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各種天使救助的見證

施林克

  一、耶穌是永不改變的神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永不改變;祂的天使也是一樣。天使的守護,幫助以及奇妙的搭救,是他們直接干預的結果;這並不限於在遙遠的聖經時代發生。下面舉出現代發生的實例:

  一個小孩子不當心走上了大馬路。就在瞬間,他被一輛大卡車撞倒,大卡車立時剎住車。當時,有一群人,其中包括一位護士,都親眼得見這場車禍,其發生只在剎那間。但事實與他們所料想的後果正相反。這個男孩子從車底爬出來,繼續走他的路;身上雖有些塵土,但只是輕微的刮傷而已。

  按常理講,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那位護士很快奔向那孩子,驚嘆的說:「你一定有一位善良的天使救了你。」而他卻以一個孩子的直率而簡單的回答說:「不,有兩個!」在那危險的時刻,那孩子一定在那面紗背後瞧見了真象。誰能懷疑這樣一個說服人的答案?(本文所舉實例,原作者均註有詳細出處,譯文則在此從略)

  一位幼稚園的老師也回憶一樁類似的事故:

  一個幼兒被一輛汽車輾過,按理是應該被壓死或者受到重傷。然而,他所受到的乃是一場驚嚇而已。「你們沒有看見他把車輛舉起?」那幼兒如此反問。

  另有一次意外事件是在1953年德國巴伐利亞地區的奧格斯堡城一間教會的報紙所報導的:

  那是9月間,在聖米迦勒節前後,一家商店的櫥窗內正展示在一條繁忙的市街上,一位天使怎樣救護一個孩子的故事。一群為之神迷的孩子們聚集在櫥窗外觀賞,其中包托一個無神論者的小女兒。這個小女孩不懂那畫面的意義;而其他的孩子們都在看那畫面笑著。最後,由一個鄰居的小女孩為她解釋守護天使是怎麼一回事。

  一週之後,那小女孩的父親,一位無神論者,找到鄰居小女孩的父親,極為氣憤的說:「我最後再說一遍,我不要你的小女兒再把那種垃圾的思想灌輸到我孩子的頭腦堙C我再也忍受不了啦!我的孩子不需要什麼守護天使!」

  當晚,那位父親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那家商店的櫥窗,仍在展示那個畫面,他惱怒不已。正當他要穿越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時,他心想:這交通信號燈真乃實用的設計!還需要守護天使幹什麼?

  當他走過那繁忙交通的十字路時,一個尖銳的聲音達到他的耳邊:「爸爸!唷?!爸爸!」

  他抬頭一望,原來是他的小女兒從他們公寓的三樓窗口向他擺手。他在馬路上也搖手回應。再過一會兒,他就到家了。可是他的小女兒此刻在做什麼?她看來好像是站在窗台上,身體向外傾斜,像要跳下來,奔向她父親。

  這位父親不由得喊出聲來,身子向後搖晃,為之暈眩。他閉上了眼。他小女兒由公寓高處窗口跌落在地,她不可能活命的。

  就在那時,這位父親感到有一隻手扶在他的肩上,那是他的鄰居,「看,她還活著!」那位父親抬起頭,難道他看到的是在強烈的日光下,他女兒的幻影?

  這個小女孩,除了有些茫然,身上絲毫無損,便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過,隔壁的一間雜貨店的遮日布蓬,卻被她跌下來衝破了。

  除了驚嚇,那小女孩毫髮無傷。她奔向她的父親,可是這位父親卻難以置信的搖頭不已。

  「我真是有一位守護天使!」那小女孩說。「你沒有看見他嗎?我看見了,爸爸。他穿一身閃亮發光的衣服,是他把我抱下來的!」

  又有一則來自宣道地區的報告:

  一位基督徒親眼目睹當他的小女兒掉入一架水車用的灌渠,並且即將她捲入轉動的水車輪子堮氶A神介入了搭救。他那時驚恐萬分,立刻僕向那溝渠要搶救他的孩子。然而,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小女兒這時已濕淋淋的站在溝渠旁邊,她說:「一個身穿白衣的大哥哥把我拉上來的。」

  海丁格爾(1664-1704)曾任德國南部魯特衛克君王宮廷牧師。(譯者按:十七、八世紀,德國當時還四分五裂,小國林立,各自為政。)他回憶早年曾發生一件頗為特殊的事故,值得一述:

  海丁格爾坦率的指出魯特衛克君王那種具有個性的生活方式。有一次,他卻惹起君王的激怒,其怒氣之大,竟將他叫進書房,要舉手打他。

  「為什麼沒有聽從我的命令,叫你一個人來見我?」當海丁格爾牧師晉見時,君王向他怒吼。
「大人,我是一個人來的。」海丁格爾回答說。

  「可是你並非一個人來。」君王堅持的說,並且顯出懼怕的樣子,兩眼盯向海丁格爾右手邊。
這時海丁格爾才明白過來,他回答說:「我確實是一個人來見大人的。不過,全能的神,此刻若是高興在我身旁派一位天使,我就不得而知了。」

  很明顯的,君王有些迷惑不解,便揮揮手,要海丁格爾退下。

  二、現代傳道人獲天使搭救的經歷

  神所重用的印度傳道人孫大信,當他的生命在千鈞一髮之際,獲天使搭救的經過:

  孫大信在西藏各地宣教的旅途當中,遇到一次大難;他的手臂被折斷,又被關入一個陳年未用而陰暗的老井三天三夜。老井中,充滿罪犯腐臭的屍體。他在禱告中,已準備這次必死無疑。然而禱告之後,他得到出人意外的安慰與喜樂,感到他的救主在那令人作嘔的井中與他同在。

  在第三個夜晚,鎖在井口上的鐵蓋子開了;並有一個聲音叫他抓住正在下垂的繩索。於是他以他那隻未受傷的膀臂,抓住繩索,便被拽了上來,因而得救。此外,他那隻受傷的胳臂也被那位神秘的救助者之手,為他治癒。不過那位救助者立刻便消失無蹤。

  在休息數日之後,孫大信又恢復了他的傳道工作。他再度被帶到法官,也就是喇嘛僧面前。這位法官卻十分驚奇,他發現開老井口蓋的鑰匙好端端的在他的皮帶上。他本來猜想一定是那鑰匙被偷了。孫大信親口向我(指本報告作者)見證了這個經歷。我同他一樣,由不得不信這是一位天使救了他。

  在另一次去西藏傳道,孫大信經歷了與此類似的遭遇:

  孫大信在一個鄉間,無法打開宣教的大門;百姓拒絕聽他講道。由於百姓對他的敵視,他最後被迫躲藏在一個山洞堙C在傍晚,鄉民拿著棍棒和石頭,向那山洞走去,想把孫大信殺掉。可是突然間,鄉民為之驚慌而退縮;並且在遠處喊話:「告訴我們,守在你身邊,身穿發光衣裳的那個男人是誰?那些圍著守護你的其他人又是誰?」孫大信回答說,他只是獨自一人。然而鄉民卻堅持……,神的天使們再一次的救了他的性命。

  大約在1860年前後,一對由聯合宣教機構派到蘇門答臘巴泰克村宣教的夫婦,經歷了神允許天使們向他們顯現,並保護他們:

  他們的前任,兩位美國教士已被殺害,並被吃人肉的土著吃掉。新來到的這位宣教士見證說:起先,在夜間常常被莫名的恐懼所困擾,便起床和他太太作長時間的禱告。有一天,一個巴泰克族人來找他,並要求在夜間將把守他房子四周的衛士們顯示給他看看。這位宣教士向他保證說他絕沒有衛士。可是這個巴泰克人不信他的話,要求進屋搜查,結果他發現屋內一無所有。

  這巴泰克人承認他們是計劃要殺他們夫婦倆。可是當夜間他們來到他們的房前,卻發現有兩排衛士,手持發光的武器,站在那堙C他們於是雇了一個殺手,這個殺手認為他們都是膽小鬼,宣稱他會由這些衛士中間衝進房內動手。結果他空手回來說:「不敢衝,兩排人,手持他們的武器,像是要冒出火焰!」

  最後,他們不得不放棄了他們的陰謀。

  宣教士的回答卻使那土人吃驚,他說他根本沒有看見什麼衛士。

  「你們看,我手上的這本書就是我們偉大的神的話;在這本書堙A神應許要保護我們。我們堅持相信這話,所以我們不需要有任何衛士。但你們不相信神,祂就讓你們看見那些衛士;這樣一來,你們就會慢慢來相信祂。」

    下面是一段感人的見證,由在德國南部黑森林地區的一位傳道人所講述的:

那是一個冬天,天色已昏暗下來。要到那一個村落,它的最後一段路途是要經過一片大森林。這時間,連一個人影也沒有。我愈走近樹林,我的心情就愈沉重。我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噢,主啊,請你保佑我。」當我走進樹林那一刻,我內心感到出奇的平靜;彷彿有人在我身旁陪著我走路,他的膀臂輕碰著我的衣袖。然而,我並沒有看見或聽到任何人,……終於,我走出了樹林,平安的到達了那一片窗口還亮著燈光的房屋。我感到那陪伴我的人已經走掉了。

