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見與聞

麥雅各

  介言——約翰勞生

  我能在這書上,就是神以恩典與能力救人的記載上,寫一篇的介言,心堬`感榮幸。但是,我又深深感覺我的不能勝任,因我的話語配不上這書的價值,也說不出我心對作者的尊敬。雖然如此,我卻要努力保守寫介言的簡單。

  如果這介言,能作一個走廊,藉此引領讀者看見這書的大綱,於願已足。此外我也不敢有其他的奢望了。

  有一件事使我寫這介言而有把握的,就是本書的記載,讀者一看,就會知道。其內容透明真切,極其自然,毫無掩飾虛偽;事情,目的均極純正。

  我信你只要讀它,你就會信它。讀了之後,我也信你對神和神話語的信心,必定加強;對祂的工作。必更加熱心;向主的愛情與奉獻,必更徹底;向神的感謝與讚美,必定加多。因為你會看見神對於祂的僕人是多麼信實,對那些因他而蒙恩的人,有多大的恩典與能力。

  我認識作者有二十年之久,並且越過越親密的認識他。他那一種事奉神的生命,曾作我力量的源頭,作我的鼓勵與恢復。當我認識他更久的時候,我就越找出他真是配稱為基督徒,也配稱為神與耶穌基督的僕人。

  我可以說,在這地上,我認識他比認識任何人更清楚。我聽他講道比聽任何人講道更多。當我越認識他時,我就越愛他,也越羨慕他。聽他講道之後,總使我感覺他事奉神的真實與目的的純正。

  在英格蘭、愛爾蘭、蘇格蘭各地,我與他一同事奉主。一直看見他勞苦的功效,我能為他作見證,他工作所結的果子,是真實的,也是常存的。

  在這書上所記載的人和他們的經歷,有許多是我個人所深知的。在他們的身上,正看見神行了奇妙的神蹟。因為他們在過去是敗壞的,是屬魔鬼的,現在卻很勇敢地為著神與基督站住。

  無論從東從西,從南從北,他所去的地方,都有他工作常存的果效。很清楚的叫我看見他是一個神賜給教會的恩賜,也是一個神賜給世界傳福音的先鋒。

  這一本書,是羅馬書第一章16節一個有力的見證,就是:「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無論是富人或窮人,聰明人或愚拙人。

  當一切人的方法都要失敗,也必定失敗的時候,惟獨這救恩,就是帶著神的能力出去拯救罪人脫離罪惡,脫離罪的刑罰和罪的能力,並勝過世界,肉體和魔鬼的救恩,必定完成神所定的計劃與目的。

  讀者們,請不要逗留在這走廊堙A你若往前去讀這書的本文,你就要看見堶悸滌O載會使你喜悅,會造就你,教導你,感動你。

  我們信,從這本書堙A主能藉著祂的僕人叫你聽見主的聲音,好像在以馬忤斯路上的兩個門徒一樣。你必定會說:「當祂在路上與我們說話的時候,我們心堸Z不是火熱麼?」也會深深地感覺主說話的力量就是:「跟隨我,我要使你們作得人的漁夫了。」

  但願聖父聖子聖靈厚厚的賜福給這本書,以及一切讀這本書的人,這是我們誠心所祝禱的。

  第一章 幼年的光景

  我生於1859年7月,在蘇格蘭蘭奈縣康坡村一個貧苦的家庭堙C出世不久,就隨同父母遷居阿豐河邊好格海村(近海密頓煤礦中心)。到了九歲半時,我已經不能再上學,只得去煤礦工作。

  那時還沒有公立學校,窮人讀書的機會極少。掙的錢很少,吃的苦很多。在冬季的時候,天未亮就得下礦工作,天黑後才得回家。所以除了星期日或病假之外,幾乎完全不見日光。至1872年,公立學校開辦了,童工的時間減少了,工資加增了,一切的情形都開始進步了。雖然在鄰近設立了夜校,可是我並沒有意思要增進我的學業。閒空的時候,我就出去練習捉魚捕兔等遊戲的事,對於這一類遊戲的事,習練得很精巧,在第一次捕魚賽會中得著第一名,並得了三種特獎。對於飛鳥也很有研究,能辨識各種飛鳥的聲音,並知道牠們喜憂怒等的情緒。我很喜歡養小動物。但是,在我們所處的環境中,就是養一隻狗也是被禁止的。雖然如此,我卻連續養了好幾隻。每當一隻狗死去的時候,就是我童年中最感傷痛的時候。

