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一位退休宣教士的回顧(一)

李亞農

  【李亞農宣教士,由他祖父開始,一家三代都曾經在中國宣教,他操著四川口音的中國國語,在中國人當中生活和工作,超過四十五年,從大陸出來到新加坡,就承擔了海外基督徒使團副主任的重任。】

  回顧以往的年日,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我天父的恩慈和忍耐。我的父母在我沒有出世以前,便像年老的哈拿一樣,將我奉獻給神。而神在我身上的計劃,便是要我到海外去傳福音,可是,神用了相當多的時間及耐心,來使我走上這條道路。我在大學畢業時,神的呼召越來越明顯。「我可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而我只有回答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賽六8)

  神的愛激勵我

  做宣教士免不了有很多艱辛的經歷。我到中國唯一的目的是來傳福音,可是來到後,因言語不通,自覺蠢笨如驢,更覺一定要學中國話。雖然有些人對語言很有天才,但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卻非下苦功不行。在那些日子,我們並沒有現在流行的儀器,如錄音機等,來學習語言,也沒有完整而有系統的學習課程,而唯一的方法是接受私家老師的教導。我每天學習五小時,其中一小時我跟著老師重複地唸八句簡單的中文句子,餘下的四個小時也是好像學人講話的鸚鵡一樣,不停的重複一個句子。不論學語言的速度如何,那種艱辛的感覺總是一直不能擺脫。很多時候,一個很簡單的發音錯誤,便會引致很大的差異。記得有一天,我到外面去,要買一隻鵝預備在聖誕晚餐時吃,我一家家去問,而所得到的結果都是「不賣」,後來才發現,我把「鵝」字讀成「屋」!

  學習新的風俗習慣

  學習語言固然是一件永無終止的事,但比較起來,學習外國的風俗習慣,更是令人灰心,而且往往在無意之間得罪了人。例如,把不合適的東西當作禮物送出去,或送的禮物不適合當時的場合,或在葬禮時穿不適時的衣服,或在小孩子出世時說了些不應該說的話,或在宴客時坐了不應坐的位置等等。再加上那時男女之別很清楚,以致常常因自己的無知而得罪了人。客氣如中國人,恐怕也覺難以忍受。所以我認為:宣教士最好能帶上一個「學」字牌的標示。雖然如此,假如他給人的印象真是謙卑的來學習的話,人家總是會很容易饒恕他的。

  神在我身上的帶領,每一步都是很清楚的。我因朋友的提醒,離鄉前詳細地記錄起來。之後不久,當撒但向神的呼召挑戰時,我便藉著這些記錄,根據神的話語,使牠無辭以對。

  宣教士工作的代價

  宣教士的生活是充滿著離別的。耶穌在路加福音第十四章26節中提及,要愛主多過愛自己的父親、母親、妻子、兒子。對於決志赴海外宣教的信徒來說,是一個不可避免的挑戰。在1931年9月的一天,我年方二十四歲,就要帶著沉重的心情,在倫敦碼頭向我父母告別。由於我是獨子,所以沒有兄弟可以代替我負起在家中應盡的責任。比這更難過的事是:在許多年後,當我母親已是八十高齡,而父親又過世不久時,她雖抱著憂傷的心情,仍為著主的緣故,自願讓我回到宣教的工場。雖然我知道我的姊妹會在需要時去照顧我的母親,但是若不是深信神的信實,我實在不可能離我母親而去,尤其是剛在母親那媢L了一段愉快的日子。就在這方面,宣教士有機會嚐到耶穌在十字架上對祂的門徒約翰說:「看哪,你的母親。」這句話的愁滋味!祂再不能盡作兒子的本分。另一方面,宣教士時時要送他的兒子離家到學校去寄宿,或在海外宣教時,將兒女留在祖國。這些事都會使宣教士感到十分難受,而這種離別的印象,永遠不會被忘懷。除了離別的經歷外,又要孩子們過一種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選擇的生活。身為父母的宣教士,既然獻身,就要作這種的犧牲,但孩子們無法選擇不作宣教士家庭的成員,就是因為這樣,為著他們的緣故,我們特別覺得離別的痛苦,但也就在這些事上,再一次證明神的大愛及祂的信實:祂從不虧欠人,祂有很奇妙的方式來補償這些損失,而我們也特別感到不配,因為我們能嚐到如何「在祂的痛苦中有份」的味道。有一些好心的基督徒也責怪我沒有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在大陸政治局勢改變後兩年,我與我們差會其他二十八位領袖一同商討如何重新分配同工在東南亞工作時,我們必須考慮「我們如何處理我們兒女的教育問題?」如果我們選擇留在家中與兒女們在一起,我們的宣教工作便沒有人可以領導了。感謝神!祂使我們再次感到神大愛的激勵,以致願為神的緣故,進入東南亞來工作,而把孩子們交在神手中。