  當夜,我做了一個惡夢;夢見我平躺在地上,已被人打死。同時,有一個聲音說:「倘若我沒有保護你,你就會像這樣!」……三個月後,我得知就在那個冬夜,一群青年人……在森林的一角埋伏在那堙A他們決心要把我殺掉。他們恨我,是由於在查經班上,他們的一些女朋友受了聖經的影響,不再和他們跳舞以及參加他們的派對。當那夜他們敗興而歸,告訴他們的同伴說,起初他們看見是我一個人獨自行走,但剎那間,就在我的右手邊出現一位高大的男子,一直陪我走出樹林。他們既沒有看見那男子是怎麼來的,也沒有看見他是怎麼走的。他神秘的消失正如他神秘的出現。

  這便是令人困惑的經歷之說明;當我的性命在危難之間,神那「服役的靈」就會被差遣以奇妙的方式來保護我!

  三、末世天使與魔鬼的爭戰

  在這個世代,在今天,我們有特殊的理由來感謝天使那種奇妙的救助。我們已進入末世。這地上已成為群魔的戰場。那些魔鬼出來欺騙我們,以及毀壞我們:我們的健康、我們的身體與我們的生存。在這純潔的世界堙A已響起了警鐘。當一個人或者一個國家在極度的危險當中,就在那瞬間,天使們便會出現而採取行動,帶給我們幫助與解放。從前,一群惡魔來侵入這個世界以及攻擊人類時,我們可以靠神從屬天的世界差遣更多的天使來到地上。然而在這末世的時代,撒但與牠的群魔都極度的飢渴,想方設法將其影響力展現到極大的程度,神便將這些天使裝備,雙倍的力量。

  一場巨大的爭戰已經爆發。沒有天使的救助,我們無法得勝的走過來的。天使幫助哪些人呢?每個人都擁有一位守護天使,因為天使對每個人都在意;渴望每個人以及所有的人都能在身體與靈魂上得到幫助。然而,倘若我們對罪跟撒但,低頭投降--在末世,這種趨勢將會增長--我們就會發現我們是在阻礙我們守護天使的努力;因為他們幫助我們是基於人類永遠有自由意志。

  有一件事,是清楚明確的:那就是天使特別看顧那些敬畏神的人。「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詩三十四7)

  像但以理這樣一個人,在教導與救助的方式上,接受了天使許許多多的幫助。聖經上描述是一位具有痛悔之心而敬畏神的人。所以說,加百列天使「迅速飛來」到達他身邊絕不是偶然的。加百列對但以理說:「你初懇求的時候,就發出命令。我來告訴你,因你大蒙眷愛,……」(但九23)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禱告呢?我們讀但以理書,得知但以理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神禱告祈求。他謙卑自己,認他自己的罪以及他國中一切百性的罪。

  天使具有神聖的生命,他們的幫助絕非自動而來的。正如我們以悖逆、驕傲以及其他的罪便喪失了神的幫助,迫使神不聽我們的祈求,從而也失去了我們守護天使的幫助。

  在這末世的一代,至為重要的乃是那些在耶穌基督堙A以信心行在神的真道上,才會得到天使的特殊看顧。聖經教導我們說:「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來一14)也就是說:天使特別是為信徒效力的。

  鑒於末世,乃為一苦難時代。主耶穌向信徒保證:「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彼後二9)正如祂很久以前搭救羅得一樣。生活將會艱困:戰爭、政治混亂、迫害,……然而,生活愈艱困,神那奇蹟般的搭救與保護也就愈奇妙。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我們就曾經看到了這樣的預示。

  四、天使護衛了「和平避難所」

  有一位護士,她在戰後成為創立世界婦女會的成員之一。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將要結束時,在但澤(譯者按:為波蘭北部一港口)的一家醫院服務。當俄軍逼近波蘭時,她帶著一群歸她看顧的病童被迫逃難。下面是她描述俄軍最終追上了他們的情景:

  在晌午過後,在迴廊之外有吵雜的聲音。我心想:「他們已經來了!」我當時要急速奔向那些較大的孩子身邊,好使他們別怕。可是俄國大兵已經來到那堙A我當時能做的,只好退到浴室,以避免在迴廊上露面。在浴室堙A我便急忙把早先泡在浴缸堛漲蝒A洗掉。這時,一個士兵已進入浴室,在他身後把房門關好,並且鎖上。他作手勢,要解開他那皮帶的扣環。我瞭解他是要洗澡,便迅速的將浴缸弄乾淨,並且指一指那香皂與毛巾。這時,那士兵勃然大怒,掏出他的左輪手槍便指向我。我當時驚恐萬分,深怕他一槍將我斃命。

