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二)

王一婢 編寫

  王頌靈說,當她腳踩在這空曠寂寞一片枯草的荒原上,心堣ㄔ拲o湧出一個歎息:「我的一生要在這堳袡L了。」頓時聖靈光照她,她馬上在主面前悔改:「主啊,赦免我,你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曾為我這罪人降世為人,你生在馬槽,長在拿撒勒,為我受苦,為我受死,我是何人,竟敢為自己來歎息!主啊,赦免我、赦免我吧!」從此以後,王頌靈將青海的勞改營看為是神量給她「當兵的哨所」。因為在後來,她父親在英國倫敦的教會,曾要為她辦理去英國的手續,但王頌靈拒絕了,她的話就是:「一個兵丁,官長派他在那堹萵^,他怎麼可以隨便離開哨所呢?」(王又得牧師在英國領受了「願中國人在哪堙A基督也在哪堙v的異象,在英國創辦教會,組織華人團契敬拜。參考利茲華人教會http://www.leedsccc.org.uk/index_sc.html)

  在2002年,王頌靈與幾位學生談到青海的生活時,她輕聲說:「說不苦,那是假的,苦是苦,吃的、住的都很苦,但這些還算不得什麼,最最難熬的是那一種凌辱,不把你當一個人來看待。」

  然而希奇的就是,隨著光陰荏苒,王頌靈竟愛上了青海這一大片貧瘠的高原,愛著勞改營堛A刑的難友,愛上那兒的人民,包括藏民,甚至她也憐愛那些管教過她、也曾經苦待過她的勞改營的管教幹部。王頌靈心甘情願與神的百姓同受苦難。在晚年回到上海後,她仍情繫青海。

  有一次她和姐妹們講到青海時,王頌靈笑著說:「你們不要以為青海很貧瘠,什麼也沒有,青海有『四大寶』,你們聽說過嗎?」當大家都搖頭時,她一一數說給大家聽。

  有次說到卷心菜,王頌靈就講到青海的卷心菜了,她說:「你們真不會想到那堛漕髐萰璁釵h大,就跟一只洗臉盆似的大。」一邊笑著用雙手圍出一個樣子來。

  王頌靈多次打聽那埵釣S有傳道人來上海,很想得知那塈怚S姐妹的光景。她也曾幾次計劃再去青海看望肢體,終因體力不支,無法如願。

  六、雅歌書中的基督,求你與我同在
 
  從1959年起,中國接連三年遭到嚴重的自然災害。青海省本來就是貧困落後的地區,那時普通百姓的日子都很困難,而關押在勞改營中的犯人更是過著極其艱苦的生活。

  青海是畜牧業地區,出產牛羊,那時牛羊肉都運往蘇聯去了,餘下的羊腸羊血就給勞改營的犯人當伙食。吃飯的時候,每個犯人發一碗羊腸湯當菜,犯人的伙食自然沒有什麼調味品,加上那麼大量的羊腸,也沒有仔細地清洗乾淨。因此羊腸湯不僅有刺鼻的腥羶味,而且有時會浮著一團黑黑的羊糞。那堛漁薸韁尼N,白天有攝氏零下二十度,拿到了湯碗,必須即刻捧著喝下,否則一會兒碗內便結起薄薄的冰片了。除了羊腸湯,有時用山芋的枝藤老葉煮湯,犯人稱為「老葉湯」,老的枝梗咬也咬不爛。有時發一碗青稞麥粒,糠?都沒有磨掉,必須用力咬嚼才吞咽得下去,但吃下去腸子會阻塞,大便通不出,十分難受。

  王頌靈說起有一位關押在一起的天主教小姐妹,當時二十歲出頭,她也是從上海去的。她父親是銀行家,家境十分富有,有兩輛私人汽車。這位小姐長得十分秀氣,王頌靈說「像小天使一般」。王頌靈看見她捧著刺鼻的羊腸湯,閉上眼睛微笑著仰臉向天父謝恩時,王頌靈的心深受感動。

  在食物匱乏之時,有管教人員想到了一個方法:開卡車到結了冰的大湖上去,炸開湖面凍得硬硬的冰層,捕撈湖堛熙翩C那時候青海本地的居民都不吃魚蝦,因此湖堛熙螂篞蔆巨鞃袨I,冰一炸開,魚都蹦出來,有的魚大的有三尺長,卡車載滿了魚開回營地,這樣犯人們便可以吃魚了,王頌靈說這是最好的伙食。