  宣教士的迷茫

  宣教士的工作有很多失望。滿以為自己既然響應神的呼召,拋棄一切,離鄉背井,來到這個靈魂飢渴的民族,他們千萬靈魂自應因我傳道的緣故,而歸入神的國度。但我卻十分驚奇地看到他們如此無動於衷。為何他們不明白自己的需要?為何他們不想從罪中得拯救?為何他們不接受我介紹給他們的奇妙救主?一年一年的過去,很少人相信救恩的信息。即使有了少數信徒,但他們仍不能脫離罪的捆綁。我重新察覺到撒但的權勢,和罪使人為奴的龐大力量。

  在中國內陸,廟宇和偶像觸目皆是。人民迷信得很,黑社會組織控制著百姓,尤以商人為更甚。四十五年前,我初到中國時,最使我擔心的事,就是吸鴉片的普遍,尤是工人階層的勞動者,往往以鴉片來恢復體力。我們乘船去四川,是要靠一隊船夫以纜繩繫在身上拉船往上游的。他們用力很靈活地把船拖過急流,但每隔一會兒便把船拉近岸,所有的船夫都要靠鴉片來恢復體力,以備下一段旅程之需。在路上的腳夫,也是如此,這個替宣教士挑書籍及舖蓋的人,會突然失蹤,溜到鴉片館內吸煙,出來的時候,便精神奕奕,再繼續走三十華里的路程。我很驚奇他們能藉此得到短暫的力量,但也同樣驚嘆這毒品效果消失時,他們是何等軟弱無能!每當巡迴傳道時,我們往往要在當地客棧投宿數天,我們要帶備舖蓋,因為在這些窮鄉僻壤中,小客棧的設備是遠不及沿海各商埠的大旅店的。舖蓋是必須品而非奢侈的享受。旅店原有的舖蓋,佈滿了蚤子,用後會染上傷寒症而導致死亡。宣教士偶一不慎用這些舖蓋,便很容易受到這種蚤子的侵襲。

  但最可憐的這些背負重擔的人,他們的身體需要鴉片來支持,然而腦袋已被鴉片殺害了。這些人怎會明白(更談不上接受)主耶穌的大愛!但感謝神!祂竟然拯救了一些這樣光景的人。我這年青的宣教士常常自問:「福音是否真的有足夠的力量來拯救這些人呢?」

  主恩保守

  巡迴傳福音是早期宣教士的重要任務。到處旅行是非常危險的,很容易因吃喝了污穢的食物和水而引起疾病。不少宣教士和家人死於霍亂,傷寒或痢疾。有一次,一位作母親的宣教士在晚膳時離席,她微笑著說:「對不起,我有點不舒服。」雖然經過整晚的悉心護理,我們以後再沒有見到她了。她是由於吃了帶霍亂菌的雪糕而死的,兩日後,宣教士再到墓地去埋葬死因相同的幼子。然而,我們要感謝神特別看顧:有一次,我們的廚子染上了霍亂,而我們卻不知道,早上,他還替我們一家預備早餐,稍後,我們便匆忙地送他進醫院,剛巧醫生及時到診,救回了他的命。我們深恐會在二十四小時內病症便會發作,但奇妙地我們竟沒有一人染上,廚子經過院方悉心護理後也痊癒了。最危險的還是飲了澆溉稻田的水,動?致命。我記得有一次要長途跋涉去一鄉村,途中渴得要命,我們經過稻田,我的朋友勸我取水解渴,我回答說:「不,這水不清潔。」他指著告訴我稻田的中央有一噴泉,在污穢的水中噴出清潔的水來為我們解渴。我想起主耶穌的話:「我所賜的水,要在他媕Y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四14)我們在這些困苦路程中所學的功課是何等寶貴!

