是虛謊的話語,前後矛盾、錯亂,最後也無事實可憑。神說話,具有長久的感動力,而且往往多次感動,使人能夠明白;撒但說話,不是感動,而是矇蔽、迷惑、干擾、欺騙,而牠的騙術又往往露出破綻,能被謹慎的人所識破。

  就特點而說,當人平安順當之時,神吩咐人虛心、謹慎;當人受苦遭難時,神說話安慰,給人以希望,指出應當如何對待所受之苦;如果需要責備,也必帶著為父的心腸。撒但說話就不是這樣,當人平安穩當時,教人痲痹大意,誘人入罪;當人遭難受苦之時,就把灰心失望的念頭塞進人心,並且往往從中挑撥人和神的關係,誘人更加遠離神、遠離正路,傾向邪惡。神說話,要人追求聖潔,遠離邪污,心中平安,擺脫煩擾。撒但說話,則是要人輕看真理,輕看聖潔,從人心中奪去平安喜樂,甚至動搖人的信心,奪走人的信心。

  就二者說話和工作的方式、方法說,神在人的心中描繪光明的前景;撒但在人心中畫出黑暗可怕的圖像。神作工,鼓勵人奮發向前;撒但作工,則使人灰心、失望,以此誘使人直接或間接地走向自我毀滅。神說話是按時分糧、對症發藥;撒但說話,則以「石頭當餅」,擾亂搗蛋,亂開藥方。當人悔改時,神賜赦免、安慰、盼望;撒但的方法則是先設法攔阻人悔改,當攔阻無效時,則不讓人受安慰,甚至製造謊言,叫人不信赦免,不受安慰,不信應許,不見光明。神作工、神說話、神感動,引人走向真理、走向永生;撒但說話作工,則誘人走向錯謬、走向敗壞,進入死亡。

  【註五:「與撒但爭戰」與「防備撒但欺騙」,是屬靈爭戰必經歷的,也是走天路信徒的歷程,他的經歷最能解釋聖經真理。】

  (七)愛得「一塌糊塗」

  在我患病之前大約兩個月左右,一位比我年長的姐妹在教會的安排下,來到開明講堂作我的同工。這個老年同工雖然年紀較大,文化較差,但是智慧、大方、開朗、有見識,同主的關係也好,在禱告上有經驗。她的優點使我欽佩。她到開明講堂來是出於主的美好、智慧的旨意。這,我到後來就看得十分清楚了。

  我作為開明講堂的主要負責人,忽然病倒,而且病得如此沉重,這對她說來是件很大的難事,在戰爭的年代堙A尤其如此。但是,她對於主日工作的安排,平時的探望信徒,都做得很好,我患病對於她,何等不方便,但是她完全沒有意見,更無怨言;反之,她對我卻是多方安慰,對我家屬也是多方同情、相慰、相助。我不能不紀念她的優點和貢獻。這位同工──呂行方女士在我病中靜靜觀察各方的動態:別堂同工如何?本堂信徒如何?他們對於我在病中的想法和態度,她都默默留意,放在心中。她也觀察我平時的朋友此時此刻對我的關係如何、態度如何?她又注意我病情的變化和我生活上蒙主看顧的種種事實……。有一天,她深有感觸地對我說:「盛牧師,我看主真是愛你,愛得『一塌糊塗』啊!愛得來用話也說不清啊!……」

  我深深地感覺到我的同工所說的是何等的實在。主愛護我、帶領我、攙扶我、造就我、磨煉我、雕刻我。在一次非常為難的事情上,神甚至做給我看:神是站出來保衛我的。

  在主豐滿的恩典堙A我經過漫長的死蔭幽谷;在我敵人面前,祂為我擺設筵席。

  【註六:愛得「一塌糊塗」,屬靈信徒對患難中的肢體,是像神所差來的使者,他們像神家中的父老照顧家中的兒女一樣。】

  (八)復堂培靈大會

  到1945年10月,我的體力已有明顯的進步。日本佔領軍撤離開明講堂,我帶著家眷重新回到那堙A並親自主持禮拜堂的修理工程。開明講堂一恢復,禮拜的人數就激增起來了。到11月下旬,我們舉辦了一次為慶祝復堂而安排的培靈佈道大會。上海教會靈糧堂的金罕牧師擔任講師。聖靈在那次聚會中做了善工。悔改的、復興的為數不少。教會增添了生命力,出現了蓬勃的氣象。我自己也得了不少益處,心中如同加了油。當時,我滿心以為神要在那次聚會中開放我的喉音。然而,我想錯了,神沒有這樣作。我仍舊只能以嘶啞的喉音說話,說話以後,還會引起發燒。

