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真》-今日的神蹟奇事--憑信心建立迦南園

施 寧


  一、目的

  1949年5月4日這一天,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那天當我正在屋媄咩i時,神突然給我堶掃T切的信心,要為主耶穌建立一間教堂,好讓祂接受我們更多崇拜。這種來自神的託付使我心堣齞騿A這時,我堶惜狨野X「是的,我要盡一切所能的為主準備一處居所,讓祂能得著火熱的愛和讚美。同時在那媃g美的歌聲直上天庭,在看得見和看不見的世界面前傳揚神的偉大。」祂自己要使這些詩歌與音樂有靈堛熒P動;祂要被人尊為大,尊如高高在上坐寶座的羔羊,榮耀權能威嚴的王、天父、全權、全能的神的聖者。在這個教堂媯L數的人要經歷神和祂聖潔的同在,他們要在那堣艉中齞鬖a來愛祂和敬拜祂。

  雖然我心如火燒,為這個建造敬拜主的居所的計劃而狂喜,但許多惱人的問題卻在我心堣仱_:「我怎能為主建一間教堂?我們既無金錢又無土地,這個計劃又怎樣能具體實現呢?」然而主的鴻恩卻加添我作這聖工的力量。當我用了幾天的時間和祂相親以後,我就能在以後的幾個月當中不斷地為這件事禱告。在禱告時祂賜我下列的經節,大大鼓勵了我。

  「你當謹慎,因耶和華揀選你建造殿宇作為聖所。你當剛強去行。」(代上二十八10)

  「又當為我造聖所,使我可以住在他們中間。」(出二十八8)

  我是多麼需要這樣鼓勵啊!縱使馬蒂利院母完全與我同心,我不久發覺我們許多朋友甚至我有些屬靈女兒都不了解這為神建堂的託付,以及我們通過讚美敬拜來「事奉神」的意義。大多數的人,包括一些我們最親近的朋友在內,都期望我們這些姊妹專心致力於醫院和慈善工作。這種建立教堂的聖工在我本屬創舉,而我見到人對它的意義缺乏認識,更是我首先感到的痛苦經歷。每次我從神受到一種新的託付時,情形總是那樣。許多基督徒都贊成建造醫院和老人院,並差遣姊妹們到那堨h工作。(不錯,這種服務是需要的,而且我們日後在迦南也會小規模地開始實行。)然而許多人對於需要向神獻上讚美和敬拜卻不大熱情,甚至對傳神的道和與人有屬靈交通的需要也是如此。我們發覺,除了禱告事奉以外,主在這些方面也給我們較前更多的託付。

  二、憑信心開工

  因此,那時只有少數朋友捐獻款項支持我們的聖工。當我們開始興建一塊人家送給我們的園地時,我們只有三十馬克,而且從別處得到經費的希望很微小。按照我堶悸漱瑂漶A我絕不能把我們的需要向公眾說明,或要人家捐款,或請人作某項支持。這些聖工必須按照神到時準會支付的靈律來作。雖然神常領我們憑信心走黑暗的道路,祂總到時供應不誤。一個人在走黑暗道路時,必須單單依靠祂的幫助,因為靠人的力量實不足恃。我們常常需要等很久,神的幫助才到,但那是主的計劃,為要使我們謙卑和顯出凡事都由祂總其成,而非靠人的努力,好完全讓祂--而非讓人--得榮耀。

  主把馬利亞姊妹會的主要責任放在我肩上,而在興建母院內教堂的幾個月的艱苦工作中,我所感覺到的尤其是這樣。我明白,對於每種工作和靈堭q神而來的看見,是必須經過其他方面的印證。馬蒂利院母忠實地站在我一邊。我除非得到她同意也從不邁進一步,好使我們並肩前進。然而主要的責任總在我身上,因為神把感動賜給我,並且我們的屬靈之父瑞鼎格牧師又早在1949年就被主召回永生天家。在以後兩年建造教堂時,我發覺缺了這位屬靈之父的幫助和高見,而要我這個女人來擔負馬利亞姊妹會的這項聖工是多麼艱苦。我們這時正在為主造一間教堂和一間院母房,既無所需財源,又不能向人募捐,並且也想不出誰能助一臂之力--真是一項違反常理的計劃。

  信心道路已領我們走近深淵的邊緣,新裂開的山洞一直在等待我們陷入。後來甚至我們的友人都勸我們停止建造,她們的意見認為再繼續造下去就是試探神。我堶悸熙o些掙扎使我大大受壓。在這種責任的重擔下,我常向天父呼叫:「你是孤兒寡婦的父,同時你也是我的父……」神果然起來為祂的聖工爭戰。每一次到了險要關頭祂就指示我們下一步當走的路。祂讓我們經歷許多神蹟來鼓勵我,並在1950年自我們開始興建時就答應我們的禱告。(請閱《真》--今日的神蹟奇事)