  體力的考驗

  在初期的時候,主要的交通方式是行路,通常每日可行走約一百華里。但不久我們便剛始用腳踏車來代替步行了。那時的路通常是狹窄並且建築於禾田之間,所以腳踏車往往會滑下田堨h。有一次,有人告訴我一程約七十華里的路可以用腳踏車駛過,但後來發現我要把腳踏車抬在肩頭上,步行差不多全部的路程。而經過的村民卻問我所抬的是什麼「鬼馬」。這就是我在四十五年前,抬著腳踏車走過十幾哩長的石階的經驗!相信這段路現在已經建成了通暢的汽車大道,傳福音就會比以前容易得多,但是……。

  屬靈的考驗

  比較起來,體力的考驗不難應付。對於年青力壯,有著一腔熱血的人來說,體力的考驗甚至可當作一件有趣的事,但在屬靈的考驗上往往我們卻一碰就失敗。最初的六年堙A在四川我所工作的教會,沒有什麼進展。這教會很小,沒有屬靈的生氣,很少人接納主。聽的人雖不少,而宣教士往往盡心地宣揚神的福音,但卻很少反應。有些人承認真理的可貴,而卻覺得要付出的代價太大;對於一些人來說,他們的職業不太光明,或有些與偶像有關,知道如果他們成為基督徒後,便不能繼續他們的職業;有些屬於黑社會,如果信主的話,便會影響到他整個生活的圈子;年青人知道如何信主的話,便會違反敬拜祖先的習慣,因此,遭受父母的反對;這一切,使傳揚福音十分困難。我們這一群宣教士覺得十分灰心,有些人考慮放棄,有些人轉到別處去工作。我們在那時可以說是處在屬靈的曠野中,我們問:「神在那堙H祂的力量應許在那堙H」

  神的大能

  就在那種極大的失望中,神對我們這一群宣教士賜下額外的恩惠,祂首先給我們看清楚我們自己的罪,特別是自己的不信。同時,祂開始給我們看見我們憑著信心即可得到神的應許和祂的大能。當我作學生的時候,我常常跪在地板上幾個小時,求神給我聖靈的力量來服事祂,而我等的便是一個特殊的經歷降臨到我身上,到那時,我才明白:我一直得不到神的大能,是因為我所求的是感覺,是特殊的經歷,而不是神自己。神的教導催使我重新來學習祂的話語。好幾個晝夜的祈禱和讀經,使我更明白神的心意。祂再次提醒我;祂的應許,在基督耶穌堻ㄛO「是的」,只要我們信,祂的話語都要實現的,這和特殊的感受,或感情作用是沒有關係的。所以神按著祂的應許「我要在淨光的高處開江河,在谷中開泉源;我要使沙漠變為水池,使乾地變為湧泉。」(賽四十一18)對工作的影響是即刻可見的,我們在六個月內工作的果效比以前六年還多,聖靈一直就在那堨R滿那些等候祂的順服心靈,以致產生活水的江河。我要再次強調的是在這一切發生之前,我們不信的罪必須在神面前洗脫,我們一直注視由我們自己的軟弱而造成的工作上的困難,而沒有看到這些困難是神給我們的挑戰,藉以表明神的能力可以成就何等的大事。【註】

  神的完美計劃

  神永不會誤時的。就在這大復興不久,抗日戰爭便爆發了(從1930年至1945年),這戰爭本身給千萬人帶來了無比的痛苦,但同時,神又藉此來延續這復興的火把。四川人對福音反應冷淡的原因之一是因他們物質生活太豐富的緣故。往往就在生活舒適的環境中,屬靈的進展是緩慢的,反而,在飢荒、旱災等艱辛的生活中,如在河南、陝西等地,教會靈性往往是較好的。人的絕境便是神的機會。四川從未發生過飢荒、旱災。四條河流灌溉肥沃的大地,差不多各種菜蔬,水果都可以在四川生喪,而就在這抗戰的期間,神藉此時機在這塈@更大、更深的工作。

