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的學校-隱密處的訓練(二)

哈夏利士

  大衛正是有著這樣信心的人。他不必別人勸告,也知道憑著一己之力自己是無法與歌利亞匹敵。他並不是憑著心高氣傲行事。當他面對那位迦特的巨無霸時,他不是逞一時之能。事實上,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比起以利押、掃羅、或甚至歌利亞所估計的還要差勁。然而他卻能滿有把握地出去迎戰,這完全是因為他相信神必定會救拔他的緣故。他從承認一己的軟弱中得著了剛強。

  「掃羅對大衛說:『你可以去吧!耶和華必與你同在。』」(撒上十七37)掃羅說完這句話後,便給大衛穿戴自己的戰衣。「掃羅……將銅盔給他戴上,又給他穿上鎧甲。」(撒上十七38)雖然掃羅口婸△菕G「耶和華必與你同在。」但他卻一點不像大衛般懂得倚靠神。他要把大衛像歌利亞一般地武裝起來,因此他把自己的一切屬乎血氣的武器都拿出來。然而這些裝備對於一位信心精兵來說,卻是毫無意義的。大衛在穿上掃羅的戰衣後,竟然無法行動。他只覺得舉動受制,每一個動作都像事倍功半似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請注意:憑信心行事是不必費勁的。當我們在信心以外行事時,我們便會感到勞累、棘手。反之,當信徒願意單靠永生的神時,他們便能活得平靜、輕省、謹守,以及順遂。出於信心的事奉會得著自由快樂,這絕非是憑著技巧或血氣之勇所能得著的,我們要提防,切勿將匹夫之勇誤當作是信心。我們可以各式各樣的匹夫之勇來冒充信心,例如,我們可以仿效他人作出自我犧牲。這樣的假冒偽善是極之卑劣的。只要我們能從神那堭o著真正的力量,我們便能平靜輕省地生活,不必倚靠任何其他外力的,這是因為我們已學會十字架的功課。

  「大衛,……就對掃羅說:『我穿戴這些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撒上十七39)大衛不怕迎戰歌利亞,因正如掃羅所說的他有神的同在。然而他穿戴掃羅的軍裝後卻不能行動自如。信心是專一的,不能一面信靠神,一面又信靠人。昔日大衛殺死獅子和熊的時候,他並沒有穿戴銅盔、鎧甲,他以神作為他唯一的力量。大衛曾經親身體驗過神信實的膀臂,但他卻從未體驗過掃羅的戰衣是否也能奏效。

  我們豈不也是常常穿上或任由他人為我們穿上那些累贅的軍裝?然而我們卻沒有像大衛一樣,立時察覺到這些裝備的不相稱而馬上將之卸下。我們不是常常躊躇志滿地穿著這些屬血氣的軍裝去爭戰嗎?我們不是常常以為神的工作可以假手於這些血氣裝備或血氣之勇嗎?我們甚至彷彿以為聖靈開始的工作可以藉著肉體去完成。故此我們常常要自失敗和迷失中去認識自己愚昧和不信。

  但大衛卻不是這樣。他能夠立時察覺掃羅那件人手所做的戰衣,對於信心精兵來說是不適合的。掃羅雖然聲稱耶和華會與大衛同去,但這句話卻給他的戰衣顯出是言不由衷了。我相信那些經過神隱密對付的人亦會像大衛一樣,會很快地,甚至幾乎是出於本能地,分辨出肉體的意圖,而且會馬上將之丟棄。他們能夠辨識什麼是貴重的,什麼是卑賤的。他們有著敏銳的屬靈參透力。(腓一9-10)而這種能力只能透過直接與神的相交獲得。

  是故,與神有過這樣相交的人,在置身於仇敵的網羅和詭詐時,只要他們信心的眼目瞥見事情中隱蒙著一層陰影,那怕這個情景只出現瞬間,而且即使雖然未必能夠看得十分真確,但他們卻已能感受到眼前的事物或會含有虛假。大衛的表現正是如此。雖然大衛確曾在仇敵的網羅面前徘徊過一陣子,並且還穿上了掃羅的戰衣,但當掃羅以為大衛已經披戴整齊可以出去應戰時,大衛馬上便感到戰衣的累贅和束縛。世上看來最穩當的裝備,往往是信心的最大阻礙。

