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神聖呼召(二)

小德蘭

  九、為什麼說如醉如狂的喜樂呢?不!這解釋並不正確;寧可說平安是我的心靈,像航海者目睹領船入港的燈塔心堣@樣的平靜。阿,愛你是光明的燈塔!我知道怎樣直駛到你的面前;我已得著了你愛之烈火的秘訣了!

  是的,我是一個軟弱無能的小孩子,但是也正因我的軟弱使我越發有勇氣,自獻為你愛的犧牲。阿,主耶穌!古時只有純潔無瑕的犧牲才得著全能神的喜悅;要滿足神聖的正義必須完全的犧牲;但愛的律法已承繼了敬畏的律法,而我這個不完全而軟弱的人,竟被愛揀選為燔祭之犧牲!這個揀擇當得起神的愛麼?當得起的,因為若要滿足愛,愛需要降卑俯就直至無有,把這無有才能模成愛之烈火。

  十字架約翰說:「阿,我的神!我所知道的,愛必須以愛還愛。」所以我追求的,我已得著寬慰我心的法子於以愛還愛中。

  主阿!我不敢深究我的要求;我恐怕將要看見自己被壓倒於我諸般的奢願重量之下!我惟一的推托就是我那「嬰孩」的名分;孩子們說話是無所謂思想的。但是,假使孩子的父母乃是高踞九重,富有四海者,則他們必毫不猶疑地去滿足他們愛惜甚於己身之小兒女的願望了。為滿足他的兒女,他們所行之事有時也近於癡愛,連兒女的軟弱都俯就了。

  十、阿,神聖的萬王之王!既然教會是你的新婦,那麼她就是你的王后,而我就是在教會堶悸漱@個小孩子。財富與光榮,甚至天上的光榮,也非我堶惟珙葑瑼滿F榮耀是屬於我的弟兄:天使和聖徒的權柄。我的榮耀不過是我的愛教會的反應而已。我堶惟珙葑瑼滷岫雪R。阿,主耶穌!除了愛你以外,我不知道在世上有何可愛慕了。世上的轟轟烈烈的事工我都無分;我不能傳福音、我不能捨命流血,……但這有什麼要緊?我的弟兄們代我作工。至於我自己呢?一個小的孩子,只有終身偎依你的寶座前,代那些爭戰的弟兄們愛慕你。

  愛既然要以事實為證,我將怎樣來表示我的愛呢?--好罷!我的孩子將撒花;他以清芬騰播神聖的寶座;他用銀鈴般的歌聲唱美的美詩。

  十一、阿,我至愛的,就是這樣一面獻花、一面歌唱,我春花易萎的生命將在你的面前消耗了。除了獻花以外,我沒有別的法子來表示我的愛了:這就是說,行一克己的工夫我都不輕輕放過,就是一瞬眼、一發言、一最微小之動作都要使用,以愛為動機。我願意為愛而受苦,也為愛而享樂;我就是這樣子獻花了。我遇見的小花沒有一朵不將它的瓣兒摘下來獻給你,……倘使我從荊棘叢中取玫瑰花,我要歌唱,也要永遠地歌唱;荊棘愈長愈利,我的歌聲也就愈和愈柔。

  但是,我的主耶穌!我獻上的小花,和我唱的歌給你何用呢?阿,我曉得這陣陣香氣的香雨,這片片柔脆而無價值的小花,這小小心靈所發出愛的歌聲,也足以使你歡喜。是的,這些無有的小事也能使你的心喜悅。願你的小孩子嬉戲,拾起玫瑰花,而獻在你的面前。

  阿,我的主耶穌!我愛你,我愛你的教會;我記得「純愛最微小的作法,就是愛教會的弟兄姊妹勝於其他一切事工的聯合。」我堶惘釣S有這種純愛呢?我完全的願望,難道是一場夢寐、一種癡想麼?假使真是這樣,就求你光照我;你知道我所追求的是真理。假使我的願意是冒昧的,就求你將它治死罷,因為這些大志洪願對於我可說是莫大的致死的痛苦。是的,我承認,若我日後不能達到我堶惜蟀萿漲黹疚珙氶A則在我的致死的苦痛,在我的癡狂中,所嘗到愛的滋味,必比日後在永樂堶掄棜n得著更甜蜜;除非你顯一個神蹟,你是不能除掉我在世上時一切願望的記憶。主耶穌,主耶穌阿!假使僅僅愛的志願,便能教我們感到這樣甜蜜,永遠充滿了愛、享受愛,其樂又將如何呢?

