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為何禱告的結果會遲延

戈 登

一、神到達人心的途徑

  神常是藉著人來感動人的。聖靈來到人心是以他人的心來達成的。我們在敬意中想藉著易懂的說法指出:在神計劃贏回世人對祂的真正忠誠時,常受到人的局限。這話也許有點言過其實;可是我所想到人所具有的那種恐懼、乖僻與萎縮的人性,要有大的改變,除非由神的聖靈來管制不可。但這個事實,受到如此的局限,真是令人難以理解。

  神需要人來成就祂的計劃。基於這一事實,會使我們毅然決然的想到禱告。要想擊敗仇敵,將失喪的人贏回,天上大祭司和信徒的最大行動就是代禱。神乃極為依賴我們的代禱;祂同時也強烈依賴我們認真的操練代禱。(參來七24、弗六10-20)

  神所渴望禱告的結果被神自己扣住,或者結果打了折扣,皆由於我們大多數的人沒有學到如何簡單而熟練的禱告。我們是需要受訓練。神瞭解這一點,祂自己願意訓練我們,不過我們必須願意;主動表示有此意願。而麻煩也就在這堙C神要求我們將個人強烈的意願完全放下,或者說,我們心甘情願降服於神,這樣,我們才是祂救贖這個世界最為得力的盟友。

  神對於我們禱告的回應會遲延,及拒絕(乃是出於好心),或者是為要給我們的是超過我們所求,或者神有更大的目的要完成。歸根結底,神自己的意圖是被遲延了。而遲延的原因是由於我們不願意學習如何來禱告,或者說,我們進步很慢──在學習中很笨拙。客觀來說,我們的禱告,神回應與否,都屬小事。可是主觀來說,對我們自己沒有小事,不論我們看法如何!

  然而,由於我們的努力不夠,神為這世界所立下的目標被延緩,方為頭等大事。許多人認為禱告就是想從神那堭o到東西,簡單的說,這種想法很狹隘,狹隘得可憐。可是這樣的想法卻又如此普遍。對禱告的正確觀念應該理解是禱告關乎的是祂對這個世界的計劃,包括一切事,以及整個事情當中之重要細節,我們都應該與祂同工,作為祂得力的伙伴。

  禱告的結果遲延,或者未得應允,其真正原因只在神與我們的觀點不同。在我們的求告當中,不是我們還未達到那屬靈的智慧,來祈求得那最好的;或是我們還未達到那無私的地步,求那比較好的,或最好的,而願犧牲眼前的一件好事。不自私便是甘願犧牲個人較小的願望,以換取那較大,而能影響多人生命的事情。

  我們以圖畫和以文字寫成的故事,會獲得很有果效的學習。這也是耶穌最喜愛的教導方式。在聖經堙A有四個神對禱告答覆遲延,或者說,頗具特色的案例。當然在聖經堙A還有許許多多有關禱告的故事,但這四例特為突出,或許最主要的教導都已包括在這堣F。當然,我們所熟悉那受到阻礙的禱告也都在這四例之內。每當我們與神建立了良好的連繫時,往往大多數的禱告都要受到外界的干擾;我們所舉出的這四個禱告的案例也不例外。它們是摩西祈求進迦南地;哈拿祈求生子;保羅祈求拔掉他身上的那根刺;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祈求那苦杯撤去。讓我們在下面分別來查看這些特殊的禱告祈求。

  二、為了一個國家的緣故

  第一個案例乃是摩西沒有得到神應允的祈求。

  摩西無疑是以色列百姓的領袖。不管從哪一方面來看,摩西都是人類部族的巨人之一。他的法典成為英美法學的基礎。從他自己所敘述的事業來看,他所有的才幹,包括制訂法律,組成一個了不起的國家,一位軍事將領與戰略家,皆出於他跟神之間直接的交通。尤其他是一位禱告的人。沒有一件事他不是先求告神的。他宣佈的每一件事,包括法律、組織、事奉、計劃等,皆有神的參與。當國家危難之際,受到道德災難的威脅,他便求告神,神便按著他的祈求,將一些計劃改變。他為個人的事祈求,皆得到神的應允。他是那種,事無鉅細大小,不論是關乎國家及個人的,都要直接來求問神的人。一般對他好評的記錄指出:他獲致巨大事業與成就的最簡單解釋便是禱告。神完全按著他的禱告而作工。在記載中,其大事的成就均為他禱告的結果。以上也是我們最簡單推論的摘要。