  「於是(大衛)摘脫了。」(撒上十七39)信心是不必假借任何血氣幫助的,因為信心是完全建基於神的大能上,而這正是我們最難學懂的,我們常常經過一般艱苦學習,眼看似乎是學懂了,但隨即是忘得一乾二淨。如果我們在神面前有過隱密的學習,我們會撇下一切屬肉體的兵器。那些像大衛一樣受過隱密處操練的人,他們會認識到,除了神的力量外,其他一切全無價值。經過這樣蒙福的學習後,他們會撇棄肉體,看為是有助益的東西,使自己不致於被肉體的事物拖累。能夠這樣地認識肉體並且對肉體否定的人,真是何等蒙福啊。

  但是要在神面前能有這種生活表現,得要經歷不少的嚴竣的管教以及殘酷的失敗。而在這些管教中最艱辛的,就是學習脫掉我們因著過去的習慣及教育所看為是必然的事物;或是保守自己不致像掃羅那樣,把主的聖名和人的權柄智慧混雜使用。那些把屬神的和屬世的事物混為一談的人,還常自覺是智慧和務實,其實他們的表現,都是危險和詭詐的勾當。

  使徒保羅為主的緣故,把一切人所尊崇的東西都當作是有損的,對於這樣的一個人我們會有什麼感想呢?為什麼他不覺得這樣做有任何勉強呢?他憑什麼能夠這樣徹底地否定及棄絕世上的事物呢?這樣的人是真正的學懂了「靠主喜樂」,以及「要靠著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不要忘記:凡是在隱密處與神有過相交的人,都不會採用屬肉體的武器。

  這堶惘酗@個重要的功課,就是我們要先與永生的神同處,然後才出來事奉,這樣我們才會懂得察驗及壓抑各樣虛假和肉體的莽撞。多少時候,我們看見信徒想奉主的名和仇敵爭戰,但教人痛心的是他們披戴的卻是世界的軍裝。故此世界在教會中獲得了一席位置。神不是說過:「不要愛世界」、「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情v,以及「豈不知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仇」麼?然後,世界的原則和權力卻常在信徒身上表彰。

  以上所說屬世和屬靈混雜的情況,總是趁著事情混亂的時候發生。人在行事時,每每是以凸出自己的意見為首,卻不肯單純地採納神的話。他們總愛用掃羅的銅盔、鎧甲去與歌利亞的銅盔鎧甲相爭,卻將機弦、石子和信心的膀臂棄如敝屣。

  事實上,當人憑信享用神的話語時,神會親自證明祂的話語是信實的,神的話語進入人心,莫不帶著屬靈的能力。祂也常將我們貶抑,讓我們看到自己以為強有力的立論,除了挑啟爭端和吵鬧外,其效果是何等地微少。神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使我們變得更單純。

  雖然大衛脫下掃羅的戰衣,但他卻並非空身上陣。他手中執杖、從溪中拾起五塊石子,放進牧人用的囊袋堙A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他就以這樣的裝備去迎戰非利士人。(撒上十七40)

  換言之,他的脫去掃羅的戰衣,是為了披戴另一種更適合的裝備。然而,這樣的裝備是何等的簡單啊!而大衛竟能以這樣的裝備戰勝歌利亞,足證這完全是主的勝利。大衛的裝備不是出於人手所造的,那些擊殺歌利亞的石子是經過長流不息的溪水磨滑的。然而所謂信心,它所倚恃的裝備往往就是如此簡單。

  在人眼中,信心的軍裝常常是顯得脆弱和笨拙的。世人所鄙視的器具,神卻往往用作爭戰得勝的器具。世人所蔑視的福音信息(在他們看來,這信息所講關於基督的被釘十字架,是既無稽又笨拙),卻是「神的大能」和「智慧」。這樣的福音信息看似雖像大衛的機弦一樣地笨拙,但其實今天我們所需要的正是這種單純的信息。

  我們不要忘記,只有神的真理才能夠喚醒人的良知。但要神的話語發揮功效,我們便得拒絕以人的能力、智慧和權柄製成的戰衣,反之以單純的信心去倚靠那些「神大為使用」的武器。

  「非利士人也漸漸的迎著大衛來,拿盾牌的走在前頭。」(撒上十七41)歌利亞藐視大衛及他的裝備,並且大罵說:「你拿杖到我這堥荂A我豈是狗呢?」親愛的弟兄姊妹,屬肉體的人由於看見我們使用的兵器與他們所用的截然不同,往往會因而覺得受辱。

  屬肉體的人往往喜歡以屬肉體的裝備來互相比拼,他們愛以劍比劍,以頭盔比頭盔。但大衛卻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撒上十七45)他看出問題的焦點。這是一個關乎萬軍之耶和華和非利士人之間的爭戰問題。在這場戰爭中,大衛不把自己看在眼內,他讓神親自去與歌利亞爭戰。