  對於宗教方面的經驗,大概和多數的蘇格蘭小孩差不多。我是從小受教,謹守主日,作禮拜,背問答與聖經章節,並常赴主日學。從幼年一直到二十歲,都是謹慎遵守的。但是我雖然信神和聖經的真理,我知道我是一個還未得救的人。那時若去世,必定滅亡。所以我常常懼怕當我還未預備好的時候忽然死亡。當我十六歲的時候,曾有一次想要得救,但並未得著,要得救的意念也就很快地消逝了。關於我靈魂得救的事,也沒有和別人商量。我常常想,如果死亡將臨,或遇見危險時,我就要喊說:「求神憐憫我這個罪人」,這樣就好了。讀者們,如果你們中間,也有人存這樣的心意,就請看我下面所寫的作為警誡。

  我曾有三次遭遇不測,幾乎喪命。但在萬分危急時,我並沒有想到神。第一次是在克來德河上溜冰,冰忽然裂開,我就墮入水中,同伴們都無法救我,我在水堿蠾酗Q分鐘之久,竭力掙扎,幸而出險。但正在危急的時候,我並未思念到神,或永遠的問題,只想逃命就是了。又有一次,我在這河奡慦a,雖然我很會游泳,卻幾乎淹死,被拉上來時,已不省人事。但在失去知覺的前後,我一點都沒有想到神。第三次是當我在煤礦掘煤的時候,煤層上的石塊忽然塌下,我得以逃出實在是神蹟,可是在那時也並未想到神。在這三次的危險中,惟一的思念,就是逃命罷了。

  所以我要極誠摯的奉告還未得救的讀者,靈魂得救的事,並非在臨終的一?那間所能容易解決的。在我所遇見的三件事中,只要有一件致我的命,我就要永遠沉淪了。哦,這是何等嚴肅的事,我的頭堜知上天的路,也知道神救的人辦法。約翰福音第三章16節:「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還有別的聖經節,都在我的記憶堙C讀者信,請你想想,一個人在頭堛器D得救的路,而他的腳卻往地獄堥哄A是何等可怕呢!這正是我當時的光景。讀者們,你如何呢?

  第二章 我的悔改

  1881年5月27日,我遭遇了一件不幸的事,神就藉此領我悔改,這事也成了我一生的大轉機。我最親愛的父親,在那天早晨十點鐘,很康健的離了家,到了十一點半,他遭遇了不測,他的屍體被抬回家來了。就是當他在煤礦堮臻冀W子時,有一塊數噸重的磐石,忽然落在他的身上,將他立刻壓死。

  當天下午與第二天,我忙著預備出殯的事,就沒有機會離開眾人到安靜的地方去。我每次見父親的面時,我就想到父親所遭遇的這可怕的災禍,在我堶情A就發生一個扎心的問題,如果這事臨到我的身上,我的靈魂將去何處呢?我雖然盡力擺脫這無意味的思念,但還是再三的在我心頭湧上來。同時我很感覺我所站的地位的為難,因我有弟兄姊妹七人,我乃是長子,責任很重,若非神的幫助我就擔當不起。

  過兩天是禮拜日,我在一條下鄉的小路上,靠著一扇大門站著,獨自默想我所遭遇悲慘的事。那時我並不明白。但現在回想過去,我清楚神的靈是一步一步的引導我,使我知道我的需要,感覺我所犯的罪,叫我注意,我若照著我現在的光景死亡,我就沒有得救的盼望了。那時我並非沒有好行為,我從未喝酒,也憎惡一切污穢的言語。我有信條,也有宗教儀式的外表。從小一直到二十歲,除非有不得已的事,我從來沒有不去上主日學的。雖然如此,對於那得救的改變,我完全是局外人。對於重生,我從來沒有經歷過。我深深知道,若是我這樣去世,我就與基督無關。這是一件嚴肅不能推諉的事實,太有能力而不能抵抗的,太實在而不能否認的,太緊要而不能輕視的。

  我曾聽見過無神派的辯論。也很願意他們能證明聖經是假的,使我可以信沒有神,與將來的事實。並且可以信死亡不是引入永福或永禍的門,乃是一切人格的終點。但那時我覺得他們的辯論缺少真確的根據,不是出於無偏私的真理,乃是出於對宗教的恨惡和反對。因此不能叫我心堥堛A。那些愚昧的辯論,使我看破了他們的虛謊,且覺得神與來生的事是真確的。我心媥埳葆佽h,我長久被壓的良心再也不能鎮靜,因為知道,我若這樣去世,就必定滅亡了。