  而今,在摩西一生當中,只有一次例外;而這次例外,在他長遠得到神的應允當中,尤為顯著。摩西為一件事情反覆祈求,神卻沒有應允他。神絕不是善變而又專橫的。祂一定有祂的理由。是的,有。而且未應允的理由顯而易見。

  下面我們來看一些事實,那些由埃及被帶領出來,恢復自由的以色列人是很難領導,很難相處的百姓。他們遲鈍、憑感覺、心胸狹窄、無知、衝動、不懂什麼叫自制、好批評、易於惹人惱怒。一位做事負責的神,怎會定意要以這樣一批不爭氣的百姓來建立一個國家;這個國家在人類歷史上佔有重要性!藉這個國家,祂要以祂那普及而具有遠見的慈愛與雄心,將一個世界救贖回來。這一樁事,也只能以神用加利利的無知小民來建立教會相提並論!但是居然都成功了!一位神居然要做這些事!但也只有神能做成任何一件以及兩件都做成功了!要調教這種不爭氣的百姓需要多大的耐心!神究竟有多少耐心?摩西在曠野沙漠中,為他的岳父牧羊時,學到了相當的耐心;這乃是由於他十分認識神的緣故。然而,摩西臨了,卻被那些從前為奴的暴民之反覆無常的性情折磨得要死。

  當時,摩西所遭遇的環境是這樣的。有一陣子百姓缺乏飲水;眾人都渴得要死。在沙漠中缺水,對人的生命,幼兒以及牲畜都是最嚴重的事。事實上並不嚴重,那實在是小事一樁,因為有神與他們同行。這難處正是神施恩的開始。所有旅途中的艱困,全都是神的事。以色列百姓根據他們短暫的經歷,深知神能供應他們一切所需,而且還綽綽有餘。在他們離開埃及之前,有一連串重大的事情發生。然後是過紅海,每天定時都有新鮮食物送到百姓的帳棚前,還有娛樂,鵪鶉都舉手可得。其實這些已足夠了,還有涼爽的活水由磐石中不斷的湧出。當然,有這麼一位豐盛的神同行,任何的缺乏都無需憂慮。

  可是,以色列百姓卻忘記了;他們的鼻子比他們的記憶敏銳;他們的胃口比他們的心腸要好。埃及的韭菜香味遠比這位溫柔、有耐心、有計劃的神所給予他們的印象更為持久。他們的胃早已忘記那磐石所湧出的飲水。這些以色列百姓一定是我們的親戚,因為他們素來與我們具有同樣的家族特性。

  請聽,他們開始抱怨、批評。而神卻耐心的默然無語,只一味供給百姓所需。可是摩西這時還沒有達到像後來磨練出來那樣耐心的程度。他為了神,對以色列百姓堅定自己的立場。然而,他的態度與神完全不同。他發怒,言詞激烈,他擊打了磐石二次,可是神只吩咐他擊打一次。有多少次,由於我們耐心不夠,只應擊打一次的磐石,我們卻不只一次的擊打!活水出來了!神也顯現了!儘管以色列百姓對神是那麼的不順從,不尊敬,然而神仍然照顧他們。活水由磐石湧出之後,百姓們臉孔朝下,猛烈狂飲。站在暗處的神十分悲傷。看到那幅景象,那天神藉著摩西與百姓的爭吵,那批不成熟的百姓真是觸動了祂。摩西的惡言惡語,發怒的目光,在以色列百姓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要數年才能泯滅得掉。為了百姓的緣故,神必須要有所作為。摩西沒有順服神,也沒有尊敬神。然而,活水是供給他們了,因為他們需要飲水。而神仍然是以一顆柔軟的心腸對待以色列百姓。不過,神必須要教導以色列百姓:順服的需要與背逆的罪惡。神要以某一種方式教導,致使百姓們永遠都不會忘記。

