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九)

(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翻譯

  第二十三講

  「……王帶我進了內室,……」,(歌一4)內室就是香膏的來源,也是我們的目標。這也就是我們被吸引之處,我們需要對這些內室的意義給予一些思考。這些內室像是儲存珍貴農作物的倉房;火熱的屬靈人,都殷切的尋找這些地方。

  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比彼得跑得更快的來到墳墓,(約二十4)同樣的,新婦比眾童女搶先到達內室。她以家庭的一名成員受到歡迎,內室的門立時開啟,她便被邀請而入。那些童女們卻「遠遠的」(太二十六58)跟著。這些還不成熟的新信徒,不能與新婦的熱情相比。當然,新婦並沒有忘記她們。她安慰她們,力勸她們忍耐。當她述說她個人的喜樂,並無嘲笑童女們的意思;而是讓她們分享她的喜樂,包括她的感覺。像一位好母親,她將童女們的一切利益置於她自身之上。她這樣做,正反應出新郎行事的風格。新郎雖然已升上天,卻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20)

  新婦以「王帶我進了內室,……」,(歌一4)這句話來鼓勵初信者,好像她指王也帶童女們進了內室。

  故此,她對她們說:「你們高興吧,相信吧!君王引我進了祂的內室。你們也應該自信同樣要被引進去。我看來是單獨被引進了,但並非單獨為我一個人的好處。我的每一次前進,都是為你們大家有利:我是為你們前進,我無論掙來多少,始終是與你們共同享用。」你是不是想知道,她確實是以這樣的思想和感情說話?

  童女們的回答也顯示她們瞭解這一點:「……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我們要稱讚你的愛情,勝似稱讚美酒。」(歌一4)她們說:「我們要因你歡喜踴躍,因為以我們本人而論,我們還沒有資格。」她們接受她的喜樂如同自己的喜樂。

  這是領袖們必須要學習的,有些在高位的人,以恐嚇下屬來鞏固他們的權威。其實,對待下屬應該像母親,而非像主子。愛比畏懼為更有價值的回應,倘若情勢需要強權的手來處理,也要如父親一般,而不必霸道。要充滿深愛如母;給予指導如父。親切柔和勝於嚴峻,永遠不要打擊任何人。遭受到某些傷害的年輕人會避開他的牧者;不願去他那堥D得慰藉。「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加六1)

  讓我們來尋求這些倉房的屬靈意義,在《雅歌》中,新郎客觀提到「我的園中」,(歌五1)以及到「懷我者的內室」。(歌三4)我們把這些都放在一起,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一處的真義所在。我們回到聖經來找園子,倉房以及臥房的經文。當我渴慕神的時候,便切望來讀經。自然我們就會找到我們所要尋求的那位神。

    神的園子

  園子明顯係指聖經歷史事件的文字記載;倉房乃指歷史記載中倫理道德上的會議;而臥房係指屬靈經歷的奧秘。

  聖經就是一個園子;我們可以從那媞K取許多有德行的甘美果子,那是「神的伊甸園」,(結三十一9)敬畏神的人生命就像一棵多結果子的樹,他們的善行和好習慣,為你提供的各種榜樣,等於你可以摘取的鮮果。大衛曾提到這樣的人:「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詩一3)耶利米差不多用同樣的歌詞歌唱說:「他必像樹栽于水旁,在河邊紮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耶十七8)另再有先知也說:「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黎巴嫩的香柏樹,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神的院堙C」(詩九十二12-13)大衛談到他自己說:「至於我,就像神殿中的青橄欖樹,……。」(詩五十二8)