  王頌靈初到勞改營時,房屋尚未造好,先是住在帳篷堙A因為人多帳篷少,所以每個人只有七寸寬的地方可睡,大家側著身緊貼著睡,根本不能翻身。王頌靈說:「幸虧睡得那麼擠,否則凍也要凍死了。」後來房子造起來了,條件改善了一點,在大火炕上睡,一個人有一尺二寸寬的地方。睡覺的時候可以平躺了。

  在生活艱難長期貧窮缺乏的環境中,王頌靈曾想起馬太福音第十九章29節:「凡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親、母親、兒女、田地的,必要得著百倍,並且承受永生。」王頌靈對主說:「主啊!『承受永生』,我確信無疑,但在前半句的『百倍』是否是靈意呢?」在晚年時,王頌靈對她的學生們說:「主的話句句都是信實的,主讓我得著的真是超過百倍啊!」主賜恩給祂的使女,晚年享受主的豐富。然而王頌靈對自己仍非常的節儉,而對貧苦的、有缺乏的,她卻十分關心,樂於施捨。

  勞改就是勞動改造,王頌靈被安排在製鞋組。管教人員規定每人每天要扎好三雙成人布鞋底。王頌靈說當她第一次扎布鞋底時,猛想起十多年前的一件事:那時她十三、四歲,中學的老師安排女學生有一門手工課,叫每個女學生回家時帶一雙布鞋底來扎。王頌靈回家對母親一講,母親便鋪了一雙小小的,是她小弟弟的鞋底給她。王頌靈不喜歡這手工,她扎了一隻後,便放在枕下不再扎第二隻了。突然有一天,老師對她說:「你的手工完成了嗎?拿來給我看看。」王頌靈不敢對老師說沒完成,回到寢室,取了那一隻扎好的布鞋底,不是一雙,心中忐忑不安地交給了老師。老師沒有在意,就在那隻小鞋底上給她打了個分數,算是手工課的成績。當勞改時,王頌靈又一次拿起鞋底來扎時,她甘心樂意地說:「主啊!我該做,我該做。」與王頌靈一起勞改的難友姐妹說:「當時我們這一批女犯人,有的心情壓抑,有的滿腹怨恨,拿著鞋底都馬馬虎虎地扎,只有學生出身的王頌靈,她扎的鞋底針針密密麻麻,行行整整齊齊,質量一直是全組第一名。」

  王頌靈勞動得好,並不是為得人稱讚,而是甘心順服在主的手下。因此當管教人員要提拔她當犯人中的大組長時,她拒絕了。她的不識抬舉冒犯了這位管教人員,以致後來吃了許多的苦。當王頌靈生病了,這位管教員就報復說:「別人生病可以去看病,就是王頌靈生病不可以去看病。」甚至王頌靈無力行走時,還說她裝病,吩咐人架著她拖出去批鬥。

  扎了一段日子的鞋底後,管教人員又挑出年輕的女犯人去做更重的活,王頌靈被挑出來去縫製藏靴。藏靴是藏民穿的羊皮靴子。王頌靈說:「藏靴的鞋面是兩層用膠粘合的羊皮,鞋底是七層粘合的羊皮,上下共九層羊皮。每次上鞋,先用鞋鑽用盡力氣在九層羊皮鑽上孔,然後用鞋線穿過,用勁扯緊。」王頌靈是學生出身,加上從小身體體質差,對這樣要用手勁的活實在力不能勝,每次鑽孔,都從心堜I叫:「主啊!」因為用盡力鑽,又側身拼命地扯緊鞋線,王頌靈的脊椎骨變了形,用手一摸是很明顯的S型。

  在這樣忍辱負重的日子中,王頌靈無怨無悔,向著主的心專一不變。因為長久挨餓,許多犯人偷東西吃了,有的犯人偷吃製鞋用的化學漿糊,發生中毒死亡,也有上海去的犯人在勞動時偷藏了一棵卷心菜,在管教員休息日時,大家用碎布料當柴,燒熟後吃了充饑。但王頌靈從不吃她們偷來的東西,保守著神兒女的清潔品行,於是撒但就更凶惡地攻擊她。