  摩西身為領袖;領袖們不可如一般人那樣的做事;當然也不可以平民被對待。領袖是站在至高點上的。領袖們會影響許多人的生命。因此神對摩西說:「你不可進入迦南地。你可以帶領他們為他們清理進入迦南的路線,你可以向迦南望一望,但你不可進去。」這話傷透了摩西的心;其實更傷神的心,因為神的心遠比摩西的心更為敏感而易受傷。毫無疑問的,那乃是為了摩西的緣故。神並非情願說出這樣的話;可是為了以色列百姓的緣故,神的話說得很明白,而且也絕不能收回。摩西的確祈求神收回成命;他一而再的祈求。摩西實在想看看神所應許的迦南美地。神也感到傷心。然而紀律的刀刃,鋒利的割了摩西,鮮血噴出。於是神說:「不要再向我提這件事了。」神的決定是不能更改的。如若為摩西著想,按他從前的行為,神會很樂意改變祂的初衷,可是為了這個國家的緣故,並且也為了要贏回這個失喪世界的緣故,摩西的祈求就不會被應允了。那個不被應允的祈求,乃是要給數百萬以色列子民對於「順服」「敬畏」神的一個教訓;那絕非是誡命、冒煙山,或者被淹沒的埃及人之事蹟所能辦到的。這件事已成為帳棚國家,在曠野居住的每一帳棚以及營火旁的閒話。「摩西沒有聽神的話,他不敬畏神,他不能進迦南。」百姓們一種深沉的語調,敬畏的心態,被感動的表情,來口口相傳摩西不能進迦南的這件事。有些婦女及孩子們都因此而哭泣。他們都深愛著摩西,他們尊敬他。如若摩西也能進入迦南,百姓們會多麼高興啊!那兩面的真理──「順服」「不順服」,在以色列百姓的內心中,經年的在燃燒著。

  在這個事件之後的數年間,許多希伯來的母親告訴她們所渴望聽故事的孩子們,有關他們那偉大領袖摩西的事蹟。摩西的外表是眼睛深凹,長鬍鬚,態度威嚴,但卻有無限的溫柔與和藹,強中帶溫。在山上與神同在時,臉龐發光。孩子們會靜靜的在聽,而當母親輕聲的重覆說:「可是他未能進入迦南,神所應許之地,因為他沒有順服神。」孩子們會睜大了眼睛,沉靜下來。那些堅強的父親卻提醒他們正在成長的兒子們,要以摩西警告以色列人的事為殷鑒。於是,將摩西的事例編入歌曲,由全民傳唱:「順服,要敬畏的順服神。」我們可以完全理解,摩西此刻在天上俯視地上,內心深為感激神,為了以色列百姓的緣故,未允許他進入迦南。數年之後,人們的不自私與智慧絕不會作出那樣的祈求。一個人的禱告被神拒絕,而一個國家都得到了要「順服」的教導!

  三、神可能給的比所求的更多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第二個禱告的案例。這是有關一位希伯來婦女哈拿的故事。首先,她是具有廣闊視野的人。在久遠的歷史長河中,這個奇特的希伯來國家,位於埃及與巴比倫之間,在最早立國與最後分裂之間,共遭受兩度的道德淪喪與敗壞。在他們被趕出幼發拉底山谷之前,這個國家共有兩次陷入極大的危機。還是以利亞遏止了那第二次的危難。而哈拿的故事便發生於第一次的危難,那次國家首次的頹喪,以及極深的信仰歧異。

  立法的巨人摩西已故去很久。稍遜於他的那位繼承者約書亞也已故去。摩西整個的一代以及後來許多代的人都已逝去。巨人們已讓位給次一級的領袖,而今,連他們也都成為歷史陳跡。

  那是一群沒有領袖的百姓;因為按著原先計劃的真正領袖,起初是被忽視,接著是被遺忘。百姓沒有理想;他們挖掘地下的一切,然而藏在地下最深處才有寶藏。可是國家需要有領導能力的人才能將寶藏挖出。可惜他們是一群沒有領袖的百姓!哈拿的年輕歲月即發生在這個時候。