  抗戰時期

  為著逃避日本軍隊,千萬的難民直湧往華西各省。一間間的大學分別在大後方建立臨時的校園,政府人員及普通的老百姓只帶著他們可隨身攜帶的行李逃離他們的家園。受過高深教育的人要把他們的結婚戒指或其他手飾賣掉以謀生存。這些人群,給四川帶來了很多的基督徒。他們的人生經歷增強了他們屬靈的體會,使四川的信徒得到相當的鼓勵。過去六個月的復興,因有了基督徒的生力軍,以致延長了四、五年。而神就在戰爭的苦難、疾病、飢餓等情況下,繼續祂的工作。在那抗戰的期間,屬靈的飢渴特別顯著,而神的工作也特別的興旺。學生往往跪在潮濕的泥地上舉行好幾小時的祈禱會。他們懇切的祈求,大聲的禱告,有時甚至通宵。難怪在這時期,很多學生在大後方歸信主。在1945年,正式舉行全國性的基督徒大學生聚會,有二百人從不同的大學來參加,這就是第一屆的基督徒大專學生福音會議。在會中,有很多的祈禱,有澈底的悔改,有再一次的獻身,而最後以四小時的見證會結束整個大會。當時的氣氛實在無法以筆墨形容。而就在日本軍隊的敗跡漸漸顯露,一個無神論的政府出現時,這二百位青年,帶著福音的火把,回到他們的校園去。

  經歷神的信實

  不論我們令神多麼失望,祂始終都是這樣信實的。保羅說:「我們縱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因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後二13)宣教士的生活,時時會遭遇到危險,而神的保守也就特別的明顯。在內戰時,我就有一次與朋友一同在雙方開火的中間,每當我們向前移動一步時,機關槍便向我們開過來,而我的面孔卻伏在稻田堛瑰膋d地上。當我們被巡邏隊帶到長官面前時,才知道如再向前多走一步,我們便會被子彈射穿。當晚我們睡在床上時,多麼體會到神的慈愛和祂的保守!

  有一次,在抗戰時,我們的孩子坐飛機疏散到印度。就在起飛的時候,機師吩咐多加一些汽油。在空中飛行時,飛機遇到空襲警報,在躲避當中,飛機在密雲堸g失了方向,幸好剛飛到一片晴朗的天空,於是飛機和機中的五十位小孩才能平安地著陸。在那時才發現沈油箱已經乾了。那機師踏上地面時,心情十分激動,吻著所所跪倒的地土。神答應了那些為此行程祈禱的人,保守這一群孩子的平安。

  在戰爭中,我們也像其他難民一樣,時時遭飛機的空襲。滇湎公路上雖也洒過我們一些同工的鮮血,但我們很多的長途汽車旅程也能平安完成。

  經濟的供給

  神在我們的需要方面也表現出祂的信實。我們的宣教團體並不保證任何固定的薪金,我們只是平均分配神所供應的。先支付工作需要的開支,剩下來的便按家庭人數的多少平均分配給宣教士,很多時候,分配到的不夠日常生活所需,但神藉著其他方面來供給我們的需要。有一次,當我在美國羅省就要回中國的時候,我有一個很長的購物單,那些都是我們家庭所需要的,但卻沒有足夠的錢去買,我只有向神祈求。忽然,我知道隔一天便是我住宿處的主人的小女兒生日。我問她:「琳娣,你要什麼生日禮物?」她說:「要一個會閉眼睛睡覺的洋娃娃。」我想,我決不能令一個小孩子失望。於是,我到處找,希望能買到一個我買得起的洋娃娃。最後終於找到我口袋堛瑪剛足夠買的一個漂亮的洋娃娃。當我把錢付給售貨員時,我抬起頭來,祈求神,說:「主,你知道我所需要為我家人買的東西,請把我剛付出去的這筆錢再一次供給我。」我又一時衝動地禱告說:「其實最好,請把這錢雙倍還給我吧!」很快地,神便聽了我的祈禱。當晚,晚餐後,我的朋友拆信發現有一張美金五十元的支票。他遞給我說:「我相信你會用得著。」當然我用得著!這不只是買洋娃娃的錢的兩倍,而是八倍。神加倍的供應,實在奇妙。令我感動的,不只是錢,而是神的眷顧。於是,我能有足夠的錢來買那購物單上所有的物品。(續)

  【註】:信心不是從特殊的經歷來,而是放下天然的看法和能力,「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即在默想神的話中得著聖靈的啟示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