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六)

(法)聖.伯納德原著(美)伯納德.班雷翻譯

  第十三講

  河中與井中的水實際上系來自大海,同樣,基督便是仁慈與啟發的源頭。祂給予我們好好生活以及正確選擇的能力,祂也改進了我們的思維,以及與人溝通的能力。「所積蓄的一切智慧知識,都在祂堶授繭菕v,(西二3)所有的美事與神聖之事皆由這一泉源湧出。

  水氣從大海升到空中,再降雨落入泉源與河流,然後又流入大海,便如此周而復始的迴圈。屬靈的水流也復如此,由它的源頭流出,然後回歸它的源頭。我們是以感謝將屬靈的水流,歸於它們自然的源頭。「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堜狻w的旨意」,(帖前五18)永遠不要將你們的義德善行歸功於你們自己;要把一切功勞都歸於基督,因為祂:「……總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林前一24)

  假如你們企圖將屬於神的榮譽與榮耀,歸於你們自己,那就是犯了詐欺之罪。在另一方面,假如你們心存感謝,你們就要承認,要靠自己,任何事情都成就不了。感恩乃是承認你們由神那媕繸o了恩惠。自以為是的人,可能表現出他感謝神,而事實上,他卻以自己居其大功。「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太十五8)

  我們看到那些徹頭徹尾的惡人,以犯罪或者報復行動的成功,而向神獻上感謝。神不會接受這樣的感恩的,唯能被神所接受的感恩,乃是出自一顆純真的心。那不純潔的心是想矮化神的地位,將之當為不道德行為中的同伴。神對這樣人的反應是,「你行了這些事,我還閉口不言,你想我恰和你一樣;其實我責備你,將這些事擺在你眼前。」(詩五十21)那些真正單純的人,不會落入假冒為善那些人的圈套的;那些人為了他們好運氣,隨便的謝了謝神,並非出於真心實意,他們的性格與他們的言論完全相悖。

  不仁不義的把神無謂捲入我們的罪行,我們是不會做出這樣的犧牲的。然而,我們確實極為嚴重的被誘;忘記我們應該歸給神的感恩。只有少之又少,在屬靈方面很警覺的人,方能達到忘我的境界。當我們的神聖生命受到別人的尊敬時,仍能誠實對待自己,這固屬不易,不過,神的榮耀絕不是我們可以為自己求取的;我們不過是神榮耀的導管而已。

  假如一座牆宣稱,有一束光線射在上面,乃是它的功勞,那是十分可笑的。運河並不能產生流過的水;口能發出話語,但說出智慧言語的源頭並非是口。假如我們喜愛一幅偉大的畫作,我們不會稱讚那支畫筆的。假如我在一個聖徒身上看到值得讚賞的東西,這讚賞應歸於另外一位,我們要讚美神,因為是祂在那些聖徒身上動了善功。「斧,豈可向那用斧砍木的自誇呢?鋸,豈可向用鋸的自大呢?好比棍掄起那舉棍的,好比杖舉起那非木的人,」(賽十15)但「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林後十17)

  我可以想像,你們內心在這些美妙的思想與我們研讀《雅歌》,「你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歌一3)有何關聯。請你們回想一下,在過去我們盡思考了些什麼。新娘將那馨香之氣,歸因於新郎所給予的恩惠,而不歸因於她自己,這實在是一椿美事。她承認:如果她有任何吸引人或者值得稱讚之處,那也是由於她領受了新郎的恩惠所致。

  第十四講

  我的主阿!我轉向你,請幫助我,能使你的名更為偉大。讓你的油膏加多,讓它在外邦人身上滿溢。「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詩一三三2)為什麼神的救恩之油,要侷限在亞倫的鬍鬚上面?救恩之油並非由鬍鬚流淌,而是由頭上流下。頭關懷整個身體,不只是鬍鬚;油乃是經過鬍鬚往下流,一直流,直到油碰到了教會會眾的心。新婦以感恩的心情說出:「你的名如同倒出的香膏……,」(歌一3)讓香膏繼續流淌,直到她的衣裳衣襟。縱然是我,在名冊上是最底下一文不值之輩,然而,我是在名冊堙A我是她衣裳的一角。「……在基督堿偯托蘆滿v(林前三1)我是其中之一。我屬於教會那些具有母性般的慈心會眾,熱切的尋找恩典。主啊!倘若你既然對我如此寬大,就別讓人抱怨你那富於同情的慈愛,在你的比喻當中,曾告訴那先來的工人說:「拿你的走吧!我給那後來的和給你一樣,這是我願意的。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嗎?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紅了眼嗎?」(太二十14-15)假如祂救了我,對別人能有什麼損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