  這個希伯來國家的道德正在迅速沉淪到最低點。在示羅,他們依舊保持正式敬拜的儀式;可是那些祭司卻已沾染了極為嚴重的不道德行為;一種懶散的,毫無秩序的事奉行為當道。每個人所做的,在他們自己看來都是對的,在在顯示所依據的乃是最低下的標準。「在這塊土地上,沒有人擁有遏制的權力;可令百姓羞於他們所做的。」沒有政府,也沒有統治。的確,當年所多瑪以及姊妹城的實際情況,又重演於這些百姓當中。這就是哈拿所處的環境;我們也定能得到一幅清楚的畫面,而瞭解哈拿的處境。

  在以法蓮的山地,住有一位睿智而敬虔的農人。他牧養牛羊,栽種穀物,也許還有水果。他為人熱忱,循規蹈矩。他的農田距當時全國敬拜中心示羅不遠;他每年都同家人前往示羅獻祭。他娶了兩個妻子;哈拿是他所愛的。(沒有男人能同時掏心給兩個女人)哈拿是一位說話輕聲細語,體貼入微的女人。有一顆懇切而熱忱的心。可是她內心的失望卻與日並增。她心中的願望一直未能達成。她仍然是膝下空虛。

  雖然她未曾透露她的心思,但我們推測她一定殷勤不停的禱告;她實在不能,並極度失望,她所期盼的禱告回應卻一直沒有臨到。更糟的是她的對頭,在一個屋簷下居住的女人,總是挑動她的痛處,使她煩躁不安。這種挑動,年復一年,從未停止。對她揶揄,嘮叨不休,專挑她小毛病,因而她經常感到刺痛。一個家,充滿了這種氛圍,怎令人受得了!難道沒有人奇怪,為什麼「她心靈苦澀」,與「悲傷哭泣」嗎?她丈夫確實好言相勸,可是她內心深處仍然是焦躁不安。這種情況已持續多年。她期盼,她禱告,但得不到神的回應。這樣的苦痛以及那嚴酷的環境已折磨她有數年;她常常不解,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退一步,站高一點,視野寬廣一點,因為狹隘的視野會使她看不清周圍的環境。結果,我們可以說,她的心矇蔽了她的眼睛。她當時所看到的是:盲目的希望未見實現;長久的禱告未得回應;而在家經常所受到的刺激也未能緩解。她所要的,就是一個兒子。除此之外,別無他求。

  而神所看到的是一個國家,不,比這要更糟,是以色列這個國家,神想要贏回失喪世界的那偉大慈愛計劃就在這堙C而這個國家,如今已四分五裂。神所派遣來到這失喪世界的使者,而今正被那浪蕩子狡詐而巧妙的誆騙了。這個蒙恩的國家,本身正在失落中。而神計劃已久,耐心的要促進拯救這個世界,已被這個國家的大災難有所阻礙。

  神所需要的乃是一個領袖!可是這個國家沒有領導者。而最為糟糕的沒有人能夠被塑造成為領袖;沒有人具備領袖的條件。再者,也沒有這類的女人們能夠來訓練調教一個男人具有領導能力。其實,這乃是一個民族起碼能夠做到的,或者說,能夠得到的。神必須在得著一個男人之前,先要得著一個女人。而哈拿便是神所需要能被塑造成那樣女人的人。神揀選了哈拿是榮耀了她;可是在她能被神所用之前,必須要有所改變。於是,在其後數年間,她被修剪,被篩撒,被磨練。經過這些年的塑造與經歷,哈拿已成為一個新女人;一個女人具有廣闊的視野,成熟的思想,豐盛的智力,以及堅韌而順從的意志,從而使她為了神更大的目標而犧牲她個人的樂趣,順服一個更高的意志。

  接著,她又禱告了數月,一個男孩出生了,給他取名叫撒母耳。在胎兒期這數月受了母親的影響,生下了為神所需要的男孩。於是,一個國家,具體的說,這個以色列的國家,或者說,這個世界的計劃得以保全。這個男孩成為禱告一個鮮活的答案。這個小男孩在示羅的耶和華殿中事奉的故事遂傳遍了全國。撒母耳這個名字灌入百姓的耳中,構成了一位真神的事實與禱告的力量。這個孩子以及他成長的身影深深印入百姓的腦海,深信神應允了哈拿的禱告。撒母耳的領導能力帶給百姓重新信耶和華他們的神的種籽,由撒母耳出生非凡故事播種了下去。