  我曾批評過基督徒,說他們的錯處,說他們的行為不對。我曾以此自誇,因我覺得我的行為比他們中間好些人更好。但這虛假的藏身處,再也不能護庇安慰我。我不能再疑惑神。我所依靠的好行為--自義與宗教的虛儀也如破爛的衣服被撕去了。我已從躲藏之處被逐出去,好像挪亞方舟所放出的鴿子一樣,全無落足之地。因我深深感覺,我若這樣去世,我就必定滅亡。

  這一個可憐失喪的罪人,在那可紀念的下午,站在神的面前,堶悸器D爭辯是無用的,抵抗是愚昧的,遲延是危險的。有天上的靈光照著我,良心在那媊責我,因我面對著一個可怕的事實--我若這樣去世,我就必定滅亡,哦,我當怎麼辦呢?

  我所最懼怕的,就是在未信基督之前去世。但是,這必定是我將要遭遇的結局。那時覺得今世好像消沉。永世近在咫尺。世界吸引人的享受和娛樂,在我的眼前衰退消逝著。在這無限永世的邊界上,留下我這可憐失喪未蒙拯救的罪人。我這不絕如縷的生命,一旦斷絕,我的靈魂必要遭遇永遠沉淪。這嚴重可怕的事實,越過越覺真確,以致一切其他的思念,都變為無足輕重了。那時的光景,實在不是筆墨所能形容的。我心的深處歎息說:我能作什麼呢?我怎樣才能得救呢?我怎能知道我的罪已被赦免了呢?心堛疑屭,是無法述說的。我每憶及那時所經歷的痛苦,既是如此可怕,就那些在地獄堛漱H,感覺著他們永遠喪失的情形,處在永無盼望的情形中,將要怎樣加倍的深重呢?哦,信主的讀者,務要熱心去尋找一切失喪的人,叫他們信主得救。哦,未信主的讀者,我切切的求你們,不要打盹睡覺,直等你知道你得著了神的救恩。

  當我這樣地帶著沉痛的心站在憐憫的神眼前,祂的聖靈就叫我看見不信基督可憐的光景,並使我記起約翰福音第三章16節的經文:「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這節聖經是我幼小的時候,在主日學班中早已學會了的。哦,這是何等嚴重可怕的事實--在頭腦堛器D上天的路,而腳卻往地獄堥哄C每念及此,真是叫我不寒而慄。哦,帶著約翰福音第三章16節的話在記憶埵荈i入火湖!多麼嚴肅!讀者們,讓我問你,你的光景是否如此?

  那時我這樣想:如果神愛世人,祂就愛我,如果耶穌為眾人死,祂也就為我死。我想到祂在十字架上可怕的死--為我的罪而死。祂頭戴荊冠,手腳釘上釘子,肋旁流出水血,多麼痛苦。這本是我所忽略的,現在變作非常有意思了。並且似乎在我的堶掩﹛G「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這句話在我堶接o光,叫我這可憐擔罪的罪人,遇見了神無限的愛。在我心的深處,也不由自己地說:「主阿,我信。是的,我信。」可是我還不能說,我已經有了永生。哦!我是何等的盼望我能說:「我得救了,」但是我不能。我想,我如果能熱心禱告神,神就會賜給我得救的憑據。但是我不會禱告。我雖然能背主禱文,卻不能解決我的需要,神好像離我遠得很。我盡力地回想我已往所說所行一切的錯事,好使我痛改前非,誠心懊悔,以博得神赦罪的憑據,但是可憐的我,那時不能哀哭,也不能禱告。最後神使我知道,我所以不能得著平安,是因為不信祂聖經的話。聖經的話是說:「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我一信這話,一靠主在十字架上所流贖罪的寶血,神就立刻光照我心,使我知道我的罪確確實實已經蒙赦免了。我一知道自己已經得救了,就很急地跑去見傷心的母親,對她說:「你的禱告已蒙應允,我已得救了。」這是父親出殯前一晚的事。我的得救,是黑暗中一線的光明,是大憂愁中的喜樂。那時,我拿過一本聖經,再三的將約翰福音第三章16節唸了又唸。這寶貝的一切,從此放出亮光,照亮我被罪蒙蔽的心,驅逐我心中一切的黑暗,引領我進入清楚完全永遠的救恩。

