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給傳道人的信息

賓路易師母

  本篇信息之目的乃是特別論到有關神所呼召,為神傳達並教導其恩言者的一些事。他們已?尋求人靈魂的永遠福氣,獻上了他們整個的時間與精力,並為那嚴肅而重大的工作裝備自己。他們主要的事工乃是傳述神的真理,並將所傳的見諸實行,為聽道的人樹立個人實踐虔敬模範。他們所傳的既是真理,就當不遺餘力地使其中不攙雜錯誤,所傳的應是純潔之神的話。傳講錯謬之道理以代替真理者,非但神名受辱,主道蒙羞,且令聽者受害,引讀者誤入迷途。

  傳道人之事工是至尊而且最為神聖的選召,此選召享有至大的特權,並應負絕對之責任。他承認自己為主耶穌基督之僕人,至高者所差遣的使者。曲解主的心意,傳另一個福音,誤傳神所交託他的信息,乃是罪中之罪,應被咒詛,(加一8)所受的刑罰比任何人更重。聖經明言,神更重的忿怒與刑罰為那不忠實的傳道人永遠存留。(太二十三14小字;猶13)如果我們對所托付的不忠心,那麼「不要多人作師傅,因為曉得我們要受更重的判斷」(雅三1)的警告已經發生。每一個福音使者都當向那吩咐我們牧養群羊的人交帳,(來十三17)為主所交托給我們的靈魂有所回答。如果傳道人未能警告惡人,則他必要死在罪中,神說:「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結三十三8)

  在此傳道人的主要責任,乃是「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二15)在全部聖經中,所給予傳道人的勸勉,沒有比這個更為重要的。勿求人的奉迎,只要得主的稱許,一切目的,均屬次要,將自己交托給神──自己的心意與品格,在神面前的行事為人,凡事按主所啟示的旨意行。如果主不喜悅你,你的「工作」、「服事」還有什麼價值呢?

  「作無愧的工人」。要殷勤,忠實運用神所賜給你的時間與才幹。要時常注意「凡你手所當作的事,要盡力去作」(傳九10)的經訓。殷勤不可懶惰,要全力以赴。傳道之工沒有給粗心者、懶漢稍留餘地,乃是給那肯為基督的緣故準備犧牲,專心為人的靈魂費時費力之人的事工。傳道人應當比礦工更加勞苦,每週在書房所用的時間比商人在寫字間所費的時光還要多。如果傳道人想蒙神的喜悅,作無愧的工人,他就當格外勞苦,直至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這些事你要殷勤去作,並要在此專心,使眾人看出你的長進來,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琱腄F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四15-16)這是主給僕人的另一命令,這命令包括非常廣泛。主要求工人當全神貫注在他的工作上,把能力與時間奉獻給神。避免一切屬世俗的事業和屬世的任務,勤於所交托的事工。傳道人稱為主的「精兵」,表明他們蒙召的正當職務就是努力和勞苦;「監督和守望的」應當留心,關切他的工作;「牧人和教師」表明領導並餵養的不同工作。但最要緊的如果要想他們的工作對別人發生效力,他們就當注意個人在恩典與敬虔上長進。

  傳道人也當特別注意自己的讀經,在講解聖經之前,應當用靈修的工夫讀經;那就是說在尋找講道題材之前,先選用在自己的靈性上,而得到祝福。正如某聖徒所說,當我們這樣讀經時總是會受到影響的。不要以冷酷無情的批判身分來研讀聖經,這種人只能批判聖經的意思,乃要像一個對聖經所包含的一切發生興趣的人,他特別留心聖經中所說勸勉的話,在每個教訓上都受引導。聖經上的應許就是給這樣的人,應許中寶貝的特權也惟此人是屬。當我們領會聖經中的內容時,我們就能嘗到其中的甜蜜與能力。然後,我們就會快樂地經驗而了解主的話並非是空洞的,乃是「靈與生命」。不能時時刻刻受新東西的人,也不能夠常把新的東西分給人。傳述給別人的,首先必得親耳聽見,親眼見過,親手摸過。(約壹一1-2)