  的確,神遲延了回應哈拿的懇切禱告,從而使哈拿焦躁不安而又不解其因,但神賞賜給她的,比她所求的要更多。

  四、深究一根刺的亮光

  第三幅偉大的畫面是保羅與在他身上如針尖一般的刺。當我們談到禱告肯定會得到神的回應時,便常會引出下面的問題:「那麼保羅身上的刺如何解釋?」有時,這問題是出於熱心人士,而他們感到迷惑;有時,提這問題的人都帶有一種喜悅的目光,好像他們很愛那根刺,因為這樣就可能得到一項理論。讓我們詳細的觀看,像坐在畫廊注視一幅畫,看看是否能得到一些幫助。

  首先,讓我們來觀察保羅本身。對這根刺的最大亮光還是要藉著保羅他本人。他解釋了這根刺。我們都認為保羅頭上有光環,是聖徒,這也沒錯。他的確是神的一位了不起的人!神所揀選的乃是為了特殊的職事。神本可由十二個門徒中選出一位,以用來開啟外面廣大世界的大門。但神卻繞過這個圈子,另外得到一位為這廣大領域,具有不同訓練的人。由於他幼年以及受教育都是在猶太的環境之中,所以從未失去猶太人的觀點。然而,當他生長在外邦人的世界接受訓練時,接觸了希臘文化;他那自然的心胸便特別適於對廣大的外邦人,做他被指定的工作。保羅具有敏捷的推理能力,豐富的想像力,鋼鐵般的意志,燃燒著的熱情,從不動搖的目標,還有他柔和的依戀著他的主。保羅真是一位無可挑剔的人物!難怪主耶穌為著服事而得著這樣一個人。

  然而保羅也有一些軟弱的特性。我們並非責怪,只是憑直覺而言,不過也不要忘記:保羅如有一樣缺點,在別人身上的缺點可能不可勝數。一個人的弱點,往往是鐘擺另一端的強項。保羅素有大志;他是一個巨人。在他的意志中,就藏有一個海克力斯大巨人。那些孜孜不倦的旅程,帶著可怕的經歷,在在都顯示保羅具有鋼鐵般的意志。不過,我們可以說,他已走向極端。這是否由於他那過度疲勞的神經使然?極有可能。有時候,他很頑強,固執;永遠以他的方式而行。有時一頭栽進去,咬緊牙關,勇猛前衝。我們不是在批評,是在談到我們親愛年邁而成聖的保羅,我們是實話實說。

  神很費力約束保羅來執行祂的計劃。而保羅也盡力在約束他自己。這一點,我們都能易於理解。當他竭力往前衝時,我們可從側面觀察,請我們翻到使徒行傳第十六章6節:「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再加上保羅生病,行動緩慢,以致「禁止」的信息先保羅而達至加拉太。再度,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徒十六7)這是神的聖靈所引導的方式嗎?如果是我,我會繼續往前走,直到神拽住我,把我往回拉!毫無疑問的,在大多數時候,神對我們大多數的人,不得不用此方法。這是祂所選擇的方式嗎?祂自己的方式,當然不是。其實,應該是這樣:要跟神保持親近,安靜,傾聽神對下一步的指示。寧願等耶穌說:「你們上去過節吧!我現在不上去過節,……」(約七8)於是,過了幾天,明顯的,神的那種明確的旨意臨到了。這些字眼:「想去」、「禁止」、「不許」──都如閃光般的進入了這位強人的特性之中。

