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愛人如己

小德蘭

  親愛的院長:

  上一年天父對我恩典豐厚,使我瞭解仁愛的本義。自然,我以前也對之略有所知,只是知道得並不完全;耶穌說祂的第二條誡命「愛人如己」和第一條一樣,「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 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太二十二37-39)我對其中深意並未瞭解清楚。我只是更勉力去愛天父而已。當實踐愛主的心意時,我更進一步瞭解;如果我們只在言詞上表現出愛天父,那將毫無價值:「天國的門並不為那些只在口邊主啊、主啊的喊著我的人而開,只為那些實踐天父--我父意旨的人而開。」(太七21)這堜珨〞漸D的意旨為何?耶穌接著又把這一點告訴我們了;也可以說在福音的每一頁上都表現出祂的意思來了,尤其是在最後的晚餐中祂表示得更為清楚。祂知道門徒對祂的愛更為熾烈,因為他們才剛在祂那奇妙的聖餐領受了祂的身體。於是,祂--我們人類的救贖者--給了我們一條新的誡命。祂對他們說--(啊,祂是如此的態度溫存)「我給你們一條新的誡命,那就是你們要彼此相愛。你們彼此間的愛,該與我對你們的愛相似,你們彼此間的這種相愛之情,乃是一種標誌,會使人們看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來。」(約十三34-35)

  十字架上捨己的愛

  一、那麼,耶穌對門徒們是怎樣一種愛法呢?為什麼祂要愛他們呢?祂與他們可以說是天地懸殊;祂是永知,全智--而他們呢,只不過是一些可憐的罪人,無知而庸俗。而祂卻稱他們為朋友,為兄弟,要他們在祂自己父親的王國內隨侍於自己身邊;祂決心為他們贏得獲進天國的權利,祂自己甚至不惜為了此事而死在十字架上,「這就是一個人能夠表示的最大的愛。」宛如祂個人自述:「祂可以為了祂的友伴而捨棄生命。」(約十五13)

  二、默想耶穌這些話,我開始感覺到自己的愛是多麼不夠,顯而易見的,我並未像主愛我的姊妹們一樣的去愛她們。現在我已理解,所謂的完全的愛,就是容忍別人的短處,對他們的軟弱處毫不見怪,即使在他們的心性中只找到那些許可取之處就大為高興。但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將愛心鎖在心靈深處是無用的。耶穌說:「一盞燈並不是要點著了放在斗底;那要放在燈檯上,使整個房子堛漱H都得到光亮。」(太五15)我想這燈放在燈檯上,是為了發生仁愛之光;而它射發出的愉快光輝並非只為了照射我們所愛的人;而是為了整個房子堛漱H,毫無例外。

  主在心中活出愛

  一、愛人如己--是耶穌在降孕為人前提出的一條誡命;祂瞭解每個人的愛己的心念是多麼有力的一種動機,除此而外,祂更不能找到更高的標準來稱這對鄰人之愛了。但這並不是耶穌授與祂門徒的新的誡命,祂另給了人們一條新的誡命,意義更為明顯,(約十五12)我並不能恰如愛己似的來愛人;我要像耶穌愛他們一樣的來愛他們,並且直愛到天地終窮之時。

  親愛的主,你從未要我們去做力所不勝的事,你能比我自己更清楚的看出,我是多麼的軟弱、多瑕疵;如果你對我說,更愛我的姊妹們如同你之愛她們,那意思定然是,你必是在我的心靈深處來表現對她們的愛了,--你知道,只有在這樣的情形下,我才能實踐這條誡命。如果你未曾給了我一種恩寵,使我具有這份愛力,那就談不到這條新的誡命了;這誡命原是要證明:你要透過我來愛一切你要我愛的人,我是多麼的高興接受它啊。

  二、當我實踐愛之德行時,我時常有一種感覺:耶穌是在我堶惘璆X愛心了;我和祂連結得越密切,我對諸修女無分軒輊的愛越強烈。當我要使我的這份愛更為熱烈時,我該如何做法呢?當魔鬼要我去注意一些我並不覺得太可親的修女們的缺點時,我又該如何來抵擋呢?那時候,我就會趕快提醒自己,專去想那位修女的一切長處,一切善意。自然,這次她犯的一些過失是被我看到了。但怎知她不是經常極力克服這些缺點,而屢次致勝過呢,只由於她是過份謙虛,不肯使我們知曉?

  凡事容讓別人

  一、我們認為別人的過錯,實際上也許是可讚美的行為呢--那完全看個人的意向如何了。關於這一點,我自己在一件小事上曾有過一次經驗。那是正當休息的時候;那時已搖過兩次鈴了,那表示就要打開大門,讓工人們把預備裝飾聖誕的馬槽的樹木搬運進來,親愛的院長,那時你未在那堙A我在那休息的時間內就覺得沒有什麼興趣。並且我想那工作對我很適宜,如果我能被派去做個特別的助手就好了。副院長真的就召喚我以及我身邊的那一位修女了;我們兩人當中有一個可以去。於是,我立即開始收拾我所做的針線,但我故意慢慢的收拾,為了讓那個修女先收拾完畢,她好去。我想,她或許願意到外面幫忙去。一位管理我們的修女站在那堙A笑著看我們,當她看到我最後才收拾好立起身來時,她說:「真是一輛慢馬車!這次妳的冠冕上沒有特加的珠寶了。」自然,所有的修女們不明白我的用心,以為我是個自顧自的人呢。