  到1946年元旦那天,培靈會之後所醞釀的「寧波基督徒青年團契」成立,專以靈修服務為宗旨。青年信徒表現得熱情活躍,為主的教會獻出了力量。

  (九)新的引導、新的恩典

  到1946年春天,我的健康狀況、身體力量又前進了一大步,經醫院檢查,兩肺已完全正常了。

  但是,我喉部的疾病卻不見好轉。我仍然不能如正常的人那樣的發音、說話。

  教會的機會、工作的趨勢,正在如日初升,我卻仍然未能工作。我豈能長期作不說話的牧師呢?我開始了新的想法,打算放下開明講堂到自己的本鄉去專心養病。然而,如果是這麼辦,這又意味著什麼呢?是表明神不再用我傳揚祂寶貴的真理嗎?是神打算不用我作祂的僕人嗎?一想到這堙A我的心就沉重起來,羞愧起來,又痛苦起來。

  於是,我又開始為這個大問題專心一意地禱告。我禱告的內容集中在三個問題上:

  1、我打算遷移到本鄉本土去,在石浦、鶴浦一帶專心休養,這符合神的心意嗎?
  2、我的喉音還能開放嗎?
  3、我以後還能做教會的工作嗎?

  我感覺到前面的路十分難走。這一步路關係到我生活供應的來源;關係到身體健康的變化;關係到我前途的禍福、成敗、榮辱。

  我不能隨便開步,堅決要求主給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答覆和指引。

  禱告到那一年──1946年的4月8日,正當我安靜的時刻,神的答覆來到了。耶和華神的話臨到我,說:「後來我必勸導她,領她到曠野(答覆我的第一問題);對她說安慰的話(針對我內心的需要)。她從那堨X來,我必賜她葡萄園(答覆我的第三問題),……她必在那媕麥n(或作「歌唱」)(答覆我的第二個問題),與幼年的日子一樣,與從埃及地上來的時候相同(歡呼快樂、得脫重軛)。」請讀《何西阿書》二章14-15節。

  神一開口說話,這三個大問題就立刻變得一清二楚了。哈利路亞!我快樂極了!我立刻走到樓下,進入廚房,將我所得的啟示告訴妻子。之後,我也將這個佳音告訴幾位主內好友,讓他們同受安慰。

  到6月間,各方面都已準備定妥,神又巧妙地為我安排了兩隻能夠航行海面的木帆船。這兩條船巧妙地、自動地從我本鄉開到寧波。於是用一隻船裝載我的傢俱行李,另一隻讓我一家人安排鋪位,得以安睡。就這樣,我和妻子並第三、第四個女孩(丹水和鄞水)在大胞姐陪伴之下與寧波告別,與弟兄姐妹告別。幾個青年弟兄還流出了惜別之淚。我自己也覺百感交集,……感情是一件奇妙的東西,我雖明知自己行在神的旨意之中,然而此時此刻仍舊情不自禁,湧流無法形容的淚水,……工作了八年半的開明講堂,我就這樣地離開了。

  (十)曠野中的訓慰

  到達石浦以後,在橫塘街租到了一間樓屋,開始過一種和以前頗不相同的生活。根據主的話,我稱之為「曠野生活」又稱之為「曠野神學院」。

  石浦是一個濱海的集鎮,大約有二萬人口,鎮上有一所禮拜堂和一所教會開辦的斐迪小學。雖然沒有教會醫院,但有主內弟兄史悠揚先生和她的母親並她的弟弟妹妹四人組合的一個診所,在當地很受重視。這個診所就是本書上文提到過的那位史致和老人家所傳下來的,名稱是「保康醫院」。

  我已經來到「曠野」了,決心以這個「曠野」為我的神學院,進一步學習神所要我學的新功課,並接受神應許過的「安慰話」。我等候神所發出的訓慰。不久之後,訓慰果然臨到。今擇要回憶,記之於下。

  1、讀經、祈禱、安靜靈修、補讀一些其他的書籍,這些都成了我每日的必修課。我備了筆記本,將心得體會記錄下來。這成了我曠野生活的一種快樂。

  2、「……神的誠實,是大小的盾牌。」(詩九十一4)

  「你要踹在獅子和虺蛇的身上,踐踏少壯獅子和大蛇。」(詩九十一13)
神的話說得真巧妙。神豈不是對我說過,要我和獅子搏鬥嗎?神不是又讓我看到,我可以戰勝牠嗎?今天,神又給我《詩篇》第九十一篇這些話,為要進一步堅定我的信心和認識。

  3、「耶和華的工作何其大!」祂培養一個人真是不惜工本呀!誰能全知神的工程?誰能測透神的心思?誰能出來作神的謀士呢?哦,誰也不能!