  其實,還有更強的證據。保羅一心一意想要向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傳教。當他得了新生命的那刻起,便定意要如此。「耶路撒冷」這個城市似乎已牢牢佔據了他的思想與夢境。假如他若能到那些耶路撒冷的猶太人那婺茼h好!他瞭解他們;他跟他們友好。他曾是那群青年人中的領袖。當他們對那些基督徒怒火中燒,保羅比他們還要厲害。他們瞭解他。他們信任他:凡事絕不妥協。假如他真能有機會到那堙A他感覺形勢可能會改變。然而當他在大馬色的路上那最為緊要的一刻開始,他的耳邊便響起「外邦人、外邦人」的聲音。保羅順從了;當然,他帶著一腔火熱的心,順服了神。可是,可是──那些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如果他能夠去耶路撒冷!然而一開始,主就禁止保羅在耶路撒冷服事。主在聖殿中,給保羅一個特別的異象,向他和善的解釋他不能去耶路撒冷的原因。主對保羅說:「你趕緊的離開耶路撒冷,不可遲延;因你為我作的見證,這堛漱H必不領受。」(徒二十二17-21)看來神的話還不夠清楚嗎?當然很清楚。可是驚人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保羅想跟主爭辯他應該容許去耶路撒冷的理由。這將是一場冗長的爭辯;在總指揮官已下達命令之後,他的下屬還要與之爭辯!結果,主以斷然的語氣來結束這一異象,向保羅說:「你去吧!我要差你遠遠的往外邦人那堨h。」(徒二十二21)保羅的固執由此可見一斑。他的固執顯示了這位友愛與力量的巨人軟弱的一面。而他就是神在祂的計劃中必須要用的人。毫無疑問的,他也是神能夠用的最佳人選。保羅的光彩,在他的世代以及其後的許多世代,無人能出其右。不過,神為了要使保羅永遠按著祂的計劃而行,也花了不少力氣。

  保羅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而今,那根刺進入他的生命當中,常使他煩躁不安。他稱之那為一根刺。這是多麼生動的字眼!一根尖銳的刺插入他的皮肉之中,不論是睡著,醒著,織帳棚,宣道,寫作,那東西的尖端永遠刺入他那敏銳的身體。起初,這根刺並沒有折磨他太厲害,因為他可以有神來依靠。保羅來到神面前祈求:「請你把這根刺拿走吧。」可是那根刺仍然在那堣蒫菕C第二次禱告,事態有點急迫,但仍然沒有任何動靜。時間的考驗是所有考驗最為艱困的。等候的結果,仍然沒有改變。於是保羅第三次的禱告,其迫切之情,是我們可以想像得到的。

  現在,我們要注意三件事:第一,神有回應保羅的禱告;雖然神沒有應允保羅的祈求,但有回應。神並沒有忽視保羅以及他的祈求。神於是坦白的告訴保羅,最好是不要把刺拿掉。那是一個孤獨無眠之夜,當然也許並非如此。令人驚異的是耶穌的聖靈,臨近保羅。外耳是聽不到的,但保羅的內耳卻聽得清清楚楚。耶穌的語調極為柔和,彷如最親密的朋友之間的談話:「保羅」,那聲音說:「我瞭解那根刺;它是如何的刺痛你。其實,它也刺痛我。若是為了你自己,我會很快很快就把它拿掉。可是,保羅,」主的聲音變得更為溫柔:「把刺留在那兒,為了他人,那就更有好處。我心中的計劃,藉著你,是有上千上萬的人,是的,保羅,為了上千上萬的人,唯有這樣,才能使計劃能夠實施。」這是主所說的第一部份的話。保羅躺著,以一種無比敬畏的心,思念著主的話。過了片刻,主更輕聲細語的繼續說:「我會在你的左右,你擁有我榮耀的啟示會跟你的苦痛相一致。保羅,榮耀將勝過那針尖般的刺痛。」

  我們可以看到年邁的保羅,有一天晚上在羅馬他租賃的房子堙A時間已經很晚了,忙了一整天,聽他講道的人都已離去。他坐在一張老舊的長椅上,顯出想要入睡之前的遲緩,一隻胳膊摟著路加,就是那親愛忠實的路加醫生;而另一隻胳膊摟著年輕的提摩太,不過這時已不是那麼年輕了。保羅目光閃爍,語調因情感激動而顫抖,向他們說:「我親愛的老朋友,你們知道嗎?為了那令人羨慕的榮耀,就讓我受這根刺的苦,我實在不願意。」他發自內心,因感傷而沙啞又顫抖的語調,停了片刻,繼續說:「這根刺是帶著令人驚異的耶穌榮耀的同在呀!」

