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四)

王一婢 編寫

  張蓮芳姐妹後來隨丈夫吳屏之弟兄回安徽歙縣老家居住了,歙縣地處風景勝地黃山腳下,是山明水秀的農村,王頌靈每年都從上海去那堿搊璆L們二老。

  王頌靈一直感激張蓮芳姐妹、吳老弟兄的一家對她的愛心接待。她曾說:「我沒能對自己的父母盡上孝心,現在就將吳弟兄夫婦當作自己的長輩了。」王頌靈每次去歙縣,總將別人送她的禮物中留出最好的帶去給兩位老人。到了歙縣,王頌靈挨家上門去探望農村弟兄姐妹。有一個患癲癇的小孩子,他的房間又髒又臭又亂,但頌靈一點不嫌,進去後耐心地和他交談,很關心這小病人對主耶穌的信仰,也關心詢問他的治療。有人家境困難,想找一份工作,王頌靈也為弟兄介紹工作。

  王頌靈在歙縣火車站下車後,要走一長段路才抵達吳弟兄家。沿途王頌靈便向路旁農舍中的農民傳福音。陸陸續續在那堣]有了些信徒了。王頌靈看到他們文化低,也沒有人能講道,就鼓勵他們聚會時就細細讀聖經,然後就禱告求主教大家明白真理。王頌靈說在使徒時代,保羅就吩咐各教會讀他的書信。

  歙縣的縣城埵酗@些名勝古蹟。熱心的吳弟兄想帶王頌靈去參觀遊覽。王頌靈怕耽誤去探望縣城堛漯狣撉漁伅﹛A總勸阻吳弟兄留在鄉下家堙A不要同去。去探望時王頌靈都買一些東西送給各家。但到了吃飯時間,她又堅決不肯留下吃飯,就到街上買燒餅吃,買了燒餅,又要將稍熱的一個讓給同行的姐妹。

  在探望時,看到有的軟弱的姐妹蒙了主恩典後沒有好好追求長進,王頌靈不是生氣責備,而是諄諄地勸導。

  對一位作主工的弟兄,王頌靈十分關心,仔細地看他寫的講章,幫他作修改。

  有一次王頌靈從歙縣回到上海,對一位姐妹說起那堣@位農村老姐妹的見證。那位老姐妹家境貧苦,很需要有一點錢款。一天她肩扛著東西在公路邊上走,一輛大汽車開過擦著她,一下被彈出去好幾步遠,嚇得汽車司機急忙下車,願意送她到縣醫院去檢查。但這位老姐妹被扶起後覺得手腳都能動,只是額邊流血有傷,她就說:「不用去醫院了,你開走吧。」汽車司機就取出一千元人民幣給她說:「若回家有什麼事,你就自己去醫院看吧。」汽車開走了,老姐妹回到家堙A身體一點沒有不適,額頭的傷也全好了。所以這老人見到王頌靈時就很高興地說:「這是神給她的錢。」王頌靈說:「這也是她的單純,神憐憫了她啊,想想是多危險啊。」

  王頌靈一直在禱告中紀念這個小山村,相信有一天,主會在那堸絕_興的工作。

  認識王頌靈的人都知道,她從不自誇,也不張揚,但是來到她身邊的人就覺得有能力從她身上出來。(可五30、路六19)

  有一次從浙江農村來了幾位傳道人,本來是為著教會中的一些糾紛,想來請王姑姑(年青肢體對王頌靈的尊稱)定奪是非的,那天正是主日,王頌靈分享腓立比書第三章8節:「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聚會結束後,幾位傳道人即刻告別,面帶愧色地走了。出了門外他們說:「聽了王姑姑的這篇道,我們只有悔改,因我們在為糞土相爭啊!」

  有位姐妹,因事奉上與同工發生了磨擦,姐妹覺得受了傷害,便到王頌靈處來傾訴冤屈,王頌靈低著頭靜靜地聽完後不作什麼判斷,只是輕輕一聲歎息:「這樣,那他(指傷人的一方)受的虧損可太大了啊!」就這一聲歎息,使來的人醒悟了:「對啊,這不是自己受委屈,而是對方在受虧損啊,我應為他禱告,用愛心包容來挽回對方啊!」

  王頌靈非常盼望弟兄姐妹看重自己蒙恩得救後的身份——作精兵、作祭司。

  她說精兵的特點是:

  (一)不被世務纏身(提後二4):征服自己的心。(箴四23、二十三26)

  (二) 看清打仗的對象:跟「我」這個仇敵,跟靈界撒但的權勢,跟那個不法的隱意(帖後二7)爭戰。

  (三)打仗有規矩:按照真理,而不是按人的熱心來行。精兵(提後二3)一定要忠心,在爭戰打仗時不投降,不開小差,不逃跑。

  王頌靈說:我們從得救起,就從法老奴隸的身份轉成為耶和華的軍隊了,這是何等的恩典、何等的抬舉,作精兵是主的命令,我們要為真道打屬靈的仗,為真道守住、跑盡。在大爭戰中不要做小孩子、要主懷抱而過,而要作精兵、作勇士,打仗得勝而過。

  王頌靈說:什麼是祭司呢?看出埃及記第二十八章的大祭司,大祭司亞倫是神所指定的,他的聖衣、胸牌、肩牌、冠冕……,都是預表著主耶穌的,因此為榮耀、為華美。神將以色列放在肩上、揣在懷中如寶石一般,寶石是有光彩的,我們應該有光彩、有尊貴,要作完全人。今天我們是君尊的祭司,我們要思想:什麼是我們的榮耀呢?乃是——歸耶和華為聖。(利二十26)——我們的心思、言語、行動都是奉獻給神,成為聖潔,這樣才會有祭司的榮耀。

  祭司每天所做的是敬拜神,在神面前作代贖之事——禱告,領人歸主。

  神的心意是要萬民都來歸向神。我們要體貼神的心意。

  王頌靈很願意幫助弟兄姐妹明白真理,弟兄姐妹去探望她時,她從不講閒言碎事,也不讓弟兄姐妹幫她做家務,總要請來的人安靜坐下,關切地問問對方最近在看哪一卷經文,然後會交通這卷經文應留意的要點。

  在2000年年初時,有幾位帶領聚會的姐妹請求她幫助,王頌靈答應了她們的要求,隨後便用了三年多的時間,系統地教導她們聖經,無論是夏天三十八、九度的高溫,或是寒冬,直到2003年春,她病重力不能勝才停下。

  以下記述幾處王頌靈在查經時的分享:

  對於現今教會信仰上的混亂,神講壇上各種謬妄之理和異端邪說,王頌靈將其與士師時代來作比較。特別以士師記第六章基甸的成長來交通神如何呼召自己的工人。

  王頌靈先讀了士師記第六章1-10節,接著她說:「以色列人離棄神,又一次受到苦難。外表上看是米甸人壞,實質上神的百姓離棄了領他們出埃及為奴之地的神。以色列民輕忽奇妙的救主,使自己陷入仇敵的勢力之中。今日,我們身上有主的寶血,有主的保守,若不是自己離棄神,仇敵在我們身上有何能力?士師記第六章11-14節,是神來尋找器皿,基甸提心吊膽地躲在酒醡處打麥子,他在惡劣的環境下仍肯作工,這是神喜悅的。神呼召基甸,神給他崇高的稱呼『大能的勇士』,神喜愛基甸,告訴他:『神與你同在。』

  人要有神的呼召,有神的差遣,才會帶有能力,不是只看環境的催逼,工場上的需要,必須要有神親自的差遣。」

  「基甸認識到自己是至小至貧的,基甸之所以能為神所用,可能就是這一條件。」

  士師記第六章16節是神對基甸的應許,何等使人感動:「我與你同在,你就必擊打米甸人如擊打一人一樣。」

  王頌靈強調說,這一個「必」字,神既用了,是神的應許,神就必應驗。

  基甸對神的呼召是十分敬畏的,他不敢空手朝見神,他十分謹慎,十分敬虔。主對我們有呼召時,我們不能隨便。神有命令時要像基甸完全順服,遵守主命令而行。(士師記第六章20節——『他就這樣行了』)

  王頌靈又舉摩西蒙召時情形,摩西是一再地向著神,竭力追求認識神。(參何六3)

  王頌靈又舉新約保羅的事例,保羅對召他的神,差遣他的主,是「知道」,是「深信」。(羅八38、羅十四14-18、腓一6)

  王頌靈十分鄭重地說:凡願被神用的弟兄姐妹都要竭力認識耶和華神,也肯安靜接受神的操練和磨練。(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