  與王頌靈睡同一室埵酗@個老年女犯,平時王頌靈一直謙卑地服事著同室的難友,每天幫大家打熱水,灌熱水瓶。但這老年女犯竟對大家說,王頌靈為她沖熱水瓶時偷拿了她每月的津貼費(犯人每月發二元二毛錢生活津貼),王頌靈對她的話默不作聲。接下來,那老年女犯更加恨她,無中生有地造謠誣蔑說,王頌靈生活作風不端,當著眾人,用下流話大聲謾罵王頌靈,王頌靈仍默然不語。

  這老年女犯晚上也不放過王頌靈,夜晚王頌靈躺在鋪上時,這女人便將一把四寸長的水果刀,在王頌靈旁的水泥地上「嘰咕嘰咕」的磨刀刃,嘴堳諞謔a叨念著:「殺死你!殺死你!」王頌靈說:「在監獄中,犯人與犯人之間的凶殺鬥毆,是無人重視的,也無人為你主持公道的。那時,我只有整夜不息地呼求:『雅歌書中的基督啊,求你與我同在。』」

  驚恐無助的王頌靈深知,只有在主耶穌十架寶血遮蔽下,撒但不能越過,結果仇敵的利刃被主釘痕的手擋住了。

  雅歌書是王頌靈一生中非常珍愛的一卷書,雅歌書中的良人,是她一生的至親至愛。在晚年她給幾位姐妹查經時,她第一卷查的就是雅歌。王頌靈說:「雅歌是愛的篇章,是在聖經全本的中央,正如人的心臟在身體的中央,若是我們對主的愛冷淡了、丟棄了,就如一個人心臟停止了,那就是生命的死亡。再多的工作,也是徒然的。」

  她誠懇地勉勵這幾位姐妹:「讓主的愛在我們心中如死一般地堅強,主的路是愛的路,生命是在愛中成長的。」

  到了有一天,勞改營的上級領導來場媕邠d工作,女場長在會議上稟報工作。忽然那個老年女犯乘人不備,衝進會議室,大聲吵嚷說女場長侵吞犯人的津貼費……。這一來,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女場長更是怒不可遏。商議後決定立刻將這老年女犯送到醫院去作檢查。一查下來,原來她早已患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症了。這一來,女場長名譽澄清,王頌靈長期受的誣陷誹謗也不攻自破。

  隔了一年多,管教人員從醫院婸潀^那個老年女犯,她已變得目光呆滯、行動遲緩。管教員將她帶到勞改的工場,當眾宣佈:「現在她可以做一些輕微的勞動,但要有一個人來照顧她,我決定放在王頌靈旁邊,由王頌靈帶著她幹活。」王頌靈回憶起當年的情景時笑著說:「我一看見她進來,心頓時吊了起來。」足見這人對王頌靈的傷害有多大。聽到宣佈後,王頌靈明白這是主的安排,她禱告主:「主耶穌啊,求你加給我愛心來待她,求你救救這可憐人的靈魂。」

  王頌靈有一點點糖果,是愛她的弟兄姐妹寄給她的。於是,王頌靈每天去勞動時帶著一顆糖果去給她吃,那個神情木然、一聲不吭的老年女犯看見糖果露出一點開心的樣子。王頌靈剝開糖紙放進她嘴堙A然後輕輕地對她說:「我說一句,你跟著我說。」王頌靈禱告說:「主耶穌,救救我。」開始兩天,那人一言不發,幾天後,她肯開口說「救救我」,卻仍不肯呼叫「主耶穌」。王頌靈知道這是屬靈爭戰,天天為她迫切禱告。又過了幾天,老年女犯開口說了「主耶穌,救救我」。王頌靈繼續帶她認罪:「主耶穌,赦我罪孽,作我中保,救我靈魂。」老年女犯慢慢地、一句一句跟著禱告,王頌靈的心十分喜悅。

