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事奉(一)

勞倫斯

  讀經:羅十二1、西三23-24、啟二十二3-4

  二十五日

  主是我愛的目標,我心已被祂所奪,我喜歡與祂不斷的親密交通。我惟有與祂親密才能明白祂的心意,體會祂的心腸,以祂的心意為我的心意。正如祂說:「你們若常在我堶情A我的話也常在你們堶情A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約十五7)祂的話就是祂的心意。我與祂親密,祂的話就進入我堶惘足飢琲漱葸@,我把這心願告訴祂就叫做祈求,祂就成就我所求的。我接受祂的心意為我的心意,這是愛的順服。我把祂的心意告訴祂,這是愛的事奉。祂的愛在我堶悸藀^給祂,祂的心意在我堶悸藀^給祂,這樣就是愛的事奉。祂是至聖至榮的,祂只能悅納自己的心意,祂只能享受祂自己的愛情,祂只能欣賞祂自己的工作,凡不是出乎祂自己的都配不上祂。

  人不與主親密交通,就不會體貼主的心意;不體貼主的心意,這樣的禱告就不是主心意的反應,所以這種禱告不是事奉主。人不與主親密交通就不會明白主的心意,人不明白主的心意這人講道就不是主心意的反應,所以這種講道不是事奉主。

  人與主親密交通,就體貼主的心意,祂把這心意向主禱告,這禱告乃是主心意的反應,所以這種禱告是事奉主。人與主親密交通,就明白主的心意,他把這心意向人傳講,這講道乃是主心意的反應,所以這種講道是事奉主。

  這樣事奉主不是以事件而定,不能說某件事是事奉主,也不能說某件事不是事奉主。事奉主乃是以做事之人的心靈是否充滿主而定,所以惟有主最清楚誰是事奉祂的。

  一個作人僕人的若以主為他愛的目標,與主親密交通,他的心靈就充滿了主,火熱愛主。他無論做什麼都是從心堸答滿A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這樣就是事奉主。他無論做什麼,他的心靈向主發出主愛的回聲,能使主感到祂自己熱愛的反應,這正是事奉主,這真是愛的事奉。

  所以事奉主乃在乎心靈,不在乎事工。我們無非是在正經事工上用我們的心靈事奉主。如果我們有疾病不能做事,我們的心靈也照樣事奉主。哦,沒有什麼能阻擋我們與主親密交通,照樣,也沒有什麼能阻擋我們向主獻上愛的事奉。

  摘自:愛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