  那時我痛悔的熱淚,滿面直流。我因已清楚看見我這該下地獄的罪犯,因著信主耶穌基督,真的得救了。我在我的房婺髐U禱告說:「哦,神啊,我感謝你,因為你愛了我;哦,主耶穌啊,我謝謝你,因你為我的罪而死。」我這樣一面哭一面感謝,禱告了有半小時之久。此後就心堳D常的平安,這平安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哦,讀者們,如果你們中間有人還未在神面前得著平安,我勸你跪在神面前,對祂說:「神啊,你是愛我的,主啊,你是為我死的。」請你對神說話,並安息在神的愛堶情C

  第三章 初次承認主與初次領人信主

  我信主的那天晚上,和一位愛主的叔叔一同出去,經過了我同伴們聚集的地方。我一見他們就對叔叔說:「我要給我的同伴說,我已經得救了。」我就請他們的首領出來,我一開口對他說,主如何救了我,我那因平安與喜樂的眼淚滿面地湧流,我越說越有味,越講越有勁。我的話還未說完,那同伴大受感動,也流下了淚來。當他回去時,他就將我所得的救恩,也述說給別的同伴們聽。

  弟兄們,讓我對你們說,千萬不要在暗中作基督徒。在初信主的時候,是最容易承認主的時候,並且是加增信心與膽量最好的辦法。從那天晚上起,一有機會,我就將神的救恩告訴我的同伴。我不但不怕他們,他們反而懼怕我,並且在路上躲避我。我得救後,過了四星期,主藉著我領了一位同伴信祂。他的為人,本是正直可敬的。他與我常有交通,常在一塊兒禱告,就是為其餘的同伴們禱告。我們無論去哪媮`是帶著聖經的。我很盼望弟兄們都有攜帶聖經的好習慣。我看見我的同伴信主得救了,這一個喜樂是無比的,也是無法描寫的,但也是每一個領人歸主的人所都能享受的。我願意每一個領人歸主的人記住一句話,就是救人的工作,「不是依靠勢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靈。」(亞四6)不是撒種的手,乃是所撒的種,結出果實來。哦,弟兄們,撒種罷!--神的道。這是好種,是活種,是能生長的。這是我們最近的經歷,因為再過兩星期,又有一位同伴得救了。我們看得很清楚,聖靈也在其餘的同伴中作工。雖然他們不敢親近我們,但我們三個人得救的事實,在他們中間,卻成了一個有力的見證。

  我們三人無論是個人的時候,無論是聚集的時候,一有機會,總是為其餘的同伴切切的禱告,求神救他們像救我們一樣。當神救了一個我們看為最難得救的人時,我們真是有不可言喻的喜樂。他一信主,救人的熱心比我們更強,這件事增加我們不少的力量,也鼓勵了我們為主工作的心。

  第四章 初次嘗試講道

  有一位熱心的傳道士,曾在海米登一帶礦民中傳了多年的道。可是果效很少,也許對於他的工作感覺灰心,他是每隔一禮拜在一個村子講道的,聽道的人不過十位左右。他看見我們信了主,滿了喜樂,並且很熱切地來幫他的忙,他更喜樂。我們就盡量地去挨家請人出來聽他講福音,不久來的人很多,覺悟自己罪的人也很多。有一晚,來聚會的人特別多,連門外都是人。我站在傳道士的身旁,要救人的心像火一般在我堶捫N著。這傳道士按常例將他的講章分作四五段,照著次序講下來。他所講的話,我已經忘記,大概是講得好的,也是合乎聖經的。但是,因為我心堶═蟑n救人之故,就有些不贊成他的講法。我巴不得他能直截了當地勸人立刻悔改信主。所以我就忍耐不住了,就輕輕地拉他的袖子,他卻繼續地講,並不注意我。我就再重重地拉他一下,他才停下來問我說:「什麼事?」我說:「請你停下,讓我來講。」他再說幾句,後來說:「麥雅各先生要對你們講。」他這麼一說,我所預備要講的,都從我堶捷]出去了。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但是,我要救他們的心非常的熱。話還是說不出,但是眼淚像潮水那樣地湧流。最後,我喊著說:「一切未曾得救的人,都要下地獄呀!你所依靠的生命,好像樹上一根枯枝,一旦斷了,你們就下地獄。」

  在那些時候,煤礦媯o生不測的事,幾乎天天都有,常有人因此喪命。當勃蘭太煤礦爆炸時,有二百五十人死亡。再有一次五十人死亡。這都是新近所發生的事。我的父親是在兩個月前喪命的。這些印象在我的心堳D常深刻。所以深感人生無常,都是危在旦夕。我就竭力勸人信主耶穌,不然就定規滅亡。