  4、我曾數次渡過十八里的海面來到我的出生之地鶴浦二村。那堣]有一個教會,並有我的大胞姐和二胞姐在那堜~住。我到那邊去,在河邊釣魚、曬太陽,接受神在大自然堜狺懇o的恩典和教導。在釣魚中,可以得到很多的靈訓。

  5、某天,在我舅父母住宅後面的內河堙A在一小時內,我竟然釣上了60條左右的鯽魚,我的喜樂之情,讀者可想而知了。

  某天清晨,我坐在禾田旁邊讀經默想。在讀《荒漠甘泉》時,內中有一段話,對我有很好很巧的安慰,「主耶穌將一個耳聾舌結的人領到一邊,對他說:『以法大,開了罷!』那病人立刻得了醫治,說話也清楚了。」我想,我也是一個舌結的人,說話嘶啞不清。如今,主也把我領到一邊來了。我也在等候主說:「以法大,開了罷!」

  6、保羅被囚在羅馬政府的監獄堙A但是在他所寫的書信中,他卻自稱為「耶和華的囚犯」。他所看的不是人,不是羅馬政府,而是神自己。他承認自己是經過神美意的許可才成為「囚犯」的。所以他樂意說自己是「神的囚犯」。他在監獄堨X來以後,將得到一個新的講臺(這是靈修書中某段話的大意)。

  我的病體也像一個囚犯,沒有行動和工作的自由。就常話說,我是細菌所囚禁的囚犯;就靈意說,我也是神所封鎖的「囚犯」。等到從「曠野」出來以後,也將得到一個新的講臺,新的見證。

  7、在曠野堙A我的經濟條件改變了。我捨不得用錢,小菜吃得苦了點,身體變得瘦了點。我感到有幾分擔憂,就為此禱告主,求問主,我當怎麼辦?我應當學但以理吃清菜淡飯呢,還是學習以利亞在曠野吃肉吃餅呢?禱告多了,心奡N明亮了,主要我學以利亞,在我的「曠野」也要吃肉。於是,我就將身邊不多的錢交給妻子,買肉來,烤了吃。我這樣做了,心奡N快樂起來。用完錢,「烏鴉」也就到了。

  我的「烏鴉」往往是從寧波「飛來」的。到後來,石浦的「烏鴉」也出動了。這些遠近的「烏鴉」都被神打發,為我叼魚叼肉來。

  我來到神所要我來的「曠野」,我遵命而行,神就為我負責所需要的。這一經歷完全符合神的真理。

  8、一天,是一個禮拜天。當禮拜完畢時,一個我所不認識的老年女信徒對我說了件稀奇的事。她說:「不久之前,我在異夢中見到一隻輪船從寧波駛到石浦港來修理,說是輪船的汽笛壞了,不能發聲了,來到石浦修一修。我心婸﹛G『為什麼不在寧波大地方修,反到石浦小地方修呢?』但是,過了一會,汽笛果然修好了,而且發音洪亮。我又問說:『這只輪船是誰家所有的啊?』有人回答說:『是盛家的!』」

  這位老信徒的話說得巧妙,感動我心,證明神作工的奇妙。神對我說話,神也對她說話。二人素不相識,神卻巧妙安排。神所給的異夢造就她,也造就我。異夢的內容不一樣,但意義一致,應許一致,來源也一致,出於同一位奇妙的主。

  9、有一次,我六歲的獨生兒子明山患上了咳嗽,受到了兇狠的折磨,十分可憐。我的心被大大刺痛了。一天夜堙A我感到悲痛不安,反復思想,不能入睡。我擔心自己的病菌傳染給孩子了,我在床上思想如同海浪翻騰。

  人生為什麼有這麼多的苦難?為什麼要有宇宙?為什麼要有人類?有了宇宙和人類,為什麼又要有我?有了我,又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憂患臨到我?如果沒有我,也沒有廣大的人類,宇宙將怎樣?局面將如何?如果沒有宇宙,局面又將如何?神啊,恕我狂想,如果連你也沒有,那又是一種怎樣的局面?……我的思想好似插上了翅膀,在廣大的宇宙太空繞行了許多圈子……喔,創造是謎!宇宙是謎!人類是謎!苦難也是謎!在這許多難懂的謎中,我迷了。我好比挪亞方舟的鴿子,一飛出方舟,只見海闊天空,汪洋一片,找不到落腳之處。只有飛回主人的方舟,才有了安身之所。