  所以歷史是一座花園,而且這一座花園可分為三部份。因為在歷史上記載著,創造猶如花園的播種與樹木的種植,和解則似種子或樹秧花芽。到一定時期,「諸天哪,自上而滴,穹蒼降下公義,地面裂開,產出救恩。」(賽四十五8)諸天與大地賴祂得以和解。「因祂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弗二14)「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西一20)至於修整是指收成,則將於世界末日實現。將有一個「新天新地」,(啟二十一1)將從惡人中選擇善人,像從園子媬嚝靰G實一樣,把好果實放在神的儲藏室堙A如以賽亞先知說:「到那日,耶和華發生的苗必華美尊榮,地的出產必為以色列逃脫的人顯為榮華茂盛。」(賽四2) 故此,可在歷史意義的花園堙A發現三個時期。

  道德的倉房

  道德的倉房也有三個顯著的區域,這可能是新婦為什麼使用複數——「多間內室」。我將那三個區域名之為:「紀律」、「本性」與「恩典」。

  第一室堙A根據倫理方面的理由,你可以學習作屬下,在第二室堙A你可以學習當同伴,在最後一室堙A你可以學習當領導;也就是說,你如何居於人下,如何與人處於同等地位,如何位居人上。換句話說,學習如何屬於人,如何以同伴的身份與人相處,如何管理人。所以你要先學會當徒弟,然後學會作同窗,最後學會當師傅。原來本性生出的人都是平等的。只因本性的善在行動中被驕傲所敗壞,於是人人都對平等不耐煩,始終企圖高於他人,處處爭強鬥勝,「貪得虛榮,互相嫉妒,彼此挑撥」。(加五26)

  故此人人都該先在第一室「紀律室」堙A藉紀律的壓力,克制習慣的傲氣,直至在長者持久及嚴格的約束下,一再磨練,終使強項的意志屈服,得到治療,把原來因驕傲失去的,本性天然的善,再以服從重新恢復,已不因畏懼紀律,而是單獨憑自然的感情,盡可能團結與自己本性相同的全體同胞,也就是與所有的人和平共處。

  這時人終於進入「本性室」,體驗到詩篇上的話:「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這好比那貴重的油多麼幸福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詩一三三1-2)這就是說,往有紀律的習慣中,好似往研細的粉末堙A加進喜樂油,即將本性的善,製成優等的,使人暢快的香液。塗上這樣的香液,就成為溫和良善的人,無可指摘的人,「未曾虧負誰,未曾敗壞誰,未曾佔誰的便宜」,(林後七2)「不要以強暴待人,也不要訛詐人」,(路三14)特別在收支的事項上,情願供應別人。(腓四15)

  最後,我們進入「恩典的內室」,「我們又勸弟兄們,要警戒不守規矩的人,也要向眾人忍耐。」(帖前五14)由於知識有限,我僅將提出我個人的看法;那就是王有許多房間,我們個人對內室的體驗不同,我們私自拜會新郎,並非都在同一內室。「……乃是我父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太二十23)「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你們,……」,(約十五16)一個女人是跪在耶穌腳前悔改的;而另一個女人卻站在祂面前,來表示她的熱愛;多馬是耶穌主動要他來摸祂肋旁的傷口;而約翰在最後晚餐桌上,卻靠在耶穌身旁坐著;保羅是「被提到三層天」。(林後十二2)新郎的家有許多房間,而其中一間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最適合各人的密室不過了。

    曠野屬靈經歷

  現在,讓我來報告一下,我自己的探索旅程。我並不是在自誇,我告訴你們這些,只是為了對你們有幫助。這位新郎,也就是宇宙之主,在遙遠而隱秘之處作計畫,動善工。這地方還不算是「內室」;假如一個要沉思默想的人應該來到這堙A那就不能算是一個安靜休息之地。那地方促成敬畏;欣然而又令人不安。後來,新婦會描繪這種屬靈的慌張失措。「我身睡臥,我心卻醒。……」,(歌五2)在這堙A徹底的安息是不可能的。當我突然擠入這個地方,我內心滿了畏懼。就是約伯所說:「我躺臥的時候便說,我何時起來,黑夜便過去呢?」(伯七4)我的心情正如傳道書上所說的:「……或是愛,或是恨,都在他們的前面,人不能知道。」(傳九1)我搖搖晃晃,彷彿被風所吹的一片葉子。