  從來的講道沒有比這一次更壞的,但也沒有比這一次更誠摯的。話雖然說不出什麼,眼淚卻流了不少。所得的果效,也實在希奇。真是看見,神的靈充滿了聚會的屋子。人都感覺自己的罪和他們失喪的情形。那位傳道士也很快地感覺聖靈的能力與同在,就高興得連連唱「哈利路亞」讚美主。

  那天晚上的光景,是話語所難以形容的,神的恩典的確在許多人心堣u作。這消息很快地傳遍了全村,且幾乎成了家家戶戶和煤礦中談話的題目。但是我卻非常慚愧灰心,因為我想,我弄糟了那個聚會,因為我不能講,只會哭,我求神赦免我驕傲的罪,並且再也不敢嘗試講道了。現在我知道,這個意念是出於撒但的。

  第五章 復 興

  那時村子堣悀捖ㄕ酗H得救,無論老幼都受了感動,神的救恩變作了平常談話的題目。也有一些醉酒的,和慣說穢語的人得救了,並且很熱心,也能領人信主。在路旁有一幫一幫的人跪下,有的在那堶泣,有的在那奡嬪O人的靈魂代求。這成了很平常的事。並且有唱詩讚美的聲音,從得救的人家堨X來,隨時都能聽見。

  我是在5月堭o救的,到了12月有一百多人得救了,多數的老同伴也在其中。整個村子的樣子都改變了。那村子本來沒有禮拜堂。所以一到禮拜日,就有二百多人往海米登各禮拜堂去作禮拜,真是奇觀!有一個學校堙A我們每星期日晚上都有聚會,一直等我們建造了新的會所。此外每星期還有一次晚間的聚會。每次都坐滿了人。會中滿了痛悔者的哭聲,代禱與讚美的聲音,得救的人數也天天加增。那位親愛的傳道人,日日夜夜,辛苦勞碌幫助聽道的人。他真是一位十分熱心的人。他因看見了神的祝福,在阿蘭登相近礦民的村子中,(就是他多年工作而無多大果效的地方)如潮湧一般,他就喜不自勝。

  離開那一次說不出話的講道六星期後,那位傳道人對我說:「請你某日在阿蘭登替我領一次會,因我在那晚上,要領三次聚會,但我只能領二次。」我說:「梅弟兄,我求神赦免我那次在林家領壞了會,並且應許神說,我再也不敢講道了。」他回答:「弟兄,那次的聚會很好,是不能再好的了。」(可是我自己的感覺是不能再壞的了)他接著說:「你必須在阿蘭登領這一次會。你將要成為一個偉大的傳道人。」後來他要我收回應許,我也答應替他領會。

  我請了三位同伴幫助我。我們多多的禱告,並且安排各人所擔任的一份,就是讀經、唱詩、講道、禱告。我們預先練習了好幾次。並定規每人都說一些話,但是他們將大部份的責任放在我身上。我所讀的聖經,是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第5節。我所講的,是緊緊地照著聖經,不敢稍微離開,所以他們所聽見的都是神自己純正的道。這一次不像頭一次那樣的喊叫,只是一再重複地說:「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但我的眼淚卻奪眶而出,流個不停。聖靈用神的話使他們悔改認罪。那次有多人得救,也有一些人渴慕要主的道。我們回家時,心堳D常快樂,因為看見聖靈的火也在阿蘭登點著了。此後,我們就常被請去阿蘭登幫助他們。在梅老弟兄(傳道人)指導之下,我們很願意去各處幫助人。在各處看見神恩典的工作,有說不出的快樂。對於主救贖的大能,我不能一一細說,若是這樣,恐怕篇幅太多。但有一件動人的事實,不得不題一題。

  有一位名叫傑約翰,在他小時,我就認識他。他是在最黑暗,最惡劣的環境堛齯j的。我能說他是專以犯罪為樂的。他的咒詛常使我寒心戰懼的。當他尚未十二歲時,我看見他跪下舉手向天咒罵神,幾乎使我發抖。當他十八歲時,常常醉酒,除非手中無錢,總是酩酊大醉的。他以打架、醉酒、褻瀆神為可樂的事。後來他得救了,改變了。這一個事實成了福音能救人的一個駁不倒的憑據,也增加了我們的信心。神既然能救這樣的罪魁,救任何剛硬的罪人都不成問題了。

  在得救的人中,有一位專一的出來服事主,並作了很好的工。可惜有的人不過暫時為主熱心,後來就落下去了。這些事常成了我們的憂慮。雖然如此,神的工作仍然繼續進行,在黑暗中興起不少亮光來為祂作證。這是我們中間第一次復興簡單的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