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十三)

(法)聖.伯納德  原著
(美)伯納德.班雷翻譯

  第三十講

  「……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歌一6),是誰使新婦做這件事?可能是在前一個講章堙A我們所提到的那些迫害她的人,所派給她的工作。假使她被召喚而給她指示,這不令人驚奇。許多人都為了自己的好處而受到糾正。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假使那些人不給她這個工作,情況會如何?有時候,「她母親的兒子們」會存心造成傷害以攻擊教會。教會當中,從來都不缺企圖傷害她的敵對者。

  從《雅歌》這個章節的字面意義來看,並不使我們滿意。聖經並未告訴我們有關生長在土堛爾眶敺臐C「……難道神所掛念的是牛嗎?」(林前九9)在屬靈的意義上,我們能瞭解葡萄園就是教會、信徒。「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賽五7)他們要求新婦「看守葡萄園」,乃完全是適當的。「你們是神所耕種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林前三9)「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凡結果子的,祂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約十五2)

  「……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我自己的葡萄園,卻沒有看守」(歌一6),當我讀到這堙A這些話語如針一般的刺痛我。當我連自己的靈魂都不可能看顧,卻同意來看顧別人的靈魂。那些指派我作葡萄園的守護者,應該先看著我自己葡萄園的光景。我自己的葡萄園已荒廢多時,雜草叢生。它沒有產酒;由於我的饑貧,它生產不出葡萄。我早年的生活並未見善工,當我成為一個基督徒,略有改進。可是靠這一點,誰能有所作為?我對每一種誘惑,都是難以抵禦。

  噢,我的葡萄園!當我開始看管你,有多少都不知不覺的被竊取!我整個的善工之園,都因我的發怒而損壞了;我吃得太多,頭腦懶惰;信心狹小,而讓我的情感統治了我。當「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時,那就是我的光景。他們當時真應該先聽聽說出下面經文的人:「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會呢?」(提前三5)對於那些厚顏無恥的人,我十分驚訝;在他們自己的葡萄園堨籊銂羉○民民芋A以及薊花,而且強行自己來管理主的葡萄園。他們既不是守園的人,亦非葡萄園丁。他們到是「……賊,是強盜……。」(約十8)

  但不要讓我扯其他的;我必須承認我自己葡萄園中的危機。有這麼多的事情需要我來處理,所以我無法將所有的事情都同樣照顧到。我沒有時間在葡萄園的四周建起籬笆,或者建造榨葡萄汁用的大木桶。葡萄園的籬笆已被拆毀,「……任憑一切過路的人摘取。林中出來的野豬,把它糟蹋;野地的走獸,拿它當食物。」(詩八十12-13)沒有什麼能阻止我的悲傷。我也止不住激怒與不耐。「要給我們擒拿狐狸,就是毀壞葡萄園的小狐狸,因為我們的葡萄正在開花。」(歌二15)憂慮、懷疑以及壓力從四面八方而來,那些爭論的派系,帶著令人疲憊的紛爭,無時不刻的想要衝進我的房門。我毫無辦法來阻止他們;我也無處可逃可躲。我因而連禱告的時間都沒有。我那如泉湧的淚水今灌溉我枯乾的心靈嗎?(我有意要用「我的葡萄園」的字眼,而習慣又促使我引用《詩篇》第三十二篇的經文。其實,意義是一樣的,我這篇講章所講的就是靈魂,而不是葡萄園。)

  我這並不完美的性格,促使我在我自己的身上引用這節經文。一個比較善良的人,可能將這經文解釋成另外的意義。耶穌曾經說:「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太十39)當一個人不顧自身的利益,而能照管葡萄園,那人是可受尊敬的;所有的好處都是為了他。

  保羅就分配到一大片葡萄園,而他自己的葡萄園也並未分他的心。他甚至願為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名而死,他說:「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徒二十24),保羅知道什麼是重要的。

  讓我們在這媕野帠o一教訓,你們都注意你們所吃的,卻不注意你們的行事為人。你們斷言某一種食物,對你們的眼睛不好,或者會使你們頭痛。「這會對我的心臟不好;當我吃那食物,我會反胃」。你們並不是由福音書、先知書或者書信媥ヮ鴘漪D選智慧;這樣的智慧是來自你們的肉體,而非天父的靈。