  在講台上只一味引證聖經是不夠的──信徒可以在家媗狗囿爾隉G所需的是解釋與應用。「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本著聖經與他們辯論,講解陳明基督必須受害,從死奡_活。」(徒十七2-3)但講解(原文是「打開」)聖經令信徒得益,需要長久的時間,只在聖經學校讀了幾個月,或在神學院待一兩年是不夠的。必須在堅苦的經驗學校中親受神的教導,方能有資格解明神的話,以致神的亮光才能臨到信徒,解決屬靈的難題。因為聖經解釋經驗,往往經驗是最佳的解釋聖經者。「智慧人的心,教訓他的口,又使他的嘴增長學問。」(箴十六23)這種學問在任何屬世的學校中是得不到的。單靠一本經文匯編不能學習到謙卑,只學習某段聖經也不能得到更大的信心。一是從痛苦的經歷中獲得的,一是藉著更深的認識神而增加。我們必須先在神面前得安慰,然後我們才能安慰別人。(林後一4)

  「只尋求真理的觀念,而不努力在我們心中經歷其能力,並不能增加我們對屬靈之事的理解。只有專心一意受教於神所啟示的能力與規範的人,才能由神那埵釧瓴Е腄C人在學習聖經上另有目的,那就是為了他人的益處與造就。但是,如果他們自己的靈性不能從聖經得著益處,他們就不算按著正道行,也得不到獎賞。我們學習聖經,如果心中沒有存著這種觀念,或者在我們心中追求要得到的真理不像真理,我們就失掉了所要得的屬靈益處。」(歐文)恐怕有許多傳道人在將來要面對以下這句經文而悲歎,「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我自己的葡萄園卻沒有看守。」(歌一6)──好像一個廚師,為人作的是佳餚美味,而自己倒餓死。

  傳道人不光是用靈修的工夫讀聖經,也要殷勤讀經。如果他要想「拿上好的麥子」(詩八十一16)牧養羊群,就必得每日殷勤讀經,直到一生之末。……但可惜的是,有人一旦被封立為牧師,聖經也就束之高閣了!聖經是屬靈財寶的無盡礦場,我們愈得到它的豐(深深地挖掘),就愈知道還有更豐盛的尚未得到。我們所領受的是何等渺小,「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什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八2)

  若不是時常殷勤讀經,仔細用禱告的工夫考查其內容,不然神的話是不易明瞭的。這並不是說聖經難解,不是的,那乃是說,如果神的僕人要徹底詳知神所啟示的全部真理,為聽眾設擺豐盛的宴席,就必須天天考查聖經,以百折不撓的精神來挖掘神之無盡寶藏。論到那智慧的傳道人,有人說:「他仍將知識教訓眾人,又默想,又考查,……專心尋求可喜悅的言語……。」(傳十二9-10)因他整個的精神是在發現施教的本質及其優良方式。

  傳道人應當是一個最能講解聖經的人。(徒十八24)但為達此目的,他必須將一切其他的興趣置於次要的地位。時常提醒自己,當拿起聖經時,要問這是誰的書?於是敬虔之心油然而生,也能證明「我的心畏懼你的言語」(詩一一九161)這句話的真實。他必須以謙虛的心接近聖經,因為神惟獨向這樣的人施恩。他必須以祈禱的精神來讀經,祈求神說:「我所看不明白的,求你指教我。」(伯三十四32)

  聖靈光照的恩典常把神的奧秘啟示給謙卑的人,對學者卻封閉起來。為了領受超自然的真理,聖潔的心也是同樣不可或缺的,因為悟性的澄清與心之純潔是有連帶關係的。此外尚須謙卑仰望神的幫助,「要按照你們的信心給你們成全。」

  傳道人的主要任務,就是清楚、正確解明神的道。他的工作完全是解釋聖經的──把所論的每段經文中的正意拿出來。正如本格爾(Bengel)所說:「解經者好像一個掘井的人,不是把水放到井堨h,乃是叫水從井堿y出來,不改變方向,不停止地掘。」換言之,他決不可輕忽聖經,一點不可馬虎,也不可將不正當的意思加在聖經上;也不可修改聖經的原來語勢,更不可把自己的意思加在聖經上,乃要把真正的要義表明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