  神就是這堣u作的,雅各在這堛犖峈蛂A「……這地方何等可畏!這不是別的,乃是神的殿,也是天的門。」(創二十八17)那是我們來誇耀,但卻令人生畏的前庭。「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詩一一一10)

  智慧並不始於第一間內室,在那堙A我們是透過眼與耳來接受教導;在另一間內室,在那堙A我們的內心受到啟示,我們無疑是得到啟發的。於是,我們都變得很博學。如今,我們都很聰明;知道地下有寶藏,並不等同擁有它。對神也是一樣,認識神是一回事;敬畏神卻完全是另一回事。「……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八1)保羅對這一點講得很清楚:「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羅一21-22)你們很早就經過預習,而今已受到啟蒙。課堂的階段,你們已經完成;而今,你們是在審判室。

    神的審判室

  同樣有一個地方,從那堙u神是公義的審判者」,(詩七11)但又是對世人所做的事,實在可畏的神,(詩六十五5)時刻以不可變動的、極秘密的、極嚴厲的目光,注視著有理智卻又邪惡的受造物。我可以說,神在這個地方,由驚恐萬狀的觀察者看來,正施行自己公義的,但又是穩蔽的審判,並非滌除惡人的罪愆,也不是接納他們的善功,反而「主叫他們瞎了眼,硬了心,免得他們眼睛看見,心堜白,回轉過來,就醫治他們。」(約十二40)這並不是沒有確定,永琲滬鴞]:越是永遠堅定不變的,越是可畏懼的。我們在先知書中曾讀過以下的話,不免令人膽戰心驚。據先知記載,神對自己的天使說:「我們憐憫惡人吧!」天使詫異詢問:「那麼,惡人就不學習正義了嗎?」神說:「不學習了」,又附帶指明原因說:「在正直的地上,他必行事不義,也不注意耶和華的威嚴。」(賽二十六10)服事神的人確實應當害怕,教會的職員們,確實應當害怕!他們佔據著聖者的土地,卻做出如此不義的事,他們所得的奉獻本來是足夠的,但他們毫不滿足,竟將應該用於支援窮苦人的富餘財物,以不義的、褻聖的手段據為己有,填滿他們驕奢的貪慾,甚至不怕侵佔窮人必須的衣食費用,供自己揮霍。這樣的作為,一方面搶奪別人的財物,另一方面把貢獻於神的聖物,用以滿足自己醜惡及虛榮的企圖,實在是雙重罪惡。

  神的確有一處安靜的休息之處,在那堙A祂既不是教師,亦非法官;祂乃是新郎。我不敢代別人說話,但對我而言,就是在這間臥房,我有時被接待。被接待的機會不多,而且時間逗留太短了。有一人,他真正瞭解這一點:「但耶和華的慈愛,歸於敬畏祂的人,從亙古到永遠。」(詩一○三17)而我確知:「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三23)可是,「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羅八33)我曾經冒犯了神,但神已將我的罪一筆勾銷,彷彿我的罪從未存在過。神的饒恕改變了一切。「我們知道凡從神生的,必不(繼續)犯罪,從神生的,必保守自己。」(約壹五18)「……愛能遮掩許多的罪」,(彼前四8)這些話語使我們充滿信心;對這方面的認識所帶給我喜樂,勝過我在公義前庭所經歷的畏懼不安。如今,我敢認定我可能是在那些被揀選而蒙福的人當中,我盼望這一時刻能持久一些。主啊!請讓我能在我們稱之為內室的寧靜之處,與你經常同在。
那好像王已完成了祂一天的工作,眾人都已離去。案子也都已審畢,祂暫將繁重的責任放在一邊,與祂一些親近的朋友,進入祂的內室;在那堙A祂可以輕鬆,在私下無拘無束。任何人從那一刻回來,都會如新婦所說的:「……王帶我進了內室,……」。(歌一4)(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