  就在剎那間,我感覺有人拉住我的右手,引領我經過那俄國士兵的面前,走出浴室,來到迴廊。回想起來,由於我被嚇呆了,我當時並未開浴室的門把,也未開鎖。

  在走廊上,幾個俄國士兵站在那堙A跟我們那位來自烏克蘭的補充護士嬉笑不已。其中一個士兵調戲的把我的護士小帽拉了下來。這時,我的神志有點不清,便前往嬰兒室,將自己躲在兩個嬰兒床的中間,但前個戲弄我的俄國大兵卻跟了進來。他站在我的面前,大約有兩碼之遙,死盯盯的看著我;但既沒說話,也無行動。幾分鐘之後,他卻轉身而退。

  在1945年5月間,蘇聯的軍隊第二次入侵波蘭時,在我們的地區,婦女們遭受了無限的苦痛,夜夜都充滿了恐怖的尖叫。由各醫院聚集來的孩子們,跟著我們在一處狹小而破落的幼兒園堙A又找到一個暫時的住處。由於一些是早產兒,所以必須二十四小時照顧他們。但由於缺電,我們在夜間照明完全要靠那點殘餘的蠟燭頭。然而在我們這個幼兒園,只有我們的房間夜間有亮光,所以我們暴露得更為危險。可是人們仍然稱這地方為「和平避難所」。結果,每夜都有大批的婦女以及年輕的女孩子來到我們這媮袓齱F當然,人愈多,也就愈危險。

  有一天,有一位太太帶著她的女兒及兒子;女兒大約八歲、兒子十二歲。這位太太求我們收留這兩個孩子,由於她不可能再在那些個夜晚,讓兒女與她同住。我們心情沉重的收留了他們,還不知這兩個孩子能否再跟他們的母親重逢。

  這兩個新來的孩子,在家根本沒有宗教方面的教養。很明顯的,也從未見過任何人禱告。那個新來的男孩,並沒有模仿我們雙手合十,卻睜大眼睛,向遠方觀看,接著我們唱:

  平安的我們現在可以安息,
  一大群天使主將差遣到地,
  在我們床邊放置金色武器。

  當我們齊聲說:「阿們」之後,那個男孩便將我拉出房屋,來到庭院。他一直拍打他的前胸,並且說:「就在這兒,他們都來到這堙C」我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指向屋簷的水槽,又重覆的說:「在水槽上面,他們!」「你到底在講誰?」我問他。於是,他告訴我,在我們居住的房屋每個角落,他都看到有人,全身發光。那些男人特別高大,身高比房頂還高。如今,我才明白為什麼這座房子被稱之為一個「和平避難所」。

  正如聖經告訴我們的,天使幫助那些敬畏神的人;那麼過著敬畏神生活的人就該是一種挑戰!與我們周遭的放縱正相反,我們被要求認真的遵守神的誡命;要抗拒撒但的迷惑--不管是哪一種形式:縱容、世俗人本主義、抗拒威權;或者作為一個基督徒最典型的,就是要避免虛假、吹毛求疵、憤恨……。

  在那即將臨到全世界的災難的時刻,主耶穌只救助敬畏祂的人。當祂從天上同天使再來,必將敬畏祂的人提到雲堙A在空中與祂相遇。(帖後一7、帖前四16-17)當我們達到前述的目標,天使們,尤其是我們個人的守護天使,一定在天上迎接我們,而我們也要感謝他們。於是,我們永遠與天使生活在永生神的城邑堙C(來十二22-24)在那城堙A我們充滿了敬畏,並且好奇:神會給予罪人這種待遇。讓我們在地上,在此刻,學習有天使為伴的生活。正如聖奧古斯丁所說:

  已轉進了耶穌基督的國度,
  我們已經跟天使更接近。
  神的國在地上,
  以及在天上的國度,
  都屬於你我,所以就讓我們,
  在此地,在此刻,活在有天使為伴的生活中。

  我們可以再加上一句:有一天,在天上,我們在榮耀的神堙A與天使們聯合。出於神那豐富的慈愛,與祂那偉大的愛,將祂的神聖天使,祂的天兵,放在我們的身旁。

  譯自:《看不見的世界--天使與魔鬼》 (The Unseen World of Angels and Demons, M, Basilea Sch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