  我終於看見,在一連串的難題中,自己陷入了愚昧和黑暗,無處「落腳」,無處安身,更無法安息。只有回到我的方舟,回到我的基地,投入我天父的懷抱,承認自己的渺小和無知,我的心身才重新有了最溫暖的安息處所。

  我的神偉大,祂的智慧無法測度;祂的作為不能全知。誰能用手心量大海?用虎口量蒼天?用秤秤山嶺?用天平平岡陵?誰能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祂的謀士呢?……我唯有回到祂智慧的話語堙A才看見自己脫出幽暗,重返光明。

  神啊!讓我知道自己「不過是人」!阿門!又阿門!

  10、我住在「曠野」已有五個月出零了,感到寂寞。一天,心中出現四個字:「在祂手中」。我領悟,我這個人是「在祂手中」;我的病痛和病菌也「在祂手中」;我的生活供應又「在祂手中」。今天要知道,我在曠野養病的時日有多少,或長或短也都「在祂手中」。既這樣我還為何寂寞呢?我當「在祂手中」安息。

  (十一)奇妙大靈力

  1946年11月下旬,石浦教會將舉行七天培靈聚會,已請上海金罕牧師為主講牧師。11月26日夜飯已畢,天色還未完全暗下來。我走到樓上,斜躺在床上休息,默默地禱告著。我又在思想:此刻金罕牧師所乘的輪船正在海面上航行,今夜就可到達石浦。明天起將有一個禮拜之久的培靈會,……接著,我又轉向神,默禱說:「父啊,你若願意,就請在這次培靈會中醫治我。然而,父啊,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如果我的願望不對,仍是出於肉體的急躁;那麼,我仍舊願意等候三年、五年,我要在你的旨意媕R候你所應許的醫治。我樂意順服你……。」想不到此時此刻,一個強有力的意思進入我堶掩﹛G「起來禱告!」我立即從床上起來,跪在床邊禱告。禱告一開始,一陣熱淚如同泉湧一般噴發出來,我用嘶啞的聲音禱告。還不到二分鐘或者不到三分鐘,突然之間有一股強的力量從上澆灌下來,立時又進入我的心中,就在這一?那間,我的喉部發生鬆開的感覺,就大聲吼發出讚美的聲音:「哈利路亞!哈利路亞!哈利路亞!」並用奇異的語言稱頌神的大作為。起先所說的是我悟性所不明白的。說了一陣之後,又說出我自己能懂的方言來,接下去就是靈唱歌,靈踴躍,靈預言,又對四面圍攏來的人(他們對突然發生的事態驚呆了)說勸勉的話,對一個患病的老人說安慰預示的話……。當時,我的頭腦和心靈都處於又清醒、又喜樂、又奮興的狀態中……。

  當時的情景是令人驚奇難忘的。鄰居對這個突然的大變化無不驚奇。一個一直聲音嘶啞的人,一下子得到醫治,大聲讚美、歌唱,又說人們不懂的語言;因而他們被神的大作為感動了,大大的被感動了。

  用《撒母耳記上》十六章20節的話來說,這叫作「受靈感說話」;用牧人大衛的話來說,就是「主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詩二十三5)用主耶穌的話來說,就是「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七38)用使徒保羅的話來說,就是「聖靈厚厚澆灌在我們身上的」。(多三6)

  就這樣,在短短的二三分鐘之內,我的不治之病,喉頭結核,在聖靈大能的拯救之下被治好了。

  過去的三大異夢,此時全部應驗了。《何西阿書》第二章所記的「在曠野發聲歌唱」,應驗了。「以法大,開了罷」,這個在「曠野神學院」堜珣o的訓慰實現了。石浦那位老年女徒所說的「輪船的汽笛在石浦修好,而且聲音洪亮」,也巧妙地應驗了。

  保羅所說:「我信神祂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徒二十七25)這是使徒從靈感和經驗中得出來的話,在現代人的身上仍然一樣有效。神就是一位信實無謊言的神。只要祂說話了,就沒有一句是不帶著能力和功效的。

  哈利路亞!奇妙大慈愛!奇妙大能力!(續)

摘自:《訴說主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