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十二)

(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翻譯

  第二十七講

  讓我們來瞭解「所羅門的幔子」,代表新婦之美的會議。如何「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太六29)能跟新婦之美相比?即使最吸引人的外在之美,在任何方面也不能跟一個聖潔之心的美相比。這些美麗的幔子不可能專屬於歷史上的所羅門。《雅歌》中的話語一定是指那位「比所羅門更大」,(太十二42)在此處所提及的所羅門,係指有一些東西可與新婦的美媲美。詩人說:「披上亮光,如披外袍;鋪張穹蒼,如鋪幔子。」(詩一○四2)

  夜空無疑是十分美麗的景色;然而它那物質上的美,卻不能與被祝福之人的美相比。想一想那位榮耀者,將她與天相比。假使基達的帳棚反映出新婦屬地的本性,則她那屬天的心,「就像所羅門的幔子」。

  教會有些事物是屬地的,也有些事物是屬天的。新婦很完美,但絕非百分之百的完美。「智慧人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永遠遠。」(但十二3)

  教會是平凡的,可也是非凡的。它既是「基達的帳棚」,可也是神的聖所;它是地上的帳棚,也是天上的宮殿;它是個小屋子,也是君王的居所;它是被批評的目標,也是基督的新婦;她雖然黑,卻是秀美。倘若一些有關新婦的事情令你們不悅,但她那一頭秀髮仍然是令人讚賞的。

  第二十八講

  遮蓋所羅門會幕幔子,是暴露在各樣氣候與強烈的陽光之下的。幔子毫無疑問是黑色的,幔子本身不必要美觀,而是要保護會幕堶悸咱顗漸澤。一方暗黑使另一方明亮「……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國滅亡。」(約十一50)

  新婦繼續說:「不要因日頭把我曬黑了,就輕看我……」,(歌一6)新婦所講的這些話的重點在於,因受到日曬而膚色變黑,這樣怪她是不對的。當她要完成一項崇高的工作時,乃是曾經生活在壓力的環境之下。

  第二十九講

  「……我同母的兒子們向我發怒,……」,(歌一6)出賣耶穌的猶大與祭司長皆為猶太教的會堂之子。從一開始,教會便有內部的紛爭。有意思的是,新婦稱他們為「我同母的兒子們」,而不再稱他們為「弟兄」;這乃是一項家中的騷亂。「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堛漱H」,(太十36)「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依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詩四十一9)「原來不是仇敵辱罵我;若是仇敵,還可忍耐;也不是恨我的人向我狂大;若是恨我的人,就必躲避他;不料是你,你原與我平等,是我的同伴,是我知己的朋友,我們素常彼此談論,以為甘甜;我們與群眾在神的殿中同行。」(詩五十五12-14)

  新郎說:「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十三35)願神讓我們之間避免有任何的不和諧之處。倘若我們得罪一個弟兄,即是得罪了基督。祂說:「……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二十五40)僅僅避免嚴重的冒犯,諸如公開侮辱、虐待或者私下詆毀,那是不夠的。甚至連最小的對立都不要發生。(好像我們往往傷害了別人,卻認為是小事一樁)耶穌曾經告訴我們:「凡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判」,(太五22)在你們看來是極細微的輕蔑,然後就可能深深的傷害了對方。其實,越小的冒犯,對你們來說,越易避免!

  像我們今天生活的空間彼此這樣接近,便很容易產生摩擦。不要太快的反擊對方;也不要藉口,用尖酸的話語來糾正他人;更不要低聲不滿與抱怨。不要嘲笑別人或者瞧不起人的那樣取笑人家,或者怒視他人,要讓我們的脾氣在心中消失掉;萬萬不要讓它發出來。然後,你們可以引述詩人的話說:「……我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詩七十七4)

  要同得罪你們的人和好,「你同告你的對頭還在路上,就趕緊與他和息,恐怕他把你送給審判官交付衙役,你就下在監堣F。」(太五25)當我們跟一位對頭和好,雙方便都沒有被審判的餘地了。

  由於我在過去的評論,可能令一些人很不舒服。假如他們因此而得到幫助,那麼他們的苦惱就不會捆擾我。擾亂他們的那時刻,其實是對他們有益處的。我敢說每當我糾正別人的時候,沒有不感到心酸難過的。基督曾經說:「婦人生產的時候就憂愁,因為她的時候到了;……」(約十六21)當我看到基督在我的孩子心埵豆峞A我就忘記了生產之苦。(加四19)(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