  三、信心考驗--罪的審查

  1951年夏季我們開始內部工程時,突然之間諸天向我們關閉。神蹟幾乎已不再見出現,並且禱告也難獲得答應。那時我又因為一次意外事件患了嚴重的腦震盪,在另一城市中臥床休養。我在那堛漱敿O是:

  你所有的波濤漫過我身,我晝夜以眼淚代食。我的靈在呼喊:「我的神在哪堙H」

  我懇求主再向我們施恩,並為祂名的緣故助我們清付那些債台如山的帳單。像聖經中寡婦的比喻一樣,我不斷到祂面前懇求。然而即使如此,神仍不予答覆,緘默如故。

  一直到那時以前,神總用奇妙的方法成全祂對我們建堂的應許。因此在我內心深處就知道神突然不語,不成全我的禱告,不予救助,一切咎不在神。現在神緘默不語是因為有了間隔攔阻祂,使祂不能向我們施恩,把祂渴望在愛中給我們的美物賜給我們。在祂能再採取行動以前,這些間隔必須挪去。在這種情形下我體會到祂那忌邪的愛,要潔淨我和馬利亞姊妹會堨籉韝ㄞ鉣膆X祂的形像或榮耀祂的東西。就這樣,祂把我帶進火一般痛苦的爐中,使我受到經濟困難的重壓。

  神的靈把我的罪--就是那些悔改不夠深的罪放在祂面光中。我看到以往四年中,我在馬利亞姊妹會中所有的生活,言語和行為就像一卷影片似地放映出來。我看見一位或另一位姊妹站在我的面前,被主提醒我一直對她沒有活出愛。我的心充滿了極大的痛苦,同時我感覺非求赦免不可。神把那些我作工不結果子的時間指給我看,是因我以往所做的,並沒有在與祂合一的靈堙C

  主更進一步把我領入痛苦的黑夜與內心掙扎中,我們的經濟情況也越來越壞,一點解救也看不見。我因患腦震盪,所以一人獨居,沒有人能獲准來見我。我因為得不到一點情勢好轉的消息,就常常面對我們的絕境,以及神對姊妹們和我的不樂。我必須喝這苦杯,直到喝盡為止。主要我看到自己的罪,並看到我靈的最深處。主要我在獨居時把自己完全交在祂的管教中,好讓我能帶一顆破碎悔改的心躺在祂面前。那時我的一段日記堸O著:

  黑夜已深,整個星期都一無進款。成千成萬的馬克必須支付,帳單又如山積。每天寄出一包一包的福音書刊,但卻沒有款項收回--只有建築材料的帳單紛紛而來。而主卻緘默無言……這次主計劃要來算一次總帳;幾個月已經過去,仍然沒有希望得到幫助。惟一的安慰就是馬蒂利和我兩次為這種情況禱告時,都得到同樣的經節:「凡等候你的必不羞愧。」(詩二十五3)但是,等到神仍繼續領我們走管教的道路時,我就只有回答說:「我是有罪的人,錯全在我。」因為聖經說:「耶和華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發沉不能聽見;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神隔絕。」(賽五十九1-2)

  我知道神若審判馬利亞姊妹會,會連我們的禱告都不再聽下去,祂的審判是針對我的,因為祂命令我負責這個會。主清楚向我指明,是我把馬利亞姊妹會領入這種困境的,這使我心堬`深痛苦。在我寫給我屬靈女兒的一封信堙A我向她們謙卑,要找出是否以往我對她們的態度傲慢或苛刻,或是我沒有用適當的愛心和謙卑來事奉。我擔心的是如果我們負債,神的名要蒙受羞辱。如果這種事發生的話,真是令人可怕。幾個星期中我一想到這點就傷心哭起來,因為我們一直憑信心勇進,許多人對神--對那位今日仍答應禱告並行神蹟的神--信心已經增加;但是如果我們負了債,他們便會失望,並不再信神奇妙的權能了。

  四、管教和破碎

  主用不答應我禱告的方法來管教和破碎我。待付的帳單每月在增加,一月連一月都擔心有天會債台高築。然而在我痛苦流淚時,仍不得不感謝祂賜我亮光和施行審判的恩典。因此我寫道:

  「你貶抑我,僅僅為了使我進入你愛的膀臂。」

  神的聖潔衝進我的生命,非往昔可比。我熱烈祈求主把我變成一個有了改變的生命,帶著破碎悔改的心,回到我那些屬靈女兒那堨h。

  神就是愛。祂絕不會叫我們受試探超過所能忍受的,這次審判像使我預嘗特別的福份一樣。三位一體的神在我那受苦痛的幾星期中,竟突然有幾天把祂奇妙的愛厚厚地賜給我,難以形容的喜樂驅走了我所有的傷心。祂要進到我堶情A與我同在,(參看約十四23)並使我嘗到祂的愛和福。神之所以先潔淨和倒空我心房的深處,為的就是這個緣故。

  我們的經濟匱乏已陷入絕境,拯救的曙光終於來到,神再一次轉面向著我們。我們對做買賣從來一無所知,但我們的朋友中有一位批發商的基督徒,卻來為我們指出一條脫離絕境的路子。當時分期付款買貨尚屬創舉,而且許多人都不知道。這位朋友向我們解釋,建造房屋通常事先訂妥分期付款購料計劃,他甚至親自陪我們一位姊妹到各商行接洽,商行立刻同意照此辦法賣給我們貨物。這麼一來,最大的重擔已從我們肩上落下,主既向我們施憐憫,我們就能把每一筆款付清。

  雖然有此蒙恩轉機,神仍然繼續向我們進行審判,一直到夏季,為要叫我們俯伏塵土中,謙卑在祂和人的面前。這時雖然教堂內部已快完工,但卻不能照我們半年前給朋友的通知那樣,準於1951年9月獻堂。因我有病在身,馬蒂利院母擬代我發出通訊,說明原委,但我感覺堶惘雀坅P,要我自己謙卑,並解釋獻堂的延期係神對我們的審判。這信用詩篇第一百一十八篇21節的經文開始,按路得版的譯文是:「我感謝你使我謙卑,又成了我的拯救。」

  不久我就搬回新建的院母房,但身體仍然軟弱不堪,我以一個悔改罪人的身份來到每位姊妹面前,請求赦免。

  五、在恩典中完工

  1951年9月23日--獻堂日--已到,姊妹們都圍在我的病榻旁。我們不知已經說過多少次教堂快竣工了,就要響起第一次鐘聲,招聚客人來參加獻堂典禮。教堂媗T起了喜樂的鐘聲,我們高聲讚美,要使神的仁愛獲得榮耀--神以最奇妙的方法完成了這所建築,使我們並未負債。現在時候已來到,教堂已經造好,鐘聲和鳴;但那天既沒有客人,又沒有獻堂典禮,因為神仍在向我們進行審判。從來沒有一次鐘聲會使我感到這樣的悲哀,它敲起來竟像喪鐘一般。今天應有的高聲讚美也沉默下來。聽到的只是啜泣之聲,因為我們有罪,神非這樣帶領我們不可。那時神藉著鐘聲,親自向我們說話,一陣深深悔改的巨浪掠過姊妹們。

  這受神審判的聖潔時間就是蒙恩的時間。隨著主耶穌基督的赦免,新的生命已進入馬利亞姊妹會。在神向我表示不准的夏季堙A我被領上那受大苦的道路,而為我帶來了深悟前非和悔改。但我想不到神為我儲備著比這更大的福份,像我幾個月以後所發現的那樣,升起了新的恩惠的太陽,沐浴著我的生命。

  【註:施寧院母(Basilea, Dr. Klara Schlink,1904-2001)、馬蒂利院母 (Erika Madauss, 1904-1999)】
   摘自:我一生一世【蒙馬利亞福音姊妹會應允刊登】

《真》-信心能移山-今日的神蹟奇事

  是一輯神如何回應馬利亞福音姊妹會的禱告,並在不可能的事上成就祂的工的活潑見證集。馬利亞福音姊妹會今日之成為世界各教會眾所週知的福音機構的奇妙故事。目前,本書已譯成二十五種文字,印行逾五千萬冊。本書為迦南園建立--信心的見證--收集四十個信心的見證及後記,及他們禱告蒙應允的法則。


book cover 

  在1949年5月,施寧院母在靈堶掖Q引導要為主建造一座小教堂,用來敬拜讚美祂。同時,由於其父母的房開裂,不能接納新加入的姊妹,這樣一來,也必須建造一座母院。

  我們所擁有的全部是三十馬克(約等於十二美元)。但是,我們的財政靠山是主。--這一條甚至連建築的權威人士也接受了。「我們得幫助,是在乎造天地之耶和華的名。」(詩一二四8)是祂給我們的經句。

  今天,母院的一面旗幟迎接著每一位來賓,上面寫著「單憑信心,靠神大能建成此堂,因祂創造了天地。」

  我們的母院小教堂是一個見證:主的名字是「是」和「阿們」且能從廢墟中創新--因為這些建築實實在在的由本城廢墟中的磚砌成。(參見《真》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