  二、我簡直無法對妳描述,這些小事對我有多大的好處,使我更能容忍別人的過失!另外還有一件事--那對減少我的虛榮心頗有好處;當人們誇獎我的時候,我不禁自語:「當我想做一件善行時,她們往往認為那是我的過錯;她們認為是我的長處的,想想也真沒有味道,安知那不是我的過錯呢?」我又引用保羅的話自解:「至於我,受到你們的判斷,或別人的判斷,我完全不拿著當一回事,連我自己也不判斷自己,雖然我自覺良心無愧,但並不能因此而成為義人,有能判斷我的,就是主。」(林前四3-4)什麼是最好的方法,確實保證天父將從寬判斷你的一切--或者全然不判斷你呢?啊,我竭力使我的心中但存仁愛;主不是曾說過嗎?「不要判斷他們,不然你自己也將受判斷」?(太七1)

  三、親愛的院長,看到了剛才我寫的這些,妳或許以為實踐愛的誡命在我沒有什麼困難吧?啊,幾個月以來,實踐這一項美德似乎不像以前似的需要自我戰鬥一番了;但我並非說我已是德性完全,毫無過失,我的缺點是太多了,以致時犯過咎!我的意思只是說,我現在於犯過後再重新振作起來,在我已並非太困難的事而已。我對抵抗誘惑一事,的確還沒有多大困難,天使們是站在這一邊護衛著我;在一次大的勝利之後,他們不忍看我被征服,關於這事,我就要說給你聽。

  包容不可愛的人

  在會中有一位修女,委實使我憎嫌,她那做作的態度,做作的談話,以及她的性格,使我無法喜歡她。但她是個有德行的修女,主必然非常的鍾愛她;因而我也不可由著自己的性情不喜歡她。我提醒自己說,仁愛並非只是一種細膩體貼的情感,是要見諸行事的。於是我決定像對我最喜歡的人似的來對她。每次我遇到她時,我總是為她祈禱,為她的美德與功勞而讚美,而如此巧妙的塑造人類靈魂的耶穌,並不欲我們對祂的創作不讚一詞?--祂要我們循著這個方向走去,直到我們達到了祂所選擇居住的內部聖殿--心靈,且對其美麗發出讚嘆。但我對那位使我極感不快的修女,不僅多多祈禱;並極力想以愛心來相報。當我想與她反唇相譏以折服她的時候,我卻盡力做出和悅的笑容,並極力想法改變話題;《效法基督》這本書不是告訴我們:讓別人遑其雄辯,遠比去駁倒他們為好嗎?在休息的時間以外,工作完畢的時候相遇,當我內心的矛盾過於強烈時,我總是悄然遁走。

  她對我對她的觀感毫無所知,更絕未理會我為何如此做法;末了,她自以為她的性格使我願意親近她呢。一次在休息的時候,她滿面春風的向我說:「德蘭修女,我願妳告訴我,我的哪一方面使妳對我感到愜意了?不論什麼時候我看到妳,妳總是對我欣然而笑。」啊,自然啦,她真正引動我之處是隱藏在她靈魂深處的耶穌;耶穌使最難下嚥的東西甘美可口。我只有向她說,見到她時總使得我發出快樂的微笑--自然我並未說明這快樂完全是屬於理智方面的。

  不為自己辯解

  我曾經向妳說過,我之能不打敗仗,獲得勝利,我的最後之策只是悄然遁走;甚至於在我入修院初學期間,我也常常試著這樣做,且常常生效。我要告訴妳一件這樣的事,那一定會使妳覺得很有趣。一日早晨,妳的支氣管炎病又犯了,我悄然的向妳屋子走去,我是要去送還鎖聖餐柵欄的鑰匙,因為那時我正管理更衣所。在我的內心深處,我深自慶幸能有這個機會可以看到妳,當然,我格外小心,不使我的外表顯示出我的心情。有一位修女正好看到我了,恰巧她是很鍾愛我的,但善良的她怕我會驚醒了妳,於是,她就拿過我手中的鑰匙,我怕我自己為了怕失去這個好機會而和她爭辯起來,我就很和悅的向她說,我和她一樣的擔心驚醒了妳,但是交還這把鑰匙乃是我的責任,自然,我現在已經明白過來,如果我任她去,那我將表現出一種更好的精神;她是一個年輕的修女,但較我為長。那時,我卻未能有這種想法;我就跟著她想走進妳的屋子,而她一把將門拉住了,使我無法進去,結果我和她所擔心的事果然發生了--我們做出的聲音驚醒了妳,而我就也進去了。

  當然,事已至此,我是那個禍首,而受我連累的那位修女開始絮叨不已,說明這事的責任該由誰來負:「是德蘭修女弄出了響聲!啊,她真夠執拗的!」我這方面當然會有不同的說法,我很想為自己辯駁,但很幸運,我的心頭閃過一種極明智的想法--如果我張口申辯,我的內心還能保持寧靜嗎?同時,我覺得自己受到這樣的攻擊,我唯恐把握不住自己了,我不見得能再沉住氣一言不發;唯一的上策就是走開。說時遲那時快;我掩旗息鼓,退出疆場,讓這位修女自己在那媟妢吨ㄤ插F那使人不禁聯想起卡梅拉對羅馬的詛咒,我的心跳得好緊,我無法走得更遠,只有坐在樓梯邊,玩味著我「雖敗猶榮」的戰果。院長,那並不夠勇敢,不是嗎?但我覺得,自知潰敗難免,莫如不戰而退。

摘自:小德蘭《回憶錄-第三十四章》