  十二、一個人不完全如我者,能夠盼望完全及豐盛的愛麼?這是何等的奧秘?阿,我惟一的良友!為什麼你不把無窮的想望,留給那些偉大的人好像那些迴翔層霄之上的神鷹呢?是的,我是一隻可憐的小鳥,身上僅蓋著一層薄薄的羽毛;我不是一隻神鷹;我所有的僅僅一雙眼睛,一顆心罷了,……是的,我雖極其微小,卻敢注目愛之光,心如火熱的切願一舉飛到它的面前!我想效法神鷹,我要飛翔;但我所能作的,不過舉起雙翅撲撲而已;一飛沖天卻不是我小小力量所能作的。

  我要變成什麼呢?看見自己是如此無能的,可不要愁苦死了麼?阿,不,我不必這樣自苦;目注愛之光,一瞬不轉,直至於死。風也不能使我害怕;雨也不能使我害怕;倘使厚厚的雲片四面湧來,遮蔽了這愛的靈光,倘使看來此生好像活在更深的黑夜。這就是喜樂圓滿無缺,使我信賴之心,直到極端境界的時候;我守著我的地位絕不更移,因為我知道愁雲慘霧的後面,我那可愛的陽光,光明燦爛如故。

  十三、阿,我的主!我認識你對我的愛極其廣大的;但是你知道,許多時我卻不專心於我惟一的職分。我離開了你,讓世間泥濘的池沼污染了我羽毛未豐的翅膀!那麼我便像燕子般呢喃。(賽三十八14)那無限的慈愛者!我的呻吟使祂明白一切,使你回憶以前所說的話:「我來不是為呼召義人,乃是呼召罪人。」(太九13另譯)

  是的,假使你對你的小鳥的咿嚶哀喚,充耳不聞,還停留於層雲之後,不肯露臉,那麼好罷,我甘心霑濕,甘心忍受這徹骨的嚴寒,我仍然樂於受此應得的悽楚。阿,至愛的太陽!當我在你的面前,我歡欣喜悅覺得自己卑小軟弱,堶惚o平穩安靜。……我知道天上的群鷹都憐憫我,保護和捍衛我,使我脫自鳶鸇的饞吻--這些想把我吞噬的鳶鸇就是魔鬼的引誘。阿,我不懼怕,我知道我並不是註定為鳶鸇的食品,而卻是註定了要作聖鷹的犧牲。

  十四、阿,神的話!阿,我救世的愛主!你就是我所親愛的迷戀之聖鷹。你降臨在這飄流之地,甘願受苦、甘願受死,以拯救人靈,投入神的懷中--愛永遠的安息!你飛到那高不可攀的光明天,又回到我們的流淚之谷,以你自己的生命來餵養我的生命。阿,主耶穌!讓我告訴你,你的愛是直至瘋狂的地步了。……看見了你的大愛,我的堶惚蝭鄐ㄖ踾a你呢?我對你倚靠之心又怎能自加限制呢?

  阿,我知道有些聖徒為愛你之故,所作所為也是瘋狂的;因為他們就是神鷹,所以他們也能作偉大的事!至於我,我是太微小了,不能作大事。我的巴望你的聖愛接受我作為犧牲、我的巴望靠你的力量,用你自己的翅膀,直飛到你的面前。阿,我所敬拜的聖鷹阿!無論你要我等到何時,我的雙眼也總注目著你,一瞬不轉,我願意受你聖目的引導,我願意為你愛的犧牲。我堶悼R滿了盼望,終有一天,你要自天直衝而下,攫住了我,帶我到愛的歸宿,拋我於烈火飛騰的深淵,變化我為愛你永遠有福的犧牲。

  十五、阿,主耶穌!你對於我的寬容,無言可罄,我怎樣才能宣述得盡呢?我覺得萬一你可能遇見一比我更軟弱無能的人,假如她能全心信賴你無窮的慈愛,你必欣然充滿她以更大的恩典!
阿,至愛之主!為什麼我有要宣揚你聖愛奧秘的願望呢?你不是親自將這奧秘啟示我麼?難道你能把這奧秘啟示別的人麼?是的,我知道,且我懇求你這樣作;我求你必看顧那些卑微的人,我求你在世上揀選一軍隊,就是千千萬萬微小的人,堪當為你愛情的小犧牲!……。

摘自:小德蘭書信

【註】:

  此篇是小德蘭於1896年9月間,年二十四歲,寫給她長姊瑪利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