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神聖呼召(一)

小德蘭

  此篇是小德蘭寫給長姊「瑪利」修女的。

  小德蘭說:「我的聖召就是愛。……我願愛耶穌,到他人所未到的地步。……耶穌如能賞我無邊無涯的愛,那多好呢?……我要竭力得著殉道的榮冠,若不能以流血得,就要以愛情得。……愛耶穌實在是一種真智慧。此外我不求別的智慧;我只願愛耶穌,愛到如疾如醉的地步。」

  一、我至愛的長姊!你請我給你留下一些紀念,……現在既蒙院長允許同你談心,實為莫大的喜樂。當我尚未能學語時,你便曾代我向主耶穌許願將能事奉祂;由家庭到修院,你與我實在兩重姊妹的關係。

  親愛的代母!今晚與你談心的就是你親自奉獻給神的那個孩子,也是愛你好像小孩子愛他母親一般的那個孩子,……我對你滿懷感激的心腸,只有將來在天上,你才能完全明白的。

  阿,我至愛的姊姊!你要聽見主耶穌啟示給你的小女兒的奧秘;我知道這奧秘,祂也曾啟示給你的,因為這是你教導我怎樣去接受神聖的訓示。是的,我還想咿呀幾句這種非人的語言所能傳道,而堶悼u能隱約感覺到的東西……。

  你不要以為我是沐浴於屬靈的安慰之中;阿,不!我的屬靈安慰就是在世上沒有屬靈的安慰。主耶穌並不顯示祂的自己,也不使我聽見祂的聲音隱密地教導我;祂並不用書籍,因為我所讀的我也不大明白!但是,有的時候,如今天傍晚在乾枯無味中默禱將畢之際,我忽得著這樣一句話來安慰我:「這是我給你的『愛的道路』的教師,祂告訴你一切當作的事。我願意使你讀的是『愛的道路』的生命之書。」愛的道路!阿!這句話不斷地在我堶掬T應著。我所盼望的道路無非是這個阿!為了它,我如雅歌堛漕}人說:「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捨盡了我的財富,還像毫無所捨的一般。」(歌八7另譯)我曉得只有愛才能滿足主心,而這愛也是我惟一貪求的財富。

  二、主耶穌樂於指示給我傾向神聖愛烈火惟一的道路;這條道路就是好像小孩子無憂無懼,熟睡父懷中的絕對信賴。聖靈藉所羅門王說:「誰若是最小者,就讓他來親近我。」(箴九4另譯)先知以賽亞以神之名曾啟示我們:到了世界末日時「神引導祂的羊群到牧場;聚集最小的,將它們緊緊抱在懷中。」(賽四十11另譯)這些證據還像不夠,那曾受默啟,眼光透徹永遠深處的先知以賽亞又以神之名喊著說:「慈母怎樣撫慰她的孩子,我也怎樣撫慰你們,我又抱你們在自己的懷中,我放你們在膝上搖盪。」(賽六十六12-13另譯)

  阿,我親愛的姊姊!恭聆這樣的訓言,惟有默然不發一詞,流感恩與熱愛的眼淚而已。……倘若像我一樣軟弱而不完全的人能覺得我所感覺的,則攀緣愛情的高山,無一人會有不能達到之慮。因為主耶穌並不要求我們做什麼驚天動的大事工,是的,祂要我們存著一個感恩之情和一個完全信賴之心罷了。主曾說:「我並不需要你們羊群中的肥牡,因為所有森林中的野獸和無數嚙草山岡的牲畜都屬於我的,山中的飛鳥我也都能識別。倘我飢餓了,我並不向你們說什麼,大地及地上萬物既都歸於我,我難道還要吃羊群的肉和喝牡牛的血麼?我所要的是頌讚和感恩之犧牲罷。」(詩五十12-14另譯)

  三、這就是主耶穌所要求我們的了!祂不需要我們的工作,只要求我們的愛祂。神子主耶穌,竟不惜向撒瑪利亞的婦人要一點水喝,……祂渴了!!但祂所說「給我喝」乃是宇宙創造者向可憐受造者要求愛情之渴,祂是渴慕於愛情阿!

  是的,主耶穌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渴過。在全世界中祂所遇見的無非是負義之徒、冷漠之輩;連在祂所愛的門徒。阿!也找不到幾個肯把自己完全獻給祂的。

  若能明白我們良人愛情之秘密,我們是多麼的有福阿!阿,假使姊姊願意把你所認識的寫述出來,我們該有極妙的好篇章讀了,但我知道你是寧願把君王的奧秘隱藏在你堶悸熔`處,……對於我,你卻說:「述說至高者之作為,乃是榮耀的事。」我覺得你保守緘默很有理由;用屬世的語言來述說神的奧秘,的確是不可能的事阿!