  你們寧願要我向你們傳講希波克拉底、該林以及伊比鳩魯的學說嗎?可我是基督的一個信徒,而正對著基督的一群信徒講話。我們的救主教導我們說:「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約十二25)

  抑制感官上的滿足沒有多大的意義;結果反倒更使你們專注在食物上面。「豆類會促成脹氣;乾乳酪會造成便秘;牛奶會令我頭疼;清水對我的心臟不好;包心菜會帶來憂鬱;我不能吃泥潭中生成的魚,吃了不消化。」那麼,你們的意思是來自河流、田野、菜園以及地窖的食物,全都不適於食用。

  請各位不要忘了,你們是傳道人,不是醫生。你們不會以你們的健康品質來被評價,而是以你們的專業。不要令為你們服務的那些人為難;不要拖累這個團體。要想一想,當你們坐在那堜痤揭Y那些食物的時候,使你們其他的同伴有何感覺;他們永遠是吃所給他們的食物,而沒有任何抱怨。我可能還要被你們埋怨,沒有給你們準備你們特殊需要的食物!

  有少數人,我們料想他們在遵守保羅給提摩太的建議:「因你的胃口不清,屢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點酒。」(提前五23)我們要留意,使徒保羅並沒有為他自己開喝點酒的處方,而提摩太也沒有要求這個處方。不僅如此,這個建議也不是給傳教士的,而是給早期教會堛漱@位重要的監督人的。假如你是另一個提摩太,我會給你黃金當食物,香液當飲料。然而,你們的飲食情況乃是自我中心的產物;擺出紳士架子當謹慎。

  更重要的是,假如你們是根據使徒保羅的權威,決心飲酒的話,就別忽視了他所講的「稍微」那個形容詞。「稍微用點酒」才是他真正的忠告,我們要說的就是這些。現在讓我們回到新婦的主題,同時來發現,當我們照管教會新郎的葡萄園時,怎樣才能獲有益處的忽視我們自己的葡萄園。教會的新郎,也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乃是可稱頌的,直到永遠,阿們!」

  第三十一講

  「我心所愛的啊,求你告訴我,你在何處牧羊?晌午在何處使羊歇臥?……」(歌一7)新郎,也就是基督--神的道,以不同的外貌向那尋求他的人出現。但對那些真正愛祂的那些人來說,多種的顯現還嫌不夠。她所要求的,甚至不只是他身體的同在。她渴望屬靈的聯合;這並非肉眼所見,親耳所聞。那是屬於一種內在的恩賜。

  這並非是一種連續性的經歷;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統一的認識。我們每個人的需求並不一樣,請注意,在《雅歌》中,隱喻也經常在轉換。在這一刻,他是一位很羞澀的新郎,想親近他所愛的那位。之後,他又好像是一位醫生;提著一個藥箱。可是在另一刻,他又是很有人緣的旅途同伴。「……在路上,他和我們說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豈不是火熱的嗎?」(路二十四32)祂以不同的形式顯現,而又信守祂的諾言:「……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20)

  那些古人,對這些事情的認知,為我們留下相當模糊的暗示。當基督以肉身來到這世界時,祂便是真理之光。今日,我們都是生活在那真理的蔭庇之下。「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林前十三9)保羅承認:「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腓三13)「因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林後五7)

  假使那赤裸裸的真理對於你們,由於過於艱深而難以理解,那麼,即使是囫圇吞棗似的來把握,也還是有用的。馬利亞便是生活在真理的蔭庇之下。「聖靈要臨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路一35)然而馬利亞是受到耶穌肉身的庇護。耶穌隱藏在肉身之內,「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堙v,(提前六16)卻是天生就能使一個女人受得了祂的光。

  現在所談《雅歌》經文媏╱O以牧人出現。「我心所愛的啊,求你告訴我,你在何處牧羊晌午在何處使羊歇臥?」(雅一7)基督曾使用這個形像,「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約十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