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十)

(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翻譯

   第二十四講

   「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歌一4)誰在說這句話?雅歌的作者沒有告訴我們。可能是那些童女們不停的在這婸☆隉A在教會以及社會堙A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因此,嫉妒與團體的紛爭是常有的事。保羅承認他是遭「…假弟兄的危險」。(林後十一26)

   這位新婦也有她的一批批評者,她們對她說些不中聽的話。可是她為自己辯護說:「……我雖然黑,卻是秀美;」(歌一5)一些童女想安慰她,便說:「……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歌一4)

   當大多數少女聚集在一起時,就必有一些是不支持老一輩人的看法的,你們可以認出她們,當她們不向別人露出聲色時。她們形成一個緊密的小群;她們口出惡言,批評別人。她們充滿了「……爭競、詭詐、毒恨;有是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羅一29-30)神透過詩篇說:「在暗中讒謗他鄰居的,我必將他滅絕;……」(詩一○一5)

   一個毀謗者表現出缺少愛心;他說出惡毒的話之唯一理由,便是他人不喜歡他們所毀謗的那個人。而聽了毀謗話語的那些人,便受到了毒害,那些毒害的人再將毀謗的話語傳播給他人。結果,不多久,這種污染將廣泛傳播。一個人說出一個字眼;就僅僅那麼一個字眼,在?那間便傳到許多人的耳中。嫉妒毒害一個人的心,他的舌頭吐出苦澀的字句。

   一些毀謗者倒也直截了當;他另有一些好說毀謗話的人,卻隱藏他們的惡行。他們往往先歎一口氣,接著露出陰沉的面孔,假裝不願多談。等到他們把讒謗的話說出來,聽者並沒有理會他們的惡意。「我對這件事真是感到很難過!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他。我不否認別人所說的;然而當我說這些,實在很痛心。可是這的確都是事實,真可惜!他有那麼多可恥的事,可是這一缺點卻不容忽視」。

   當愛心已死,則信心亦亡。你是一個基督徒嗎?那麼活著要像基督,則你的信心也就活了。愛心可以激勵你的信心,而你的工作成果將會表現出這一點,「人若說他住在主堶情A就該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約壹二6)聽聽耶穌所說的:「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太十五8)

   「我們當誠心向天上的神……」(哀三41)如此,我們既會愛新婦,也會被新郎所愛,也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是神,「主乃是可稱頌的,直到永遠。阿們!」(羅一25)

   第二十五講

   「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我雖然黑,卻是秀美。」(歌一5)也許她並非誹謗,但我們要注意她那順服的耐心。她雖受到誹謗,但並沒有反擊,也未「以惡報惡,以辱?還辱?。」(彼前三9)她的回答是友善的。她將那些誹謗她的人,稱之為「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其實,稱她們為「巴比倫城(女子)」或者其他侮辱的名字都不為過,(詩一三八8)她同意那位先知所言:「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賽四十二3)她並未在猜忌之火上澆油;反倒像保羅一樣,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他都欠他們的債。(羅一14)

   每個人都應有這樣的胸襟;尤其對領導及治理的人物更為重要。管理他人的人需要瞭解自己的職責,不是彰顯自己的威望,而是協助他們。當他們得知下屬心中顯出不滿與不安時,便應以幫助者,而不應以威權者的姿態來回應。聽到抱怨與批評之後,不要採取辯護的態度,而最好是對問題提供合理的解決方案。這位新婦對她的誹謗者便是以輕鬆的口吻來回應。「暴怒的人,挑起爭端;忍怒的人,止息紛爭。」(箴十五18)

   「我雖然黑,卻是秀美。」這是在修辭學上所謂的矛盾修飾法嗎?絕對不是!現在我以最單純的想法來講:顏色與形式完全是兩回事。美並不取決於顏色。黑色瑪瑙就如同黑色眼珠,美極了。一頭烏黑的秀髮一定很美。

   假如新婦否認她皮膚很黑,那就是她沒有說真話。但她定要承認自己很美,因為新郎曾對她說:「……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歌二10)

   請注意她所談到現在的時刻,她沒有說:「我曾經很黑」來指她過去的一些罪過。皮膚黑,卻秀美,皆指她現在的狀況。一些最忠實的人可能看來並不美,但他們「得以看見主的榮光,……」(林後三18)保羅便是既黑而又俊美,「因為有人說,他的(書)信,又沉重,又厲害;及至見面,卻是氣貌不揚,言語粗俗的。」(林後十10)耶路撒冷的眾女子應以保羅的外貌來評斷他嗎?倘若她們那樣做,則保羅將會以一個醜傢伙而被排斥;那麼他的麻煩就會很多。然而,保羅卻是一位活在其貌不揚的帶病的超級美善之人。他可能將自己視為「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四13)可是神以及天使們,卻以他為美善之人來歡迎他。我們看到的黑色是外表。「……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十六7)每個人都有被陽光曬黑的經驗,但神說:「……你們的罪雖像硃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賽一18)【註】(續)

   【註】:每位聖徒的榮美是看他彰顯基督榮美的程度,而非外在所看得見的成就。(腓一20)屬肉體的人,大多以外貌認耶穌,連屬肉體的信徒,也是帶著世俗的眼光來評論人。

   請看保羅的自述,「我們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礙,免得這職分被人毀謗;反倒在各樣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就如在許多的忍耐、患難、窮乏、困苦、鞭打、監禁、擾亂、勤勞、警醒、不食、廉潔、知識、恆忍、恩慈、聖靈的感化、無偽的愛心、真實的道理、神的大能;仁義的兵器在左在右;榮耀、羞辱,惡名、美名;似乎是誘惑人的,卻是誠實的;似乎不為人所知,卻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卻是活著的;似乎受責罰,卻是不至喪命的;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六3-10)

   這是我們對所有信徒衡量的尺度,也是歷代聖徒所彰顯的榮美。但願聖靈能將耶穌的榮美顯明在眾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