  不久勞改營通知老年女犯的女兒來保釋了她,可以領她返回家鄉去。她女兒來後,王頌靈也帶領這女青年接受了救恩。可是王頌靈還有一件心事未了,王頌靈深知這老年女犯多年來極其節儉,從不捨得用一分錢,那麼她歷年的津貼錢到底放在哪兒呢?問問這老人,她一聲也不答。王頌靈叫她女兒仔細地找,但她女兒翻遍母親的衣物被褥,也找不到一點錢。王頌靈知道沒幾天她們要離開了,只有禱告主:「主啊!憐憫她們吧,她女兒務農,家婺g濟狀況並不好,能找到這筆錢,對她們會有幫助的。」就在她們母女倆要啟程的當天清晨,那女兒睡在母親的床鋪上,床挨著磚牆,為了防寒氣,平時犯人們都用廢紙箱的紙板隔在床鋪與磚牆之間。那女兒起床時,用手撐了一下床旁的紙板,忽然,她覺得有一個硬硬的東西卡在紙板縫隙間,於是她站在床上,伸手探入紙板間,一下子摸出一只扁扁的破舊眼鏡盒子,打開一看,堶惘陷X百元人民幣。那女兒興奮得飛快跑到王頌靈處高興地喊著:「阿姨!阿姨!我媽的錢都找到了!」

  王頌靈經歷的就是這樣一位又真又活、滿有慈愛憐憫的主。同時,她自己效法基督的愛,來愛周圍的人,包括傷害過她的人。

  王頌靈講到在勞改營內有一位年青的女管教員,她的丈夫是抗美援朝戰爭中的榮譽軍人(受過重傷),那時擔任軍隊堛獄熅伢F部。因而這年青的女管教員待人傲慢,對待王頌靈是無緣無故地特別仇視,每次說話都是凶巴巴的。但後來她自己犯了生活錯誤,破壞了軍婚,開除了公職,成了一名服刑的罪犯。王頌靈說到她時,沒有一點記仇的心,更沒有一絲一毫的幸災樂禍。反而帶著憐憫的心說她其實很可憐,因夫妻年齡差距大,丈夫又是殘疾,沒有正常和諧的家庭生活,可能影響了她的心理狀態,所以對人的態度那麼生硬,結果還犯了罪。

  還有一位女管教員(就是王頌靈生病時,說她裝病不准她去看病的那個人),在王頌靈1989年離開西寧回上海後,她患了癌症,有人向她傳福音,她接受了主。當她遠程來上海看病時,特地打聽了王頌靈的住處,來看望王頌靈,並為著從前對王頌靈的苦待,誠懇地向王頌靈道歉,並高興地告訴王頌靈,她已相信了主耶穌。

  七、高牆不能隔絕主愛
 
  沒有人能比那些身陷囹圄之中的弟兄姐妹更能體會使徒保羅在羅馬書第八章35節中所傾吐的心聲了——「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饑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勞改營的四周有高高的圍牆,也有解放軍的崗樓。然而在這與外界隔絕的勞改營內,主耶穌的愛沒有與祂的使女隔絕。

  當王頌靈和孫美芝在青海勞改營中相遇時,彼此心中得到極大的安慰。她倆分住在兩個囚室中,在她倆的住房中間有一個大院子,犯人與犯人之間不准往來互相交談,特別是她們倆都是傳道人,管教員特別注意。在勞改的頭幾年,1959年到1962年,正值全中國自然災害時期,生活艱苦,物資匱乏。

  孫美芝的父親是一位很有名望的學者,是全國人大代表。他曾向政府部門提出要給女兒減刑,獄中領導便找孫美芝談話,要孫美芝寫認罪悔過之類的報告,但被孫美芝拒絕了,但家中的親人顧念她,將自己定量分配到的罐頭食品省出來寄給她。孫美芝收到後,想與自己的姐妹王頌靈分享,但是她倆分處兩個囚室,犯人之間又規定不准往來,不准交談,孫美芝就想出一個方法。

  犯人洗衣服都在一個地方,那埵酗禲A有水斗。當孫美芝看見與王頌靈同室的林姐在洗衣服時,她就將食物放在一只小茶缸中,夾在胳膊下,身上披一件厚厚的棉大衣遮蓋著走到林姐身旁輕聲問她:「你與王頌靈一起的吧?請轉交給她。」就將小茶缸放在水斗邊上。林姐懂她的意思,洗好衣服後,將茶缸放在臉盆中,用洗淨的濕衣服蓋著,拿進自己的囚室,四周看看無人注意,輕輕放在王頌靈的被褥旁。王頌靈明白是孫美芝帶給她的,過幾天,再由林姐將茶缸在洗衣時帶出,乘人不留意,放回在孫美芝的洗衣盆處。