  所以,我們也該時刻抱持以上的態度。我們算得什麼?敵人又算得什麼?我們算什麼或敵人有多強大並不要緊,難道神不會為自己的名字爭戰麼?大衛既奉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前來爭戰,難道神不會因著與自己的名字攸關而痛擊敵人麼?祂會任憑非利士人踐踏祂的聖名嗎?絕不!在此,我們可以看到信心生發出來的威力了。信心會引進神的無所不能。「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這是信心之言。

  設若大衛沒有認識到神就是他在隱密處認識的神,也就不能在此刻,依然穩如泰山。故此,他能說出「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的豪語,並且能夠迎戰歌利亞。主的名字要成為我們對抗任何內外仇敵的力量。

  諸惡之中,最大的惡事,莫過於聖徒犯罪(相信大家都會同意聖徒比其他人犯罪更糟糕),這時聖徒應往那奡M求赦免呢?「耶和華阿,求你因你的名赦免我的罪,因為我的罪重大。」聖徒只需求神記念祂自己的聖名,神必定會因為珍惜自己的聖名而赦免人的過犯。我們可以憑信高舉主的聖名,作為抵抗仇敵的力量。

  所以,大衛心中沒有抱存半點驕傲,反之,他讓自己卑微得如同無有,讓神在各事上居首位。大衛說得最有把握的幾句話,同時也是他最謙虛的幾句話。難道我們不該學大衛一樣,在各樣事情上──包括每一個試煉、憂傷和敵人──以主耶穌基督的聖名來為我們爭戰麼?難道這不是神現今在隱密處教導信徒的屬靈功課嗎?

  神引導信徒認識自己以前從未覺察的醜陋和軟弱,又讓他們經歷前所未有的試煉,為的是要讓他們明白十字架的功效。神這樣做的目的,除了讓他們得著祂的一切恩典外,更向他們證明他們已確實擁有祂的恩典,並且透過祂的恩典使信徒能夠互相連結起來。

  神讓信徒感到需要這樣的一位全能者作為神,以致他們能夠不斷經驗到救贖是怎麼一回事。神現今在隱密處中教導信徒認識祂十字架的寶貴。神何故要這樣做呢?祂這樣做,為的是要使我們在爭戰時能夠剛強起來。

  在隱密處與神生活過的人,他們必定能夠有所行的,而且往往是主動地與敵人爭戰。這在大衛的身上十分明顯。他說:「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堙A我必殺你,斬你的頭,……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撒上十七46)跟著大衛便衝向非利士人歌利亞,然後沒有半點?延或退縮,他立時便以簡單的配備把敵人置之死地。(撒上十七49)「這樣大衛用機弦甩石,勝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衛手中卻沒有刀。」(撒上十七50)

  由以上我們可以看到,大衛不是單單等候敵人來攻,他乃是急促地衝向敵人。如果我們確實在隱密處認識到神聖名的寶貴,我們一旦高舉祂的聖名便能滿有能力。然後主會賜給我們恩典和智慧,甚至使我們能夠主動地去攻擊敵人。我們固然明白到需要多大的恩典及基督的幫助才能站穩迎敵。但我們的裝備若僅及於此,而在實際爭戰時再沒有保持與神緊密相交,我們仍會招致失敗。

  這塈畯抪磲`意到大衛在拾起石子的一刻,他是何等地平靜及謹慎。他的動作並沒有半點靠己力的樣子,就像置身於無人的曠野,除了神外再沒有別的人看著他。神親自使用大衛手中的石子,一如以往幫助他擊殺獅子和熊一樣,幫助大衛殺敗歌利亞。

  大衛就是如此這般地戰勝非利士人,同樣,這也就是信心得勝的歷程。我相信在現今的世代,我們有著許多信心事奉的機會,但這事奉的能力,必須要透過在神面前有隱密處的生活才可得著。這樣,無論我們參與什麼事奉,主的能力都會使我們無往而不利。

  那些在眾人面前顯出莫大主恩的信徒,他們必定是經歷過人所不知曉的隱密處的操練。然而許多時候,我們見到一些被神大大使用的僕人竟在細碎的事情上失腳。這樣的失敗往往是忘了主的教訓:「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在明處)報答你。」(太六6)

摘自:神的學校(隱密處的訓練) By J. T. Havrris(1793-1877)

  【註】:有位屬靈人說,外邦人是在黑暗中犯罪,而聖徒是在光明中,在神話語的光中犯了「明知故犯」的罪。本文中是指他們犯了不信靠神,只信靠自己及受造之物的罪。「不信」是神所憎惡的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