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的教育法(四)

鮑思高

  時常看管青年

  三個學生離開了其他的同學們,去尋找一個隱蔽之處,然後緊靠著坐在一條大樑上,儘量避開鮑思高的視線,開始談論一些不潔的話題。殊不知鮑思高早就猜透了他們的意圖,就悄悄地走近他們,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用很慈愛的口氣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不和其他的同學一塊玩呢?如果你們三個人分開不在一起的話,個個都是好學生,但是聚在一起,就變成了頑皮蟲。」那三個學生頓時面紅耳赤;之後對鮑思高熱情的眼光微笑,就奔去同其他的同學一起玩了。

  這是鮑思高的教育法之一:年輕人在倫理道德方面很容易有越軌的行動,所以應該時時看管他們,給予他們合宜的改正。為父母者,應知道他們的子女在青年時期仍是個孩子,而且非常容易做出越軌的事,若管教得當,則可避免許多不幸的事件。

  *有一位頗具盛名的心理學家寫道:「青少年的人格是緩慢而逐步成長的。嬰兒在會站之前,先是坐著,學會講話之前,自己先依呀依呀地叫著,在會講『是』之前,先說『不是』,在會為人家著想之前,是完全自私的,在有能力自己管理自己之前,還需要他人的管束。他所有的一切才能完全符合成長之律。」青少年時期達到人格發展的巔峰。

  1862年5月31日午後,鮑思高同幾個孩子在走廊散步閒談,忽然他停住腳步,招呼賈禮祿六品修士(慈幼會未來的樞機主教)。之後他離開孩子們幾步壓低嗓門告訴修士說:

  「我聽到有銀錢的聲音,但我不知道在哪一個方向,可是一定有人在賭錢呢!趕快去尋找這三個學生(告訴他三人的名字);他們一定在賭博。」

  賈修士到處去查看,但是總找不到他們,他自言自語地說:「他們究竟躲在哪堜O?」忽然碰到其中的一個,他問道:

  「你躲藏在什麼地方啊!我找了你們好久。」

  「我就在那堸琚I沒有躲躲藏藏的。」

  「你究竟做些什麼事?」

  「我玩呀!」

  「同誰在一起玩呢!」

  「同我的兩個同學啊!」

  「你們賭錢是不是?」

  這個學生頓時面紅耳赤,他慌亂了,最後還是承認了自己剛才是在賭錢。

  當賈禮祿修士趕到他所指的地點時,並沒有找到另外的兩個學生。因為他們一見他走來就很快地躲到另一個地方去了。不久之後他遇到了他們。他們也承認自己賭錢的事。賈禮祿向鮑思高報告調查的結果後,鮑思高就告訴他說,前一天晚上,他曾夢見那三個青年賭錢。

  這也是鮑思高的一種教育方法:青年人時時刻刻都應該受人看管和指導。

  *許多年前的教育工作者相信子女們的誕生,對父母而言,就好像新的黑板供人用來寫字的。沒有比這更錯的觀念。沒有調過音的樂器,必須經樂師調音,才能奏出優美的旋律。青年人如同那沒有調過音的樂器,必須經由父母師長的管教和關心,才能成為優秀的青年。

  *從剛出生的嬰兒來看,他們就各有不同的情形:不單在體重上,身材上,皮膚上各有所別,連對環境反應的態度亦各有不同。有些很活潑,有些卻如木石般不愛動,有些哭鬧,令人厭煩,又有些卻很安靜乖巧。對這些小寶貝們的一舉一動就連最能幹最良善的父母,也束手無策,可是父母們都能作到一件非常美妙和重要的事,就是耐心地愛護看管他們,逐漸瞭解他們,祈禱時將孩子們託付給神。

  瞭解青年

  在4月的一個寧靜晚間,鮑思高同幾個青年散步時,講了這樣的一個奇夢。他用低沉的聲音說:「我見到一個青年中心的孩子躺在一座兵營大廳的地下;在他的四週零亂地放著許多刺刀、長槍、手槍以及一塊塊人身的肢體。觀察他的處境,彷彿他正面臨著死亡邊緣。我就俯身問他說:『你怎會落到這樣可憐的地步呢?』他回答說:『你難道沒有看見在我四周的凶器嗎?我做了兇手幾小時後,就要被執行槍決。』」

  那些聽鮑思高講話的青年們頓時感覺恐怖而面色蒼白。鮑思高繼續說道:「我認識那個孩子,我要懷著良善的慈愛去改正他的毛病,可是他的脾氣竟是如此的殘暴,恐怕難能得到好的效果。」
鮑思高的預言後來成為事實。那個孩子長大後,曾投身軍界服務。可是行為不檢,因為殺害他的上司而被槍斃了。幸虧臨死前能自知悔改!在槍決前,他要求辦告解和領聖體。

  鮑思高有遠大的眼光:他能夠根據青年初期行為表現的趨向,預測出將來會發生的結果。他猜對了一些幼苗將來發展的情形。總而言之:他瞭解青年。

  這埵陷X點是父母們及教育工作者該當做到的:

  要會觀察孩子們的行動,瞭解他們的趨向,以及預測他們的未來。青年時期是一種覺醒、好奇、自我追求的時期。青年唯一肯接受的事:就是一位富有愛心的指導者,能幫助他,而不嚴詞指責他。

  又有一些態度是為父母者及教育者該當絕對避免的:

  *第一種態度認為子女們的缺點,惡習和毛病都是一些過度性的事,或只是一些無所謂的小事而已。他們這樣說道:「這種情況很快就會好轉的。目前雖是一個不良的時刻,但一切都會過去的。」這就等於說,父母曾設法瞭解自己的子女,但並沒有糾正孩子們的缺點,這純然是一種消極,無所謂的態度,不單無益,而且太不明智。因為孩子們沒有父母的幫助和指導,不可能自己成熟起來。

  *第二種態度更加惡劣,即毫不講理,又不合適,以粗野的舉動,大叫大罵來責備子女。孩子們在這青春時期,正趨向於自主。如果想以暴力來改變和指導孩子們的發展,是缺乏經驗的行動。青年將會採取自衛的心理,把自己關在一個隱藏的角落堙C

  *真正關心的態度是瞭解孩子,瞭解整個的孩子。瞭解孩子表示我們已經知道對孩子們採取什麼教導的方法了。應當避免發怒,無禮的輕視,以及不愉快的氣氛。你們的孩子固執不肯聽從你們嗎?你們應當懲罰他,不過要心平氣和並以寬恕的態度去做。心平氣和使你們更適宜於處罰惡行。

  *這還不夠,有許多為父母者太溺愛他們的子女,致使以後無法瞭解他們。

  並非單單原諒他們就能了事,相反的,要能在每一個行動中,連對於不良的行動也要這樣去做,就是找出其中好的一面,甚至於最好的一面。青年時期的孩子,本來就想使自己平衡,而且他們比任何其他時期的人更容易陷於錯誤。許多環境的因素理應減輕他們大部份的過錯!如遇他該當受懲罰且應受嚴重的責罰時,常必須善意考慮之後才施罰。事實上,青年非常願意在這種光景中,獲得他人的諒解。如果此時他們能獲得父母主動的同情,他們將會永遠感恩不盡。

摘自:愛的教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