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教育法

鮑思高

  一、為父母者及從事教育工作者應該知道孩子的心堣狨部C一個來自父母有虔誠信仰的宗教家庭的孩子,長大後有時特別對宗教具有反感。為什麼呢?因為他們見到父母所信的宗教,曾使父母為了參加集會,或去幫助別人,每晚都不在家堙C宗徒事業和愛德工作,雖是每一個信友的義務,但是不能因之而忘記對自己的家庭應盡的本份。

  二、為父母者及從事教育工作者所應注意的,並非他們有組織有系統的言論,而是他們本身的言行舉動。他們的態度就應該有引導孩子向善的教育作用,所以他們有責任使家庭充滿朝氣與活力,並使它成為安全的避風港,負起保衛和防護的責任。孩子生命的趨於成熟,雖然需要各方面的準備,不過他們特別容易效法父母的所作所為,而深受父母的影響。

  卷一 教育是一種愛的工作

  鮑思高是一位著名的青少年教育家。他說:「你們知道『教育』這名詞的由來,它是從『啟發』和『發掘』而來。事實上,教育是一種啟發的作用。」他教育的目標是「培植一個像耶穌那樣的人」,要把他的學生教育成人和像基督,就是神所計劃的成為一個完全人。他像一位農夫在孩子的心田中,撒下神「真道」的種子,努力耕耘使它開花、結果實,長成一棵大樹,成為一個完全的生命。

  一、 我們確實愛我們的學生嗎 ?

  公元1866年的8月上旬,有六個孤兒進入杜林的青年中心。他們的父母都死於霍亂。在來到此地之前,他們是一群流浪街頭的壞孩子。當時青年中心的負責人鮑思高已出外辦事去了。翌日,他回到青年中心。這些孩子遇見鮑思高時,連帽子都不脫,毫無禮貌。聖人慈祥地微笑著撫慰他們說:

  「你們路上愉快嗎?你們都好嗎?」

  「不好!」

  「為什麼不好呢?」

  「因為我們不願意住在這堙C我們要回家去。」

  「為什麼你們不願意住在這堜O?」

  「因為這堥S有什麼好吃的東西。給我們吃的都是些下等貨……」

  「但是你們所吃的麵湯和你們的同學、你們的長上所吃的完全一樣,就連我所吃的,也和你們一無分別啊……」

  「你自己願意吃,就儘管去吃好了。」

  鮑思高聽了這些越來越無禮的回答,覺得很難過。但是在表面上他仍保持鎮靜。他若無其事地轉向其他許多環立的學生,和他們談笑。

  那六個壞孩子說了最後一句回答的話,粗野地聳肩頭,怒目向四週看一下,就到操場的一角去了。

  編史者敘述鮑思高怎樣馴服他們時說:「許多次我親眼目睹青年犯規無禮的事實,但是鮑思高都能把那些野性的青年漸漸馴化成為溫良的羔羊,發掘出隱藏在每一個青年的內心的良善本性。鮑思高並不作正面的指責,也不取敵對的態度,卻用慈愛去安撫心靈,發現並表揚每一個人的優點,引他歸向神。」

  鮑思高對這六個壞孩子,也使用了同樣的方法,他同他們個別談話,用他溫和的言語,贏得他們的信任,並且使他們體會到他的愛心。接著帶他們去教堂認罪禱告,同神和好。這幾個孩子完全改變了。

  在這婼衧陘鬙尷怳洉暀@下。雖然父母與子女確有互相連合的本能,不過真正的愛是超越本性的。現在試反省一下:

  ˙我們愛自己的子女,就像喜歡一個洋娃娃或一種玩具,完全為滿足自己才去擁抱愛撫他們嗎?若是這樣的話,這種愛是無甚價值的。每一個孩子都是神的兒女;為了他,耶穌在十字架上犧牲了生命。

  ˙難道我們愛自己的子女,就因為他們賦有天才,他們生得漂亮,彬彬有禮,聰明伶俐嗎?這樣的愛就太屬人性化了,往往就由此產生偏愛。

  ˙難道我們愛自己的子女,因為我們只願依照我們的理想去塑造他們嗎?等到子女都能自主為生,不再受我們的影響時,我們就會發覺到我們的希望完全落空了。

  ˙我們愛自己的子女,就是因為我們教育了他們,常要他們的一切行動完全迎合我們的意思嗎?那麼這種愛也是純屬人性的愛。梅爾西主教曾說:「為父母者,不當取代神的位置。」真正的愛引人歸向神。神最完美的定義,要算使徒約翰的那句話:「神是愛。」

  鮑思高教育的秘訣就是這個:「用慈愛去安撫心靈,發現並表揚每一個人的優點,引他歸向神。」(續)

  摘自:愛的教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