  四、至於我,寫了一頁又一頁,好像還沒有開頭一般。無數不同的景色、無數淺深的光彩,實在無從描繪,我想只有等我把這漫漫長夜度完,那位神聖的畫工供給我以屬天絢爛的彩色,才可以使我將靈目所看見的美妙表現出來。

  但是,我至愛的姊姊!既然你切願認識我堶捲`處的各種光景,又要將我一生中最安慰的美夢和你所稱作「我的小道路」,都一一寫述出來,我只有盡我所能記錄於下。我乃是對主耶穌所說的,因為這樣表現思想對我較為容易。你或者會覺得我的話語有點過分,但我對你實說,在我堶惜@點自誇也沒有,堶惕馴是平安和安靜的。

  五、噢,主耶穌!你引導我而用著這樣的溫情、這樣的柔和,誰能比擬呢?……自從你得勝的日子,即愉快的復活節開始,我堶悼蕨釣g風暴雨,吼個不停;惟五月堛漱@天,在我更深的黑夜堙A你閃耀出一線恩典的純潔光輝。

  想到你對於特寵的人,有時投她們以神秘之夢,我便對自己說,這種屬靈的安慰和屬靈的喜樂絕非為我而有的,為我的只是黑夜,更深的黑夜!我熟睡於暴雨狂風之中。

  噢,我至愛的姊姊!這恩典不過是將要賜給我的莫大恩典的初奏罷了。讓我今天再告訴你我無窮無盡的盼望與志願,……假使我的叨絮無理,就請原諒我罷;請你滿足我堶悸漪閮D,以療癒我的靈魂。

  六、哦,主耶穌!成為你的新婦,成為聖衣會修院的修女,因與你聯合之故,又成了一些人的母親,這該叫我心滿意足了。不過我覺得自己還負有別的使命;我覺得自己實負有戰士的、神甫的、使徒的、教師的、殉道者的使命,我願意成全這一切無比的事工。我覺得務要存著忠心的勇氣,願為教會而戰死沙場。

  神甫的使命!哦,主耶穌!當我的聲音呼喚你從天降下,我要以多大的愛情雙手就近你!我要以多大的愛情把你賜給一些的人!但阿,我一方面雖切願成為神甫,而一方面又驚嘆羨慕法蘭西斯(St. Francis)那種謙卑自處之德,覺得願意效法他棄絕神甫地位的使命。這種矛盾的心情,又將如何調解?

  我願如先知如屬靈人知道人靈,我願奔走大地,傳揚你的聖名及把你的榮耀十字架於外邦地方。噢,我至愛的神!但僅在一鄉一國傳道,不足償我心願,我要同時傳揚福音於普世,絕島窮邊,無處不屆。我之願為傳教士,要從宇宙肇始以來直到天地終窮,不止區區數十寒暑而已。

  七、阿,在此諸願之上,我尤其願作一個殉道者!殉道者!這就是我孩提的願望;這夢想在聖衣會修院的斗室中,隨著我一天一天充實長成起來。但這堣S是一個癡想,因為我所祈求者不僅一種苦難,必須教我受盡世上苦難始能滿足我的心……。

  當我想到世界末日,假基督的時代,聖徒們所將受的那些聞所未聞,慘絕人寰的酷刑,我心不勝歡騰,深願這些酷刑能保留著等我去嘗試。阿,我的主耶穌!求你打開生命冊;冊中所記諸般工夫,我願為你活出來。

  我這種癡想,你將怎樣回答我呢?在這世上有比我更微小、更軟弱的麼?是的,也正因我軟弱無能,你才樂意滿足我那些小孩子氣小小的願望;今天求你又要滿足我那些比宇宙還大的願望 ……。

  這種心願成了我真實的殉道。一天,我讀到保羅的書信,想從其中尋求一些痛苦的療藥。哥林多前書第十二至十三章閃入我的眼前。書中說一個人不能同時為使徒、為先知、又為教師。教會乃由許多不同的肢體所組織而成;眼睛不能同時兼為手腳。

  這答案我明白了,但不能滿足我心願,教我得著平安。十架約翰說:「降卑自己直到無有的地步,然後我才能升高,以致達到我所尋求之目的。」我不至於失望,就再讀下去,果然得著了足慰我堶悸滷訄V:「你們務要熱切尋求追求最大的恩賜,但我還要指示你們另一條更超越及最高的道路--就是愛。」(林前十二31擴大聖經另譯)

  使徒保羅解釋無論任何最大的恩賜,假如沒有愛,也都是全無價值的;愛是達到神的屬靈道路,於是我的堶控o著安慰了!

  八、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我不能認出自己在保羅所數的任何的肢體中,也可以說我寧願自己都在各肢體中。愛是啟示我聖召的鑰匙。我明白教會既由不同的肢體所組合而成,就絕不能欠缺其一切器官中最重要最尊貴的;我明白教會有一個「心」;這個心常燃燒著愛之烈火。我明白只有愛的烈火能運行在全身的各肢體;假如愛之烈火熄滅了,則使徒也不傳福音,聖徒也就不為主殉道了。我明白愛包羅了一切聖召、一切使命;愛就是萬有、愛就是永遠、愛就是一切。

  於是我在如醉如狂喜樂興奮之下,就不禁大聲呼喊說:「阿,主耶穌,我的至愛!我已得著我的使命了!我的使命就是愛你!在教會堶情A我發現了自己所處的地位;阿,主阿!這個地位是你賜給我的:在教會堶情A我就是愛你!……。」如此我就是一切,我的夢於是實現了!(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