  保羅以他的經歷而言,的確獲得了雙重的祝福。神為了祂那可憐被愚弄的世界所定的計劃當中,有許許多多工作要做,而保羅在這些工作當中,又有不可言喻的與主之親密關係。他的禱告,神有回應,但未應允;因為有更大服事的計劃要他來執行。

  五、在膝蓋上形成的禱告

  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禱告案例;是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求神將那苦杯撤去。

  在德國柏林西南方的德勒斯登皇家美術館中,特闢有專室展出拉斐爾的作品,其中包括有聖母像,而最為令人注目的便是《耶穌在客西馬尼》這幅油畫。畫中汲倫小溪,稍為突起的地面,還有一叢長滿節瘤的橄欖樹。當夜,月圓明亮,月光使得樹叢深處更有黑暗。那埵酗@群人躺在地上,顯然是睡著了。在另一處的樹叢間,有少數幾個人斜臥著不動,他們也都睡著了。在更遠處,有一孤獨的身影;那真是孤獨,也不能再有更大的孤獨了,除了明天將要發生的事以外。

  這位偉大的耶穌!神的兒子;聖子。人的兒子;神人!沒有任何擅長素描的人之畫筆能勾出祂的神性與人性之間的線條,永遠都不可能;因為神與人的綜合,其本身即是神。因此,祂已超出人的理解。在客西馬尼,祂的人性突出,也是悲傷而明晰的顯出。明日之戰正於此地開打,髑髏地位於客西馬尼。山丘上的勝利已在樹叢中贏得。

  罪人經過數千百年塑造的性格,而要他瞭解一個無罪的人,想到要接觸罪的那種恐怖,簡直是不可能的。當耶穌在那夜走進樹叢,一種可怕的情緒侵襲祂的心頭,因為祂將實際接觸到罪,以某種意義而言,實非我們所能理解。以最深遠的定義而言,祂就是要被「作成罪」。正如哥林多後書第五章21節所說的:「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此為當時任何文字都無法表達耶穌那種強烈不安的情緒。那是一種不可言喻的恐怖,畏懼的寒意,驚駭狂亂的侵襲了祂。罪的毒氣似乎充滿了祂的鼻孔,而令祂窒息。在那邊的樹叢間,一種傷痛籠罩著祂,困境緊緊抓住祂。難道就沒有其他的方式,得一定要這樣!祂的一句簡單的禱告,在我們聽來,因過度憂傷而奇怪的變了調:「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太二十六39)耶穌仍然可以仰賴一種可能,一種並非是夢魘景象的可能。希伯來書的作者就這一點給了我們一些提示:心靈的憂勞幾乎會折斷命脈。於是耶穌發出一個附加,祈求力量的禱告。父應允了子的祈求:「有一位天使從天上顯現,加添祂的力量。」(路二十二43)漸漸的,一種比較安定的情緒表現出來;在黑暗中,耶穌又作了第二次的禱告。情勢在轉變,祂的得勝已圓滿達成。祈求也改變了!既然這苦杯不能撤去,只有這樣,父神拯救這世界的偉大計劃方能順利進行。於是,耶穌禱告說:「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二十二42)

  這項改變的禱告是在耶穌膝蓋上作成了!我們帶著極大的敬畏,安靜的說:單獨與神相處,在這樣的情況下,更能清楚瞭解父神真正的旨意。

  真正的禱告,乃是單獨與神相處,在膝蓋上形成的。我們以最深的敬畏之心,虔敬的語調來說:在耶穌表現祂人性的日子堙A也是祂「真實」的一面。而我們,比起耶穌是何等無限的虛假!難道我們不計劃與神單獨相處,習慣性的把門關上,把聖經打開,順從神的旨意,我們就可能為這神聖的禱告伙伴受到訓練。如此一來,我們就會有更清楚的視野,更廣闊的目的,更真實的智慧,真正的無私,單純的要求與祈盼,滿心喜樂的與神在服事上同工。如此,在神的世界堙A為祂獲得了多次的大勝。

  譯自:《實用禱告的講論》─「禱告的攔阻」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