  有時,孫美芝要送衣服給王頌靈,她就留意看好,有與王頌靈同室的難友在曬衣服時,即將自己的衣服放在旁邊,輕聲叮囑:「你收衣服時,請將這件衣服帶給王頌靈。」有時還在衣服口袋塈迄X粒糖果。

  孫美芝並不是單愛同工,她看見別人有缺乏時,也樂意將家人寄給她厚厚的新棉鞋送人。

  與孫美芝、王頌靈關押在一起的有些天主教的信徒,當時她們很年青,只有二十歲左右,王、孫兩位姐妹待這些天主教小姐妹十分親切體貼。有一位天主教的楊姐妹記得有段時間她身體虛弱,全身的淋巴結腫大,很疼。獄醫說要打鏈黴素,但獄中醫院藥品匱乏,獄醫對楊姐妹說,王頌靈的父親從英國寄鏈黴素來給女兒用。楊姐妹無奈之下向王頌靈商量,能否給她用一些。王頌靈一口答應,第一次就給了她十瓶,並說:「你身體有病,儘管用好了。」另一位天主教小姐妹,因嘴饞,有一次用家堭H來的衣物向別人換零食吃,孫美芝見了,就輕輕對她說,這樣做不好。這位小姐妹知道這不合聖徒體統,以後就再也不做了。

  事隔了近半世紀,今天這些天主教的姐妹回憶起來,都說:「我們都暗暗地將王頌靈、孫美芝當作是愛主的榜樣,心中非常的敬重她們。」

  孫美芝分配在被服組,縫製被褥,每天的勞動是不停地踩縫紉機縫製被子,她的產品質量也一直是第一名。王頌靈知道她勞動強度大,體力消耗大,王頌靈生病住病房時,便將自己每頓一只小小的黑雜面窩頭省出來,托人帶給孫美芝,讓她吃得飽一些,王頌靈躺在床上,忍餓容易熬一些。

  關在勞改營時間久了,管教員對他們也稍稍放鬆了。王頌靈和孫美芝有機會可以交談了,於是倆人即開始向難友傳福音了。王頌靈在2003年與學生們交通到傳福音工作時,她說:「使徒們是祈禱傳道,我們傳道時就應該是祈禱先於傳道,這樣才會有效果。現在很多人看重講道,其實我們是要將神的道傳遞出去,將主的生命傳遞出去。傳道之前,必須有足夠的禱告,然後或是言傳,或是身傳,有的環境中身傳比言傳更有果效。」

  王頌靈和孫美芝在監獄中,在勞改營中都是默默以愛心,長年累月地捨己服事周旁的難友,神與她們同在,漸漸將福音傳開。而她們自身的見證與暗中向神的禱告、在禱告中所付上的代價,只有天上的主最清楚了。

  就如林姐她是1958年蒙冤入獄,老家有年邁的母親,有丈夫,有五個未成年的兒女,最小的只有一歲半多一點。到了青海勞改營後,心情鬱憤,生活環境又極差,不久就生了病。她與王頌靈同鋪,王頌靈關心她,服侍她,後來孫美芝、王頌靈就將主耶穌的救恩告訴了她。林姐接受主後渴慕要主的話語,王頌靈便將聖經寫在小紙條上暗暗給她,林姐就默記,背出後就撕掉,再向王頌靈要一段。有一次林姐不小心將王頌靈寫給她的主禱文紙條掉落在地上,馬上有人拾去報告管教員,管教員認定是王頌靈在傳道,當晚即召開大會批鬥林姐,一定要她交代是誰傳耶穌給她的,是誰寫的經文。有人大聲喝斥,有人將手指直指到林姐的鼻尖上,甚至威脅她,要是不坦白,不交代就要加刑。但林姐不肯出賣王頌靈,她愛耶穌也愛耶穌的使女,主就奇妙地保護她,在批鬥時,人的怒罵聲彷彿在很遠的地方,臉上竟不自覺地露出笑容,以致管教員喝斥她:「不准你嬉皮笑臉的。」

  結果主恩待林姐,就在批鬥會過後不久,場長竟讓她獲得提前半年釋放,回到上海與丈夫、兒女團聚。當她喜出望外地離開勞改營的大門時,孫美芝和王頌靈都到大門口送別她。(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